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边好像有声音。”王志强惊喜的指着前方:“你们有没有听到?好像就在那边。”

    顾行谨的眼也一亮,滚动了一下喉结,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拿着手电筒,快速的往唐宝所在的方向走:“我知道她在哪儿了。”

    肖强含糊的嘀咕:“我怎么就没听到唐宝的声音?就只有听到野猪的嚎叫……”

    话音一落,他的脸色也是一变,就唐宝那娇弱的模样,这要是遇上野兽,现在还不定怎么样了呢?

    他能想到的事情,顾行谨自然是也能想到,他的心跳快的有点过甚,他跑的速度也很快,一边还大喊着唐宝的名字。

    等十几道手电筒的亮光照亮了树下的两头野猪,还有树上的唐宝的时候,大家都松了口气。

    可是在谈情说爱被打搅的两只野猪,对他们这十几道亮亮的电灯泡很愤怒,嚎叫着冲过来,就想灭了这些电灯泡。

    可是这一回野猪们估算错误了,十来声枪声过后,两只野猪就倒在地上抽搐,发出凄厉的临死的哀嚎,嚎叫声越来越弱,很快就没了动静。

    顾行谨已经走到了树下,离她更近,真真切切的看到了自己的老婆。

    太好了,唐宝还活着。

    老天保佑,她没事。

    王立辉很激动的指着唐宝:“老大,是嫂子!嫂子没事!”

    顾行谨子看到她好好的时候,心里这才放松下来,如果唐宝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他浑身打了一个激灵,想都不敢想那后果。

    顾行谨难掩激动的道:“阿宝,快下来吧?没事了。”

    唐宝在看到顾行景他们的时候,也松了口气,自己总算是逃脱了宵夜的命运。

    特别是那两头凑不要脸的野猪,在自己面前秀恩爱,现在死得快也很快,真是活该。

    可是,自己现在浑身僵硬,觉得自己好像下不了树了。

    当初是关系着自己的小命,她这才爆发出来,一鼓作气的上了树,可是现在她又冷又饿,还浑身发软,怎么可能下的来?

    因此,唐宝眼神幽怨的看着顾行谨,低声道:“我下不来了。”

    树木其实不高,要是平时,这英雄救美的事情,顾行谨自然是自己来,不可能让别的男人碰自己的老婆。

    可是现在,他自己的右手使不上力,根本没法子爬上树把自己的老婆救下来。

    因此,顾行谨只能很不甘的看着自己的兄弟们:“你们谁上去,把我媳妇救下来?”

    王立辉看了看距离,上前道:“我来,我上去把大嫂背下来。”

    他把手电筒递给边上的肖强,自己很快的爬上树,让唐宝趴在他的背上,自己稳稳的下了树。

    顾行谨早就等在一边,没受伤的大手扶住她的身子,满脸担忧,小心翼翼的问:“媳妇,还有力气吗?要不要我背那你回去?”

    他说话的同时,仔细的打量了她了一圈,确定她身上没有伤口,这才紧紧的握住她冰冷的手不舍的松开。

    “唐宝给出了个很官方的说法:“我没事,我运气不好,遇到了野猪,就只好一直在树上躲着,幸好你们来找我了。”

    其实唐宝也很想让顾行谨背自己,可是他自己受伤还没好,唐宝自然是不会让他背着自己:“我们回去吧?”

    “好!”看到自己媳妇安然无恙,顾行谨自然是百依百顺:“我们先回去再说。”

    肖强他们都舍不得这两只野猪,让他们先走,他们割了藤蔓和手腕粗细的几棵树,轮流就把野猪给抬回去了。

    军营门口放哨的哨兵们,看见顾连长他们找到了唐宝,还抬回来两只野猪,都瞪大了眼睛。

    一进军区,顾行谨就对他们开口:“今儿辛苦兄弟们了,过两天大家来我家喝酒。”

    肖强他们见唐宝能自己走回来,也没有因为今儿遇到的危险,而露出惊慌害怕的样子,都莫名高看了她一眼,都笑着应下。

    回到家,唐宝整个人再也坚持不住,坐在椅子上就觉得自己再也起不来了,弱弱的道:“先给我端杯茶。”

    顾行谨见她原先红润的小嘴现在有点干,细心的拿着有小半杯凉开水的搪瓷缸给她倒了开水,觉得不烫这才递给她,温声道:“喝点茶,要不我去请大嫂过来给你弄点吃的?”

