不过现在天气冷,大家也不愿意打搅顾行谨休息,都是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

    唐宝看着一大堆食材,无奈的道:“幸好现在天气冷,能放几天,对了,送礼的人我都记下来了,等你身子好点后,是不是要请人家吃顿饭?”

    顾行谨眼神温柔的看着她,点了点头:“那是要的,你也辛苦了,赶紧上床来睡吧?”

    “我先给你擦擦身子。”

    上回顾行谨住院的时候,唐宝就已经照顾过他一些日子,这擦身子什么的,也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把他收拾干净后,唐宝自己也梳洗了,这才换了煤球,封好煤炉,把补血的药膳炖上,自己才上床。

    很自然的给他把脉后,又摸了摸他的额头,这才放心的道:“睡吧,有什么不舒服的也不要忍着,喊我就好。”

    “好!”

    有他在自己的身边,唐宝莫名觉得安心,这一觉睡得很沉。

    第二天早上,顾行谨睁开了眼睛,他平时已经习惯了早起,可是前儿晚上再医院没睡安稳,昨儿回家就睡的沉了点,今儿倒是醒的晚了。

    按说自己的肩膀应该是疼痛的,可是在伤口附近竖着几根银针,他就知道是自己老婆给自己止疼了。

    想到今儿已经是十一月二十六了,他眉眼微眯着琢磨了一会,用手摸了摸唐宝这边的被窝,都已经冷了,就知道她起来的时候不早了。

    他想起身穿裤子,唐宝就进来:“别动,我来帮你。”

    顾行谨坐在床上,双腿一伸,唐宝就把新棉裤给他穿上了:“在家就穿这裤子,宽松又暖和,穿脱也方便。”

    “行,我都听你的。”他进了厕所出来,就听到了厨房里传来的动静。

    唐宝在盛灵芝骨头小米汤,放好后,又给他去挤牙膏,还仔细的给他擦脸,真的是无微不至的照顾着。

    他们这边才吃了早饭,杨医生就带着挂点滴的东西过来了,给他挂上点滴后,吸了吸鼻子:“好香啊!”

    “我给你盛一碗!”

    杨医生追着她去厨房,嘿嘿傻笑:“不要太多,一大碗就够了,我在楼下吃过了。”

    唐宝无语的瞪了他一眼:“楼下的也是我这端下去的,一样的东西你至于这样贪吃吗?”

    “我在楼下不好意思敞开肚子吃啊!”杨医生挠了挠头:“我们就不一样了,你是我师傅啊?”

    唐宝给他盛了一碗,递给他,扫了他一眼:“你可真有出息,想吃东西就喊我师傅,用不着我的时候就喊我小师妹,你的脸呢?”

    “脸这东西又不能当饭吃,我不要。”杨医生说完就赶紧开吃。

    顾行谨躺在床上听到外面杨医生的话,心里更不乐意自己的老婆以后去当医生了。

    这杨医生都三十出头了,说话还这么油腔滑调的,缠着自己的老婆不放,要是以后老婆去医院里了,那些男医生都借着请教医术靠近自己的老婆怎么办?

    乱吃飞醋的顾行谨决定,自己一定要好好努力,让老婆赶紧怀上孩子,最好是三年抱两,这样她就只能带孩子,没空去上班了。

    想了想日子,她每个月的月底来的月事,要是过几天没来,就是她已经有身子了。

    杨医生走后没多久,外面就想起来了敲门声,唐宝去开门,看见两只手都拎着网兜的周玉珍站在门口,也不意外:“上回多谢你来通知我。”

    周玉珍听到唐宝对自己道谢,倒是很不好意思:“是我爸听到消息,让我来寻你的,我那时候正在他那边整理资料。”

    又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她,一副生怕她不要的样子:“那个,我妈说乌鱼和王八对伤口的恢复好,你们就收下吧?那个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啊!”

    唐宝觉得和顾修安他们比起来,余风雅的处理方式就显得聪明多了。

    不说别的,这处事不讨人厌,有事上门报信,就让人讨厌不起来。

    当然,这里面他们也有自己的心思,就像是通知人,完全可以让军人过来,可是周红强却让自己的女儿过来,这就是想要交好他们的意思。

    不过,唐宝也没觉得人家这样太功利,他无非是想要余风雅开心一点而已。

    因此,唐宝见她要走,就开口道:“等一下,我这做了点药膳,你喝一碗再走吧?”

    周玉珍有点缺心眼,不,她就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人,听到唐宝让自己吃东西,笑嘻嘻的答应了:“好啊,好啊,我早饭才吃了一碗稀饭和一个鸡蛋,早就饿了。”

    唐宝走进厨房给她盛粥,随口问:“那你怎么不多吃点?”

