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辉也不是一个人来的,同行的还有指导员肖强,不过肖强手里拎着两袋东西,不好敲门,这才让王立辉敲门的。

    而且两人一直讨论着敌特的事情,王立辉就有点心不在焉的敲门。

    “啊啊啊……流氓!”

    周玉珍是没想到门外有人,自己跑的太快,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等到反应过来了,才发现自己被沾了便宜,尖叫着对他拳打脚踢。

    顾连长家的门怎么可能这么软?

    触感不对啊!

    王立辉很快反应过来,自己这手不是敲在门上,面对这她的拳打脚踢,也不敢动手,更不敢顶着一个‘流氓’的帽子跑,只能躲:“对不住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听我解释啊?”

    他这一着急,就忘了自己手里拎着老母鸡。

    手一松,受到惊吓后,不住咯咯咯的老母鸡就挥舞着翅膀飞到了周玉珍的脑袋上。

    偏偏周玉珍又是长头发,老母鸡觉得这里很安全,和自己先前待着的鸡窝很像,爪子就抓着她的长头发,咯咯咯的叫个不停。

    妈啊,自己才下了蛋,就被男人给逮住了,真是吓死鸡了,总算是回到家了。

    周玉珍虽然现在学了很多家务活,可是这里面绝对不包括抓鸡,现在发现自己的脑袋上顶了只鸡,她也不打人了,更不敢抓鸡,而是不敢动了,哇的一声哭了:“嫂子救命啊!”

    王立辉发现自己抓来的鸡闯了大祸,赶紧上前去抓鸡。

    可是这有了提防的鸡不是那么好抓的,挥舞着翅膀就躲到了客厅里的桌子底下,受到惊吓后,鹌鹑似的缩成一团。

    周玉珍在察觉母鸡飞离自己头顶的时候,就伸手抓住王立辉的衣襟,凶巴巴的道:“你,你,我和你没完!”

    这一连串的事情,前后也不过是两三分钟而已。

    唐宝几乎是目瞪口呆的看完了这鸡飞狗跳的闹剧。现在看着周玉珍贴的太近,嘴角抽了抽:“玉珍松手,有话好好说。”

    “是,是啊,同志有话好好说,我保证不跑。”王立辉现在真的是手足无措,这姑娘整个人都贴着自己了,实在是太,太软了。

    妈啊,这送上门的艳福,自己也不敢乱想啊。

    一开始他还不知道周玉珍的身份,却在楼梯上被她扑到当了垫背的,确实动了点心思。

    可是那个时候他就知道,能在军区大院出没的,这家里肯定是不简单的,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高攀的起。

    果然,这一留意,就发现这姑娘是周司务长家的大闺女,而且自己的连长还是她后妈的亲妈。

    他这虽然是个排长,可是没有根基,又是孤儿,绝对不会是他们想要嫁女儿的对象,他就歇了这心思。

    可是没料到,前两天自己在医院里,又被她撞了个满怀,那感觉,真的就是撞到了香喷喷的棉花堆里,真的是让他做了很腰酸腿软的梦。

    可是,他就只是梦里想想而已啊,绝对不敢动手啊。

    偏偏,他又不能否认自己确实是动手了。

    从头看到尾的肖强觉得自己快要笑出来了,可是他又不能笑出来,只能憋着进屋放下东西后,就手脚麻利的把鸡给逮住,又问唐宝要了绳子,把翅膀和鸡爪子给绑的牢牢的,这才放到厨房里的门后,自己进屋去看顾行谨了。

    他其实是想留在外面看热闹的,可是怕自己被迁怒,就干脆躲到房间里面来了,就算不能亲眼看着,能听听热闹也是好的。

    顾行谨正想起床,看见他进来,就皱眉问:“外面出了什么事?”

    “你在床上歇着,就是……”

    客厅里,唐宝拉着周玉珍坐在凳子上,皱眉道:“玉珍,这件事也不能全怪人家,你自己出门太急了。”

    周玉珍眼睛瞪着王立辉不放,听到唐宝的话,瞬间委屈巴巴的看着她:“大嫂,你怎么帮他不帮我啊?他这是对我耍流氓,是非礼我!”

    唐宝嘴角抽了抽:“我这是帮理不帮亲!再说人家先前也被你给非礼了,你们这也算是扯平了。”

    周玉珍气的剁脚:“大嫂,你胡说什么啊?我什么时候非礼他了,这要是被爸妈听到,还不扒了我的皮。”

    她的话让唐宝啼笑皆非,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你忘记了你上回在我家回去的时候,就在楼梯上滑了一下,把人家给扑倒了,当了你的垫背?还有前儿在医院的时候,你不也是和他撞了个满怀?”