    唐宝一口气就喝了一杯茶,这才觉得自己舒服点了,懒恹恹的道:“那也好,我今儿是实在没力气了。”

    不用顾行谨去喊,穆婉婉已经端着一大碗鸡汤上来了:“唐宝你回来就好,我一直温着,现在吃刚刚好。”

    唐宝也不客气,大口大口的开吃,全都吃完了,这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穆婉婉又去楼下拎来热水,给她兑好了水,帮着她梳洗一下,把唐宝送上床,这才离开。

    顾行谨去关好门,自己简单的梳洗了一下,这才上床,心疼的抱住她,低声问:“有没有哪儿不舒服?要不要请杨医生来一趟?”

    “不用,”唐宝躺在床上,连手指头都懒得动,郁闷的道:“我今儿可倒霉了,遇上狼的时候,用意念用脱力了,这几天就不能用了,又冷又饿,下回再也不敢一个人去那么远了。”

    顾行谨觉得她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自己就不好意思说她了,而且听到她的遭遇,也只剩下心疼了:“好,以后我陪你去。”

    唐宝劫后余生,哪怕整个人很累,可是现在脑子很兴奋,反而睡不着,看着他道:“我也觉得不能过分依赖那袖里乾坤,过几天你教我几招有用的搏击吧?”

    顾行谨用自己没受伤的那只手搂着她,一口答应:“好,过几天我就教你。”

    唐宝轻轻挪动着身子,让自己在他的怀里躺的更舒服点,带着点打趣的瞄了他一眼:“是不是吓着你了?”

    “是,虽然我知道你会袖里乾坤,可是我还是担心你,”他的眼里带着点害怕:“我今天差点就让你有危险了,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早知道我……”

    虽然今天发生的事情确实有点危险,但是看到自己男人这么担忧的眼神,她的心里又暖又涩:“不关你的事,都怪我自己太粗心了,这一回就当是买了个教训,以后我就不敢乱来了。”

    顾行谨凤眼深邃的看着她:“老婆,你今天真的把我吓坏了,以后一定不能有这种状况了!我的身体很好,不用你给我找补药。”

    他还是一根筋的认为,唐宝进山就是为了给自己寻草药。

    说真的,他自己现在回过神才发现,好像自己心里认定自己会找到老婆。

    唐宝看着他眼眸中炙热的深情,心想:这可真的是一个美好的误会。

    夫妻俩偶偶细语了一会,这才相继睡去。

    顾行谨没有受伤的大手,一直握着老婆的手,似乎就怕自己一松手,她就会溜的无影无踪。

    ……

    第二天早上,唐宝她醒来睁开眼睛的时候,想下床上厕所,刚动了动腿,只觉得自己的双腿真的是又酸又痛,而且双腿僵硬到好像连身子都弯不下来。

    说不出的酸爽,让她忍不住龇牙咧嘴,感觉自己的这双腿要废了。

    不过,自己这年纪要是尿床那可就是太丢脸了,她强忍着双腿传来的酸痛感,慢慢的起身,龇牙咧嘴的做着鬼脸,这才去上了厕所。

    顾行谨很快进来,他后面是端着饺子的穆婉婉。

    穆婉婉关切的问了她的身体,这才离开,免得自己看见顾行谨那冷嗖嗖的眼神,就觉得心里没底,

    “我要在床上吃。”唐宝看着他撒娇:“双腿没力气,还又酸又麻,我今儿不要起床。”

    “腿疼了?没事,就在床上吃,我端来给你!”他对唐宝几乎是百依百顺,端着饺子过来,看着她吃饱了,这才开口:“这几天你就在家好好养着,有事尽管喊我。”

    唐宝在被窝里动了动腿脚,嘟着嘴撒娇:“疼的厉害,我要睡觉了,你去医院里挂点滴吧?”

    他凑过身子,在她的脸上落下一吻,明亮的眼神里倒映着她的影子:“等下再去,我现在就想陪在你的身边。”

    又关心的问:“中午想吃点什么?看你瘦了很多,要多补补才行。”

    “我的身体挺好的啊!”唐宝伸手捏着他高挺的鼻子,笑了笑:“你才是要多补补,不能再瘦了,再瘦眼角就会有皱纹了,那可就要变成老头子了。”

    笑的太开心,一不小心就动了腿,那酸爽麻辣的感觉实在是吃不消。

    顾行谨陪着她说了会话,这才被人喊走。

    唐宝自己按了按几个穴道,有技巧的捶打着自己的双腿后,这才觉得舒坦点。

    不过很快,她就觉得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在这时候,发现自己的月事来了,这一回她是用了卫生棉,确实舒服很多。

    可是,自己又没有怀上孩子,这也太让人郁闷了。

    原本她都是月底就来了,可是这一回晚了几天,让她心里有点奢望是自己肚子里有孩子了,没成想,自己这是想多了。

    真的就像是大冬天的被泼了冷水,整个人都被打击的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