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醒来睡不着。”顾行谨那仿佛碎了星辰的眸,清澈又惑人的看着她,语气里带着点不舍的问:“快要腊月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唐宝本来确实是打算回去的,可是现在却犹豫了:“你这受伤了,起码要养半个来月。

    我就算是回去了,也惦记着你,我就琢磨着今年不回去了,等过了年回去住两天,再去京都,等下给家里写封信,把钱汇过去。”

    那壹万元钱苏素他们要是带在身上,就不能一路游玩着回去。

    而且先前唐宝打算回家,他们都觉得女儿带钱更安全。

    顾行谨脸上的笑意就遮不住了,柔和了他俊朗的五官,却也让他显得更是迷人:“老婆你真好,钱邮寄回去也安全,很安全的。”

    主要是他已经接到通知了,自己过年安排了轮值,不能赶回去过年,现在听到老婆为了照顾自己不回家过年,他的心里乐开了花。

    他没告诉老婆的是,自己现在轮值,明年攒够了休假的时间,就能去看学校看看她。

    当然,他上半年的时候是很不乐意去军校学习的,觉得学校里太拘束,可是明年他却会努力的争取机会,去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不过,这些只是他的计划,现在还没确定,他不会告诉她,免得她空欢喜一场。

    唐宝既然决定不回去了,就开始写信,写好信后,给他拔了点滴,正准备去厨房,就听到敲门声,是穆婉婉请她下去拔点滴,她自己却上来烧午饭了。

    唐宝去楼下给王英姿拔了点滴,又给她把脉和她说了几句话,就让她多休息,自己和在外面看报纸的王志强打了声招呼,就离开房间,准备上楼帮忙一起做饭。

    王玉仙和两个军嫂在说话,她们的手里还都在打毛线,一点也不耽搁。

    “唐宝啊。”王玉仙热情的招呼她,一脸八卦的低声问:“先前楼上好像是你家有姑娘在喊‘流氓’是不是?怎么回事啊?”

    这楼上楼下的,有时候声音大点确实能听到,可是唐宝先前还有侥幸心理,觉得这大冷天的大家待在家里,那就有可能听不到这八卦了。

    唐宝云淡风轻的笑了笑:“只是误会,小姑娘脾气大,这和人起了口角就乱喊,我已经说过她了。”

    哪怕顾行谨和余风雅之间还没有相认,可是因为顾修安先前和余风雅之间的争吵,还有孟恋蝶他们都私下露出不少诋毁余风雅的抛家弃子嫁给了周红强。

    不过现在他们当事人都不说,大家虽然都心知肚明,也不会当面去说,可是这心里却早就八卦的要死了。

    王玉仙见从唐宝这问不出什么看来,也就转移了话题:“对了,你听说了吗?我们这边要装电话机了。”

    “没听说过,这倒是好事。”唐宝听到这还真有了点兴趣,好奇的问:“确定了吗?”

    另外的一个军嫂赶紧接口,指了指前面:“确定了,外间已经在造房子了,说是明儿就能装好,这下给家里打电话就方便了,我家边上的店里也有电话机,就是贵了点,无论是接电话还是打电话,都要一角钱一分钟。”

    唐宝在边上听了一会,大家都回去烧午饭了,她这才上楼,心里觉得以后的发展会越来越快,自己干脆晚两天把信寄出去,也可以顺便把电话号码给写上。

    她回去和穆婉婉一起做好午饭,大家一起吃饭后,穆婉婉拉着唐宝低声道:“我洗衣服的时候认识了几个军嫂,她们想买那个卫生棉,你这边有存货吗?”

    唐宝没料到她还记得做生意,点头道:“有,我去拿一些给你,反正罗薇姐那边也有不少,她现在有孕也用不到,可以先卖掉。”

    这边的生意,要是罗薇有意思,那自然是罗薇卖,要不就问问余风雅她们有没有兴趣。

    穆婉婉拎着唐宝给的大布袋离开了,顾行谨在里面听到关门声,就开口招呼:“老婆,进来休息一下吧?”

    唐宝也脱了外衣外裤上床,被窝里很暖和,她就搂着他的腰问:“王立辉他的为人怎么样?”