    周玉珍这才仔细的打量着王立辉,见他浓眉大眼,脸都红了,一脸不好意思的站在那,这才恍然大悟:“难怪看你面熟,原来是你啊。”

    又赶紧为自己辩解:“先前我不是有意的,你可别生气啊?”

    要是一生气,去父母那里告自己一状,她都能想像的道他们会怎么收拾自己了。

    王立辉也松了口气,赶紧摆着双手道:“不,不生气,我不生气,今儿真是对不住你了,我去看看我们连长。”

    开啥玩笑,这要是说出去,他这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现在人家不追究自己这流氓的举动了,那就谢天谢地了。

    他赶紧窜进了房间,却下意识的握着自己的手心,不对,不能再胡思乱想了,要不好像自己真的很流氓啊。

    周玉珍看见他进去了,也松了口气,自己摸了摸头发道:“嫂子我先回去了,我得回去洗个头去,真是吓死我了,差点被鸡给抓破相了。”

    “你等等!”唐宝喊住她,见她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回头看了看房间里还是没人出来,想了想,干脆拉着她去了厨房,低声问:“你觉得刚才那小伙子长的怎么样?”

    不是唐宝八卦,而是她在边上冷眼旁观,那王立辉好像是对她有点意思。

    那王立辉在京都的时候,不仅跟着顾行谨一起去救了唐明远他们,还照顾了顾行谨几天,现在又是在顾行谨连队里的排长。

    他虽然是孤儿出身,可是顾行谨说起他的时候,都说是可交之人,就说明这人没啥大问题。

    而且,她觉得按着周玉珍的性子,这上头没婆婆压着倒是好事。

    不过,她这也是顺嘴一提:“我就是觉得你们之间太有缘分了,这都撞在一起多少回了?”

    “这就算是有缘分?”周玉珍一想倒是低下脑袋,露出了点羞涩的模样。连声音都轻了很多:“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唐宝有点惊讶的看着她,说起来王立辉确实是挺精神的一小伙,可是按着她自己先前提的那些条件,却又是达不到那要求的。

    她还以为周玉珍会一口回绝呢?没成想她这还不反对的模样?

    唐宝斟酌了一下才开口:“你要是看着还行,就回去和你爸妈说一声,让他们给你掌掌眼。”

    周玉珍很诚恳的道:“我看着他不矮,人也不黑,好像还行,你替我问问大哥他有没有啥坏毛病。”

    她现在心里就在琢磨唐宝说的有缘分,倒是越想越觉得自己和他挺有缘的,而且他的脾气好,没有因为自己打他就翻脸,这才是让她最满意的地方。

    她自小在乡下长大,见多了男人打媳妇的事情,心里一直有阴影。

    不过,就算是来到了部队里后,也能听到这男人打老婆的事情,这才让她一直害怕嫁人,特别是马家,她有一回看见马家的男人也打媳妇,心里就觉得有其父必有其子,这才一直嫌弃人家不够高什么的,就是不想嫁人。

    虽然马家的小子喜欢上别的女人让她觉得有点丢脸,可是不能否认她的心里也是松了口气的。

    现在唐宝都说他好,他又打不还手,周玉珍心里就满意了几分。

    最重要的是,她先前瞄了他的肩章,知道他是自己大哥的手下,这心里就更踏实了,要是他敢对自己动手,自己就让大哥收拾他。

    好吧,她就是蜜汁自信,就算大哥不帮自己,大嫂也会帮自己的。

    唐宝见她这羞答答的模样,倒是后悔自己不该和她说的,这要是周家看不上王立辉,或者是以后周玉珍过得不好,自己好像也有点责任?

    她赶紧道:“你先回去吧,问问你爸妈的意思,反正我们这有出息的军人不少,你就算是闭着眼睛也能找到不错的对象。”

    其实这倒是实话,军队里的军人起码有一半没结婚,都急着找对象呢。

    而且周玉珍长的也不错,家里条件也好,周红强那可是肥差,想娶他女儿的人也不少,就像是先前的马家,好像就是镇长还是书记来着?

    “那我先回去了,”周玉珍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一脸的愤怒:“嫂子,你宰那只鸡的时候,一定要给我留个鸡爪,我要吃了鸡爪报仇雪恨。”

    唐宝应了一声,看着厨房里动也不能动的母鸡,觉得这鸡真可怜,现在连鸡爪都被人惦记上了。

    肖强他们也没多留,出来后和唐宝打了招呼就归队了,现在顾行谨受伤,肖强这指导员和排长们肩上的任务就重了。

    唐宝关了门进去,看见还有小半瓶点滴,就对床上盯着自己的男人道:“要是无聊,你就闭上眼睛睡一会,这大冷天的,在床上睡懒觉多舒服啊?”

    “我才醒来睡不着。”顾行谨漆黑的凤眸幽深的看着她,语气里带着点不舍的问:“快要腊月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