    “还不是妈她不让我多吃,还把我的零食都给搜刮干净了,说是我胖了不好看,让我瘦一点才好找对象。”

    根本不用唐宝开口问,自己就把自己的事情说的一清二楚:“就先前的马家,我都不嫌弃他们儿子又矮又胖,那混蛋竟然敢嫌弃我胖,自己偷偷的找了个对象,瘦巴巴的浑身也没二两肉,真是气死我了。”

    凭良心讲,周玉珍也不算胖,她只是丰满了一点而已。

    唐宝看着她呼啦啦的就喝了一碗灵芝骨头小米粥,随即眼睛一亮,陪着笑脸道:“嫂子,再给我喝一碗好不好?”

    她已经决定了,自己以后一定要多来蹭吃的,这味道真是太好喝了。

    唐宝自然是说不出拒绝的话,只能点了点头。

    周玉珍看见她点头,自己动手去捞。

    唐宝看着她还很有技巧捞起来几块骨头就开啃,觉得要是余风雅再让她减肥,估摸着她就能经常来自家蹭吃的了。

    只希望余风雅看见越减越肥的周玉珍,不会被气吐血。

    唐宝心里明白的很,虽然一开始的时候,周玉珍因为看上了顾行谨对自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可是后来她自己熄了心思后,看见顾行谨倒像是老鼠见了猫,没有往他面前去凑了。

    而且她的性子也算直爽,不是那种背后算计人的姑娘,唐宝倒是不介意她来蹭饭。

    啃了好几块骨头肉的周玉珍心情大好,看见唐宝在房间里和顾行谨说话,自己就顺手把厨房里的碗筷都洗了,还抹了桌子扫了地。

    唐宝听到动静出来一看,倒是有点惊讶:“你放着我来就好。”

    “没事,我这些天都做习惯了。”周玉珍很是无奈的叹息一声:“爸妈都说我笨就笨点,可是一定要勤快,我这段日子,真是过得痛苦啊,就像是自己是捡来的一样,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唐宝忍不住一笑:“我看你也过得挺好的,你再忍忍,等嫁了人就好了。”

    周玉珍还附和她的话:“他们也是这么说的,说是要好好调教我,免得我嫁了人,被人嫌弃什么都不会做。”

    “这样也对!”唐宝自然是不会去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而且她觉得周玉珍对余风雅的话还是很听的,而且余风雅的调教确实也有效果,要不她也不会变的这么有眼力见了。

    周玉珍叹了口气,一脸郁闷的看着她:“你怎么也这样说?我还想请你去劝劝阿妈,让她不要对我这么严厉呢?”

    唐宝笑了笑:“我觉得你这样挺好的。”

    “好什么好!”周玉珍真的快哭了,伸出自己的双手诉苦:“每天都不让我吃饱,还要干很多活,你看我的手,都变的粗糙了,这样我都想早点嫁人算了。”

    又眼睛亮晶晶的盯着唐宝问:“要不你给我介绍个?只要和我大哥差不多好看就成了,不过最好要比我大哥白净点;还有大哥的性子太冷了,我男人的性子要比我大哥好;

    还要不会打女人的,最好我和婆婆有矛盾的时候,他能护着我的;还要会持家的,爸妈说我性子不够细,这男人最好是心思细密点,可是又不能是斤斤计较的,还有……”

    马蛋,天底下有这么好的男人吗?要是有的话,唐宝都想换男人了。

    不对,顾行谨好像也不错,自己还是别换了。

    周玉珍说完,还对唐宝笑了笑:“嫂子,你替我看着点啊,有合适的就给我介绍啊!”

    唐宝呵呵笑了笑:“好勒,说不准这么好的男人,就会被你给撞上了呢!”

    姑娘,你做梦还没醒来呢。

    里面房间里躺着的顾行谨越听越不对劲,自己这是被比下去了?自己又不黑,自己对老婆也很热情的啊?可是唐宝为什么不反驳?难不成她也觉得周玉珍说的话是对的?

    反正没听到唐宝为自己辩解,他的心里酸溜溜的,就咳了两声,淡淡的开口:“老婆,我口渴了,我要喝水。”

    “你也觉得我能撞上?”周玉珍看见唐宝点头,倒是有点害羞了,不好意思的道:“那我先回家了,还要去准备中午的饭菜呢!”

    周玉珍是后知后觉的想起来,房间里还躺着顾行谨呢,自己在这好像嫌弃他不够白,性子也不够好,想到他冷厉严肃的眼神,吓得小心肝一颤,瞬间就像是兔子一样拉开门就往外跑。

    门口,拎着一只母鸡的王立辉正准备敲门,就看见门突然被打开了,自己敲门的手好像敲错了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