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唐宝很快发现不对劲,随着白狐的奔跑,寒风就像是刀子一般割在自己的脸上。

    唐宝不解的用意念问:“上回你进阶后,我在你背上都是风吹不到,雨淋不到,你今天是不是忘记撑起灵力罩了?”

    小白很郁闷:“我这回是没有准备的强行进阶,现在就怕灵力不继,我现在能维持这身体的时间已近不久了,现在已经在抽取空间里的灵力才能送你回家。”

    唐宝快哭了:“空间的灵力用完会怎么样?是不是不能进空间了?”

    “可是我不抽取空间灵力,我们迟早会变成野兽的点心。”小白也顾不得自己会挨骂了:“这几天空间可能打不开,好在有建木神树,会慢慢恢复的,不过可能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来去自如……”

    事到如今,唐宝也不能怪小白,担忧的问:“那你会怎么样?”

    “我强行进阶,怕是要好好修养一些日子。”小白觉得自己没几年是别想恢复了,不过对于小白来说,就算是十几年也是一次闭关的时间而已。

    不过小白也怕她担心,故作贪婪的道:“要是你想我早点好,就多给我寻一些木灵。”

    唐宝整个人埋在小白暖和的毛发里,用意念和小白交流:“可是我又不知道你需要的是什么木灵?”

    “这个没关系,等下我给你我的一道念力,你遇到木灵的时候就能知道了。”

    唐宝应了一声,又问了些空间的事情,就感觉小白的速度越来越慢了。

    她抬头一看,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可是自己还在陌生的山林里,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小白,你可不能半路掉链子啊,要不我就真的成了野兽们的点心。”

    小白也知道自己背上的人类太弱了,要是自己现在不管她,她又不能进空间,不是冻死就是被野兽当成点心了,只能继续往前跑。

    唐宝本来是怪小白强行进阶的,可是现在感觉到小白的呼吸越来越重,速度也越来越慢,可却还是不放下自己,又觉得心疼了:“是不是我太重了?要不我下来走吧?”

    小白很毒舌的道:“不行,我还能撑一会,我可不想修炼出来就换了个主人。”

    唐宝嘴角抽了抽,要不是小白现在虚的不行,自己非要好好的教育教育。

    没过一会,小白从空间里抽出来的灵力都用完了,整个身子快熟的缩小,没有防备的唐宝‘嘭’的一声落在地上,疼的她忍不住哀嚎一声,就赶紧问:“小白你没事吧?没有被我压扁吧?”

    “你再不起来,我就肯定有事,肯定被你压扁了。”小白模糊的声音从唐宝的身下响起:“我真的不行了,你赶紧把我送进空间。”

    天已经黑了,现在全靠天上的月亮和星星挂在天上,发出淡淡的光芒。

    唐宝的五感比较灵敏,才能在地上把没拳头大的小白踩死,把小白捧在手心里问:“我都不能从空间拿东西,怎么把你送进空间。”

    “我教你,你跟着我念……”

    唐宝按着小白教的,把小白送进空间后,自己一个人在这漆黑的森林里,只觉得头皮发麻。

    这是她第一次没有任何依仗的在陌生的山林里,只有一个空背篓,不能进空间,也不能依靠小白。

    好在她的方向感不错,看了看星星的位置,就往一个方向走。

    天色已经黑透了,月色不够亮,她一不小心就被藤蔓勾住,整个人就摔到在地,疼的她忍不住吸了口冷气。

    她不敢耽搁,赶紧从地上爬起来,继续往前走。

    除了早上吃了面条,这十来个小时里她是滴水未进,现在是又累又饿又怕,远远的传来狼嚎的声音,让他眉头皱成一团,担惊受怕的滋味并不好受。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的眼神很好,哪怕是这黑天,借着天上朦胧的夜色,也能慢慢的下山。

    天虽然很冷,听到野兽叫声的唐宝心里越来越没底,走了一会的就浑身是汗,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为了避免不好的事情发生,她只能祈祷自己今儿的运气能好点。

    只能盼着野兽们都吃饱喝足了,大晚上的别想吃宵夜了。

    她不敢停下来,累了的时候就慢慢走,心里默默祈祷顾行谨能找到自己。

    半个多小时后,她跌跌撞撞的下了山,觉得这里有点眼熟,才想起来这是自己和顾行谨以前偷偷修理狍子的地方。

    她有点绝望,从这里回部队,就算是白天也要一个小时左右,这大晚上的,肯定要花费多一倍的时间。

    最让她绝望的是,好像有什么声音越来越近了……

    ……

    部队里现在严查的就是敌特的事情,顾行谨去开会后就回来,就快十一点了,遇到了特意等在那的刘小花。

    听到唐宝去采药了,顾行谨有点担忧的看了看雷电交加的天色,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勉强道:“这种天气怎么能出门?她有没有说去哪?”

