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看着黄色的面包车一溜烟的离开了,自己又伸手招了一辆面包车,报了医学院。

    消瘦的中年司机也很热情,知道她才来的,就一边开车一边和她唠叨:“同志,现在医学院还没开学呢?白天或许有人,现在估摸着进不去了,你就在边上的招待所住一晚上,明儿早上再去报名。”

    有了先前的事故,唐宝心里下意识的提高警惕,不过这回倒是很顺利。

    司机特意在学校的前门停了停,再开过去五六分钟就停在十字路口停下,热情的道:“同志,这边招待所,饭馆什么的都有,边上还有公安分局,很安全的,你就在这边找个地安心歇下。”

    唐宝道谢后,递给他说好的壹元贰角钱,这才拿着自己的行礼下车。

    这边的街道不算是很宽,不过街道两边都是各种店铺,外面昏黄的路灯,还有店铺里面的灯光,倒是显得有点热闹。

    她去招待所一问,招待所没有电话机,就去了边上的旅馆,看见柜台上就放着电话机,上前一问可以打电话,不过这边旅馆比招待所贵一半多,她还是要了一间房,就开始打电话。

    打给军区的是军属大院的接线员小莫接电话,他听出唐宝的声音,看着在外面和人说话的顾行谨,赶紧喊了一声:“顾连长,嫂子的电话。”

    又对唐宝道;“顾连长在边上等了两个多小时了,肯定是在等嫂子给他报平安呢,嫂子……”

    顾行谨过来听到小莫在揭自己的老底,有点脸红,好在天色暗也看不出来,上前接过电话,小莫就很知趣的起身:“我去倒杯茶。”

    唐宝听到他在外面等了自己两个多小时,倒是有点心疼他:“我安全到了,外面多冷啊,等下你赶紧回去喝点热开水。”

    男人的声音透过电话筒,却显得格外低沉缱绻:“好,你自己一个人出门在外要小心点,不要舍不得花钱,钱不够就给我打电话!别住在招待所里,去住旅馆。”

    “你放心吧,我一路平安,现在住在旅馆里。”虽然他这些话已经说了好几十遍,可是唐宝一点也不觉得他啰嗦:“你就放心吧,三天后考试了,我给你打电话。”

    顾行谨是真的不放心她自己一个人孤身在外,听到她的话,低声道:“好,有事就给我打电话,还有过几天贺团长家也要装电话机了,到时候我们联系就方便了。”

    唐宝应了一声,嗔道:“以后我给你打电话,都是在晚上六点这个时间,你别在外面多等,现在天还冷呢?”

    听到她这担心自己的话,顾行谨越发想念自己才离开的老婆,应了一声,又叮嘱了几句话。

    现在电话费可不便宜,唐宝应了几声后,就笑了笑:“好了,那我先挂了,你早点回家休息。”

    “那个,”顾行谨看着小莫还没回来,这才低声道:“老婆,我想你了。”

    唐宝瞬间觉得自己的男人好可爱,“我也想你了,老公晚安。”

    她挂断电话后,在一边打毛线的大姐过来看了下时间:“三分钟,四角五毛钱。”

    “好的,我还要给家里打!”唐宝又开始给家边上的店铺里拨号,那边很快就有年轻小伙的声音传来,听到唐宝说找唐明远,赶紧道:“顾小三,杨峥,有找唐叔的电话。”

    顾少谨让杨峥跑回去喊人,自己过来抢电话,兴奋的道:“姐,你到京都了吗?婶子说离大哥坐的火车要是不晚点的话,那明儿中午就能到了……姐,我想你了。”

    唐宝听到他这兴奋的说个不停,也忍不住笑:“我也想你,也想大家了。”

    顾少谨笑眯了眼,露出一口白牙:“姐,你不用很想我的,叔说了,等暑假的时候,我们过来找你。”

    “好啊,”唐宝应了一声,又问他,“家里有没有什么事?”

    “有啊,前几天唐奶奶上门来要养老钱,还说要搬进来,要把我们赶出去……”

    顾少谨很委屈的告状,“她真的好可怕,幸好婶子没有听她的,而是把唐叔赶出去了……”

    苏家大院边上开了家百货店,店主也很有商业头脑,咬牙借钱买了个黑白的电视机,还装了个电话机。

    每天晚上来看电视的老人和小孩子都很多,小孩子嘴馋,就会买点糖果或者是面包,饼干什么的,生意不错。

    大家其实都很好奇婆媳之间的八卦,现在听到顾少谨的话,在边上假装看电视,实际上都在听热闹的吃瓜群众也期待着顾小三能多说一点。

    不过,唐明远已经大步进来,顾少谨说的正开心,也只好转移话题:“姐,你过年不回来,我们总觉得家里少了个人……”

    唐明远接过电话,温声道:“阿宝,你到京都了?累了吧?”

