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还真的没想到自己的便宜二师兄这么有钱,自己住的旅馆就是他开的。

    不能否认他很有生意头脑,自己好像也可以琢磨着弄点什么生意挣点钱,免得只出不进,坐吃山空。

    可惜现在本钱都在空间里拿不出来。

    她把离殇带到他的房间,又指了指对面:“我就住在你对面,你有事找我,先好好休息一下,等下带你去大学拿准考证。”

    离殇伸了个懒腰,笑着道:“一想到我要上学了,我就很兴奋,一点也不累,我们去外面逛逛,再去学校拿准考证吧?”

    他以前在的地方太偏僻,都没有户口这东西,出来后就变成了三无人员,不过他虽然是黑户,可是现在这个时期,华国的动荡才恢复,户籍方面管理的也不严。

    唐明远找了吴家老大,就是栋山市公安局的吴爱党,花了点钱,就给他弄出来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儿身份,来到魏阳市投靠苏素。

    现在他也算是顶着唐宝表哥的身份在苏家大院,以前是没觉得读书有什么好的,还是听到他们让自己到京都来试着考医学院。

    他心里就觉得这边的美食应该很多,这才乐颠颠的来了,毕竟魏阳市周边好吃的他都已经吃了个遍。

    唐宝也觉得自己和他应该熟悉一下大学周边的环境,就和他一起下楼,那柜台边的大姐看见他们还很热情的笑着寒暄了几句。

    走在街道边,离殇完美的演绎了什么是乡巴佬京城这句话的意思。

    好在他长的俊雅斯文,哪怕是站在一家家的店面前东张西望,也不会让人觉得猥琐。

    “那个姑娘手里的麻花好大啊!看起来很好吃!”

    唐宝觉得自己可以满足他的这点愿望,进去买了一根大麻花。

    两人继续往前溜达,路过一家饭店,离殇闭上眼睛闻了闻:“里面的味道好香啊?”

    “你先前不是说在火车上吃过饭了吗?”唐宝疑惑的看着他:“现在才三点多,吃晚饭太早了吧?”

    离殇一脸忧伤的看着她:“不是因为鸡汤太香我才忍不住,是我还在长身体,你是不是觉得我太能吃了?”

    “那就进去吃一点吧?”唐宝知道他喜欢美食,也知道他对念书没什么兴趣,笑盈盈的道:“点一个菜就可以了,留着点肚子吃京都最有名的烤鸭。”

    离殇的眼睛一亮:“好啊,你知道这边还有什么特别好吃的吗?”

    “酱肘子,驴打滚,灌肠,豆汁,爆肚,卤煮火烧,羊蝎子……”

    离殇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眼睛发亮的道:“我一定要好好考试,一定要在医学院读书,一定要吃遍京都的美食……”

    唐宝也安心了,这二货为了吃的也会努力考试。

    他们进去要了一份红烧鸡肉和两碗蛋花汤,吃了后就继续逛街,离殇也继续很认真的一个个店铺看过去。

    等来到大学门口,看着里面一栋栋的教学楼什么的,这二货来了句:“要是里面的都是饭馆就好了。”

    唐宝嘴角抽了抽,在心里琢磨现在有没有教厨艺的学校?

    要不这货完全是可以去学做厨子,肯定会很认真。

    他们很顺利的去办公室填表格,拿到准考证,这回唐宝可不想靠近那诡异的树林,而离殇更是不喜欢树木,他觉得自己在深山老林里住了二十多年,最讨厌的就是树木了。

    他们回到旅馆,东方栎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们了,一脸无奈的看着他们:“你们明儿就要考试了,现在也该多看看书才是。”

    唐宝乖乖点头:“好,我们这就回房看书。”

    “你们平时都看了什么书?”东方栎跟着他们上楼,好奇的问:“在学校里读了几年书?”

    虽然因为前几年的动荡导致华国的大学教育都停滞不前,可是他觉得他们的年纪,早先肯定是在上学了,或者是在哪里悄悄的跟着老师学习的。

    现在这医生职业是很好的工作,而京都的医学院是现在最好医学院,很多人都想挤进来,捧着这个铁饭碗。

    离殇很干脆的摇头:“我那个时候没上学,不过我在家的时候,边上的叔伯们有空就教我一点,去年就找到唐叔和苏婶,跟着他们学了点。”

    他总不能告诉东方栎,自己自小就在养蛊,还跟着几个阿娘留下的老人学医,就是为了让自己活下去。

    东方栎心里就咯噔一下:都没钱去上学,那得多穷啊?而且边上的邻居教他认识了几个字,哪怕去年跟着别人学医,可是这么短的时间能学到什么?

