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友情很奇怪,东方栎一开始看离殇这个小白脸很不顺眼,可是这一起吃吃喝喝几回,喝点小酒,不知哪根筋抽了,就很亲近起来了。

    考试的结果要在三天后才公布,唐宝和离殇就住在旅馆里等成绩,顺便出去找各种好吃的。

    而东方栎一下班就过来,开着车载着他们出去吃好吃的。

    一开始的时候是唐宝坐在驾驶座边上的位置,现在,唐宝一个人坐在后面,听着他们两个男人说着各种美食。

    呵,男人。

    唐宝脑补出一出大戏。

    东方栎高大俊朗,还带着点坏坏的感觉,也算是个小帅哥,他今年才二十六,不过却还是单身。

    不是没娶老婆,他二十岁就娶了老婆,可是前几年东方家出了点事,被卷了进去,老婆就离开了他,现在也还没结婚。

    至于离殇中等个,皮肤特别白皙,眉眼清隽,也不能否认是个好看的男人。

    她想到了某些比较腐的画面,越看他们越觉得不正常。

    主要是一个是被老婆抛弃了,一个是被女人逼婚了,这可都不是什么好经历啊。

    这一刻,唐宝的心里暗暗打定了主意,自己一定要睁大眼睛看着他们,决不能让他们走错路,自己要给离殇找个好姑娘,免得他歪了。

    ……

    东方栎心里很担心他们的成绩不理想,等到正月十七,自己一大早就去医学院看他们的分数。

    今天是公布的成绩的日子,东方栎早上七点多到学校里,成绩就贴在医学院的公示墙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名字。

    前面也挤满了很多查成绩的人,有男女同志看到自己成绩不好的,都控制不住情绪,蹲在边上就嚎啕大哭。

    也有人兴奋的大喊:“我考上了,我终于考上了,啊啊啊……”

    东方栎眼神四处瞄了瞄,也没看见他们的身影,就自己先去看名字。

    他也没有去注意榜首的位置,直接去后面看。

    哪怕是吊在车尾,也比考不上好。

    可是后面的几排都没有唐宝的名字,他有点担忧的环顾四周,看着来来往往,过来查看成绩的男女里,并没有发现他们的身影。

    他挑了挑眉头,难不成真的考不上?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是不敢过来看成绩,或者是看了成绩后躲在一边哭了。

    不过,他还是开始往前找找。

    当然,越靠前,他的眉头皱的越紧,心里没多大的把握,不相信他们能考的有多好。

    他的视线往前扫了几行,当看到一个姓唐的,心里都激动半天,可再看后面的名字,他又垂下了眼。

    这时,他忽然听见身后有人一惊一乍的大叫:“什么鬼,我姐姐怎么可能不是第一名?这唐宝是什么东西。”

    听到这话,东方栎下意识的走到成绩榜首的一端。

    他是真的很激动,可是怎么可能?唐宝的成绩怎么可能那么靠前。

    榜首啊,自己的大师兄在十几年前确实也是榜首。

    有人扯了扯纪清晖的胳膊:“阿晖,那个好像是东方栎。”

    东方栎瞄了眼不满的前妻那边的小舅子,又看了看榜首确实是唐宝,而第二名才是纪清染,瞬间觉得神清气爽起来。

    他又开始往下找,在第一排的底下看见了离殇的名字,嘴角忍不住一翘。

    说真的,他们能有这么好的成绩,真的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纪清晖看见东方栎,却皱了皱眉。

    自家大姐先前就是嫁给了他,可是因为东方家以前是看阴宅风水什么的,算是封建迷信的旧思想,可是却很有钱,大姐在东方家被人查抄的时候,就和他离婚了。

    可是没想到,东方家却死里逃生,没有出事,反而是摇身一变,从封建迷信的旧思想,东方桦进了部队,东方栎却是成了刘一半的弟子。

    现在他看见东方栎俊朗的外表,还有神色愉悦的模样,心里就很不得劲。

    恰好这个时候,唐宝和离殇也过来看成绩。

    东方栎就像是招小狗一样,对他们招了招手:“唐宝,这里,恭喜你考了第一,想要什么只管说。”

    唐宝也没察觉到异样,反倒是对自己得了第一很兴奋,心里的小人在大笑:哈哈哈,我真是老天的亲闺女,第一名啊,这真的是太棒了。

    周围的人听到东方栎的话,都把眼神落在唐宝的身上,想要看看这第一名是谁。

    面对大家好奇的目光,她还是比较端的住的,来到东方栎的身边,满意的看着上面第一名是自己的名字。

    哈哈哈,自己现在才知道,自己的名字真的很好看,真是太兴奋了。

    唐宝对他笑的甜甜的:“我想吃烤鸭。”

