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初三的早上,顾行谨醒来后,发现老婆的体温有点不对,赶紧把她喊醒,陪着她去医院。

    结果就是,唐宝发烧了。

    她觉得应该是筋疲力竭之后,又受了冷风引起来的。

    可是她的大部分药材都在空间里,自己现在别说人进不去空间里,就是想用意念进去都不行。

    杨医生给唐宝开了点药,还砸吧了一下嘴巴,幸灾乐祸的道:“小师妹,我们医院里的食堂掌厨的师傅手艺真的很不错,中午留下一起吃野猪肉吧?”

    昨儿晚上弄来的两头野猪净重也不过是三百多斤,顾行谨就建议送给军区临时医院的大食堂,免费给伤员添几餐荤菜。

    这个好消息,一大早就传的沸沸扬扬了。

    不得不说,顾行谨不是只会板着脸训人,他虽然在外不苟言笑,但他的智商高,会说话,为人也正派,遇事都是自己带头上,也不会捧高踩低,否则也不能很快就笼络的部下忠心耿耿。

    唐宝现在确实不能吃油腻的,可是面对杨医生那得意的眼神,她哼了哼:“这两天吃不到也没事,等我好了,我就弄个红烧蹄髈,还有蒜泥白切肉,到时你就来我家……”

    见杨医生的眼睛都亮了,这才对他灿烂一笑:“到时候你就来我家,坐在我对面,看着我吃。”

    “师傅,你看我是你的大弟子,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杨医生对着她谄笑,本来就不大的眼直接给笑没了:“到时候千万不要忘记喊我啊?”

    “医院里不是很忙吗?”唐宝无语的看了他一眼,自己当初怎么会觉得他严肃死板呢?看他一会‘小师妹’,一会又是‘师傅’,这简直就是蛇精病。

    杨医生笑了笑:“你这也太不关心医院里的事情了,前几天就调来了二十来个医生护士,现在我是真的不忙了。”

    唐宝起身:“那我先去药房拿药了。”

    走到门口又转身看着他问:“对了,你现在不忙,那我让英姿下午来做个检查,要过年了,他们一家子急着回去,要是她恢复的还不错,那就给他们多开点药,行吗?”

    虽然这里是临时的军区医院,可是因为是特种兵的训练基地,药品却不少,特别是有些进口药的消炎药什么的,在外面医院都是紧俏物品。

    杨医生点头:“那行,等下午你们过来一趟,我去看看顾连长。”

    “好的。”唐宝在来到医院后,就催着顾行谨去换药挂点滴,她自己去药房付钱拿药后,就去找顾行谨。

    护士已经给她重新包扎了,看见唐宝就告状:“唐医生,你家爱人的伤口有点发炎,你要管着他点。”

    顾行谨虽然是面无表情,可是看着唐宝的眼神里却带着点温柔笑意。

    唐宝知道他昨儿找自己奔波太过,就怕他伤口复发,问清楚伤口的情况后,才放心。

    下午的时候,王英姿过来复查,她的伤口恢复的不错,不过这也算是大手术,杨医生建议她半年之内不要干重活。

    现在这年代不干活是不可能的,杨医生只能建议她不要干太重的活,而不是不要干活。

    不过她现在反正是准备开店,到时候看店也不会太累。

    杨医生给她配了一些用的到药,唐宝现在空间里的药材拿不出来,只能到时候再给她寄过去。

    唐宝的钱在空间里拿不出来,顾行谨去借了两百元给他们,这才送王家的人离开,反正现在部队里有电话机了,以后联系也方便。

    唐宝的病过了三天就好的不能再好了,她自己抵抗力也很不错,过了两天就好了。

    现在部队里顾修安一家子都离开了,朱修延一家子也走了,唐宝就觉得一下子安静了,刘佳月因为怀孕回到了婆家。

    唐宝觉得自己一下子就清净了,哪怕外面寒风呼啸,可是她却心情很美妙。

    唯一让她郁闷的是自己的空间还是没反应,自己进不去,里面的食物和钱财都拿不出来。

    万幸的是前几天自己把壹万元钱已经汇过去了,自己要是实在拿不出钱,还可以让家里先给自己汇一点。

    腊月初七的早上,顾行谨受伤后就睡在床里面,这样就免得唐宝碰到他受伤的胳膊。

    他醒来就先摸了摸唐宝的额头,觉得温度正常,这才安心,想悄悄的起身。

    唐宝在他碰到自己的时候也醒来了,就搂着他没受伤的胳膊问:“你这么早起来做什么?你可悠着点,伤口还没复原呢?”