    顾行谨微微皱眉,语气里带着点委屈:“他没有我好。”

    “你说什么呢?”唐宝嗔了他一眼:“早上你不时听到了吗?我现在也后悔,不应该掺和周家的事情,但是话说出口,就收也收不回来了,现在要是他为人有问题,我也不能让她往火坑里跳啊!”

    她是担心余风雅想和自己搞好关系,听到这婚事是自己的主意,就会一口答应。

    顾行谨点头:“他人还不错。”

    又看着唐宝笑了笑:“我觉得我恢复的很好,最近会议多,我明儿要去开会可以吗?”

    身在部队身不由己,唐宝只是嘱咐他:“右手一定不能用力,没事就早点回来。”

    “好,我肯定会好好注意的,要不以后怎么抱你?”

    顾行谨毕竟是失血过多,药膳和药物里又有点安眠的成分,很快就睡去。

    唐宝听到他呼吸均匀,自己悄悄的起床去医院看赵琪琪,哪怕现在不用她出手,可是她也要去瞧瞧。

    赵美香这回还很关心的问她:“明年唐医生也要去京都吗?朱小姐明年要结婚,你到时候也会去喝杯喜酒吗?”

    孟恋蝶是一万个不愿意让唐宝去自己女儿的婚礼,以后她都不想见到唐宝,因此当成没听到,仔细的给赵琪琪行针。

    朱玉怡却觉得自己嫁的好,而且宋家也不是普通人家,想在唐宝面前炫耀炫耀,带着点娇羞的开口邀请:“是啊,要是唐医生有空,不妨一起来凑个热闹。”

    唐宝可不想惯她们,很漠然的道:“没空,再说我们也不熟。”

    朱玉怡脸色一红,心里恼怒极了,又要保持自己的气度,就对赵琪琪道:“你明儿要走了,我们以后电话联系。”

    赵美香心里是想让朱玉怡和唐宝有矛盾,起口角,这样就算是唐宝在京都失踪,他们也会怀疑朱家母女,而不会怀疑到自己是身上。

    现在看见朱玉怡脸色不好,心里欢喜极了,自己对唐宝笑了笑:“这回真是多谢你了,要不是你,琪琪这孩子也不能好转,明儿我们就回去过年了。”

    唐宝才不信她被自己敲了竹竿,还能感激自己,觉得她肯定在打什么坏主意,可是现在他们都要走了,对自己倒是好事。

    等到孟恋蝶收了针,唐宝就一身轻松的转身离开,总算能摆脱这些相看两厌的人了。

    转眼就是腊月初二,顾行谨现在虽然不能参与训练,可是却能参与一些军事会议。

    唐宝送他出门,正准备去楼下,就听到小白用意念惊恐的呼唤她:“唐宝,不好了,我不小心把木牌给炼化了,我要进阶了。”

    先前的时候,唐宝出门就让小白在家里看着,不过孟恋蝶的人只下了两次药,后来就没有再来了。

    这两天顾行谨在家,小白就在空间里了,忍不住就把木牌炼化了。

    唐宝赶紧进入空间,看见本来还没拳头大的小白,现在又变成了庞大的白狐,不知怎么的,却在空间里打滚。

    唐宝担忧的问:“你现在怎么样了?会不会有危险?我该怎么帮你?”

    “赶紧去没人的山林里,”小白赤红的眼睛透露出难忍的疼痛,却还是叮嘱她:“你等下要小心点,最好是给顾行谨留下点信息,我也不知道要多久……”

    唐宝也不敢耽搁,在纸上写下自己进山去采药,就赶紧背着个背篓离开家门。

    今儿有太阳,楼下的几个军嫂在晒衣服嗮被子,或者是在打理菜园子,刘小花也在晒衣服,看见唐宝急匆匆的出门,赶紧问:“唐宝,你这是要去哪?”

    “我去采药,估摸着要晚点回来,等下你看见行谨就和他说一声,让他去医院找杨医生挂点滴,也和王家嫂子说一声……”

    唐宝说完,加快脚步离开军区大院。

    穆婉婉端着一脸盆衣服出来洗,她的右脚有点坡,走路不快,看着刘小花问:“我好像听到唐宝的声音了?”

    刘小花笑着点头:“是啊,说是去采药了。”

    有一个军嫂凑过来,不好意思的低声问穆婉婉:“大姐,听说你那有那个东西卖?是怎么卖的?”