    刘小花也担忧的看了看天色。叹了口气:“就说去采药了,不过她早上走的时候还是大太阳呢,这大冬天还有雷电,真是不知道咋回事?”

    见他浑身冷飕飕的,赶紧安慰:“没事,唐宝可聪明了,说不准很快就回来了。”

    顾行谨淡淡的应了一声:“是,嫂子你赶紧回去烧午饭吧,我先回家了。”

    他上楼用钥匙打开家门,就看见桌子上的纸条,确定是唐宝留给自己,想了想,又下楼和王志强打了个招呼,自己就先去医院挂点滴了。

    他心里以为唐宝是为了给自己找补药,这才进山,心里又是担心又是愧疚,要是她有任何闪失,他自己都不敢保证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可是外面都是山,这寻人也不好寻。

    他只能安慰自己,唐宝经常进山采药,知道这雷电天气怎么样才能安全。

    三瓶点滴挂了两个多小时,中饭都是王志强给他送过来的药膳。

    顾行谨挂好点滴后,才想回家,就看见手下来找自己:“报告连长,叶首长请连长过去有军事商议。”

    顾行谨在心里安慰自己,说不准等自己回来的时候,唐宝已经回家了。

    他去会议室,这回是敌特的尸检报告,还有用的武器,躲避的地方……

    在部队里再次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这边的天色反倒是慢慢的好了起来,他自己走到营区外,问哨兵有没有注意到唐宝离开的方向。

    问清楚后,自己沿着唐宝走的方向慢慢的寻过去,可是走了快一个小时,还是没发现唐宝。

    看着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心里是期待着唐宝已经回去,自己也转身回基地,可是门口的哨兵说没看见唐宝回来,他这心里就不安了。

    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大张旗鼓的让手下的兄弟们去找人,想了想,去王志强他们那快速的吃了晚饭,就喊了赵友邦,肖强,王立辉,王志强他们这亲近点的十来个兄弟,让他们悄悄的带上手枪和匕首,准备好手电筒和自己一起去找人。

    大家出了部队,顾行谨就带头进山,让大家轮流扯开嗓子喊唐宝的名字,又晃动着手电筒,希望唐宝能听到或者看到这边。

    虽然大家都觉得这样找人如同是大海捞针,但大家还是按照顾行谨的吩咐照做了,也盼着有奇迹出现,而不是噩耗。

    走了好一会,大家都听到了野兽的嚎叫,想到唐宝这一个柔弱的小姑娘,心里都沉甸甸的。

    王志强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开口道:“要不我们分开找,这样能加大范围。”

    顾行谨皱眉,紧咬牙关的指着前面道:“我想起来了一个地方,我们往前走。”

    王立辉用手电筒照着地上的野兽排泄物,皱眉道:“大家小心点,前面估摸着有野猪。”

    ……

    唐宝躲在树上休息了一会,觉得自己的力气也缓了一点过来。

    可是看着两只野猪在水潭边喝水后,又想刺激唐宝这单身狗,就地为床,天为被的在那恩爱起来。

    唐宝只能紧紧的抱着自己,免得自己冻僵后掉下树,打搅到在传宗接代的野猪,会被两只野猪恼羞成怒的撕成碎片。

    偏偏野猪的精力很好,唐宝好不容易等它们完事了,它们竟然还不赶紧离开,在那动也不动。

    树上的唐宝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野猪肉好像很好吃的样子,要是它们再不离开,自己不是被冻死,就是干脆啃几口野猪肉。

    就在她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她好像听到了顾行谨的声音,赶紧侧耳倾听,确实有声音,她哆嗦着抱着树干,看到了很遥远的一点点光亮。

    风很大,天色很冷,顾行谨的呼喊声随着风传来。

    唐宝发誓,他一声一声呼唤自己的名字。这是她这辈子听到的最好听的声音。

    她的心里顿时酸爽的,她是真的没想到,顾行谨会找到自己,用尽力气大声喊:“顾行谨,我在这里……”

    顾行谨有没有听到不知道,但是树下不远处的两只野猪被唐宝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很快就围在唐宝的大树下嗷嗷叫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