    东方栎伸手拉了拉唐宝的辫子,带着点宠溺的道:“你也太好养活了吧?别给我省钱啊。”

    后面的纪清晖看见了他们这打情骂俏的动作,气的不行,还是边上的人察觉到不对劲,硬把他拖走了。

    东方栎眼角的余光看见他们的脸色,脸上的笑意就更愉悦了。

    离殇上前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兴奋的拍着东方栎的肩膀道:“我也考上了,必须得喝一杯。”

    ……

    正月十八是正式开学的日子。

    校门前进进出出的学生和家长更多,不少同学都是家长陪着的,唐宝打量了一番后,哑然失笑——大部分的人身上,都是背着铺盖,手里拎着藤箱或者木箱和网兜。

    网兜里都是这个时代大学生的标配:搪瓷缸,铝饭盒,还有印着红双喜或者是鸳鸯的搪瓷脸盆,还有毛巾之类的杂物。

    条件好点的,那网兜里就会有苹果,水果罐头什么的。

    当然,大部分的学生不是带着梅干菜,就是带着带着大酱,或者是咸菜疙瘩什么的。

    离殇背着新的铺盖什么的,来到了四号楼。

    四号宿舍楼是一座四层楼,唐宝的宿舍就在四楼。

    宿舍里已经被收拾得很干净,一个三十来岁的消瘦女人正拿着抹布擦洗窗台,她穿着朴素,衣服裤子上还打着几个补丁,见有人进来,她笑了笑打招呼:“新同学来了?”

    “你好,”唐宝看看面前面相老成的女人,不知道怎么称呼人家好,只能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对她笑了笑。

    她心里有点拿不准,这是同学,还是老师?又或者是家长?

    说她是家长,这女人看着三十出头的样子,当然也可能是陪着家里的妹妹来的。

    说她是学生吧,又似乎有点老,不过去年医学院的招生是不超四十岁。

    女人似乎看出唐宝的为难,放下手里的抹布走了过来,笑着自我介绍:“你是唐宝吧?老师先前来过,和我说你会住到这边来,我叫郑秀兰,是你的同学,以后咱们就要在一个宿舍里一起生活,一起学习了。”

    唐宝甜甜一笑:“郑姐好,我是唐宝,以后多多指教。”

    郑秀兰看见唐宝态度好,人又好看,心里就松了口气,笑着点头,指着两个空床位道:“这两个位置没人,你随便选。”

    唐宝让离殇把行礼放在靠门边的下铺,就让他赶紧去旅馆里拿他的被褥去寝室。

    宿舍里共有六张上下铺的床位,不过却只铺好了四张床。

    这边的上下床都是上面堆放自己的杂物,下面是睡人的。

    郑秀兰也很热情的和她说话:“我们这女学生不多,上面的床还能放点东西,男同学他们人多,上下铺都住人,那就不宽敞了。”

    唐宝一边和她说话,一边收拾好东西,外面就进来一个美丽的少女,虽然肌肤带着点蜡黄,可是瓜子脸上眉眼精致,扎着一条粗黑的大辫子,窗外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染上一片金色,显得她格外的美丽。

    她看见唐宝也笑的眉眼都弯弯的,对她伸手:“你好,我叫方彬彬,你是唐宝吧?”

    “对,我是唐宝,方同学你好!”唐宝和她握了握手,近看她确实很美,让她想到了自己上辈子见过的大明星范bingbing。

    她们正在说话,外面又一前一后的进来两个女孩,一个是圆脸的姑娘,圆脸圆眼睛,一笑就有两个圆圆的小酒窝,看见唐宝的时候,带着点腼腆的笑了笑。

    后面的那个女孩就显得有点矜持冷漠,穿着黄色的呢大衣,披散着乌黑的长发,鹅蛋脸上难掩矜持,只是淡淡的和唐宝点了点头,就坐在床位上,拿出一本外文书开始看了起来。

    方彬彬笑着道:“我们寝室的今儿多了一个学霸新同学,又可以重新排大小了,唐宝,报上你的出生年月。”

    唐宝知道这是要排大小,笑着说了自己的生日,最终被排在宿舍的老三。

    郑秀兰是从h省那边的,她是宿舍里无可争议的老大,今年三十一岁了,本来就是村子里的赤脚医生,去年刚好符合高考的条件,就想过来试一试,没成想真的考上了。

    老二就是冷漠的姑娘,她是京都本市里的,叫林娟,今年二十二岁。

    老三就是唐宝了,今年二十一岁。

    老四是圆脸的姑娘,也是京都郊区的,叫吴媛媛,今年二十岁。

    老五就是方彬彬,家在a省,今年也是二十岁,却比吴媛媛小了两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