    唐宝也很干脆的摇头:“我就是跟着我爸爸妈妈学的,没上过学。”

    东方栎差点被他们吓死,瞪大眼睛看着他们:“那你们看过啥医书?”

    听到他们答案,他现在真的很想去跳楼,这要是成绩太差,考不上怎么办?

    他平时虽然有点吊儿郎当的,可是对自己老师的话还是很听的,拿了几本医书自己给他们两人抓重点:“都给我认真点,现在你们都给我临时抱佛脚,这些是重点……”

    医学院这次也有五百个名额,准备再开十个班级。

    可是前来参加考试的却有三千多人,确实是比较激烈。

    为期两天的考试结束后,东方栎就带着唐宝和离殇去外面吃好吃的,顺便问他们考试怎么样?

    离殇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大部分都写了,要是考不上,我就陪着妹妹在这呆一段时间再回去;要是考上了,那就更好了。”

    “……”东方栎竟然没法反驳他的话,干脆转移话题:“你们以后要是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有空也可以去医院看我们。”

    唐宝一脸怀疑的看着他:“你为什么这么空?刘医生不是很忙吗?”

    难不成二师兄还是实习大夫?

    东方栎快要被他气笑了:“你觉得我闲啊?我是外科的主治医生,不是实习医生,这几天老师要出国,这才让我调休,好照顾一下你们,”

    唐宝倒是听刘医生说起过他要出国一趟,说是去观摩人家动心脏手术,可是真没想到还特意让他照顾自己,倒是把自己当成孩子了。

    她有点讪讪的笑了笑:“谢谢你啊,我们没事了,你明儿起好好上班吧?”

    “好,”东方栎看见她不好意思的模样,倒是爽朗的笑了:“小师妹,你可不要和我见外啊,以后你跟着我混吧?我和老师以后想努力攻克心肌梗塞和肿瘤这一块。”

    唐宝心虚的看着他:“老师没说我晕血吗?”

    “……”东方栎觉得自己有可能出现幻听了,见她又说了一遍,也觉得自己笑不出来了,难不成是老是觉得他和大师兄太争气了,这才收个不争气的徒弟来拖他们的后退?

    说真的,刘医生虽然外号被称为留一半,可是在京都的名声却很响亮,想做他弟子的人没有上万也有上千了。

    哪怕他先前被安排到军营里,也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这边把他的烂摊子解决了,就让他回来了,他却一拖再拖,磨磨蹭蹭的晚了将近一个月才回来。

    私下里还得意的告诉两个徒弟,自己收了个女弟子,虽然已经嫁人了,可是很快要来医学院了,还特别叮嘱他要好好的照顾小师妹。

    呵呵,现在他就想知道,这小师妹是不是给自家老师用了迷魂药,要不怎么会收下一个晕血的女弟子。

    离殇本来坐在车上看着外面的商铺饭馆,听到他们的话,也一本正经的道:“好巧,我也晕血。”

    一个两个都是这样。

    东方栎觉得自己不能怼唐宝这小师妹,可是对这离殇却没顾忌了:“你个大男人还晕血,怕血你还想进医学院做什么?”

    “我准备制药啊!”离殇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怕血有什么好丢脸的,理直气壮的道:“外科内科的目的都是救人,可是要是没药那你不晕血有啥用?缺医少药,医生是重要,可是这药也很重要的好不好?”

    “……”妈蛋,大男人怕血还说的这么正义凛然,真是太不要脸了。

    问题是还说的自己无言以对,郁闷极了的东方栎忍不住打击他:“那也要等你进了医学院再说,你以为制药是多简单的事情?”

    离殇眉一挑,一副我是天才的模样,很嘚瑟的道:“我还不知道难字怎么写。”

    他虽然年轻,可是能在那里活下来,这手段心计都不会缺。

    可是现在他就想活的简单点就好,这样想说什么就能说什么的感觉太好了。

    东方栎哈哈大笑:“好小子,你可真狂。”

    “一般一般,你会知道我是有这实力的。”离殇现在只惦记着好吃的,东张西望:“这边的楼都好高啊,好多饭店,唐宝你记住路啊,以后我们也来吃。”

    唐宝翻了个白眼:“就凭你这吃货的性子,哪怕记不住路,也能闻香而来。”

    “吃货?”离殇一拍大腿,满意的道:“表妹,还是你了解我,这吃货两个字,真的太妙了,我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