    穆婉婉听到唐宝一个人进山去采药,本来是想让自家男人陪着去的,可是现在生意上门了,她也就疏忽过去了。

    ……

    唐宝担心小白弄出来的动静太大,简直是使出吃奶的力气往远处的山林里狂奔。

    确定到了没人的地方,就把小白弄出空间,让小白自己往前跑远了,再用意念把唐宝瞬移过去。

    小白现在浑身都是灵力,速度比唐宝快多了,十几个瞬移后,就来到了廖无人烟的深山野林里。

    冬天的深山野林里一般不会有蛇虫出没,至于野兽什么的,似乎天生有趋利避害的本能,在小白经过的地方,什么声音也没有。

    小白在这深山野林里,也没有顾忌的仰天嘶吼,雪白的身体不停的变大,似乎很痛苦的模样。

    唐宝看着面前的这庞然大物,心里觉得还是小小的小白更可爱。

    可是现在她也不敢惊扰小白的进阶,只能远远的在一边看着。

    小白嘶吼了好一会,抬起爪子就给唐宝弄了一个结界,让她不要乱动影响自己,随即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可是浑身却发出耀眼的光芒。

    不知过了多久,天上的太阳不见了,乌云密布,天色变的乌黑乌黑的漆黑一片,很快就下起泼天大雨,雷声轰隆,震动天际,像是野兽濒临死亡的绝望低吼,像是有无数人在凄厉的哭喊,闻之令人肝胆欲裂。

    密集的闪电似乎想撕裂天空的乌云,电光闪闪,让唐宝觉得自己下一刻就会被劈死。

    可是在透明结界里的唐宝是被隔绝在外,就像是在独立的空间里,雨淋不到,雷电也波及不到她,就像是在看电视剧一样。

    先前在大西北的时候,唐宝经历过白蟒的进阶,现在看到比那回更恐怖的场面,也没有太害怕。

    天上的雷电都开始攻击小白。

    小白也越缩越小,随即消失在唐宝的面前。

    唐宝觉得小白应该是躲到地下去了,可是雷电也像是长了眼睛,拼命的往地下钻……

    唐宝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自己早上离开的时候,好像是八点不到,可是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难怪自己饿的咕咕叫。

    她下意识的用意念想从空间里弄点食物出来,可是脸色一白,自己现在进不去空间了。

    人进不去,意识也进不去。

    这真的是太吓人了,吓得唐宝快要哭出来了,自己的家当可全在空间里啊!

    不用说,这变故肯定是和小白有关系,她担心的盯着地面,期待小白进阶成功。

    过了好一会,天色越来越暗,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一个白色的圆球突然之间就从地底里钻出来,把闪电全都吸收了。

    随即就炸开一样,白光闪烁后,天色慢慢的亮了起来,一只白色的大狐狸在空中向前奔跑,好几条尾巴散开,面对着疯狂攻击自己的雷电,白狐仰天长啸,火红的眼,露出了狰狞的神色,张嘴露出一排尖利的牙齿抬头看天,嗤嗤赫赫的声音像是在挑衅。

    哪怕已经有过一次经历,可是唐宝的心情还是瞬间紧张起来,看着雷电不知疲倦的追逐着狐狸,白狐也高高扬起尾巴,晃动着脑袋,一声声狂叫在天空中回旋飘荡,哪怕唐宝看不见白狐的神色,也能感受到白狐的嚣张和喜悦。

    似乎过了很久,雷公电母这才觉得无赖,懒洋洋的罢工了,天上的太阳就像是躲在暗处偷窥一样,雷电一歇,太阳就露出来,却已经是挂在天边,也要下山了。

    唐宝松了口气,看了看手表,对来到自己面前的白狐问:“为什么空间进不去了?”

    巨大的白狐懒洋洋的道:“我也不知道,你赶紧上来,这回我虽然进阶了,可是也受伤了,送你回去后再说。”

    唐宝也不客气的爬到小白的身上,抱着小白的脖子,看着白狐身姿轻盈的奔跑。

    可是她很快发现不对劲,随着白狐的奔跑,寒风就像是刀子一般割在自己的脸上。

    唐宝不解的用意念问:“上回你进阶后,我在你背上都是风吹不到,雨淋不到,你今天是不是忘记撑起灵力罩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