    唐宝甜甜的喊了声:“爸爸,我不累,你们在家做什么呢?”

    “就等你电话呢,”唐明远和女儿说了几句,就看见苏素还有家里的几个孩子都来了,就知道自己轮不到霸占电话筒了,很自觉的递给苏素。

    唐宝和家里的每一个人都说了几句话,等挂断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十二分钟了。

    好吧,两元一角的电话费让她有点心疼,想了想,又给刘医生打了个电话。

    没人接,估摸着现在不在办公室,她决定明儿早上再给他打电话。

    她不是正常渠道的入学,而是拿到了特别名额,可是这开学之前还得进行考试,才能确定能不能进医学院。

    第二天早上,唐宝穿了件灰色的高领毛衣,外面是黑色的呢料外套,下面穿了黑色的裤子,脚下是一双部队里的带棉皮靴。

    在火车上穿着普通是为了安全,今儿要去学校,也要去见刘医生,她觉得得把自己收拾的利索点。

    下楼的时候,又定了一间房间,自己拿了房间钥匙后,这才给刘医生打电话,这次接电话的是护士,听到她找刘医生,温和的道:“刘主任去手术室了,最快也要三个小时才出来,请问同志有什么事吗?”

    唐宝一听,瞬间乐了:“我是唐宝,麻烦你等下和他说一声,让他在办公室等我一起吃午饭,谢谢。”

    “啊,哦,好的。”刘主任确实是交代过护士,要是有唐宝的电话进来,就要转告的话,赶紧道:“同志,你是唐宝是吧?”

    “是啊,我就是唐宝。”

    护士笑了起来:“刘主任说了,你可以随时过来,到时候直接到办公室等他就可以了,他给你准备好了一些资料,你可以来看一下。”

    唐宝应了一声,觉得自己在京都也有关心自己的人,这样的感觉真好。

    不过,她上辈子没上过大学,现在就先去学校转一转。

    医学院的大学门口,还没进去就能看到一块巨大的石碑,上面刻着为医的良言,也能感受着医学的文化氛围。

    她看着宽敞的学校大门,还有来来往往的学生和家长,自己也跟着人流走进去。

    现在还没开学,学校里的人却已经不少,很多人都背着,扛着行李提早过来。

    京都的天气很干燥,风也很大,吹得唐宝觉得自己的小脸都干了,浑身都快打哆嗦了。

    自己身上的衣裤好看是好看,可是真的没有棉衣保暖,自己今儿为了风度,却没了温度,真是活该啊。

    走了好一会,就看见前面空地上摆着十几张桌子,边上几个男女在那拉条幅,上面是

    ‘欢迎同学们回校学习!’

    还有另外条幅上写的是‘医科大学新生接待处’。

    唐宝估摸着这些人就应该是学生干部,上前问一个瓜子脸的美丽姑娘:“你好,我想打听一下,我是接到名额来考试的,到时候考场在哪儿?”

    现在他们面前也没什么人,听到唐宝的话,眼神就都落在她的身上。

    医学院去年九月九开学了,现在能接到名额来考试的,应该都有点门路,见她衣物干净整齐,一米六的身材不算高挑,模样却很漂亮,笑容也很甜美。

    特别是她白净细腻的圆脸上,那水汪汪的杏眼似乎会说话一样,真的是让人忍不住想多看一眼。

    唐宝很不习惯他们的眼神,怀疑自己是不是闹了什么笑话。

    “哦,你是新学妹啊?”还是边上的年轻男生接话,他******,笑容和煦,温文尔雅,热情又不失礼貌道:“你先填一下表格,再从这边走,顺着那条小路,看见操场的时候向左拐,就是办公室了,到那里就能拿到准考证……”

    唐宝去办公室办好手续,拿到准考证,在校园里面粗粗的转悠了一会,看到了一片树林里面有着各种树木。

    可能是她现在需要木灵,看见树木就觉得亲切,一看手表才九点多,准备去树林里转一圈。

    树林里走出来一个斯文俊俏的年轻人,和唐宝打了个照面,却猛的停下脚步,追上来就拦在唐宝的面前,眉头紧皱的看着她:“妖孽,你好大的胆子,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在这出现。”

    唐宝听到他的话,吓得赶紧看了看四周,还以为这树林里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出来,准备拔腿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