    顾行谨好脾气的应了一声:“我知道,你再躺一会,昨儿发津贴了,我没去领,今儿我去领钱,等下你好去买东西。”

    唐宝赶紧松手,眼巴巴的看着他:“那你快点起来吧,明儿就是腊月初八了,我们今儿去镇上买点吃的。”

    这几天已经把家里好吃的吃的差不多了,特别是大米和腊八粥的材料都要买了。

    顾行谨觉得有点不习惯,这几天他要起床,她都是缠着他多陪她睡一会,反正现在他有伤在身,不一定要及时去部队。

    她就怕他去训练,伤口不容易好。

    他还是第一回听到她催自己起床,见她这精神的模样,干脆在她耳边低声道:“你今儿要洗澡吗?”

    唐宝一时反应不过来:“不要,明儿再洗。”

    他嘴角一勾,暧昧的道:“那我明儿和你一起洗。”

    说完,在她的脸颊亲了亲,低哑的声音好听极了:“我好想你。”

    唐宝这才明白他打的是什么坏主意,嗔了他一眼,抬脚就踹:“不要脸,你给我滚远点,伤还没好就不安分。”

    他觉得她的脚就像是踹在自己的心尖上,让他一点都不觉得疼,反倒是浑身都热了起来:“都好的差不多了,不相信你明儿试试就好了。”

    这倒不是谎话,这些天药膳不断,现在他的伤口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只要不拎特别重的东西就没关系。

    唐宝干脆翻个身不搭理他,等他离开后,还真的又睡了个回笼觉。

    外面的敲门声,惊醒了睡得正香的唐宝,她赶紧起床穿了棉衣去开门。

    周玉珍拎着三个网兜赶紧进来,把网兜放在桌子上,就在那跺脚:“冷死了,冷死了,给你拿了点红糖,还有苹果橘子,那雪梨是贺家婶婶让我给你带来的,等下我们要去镇上,你要不要一起去?”

    “几个人去?”唐宝瞄了眼桌上红彤彤的大苹果,还有黄澄澄的大橘子,还有雪梨,觉得这糖体炮弹让她舍不得拒绝。

    周玉珍轻车熟路的拿了干净的搪瓷缸给自己倒了杯热茶暖手:“就我和我妈,还有贺婶,再加上你,去不去?这边可以买的东西不多,你就一起去逛商店吧?”

    见她不为所动,又赶紧道:“对了,镇上还开了家卖羊肉汤的铺子,我爸去接弟弟的时候,带回来给我们吃过,真的很美味,又香又嫩……”

    唐宝还是没忍得住美食的诱惑,点头了:“那行,一个小时候后我去找你们。”

    她心里也明白,余风雅就想和自己打好关系。

    不过,顾行谨也没说周家的坏话,周家也不讨厌,她稍微和余风雅接触一下也没关系。

    周玉珍听到她答应了,这才满意的笑:“那行,你和大哥说一声,我们中午就在外面吃了,下午顺便接了周海波那小破孩在回来。”

    唐宝点了点头:“那行,我等下来找你们。”

    女人逛街就是买买买,罗薇因为怀孕好久没出来了,四个人就在那慢慢的逛。

    一家家的逛过去,开车的勤务员把她们的拎着买来的衣服,吃的都放到车上,中午就吃了红烧羊肉,羊肉面片汤,真的是鲜美极了。

    罗薇抢着付了钱,生怕勤务员吃不饱,顺便又点了一盘红烧羊肉,吃的大家都撑着,又继续慢慢的逛。

    余风雅也和唐宝说上了话,从衣料说到吃食,大家都是聪明人,不该说的不要说,那就是相谈甚欢。

    女人逛街好几个小时也不会嫌累,只是苦了勤务员跟着她们,觉得这逛街比训练还累,不过她们给他也买了很多好吃的,又让他觉得,哪怕是再累自己也还是能坚持的。

    唐宝大包小包的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

    顾行谨正在厨房做晚饭,一边包麦角,一边烤麦角,看见她拎着这么多东西回来,赶紧先给她倒了杯红糖水:“累了吧?喝口茶,很快就可以吃了。”

    唐宝就端着搪瓷缸一边暖手,一边靠在厨房门上,叹息道:“以后谁和我说钱财是身外之物,我就和谁急,这花钱买东西的感觉真的快能治百病了。”

    顾行谨拿着铲子给麦角翻了个面,听到她的话忍不住就笑了:“哪来的歪理?”

    “我今儿花了三十多元钱,你会不会觉得我太败家了?”唐宝放下搪瓷缸,上前就搂着他那结实的腰,自我调侃:“恭喜你,娶到了传说中的败家媳妇。”

    哪怕他现在涨了津贴,一个月也才玖拾元,她现在又不能从空间里拿钱,也怕他觉得自己太能花钱了。

    “不会,”顾行谨低笑一声:“我今儿去领津贴的时候听说过几天我还能有一笔奖金,应该有几百元,到时候你喜欢啥买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