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他掏出来的钱多,唐宝还会怀疑,可是看着他把衣兜和裤兜都翻出来了,这点钱也合情合理,唐宝还真以为他是因为自己的手表起了心思。

    她右手稳稳的把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左手接了钱后顺手放进自己的挎包里,又看着他的手腕道:“老娘今儿不宰了你,可是不能不见红,把你手腕上的红绳挂件给我。”

    她这样一说,司机心里怀疑她是不是知道他们的组织了。

    他们这龙帮里每个人都有这么一串红绳珠,开车的上面刻着一个‘安’字,还有人口买卖的就是刻着一个‘平’字。

    司机不知道她这是雁过不留毛,还是真的想查他们组织?

    他心里惴惴不安,哭丧着脸道:“姑奶奶,这是我爱人给我从庙里求来的,不值几个钱,你拿去也没用啊。”

    唐宝的目的就是他这珠子,冰冷的匕首在他的脖子上移动,冷笑:“老娘最讨厌有人不听话,那就干脆见血好了。”

    冰冷的匕首瞬间让他的脖子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反正知道她在医学院,自己以后总能灭了她。

    “我给,我给。”

    他嘴里说着给,手却把绳子弄成死结,这才举着手道:“姑奶奶,解不开,你用匕首割断吧?”

    唐宝毕竟不是专业打劫的,也不知道自己面前的是真的打劫的,主要是她对自己的身手也有点信心,伸出左手捏住他的右手,拿着匕首的手就去割红绳。

    就在这一刻,司机右手就打开唐宝的左手,随即直接掐住了她纤细的脖子,脸色狰狞起来,恶狠狠的道:“现在你落到我手里了,把匕首给我,把你的钱都拿出来,还有手表。”

    唐宝似乎被吓了一跳,手里的匕首就落了下去,一脸惊慌的看着他:“你敢对我动手?”

    “少他妈跟老子废话!把钱都拿出来,要不老子掐死你!”他一脸凶狠的瞪着她:“让你横,老子今儿非要好好收拾你。”

    “我,我都给你。”

    唐宝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手表,一脸的不舍,随即冲着他微微一笑。

    小姑娘长的白净,这白白嫩嫩,娇娇软软的模样俏丽又动人,笑容又这么甜美,司机都有一瞬间晃了眼,觉得自己整个身子都软了。

    不对啊,虽然她是长的漂亮,可是比她好看的自己见多了,为什么会有些晕头,还有些身子发软呢?

    而且他觉得自己浑身好像没力气一样,掐着她脖子的手都被她打开了。

    妈啊,这难道是撞到什么东西了?要不自己怎么会这样呢?

    可是还没等他想明白,唐宝已经灵活的来到前面,抬脚一踹……

    “啊啊……”他觉得自己的下#身那剧烈的疼痛无法用言语表达,觉得还是晕过去才是解脱。

    可是,这想晕倒的时候,他却晕不过去,只能眼睁睁看着面前的姑娘捏着他手腕,用匕首隔断了他手腕上的红绳。

    唐宝把木珠捏在手里,就感觉到木珠瞬间消失在自己的手心里,她也面不改色的把红绳揣进兜里,随即在他手腕的穴道一用力:“想怎么收拾我?”

    他觉得自己的手腕像是要被她捏断了一样的疼!

    这一个娇软可人的姑娘家,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这一刻,上下的双重痛苦,让他不受控制的弓了腰夹了腿,模样滑稽无比,脸色却疼的青白扭曲。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片刻之间,司机觉得自己完全是像砧板上的鱼肉,任凭宰割。

    他哀嚎着求饶:“姑奶奶,我真的知道错了,我那是舍不得钱,再也不敢了,你就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

    面包车里本来就比较窄,他现在已经是浑身无力的倒在座位上,觉得自己头晕眼花,快要死了。

    唐宝挥手就是一个巴掌,啪的落在他的脸上,随即,手趁机在他的头上把银针取出来。

    先前她用匕首挟持他的时候,趁机在他脑袋上穴位上扎了一根银针,会让他全身无力。

    没办法,她要是再不取出来,怕是司机就得去西天取经了。

    这里是京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她可不想坐牢。

    司机也觉得自己真的欠揍,他被这姑娘打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可是却觉得自己慢慢的恢复了力气。

    这事实在是太邪门了,邪门的让他看着边上笑吟吟的姑娘不是人。

    唐宝就坐在前面,手里把玩着匕首,对他阴森森的笑了笑:“现在乖乖的把我送到第一军区医院的门口,要不我真的不介意把你大卸八块哦!”

    现在他是真的不敢小看她,而且这笑容甜美的姑娘,说着让人毛骨悚然的话,让他浑身都忍不住发抖:“我,我不敢了,这,这就送你去第一军区医院的门口。”

    唐宝的声音还是温温柔柔的:“真乖,先深呼吸,再开车,我可不想你出车祸啊!”

    这一回,司机很听话,乖的就像是孙子一样,按着她说的开始开车。

    当然,他开车的速度也不快。

    等到了地方后,唐宝也不下车,杏眼里带着杀意的警告他:“我警告你,你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有一百种悄无声息弄死你的法子,知道吗?”

    她是不想自己被人盯上,这个时候的她还不知道他的底细,自然是想做个好学生,要不也不会改变主意来到军区医院了。

    司机现在的心里已经怀疑她不是人了。

    反正要么不是人,要么她真的是新安省老大的女儿,要不自己在她的面前,怎么可能没有还手之力呢?

    这一刻,他的心里是真的只想离她远远的。

    可是听到她的话,已经想象出来自己被她大卸八块的场面了,整个人抖的更厉害了,哆嗦着问:“姑,姑奶奶,那要是你出现在我面前咋办?”

    “凉拌!”唐宝把匕首收好,嫣然一笑:“别给我弄死你的机会,毕竟我出来的时候,在他们面前保证自己不杀人的,你千万不要给我机会啊?”

    司机整个人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看着她下车后,打开后车门拎下藤箱什么的,这才赶紧开车离开。

    妈啊,这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他不想再见到她了,自己回去拼着一顿打,也要一口咬定,自己的红绳断了,珠子丢了,而不是自己被个大姑娘给抢劫了,免得笑掉他们的大牙。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