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饶有兴致地听着宿舍里几个人说话,从她们的话里知道她们昨儿就来学校报道了,也知道原先这寝室里住了六个人,可是今年就有两个女同学不来了,说是结婚后就要生孩子了,老师这才把唐宝给安排进来。

    唐宝好奇的问:“我们这还空了个床位,不会再有人住进来吗?”

    方彬彬笑着摇头:“现在还不知道呢,主要是我们班这回就分到你一个女同学。”

    郑秀兰也开口道:“本来你们都是安排新班级的,免得跟不上学习进度;不过你们前五十名成绩好,而且我们班级里有几个人退学了,就把你们前五十名都分在我们六个班级……”

    唐宝现在是大一二班的学生了,也问了些学校里和班级里的事情,一看手表已经快十一点了,笑着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去吃午饭吧?”

    吴媛媛摇头:“你们去吃吧,我从家里带了馒头和咸菜,再放下去就馒头就要馊了。”

    郑秀兰也拒绝:“我也不去了,家里带来的煎饼也要快点吃了。”

    唐宝上前一手拉着一个,笑着道:“走了,我是新来的,别以为我不知道规矩,今儿我请客,大家以后多多关照啊。”

    方彬彬笑声清脆的道:“对啊,我们一起去吃面吧?”

    又很热心的道:“外面吃的太贵了,我们学校有四个食堂,有个食堂离咱们宿舍近,也不是很贵,菜式也多,味道也还好。”

    唐宝也不是什么大款,自然乐于从命,不过没想到那林娟也不是什么难伺候的主儿,虽然不爱说话,也是跟上了他们的脚步。

    五个人一起拿着饭盒去了食堂,方彬彬陪着唐宝换了饭菜票,郑秀兰她们就去排队打饭。

    现在的学校食堂还没有饭卡,学生吃饭都是用钱和粮票换成面值不等的菜票和饭票,吃饭的时候用票就行。

    食堂的大师傅给学生找回来的,也是饭票菜票而不是粮票现金。

    这时候的大学食堂也不提供餐具,学生们都是用自己带的饭盒打饭菜,也有人拿着粗瓷大碗。

    卖面条的窗口排队的人太过,唐宝和大家商量后就去了买饭菜。

    窗口的前面黑板上写着菜名,唐宝要了三荤三素,大师傅每个饭盒里打了两份菜,另外的两个饭盒里打了五份白米饭。

    现在饭盒不够,她们就把饭放到饭盆盖子里,见到热乎乎的饭菜,还有红烧肉,肉沫豆腐,炒土豆,肉丝榨菜,炒白菜和腌菜肉丝,也算是硬菜了。

    方彬彬比较外向,放下筷子后满足地摸摸肚皮:“谢谢你唐宝,改天我请客。”

    林娟抬腕看表:“下午有两节课,我们该走了。”

    食堂里的人很多,相对来说是女同学少,男同学多,唐宝也不觉得自己能找到离殇,而且这边有四个食堂,也不知道他在不在这边。

    不过很巧,唐宝她们才起身,就看到离殇他们三个高矮不齐的男生进来。

    离殇一点也不觉得自己伸手要钱有啥不对:“给我点票!钱也行。”

    方彬彬心想,这男人看着高大俊朗,竟然敢在食堂里勒索,拦在唐宝的前面,瞪着他道::“你谁啊?”

    唐宝赶紧道:“这是我表哥。”

    从兜里掏出钱和票递给他:“你们才来吃吗?等下要上课了。”

    “我和我们寝室里的同学去打篮球了!”离殇一点也不客气的接过钱和票:“我放钱的外套落在寝室里了。”

    唐宝是觉得自己同寝室的三位女同学都还挺好看的,想给他介绍一下,可是他已经勾着一个矮个子男生快速走了:“哪儿买饭?赶紧的,饿死我了。”

    唐宝嘴角抽了抽,他可真的是可以媲美柳君子了,对这边的姑娘目不斜视。

    毕竟二十多岁的姑娘本就是自带青春美丽的,而且能来上大学,就算是家境不大好,可却自身读了不少书,肚子里少不了墨水,本身带着书卷气。

    何况林娟和方彬彬长的都很不错,医学院又是阳盛阴衰,唐宝都能看见很多男同学明里暗里的打量她们这些女同学。

    可是唐宝看见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明显是对她们不感兴趣,也可以说是还没开窍。

    郑秀兰笑着道:“你们兄妹一起考上医学院,那倒是也有个照应。”

    唐宝笑着应下,跟着她们一起去了教室,开始了自己的学生生涯。

    离殇是分到了大一九班,现在的他对大学里的生活很有兴趣,打篮球,轮流吃遍几个食堂里的饭菜,日子过得很是逍遥。

    而且寝室里的五个人熟悉起来后,倒也还算和睦,大家一起说说八卦,除了郑玉兰,大年的年纪都差不多。

    郑秀兰的家境不算太差,平时却很节俭,她可能是因为她已经结婚还有两个女儿的缘故,她也很勤快,擦桌子扫地什么的,寝室里被她收拾的干干净净的。

    林娟的家境似乎很不错,每个星期回家后就会带来一些糖果,果脯,饼干什么的零食,就放在一边的空床位上,别扭的道:“家里太多吃不完,你们要是不喜欢就扔了,反正快过期了。”

    方彬彬活泼开朗,父母都是在纺织厂上班的,家里两个哥哥都已经成家,就她一个还没挣钱。

    吴媛媛却是跟着她爸相依为命,平日里卖包子馒头什么的维持生活。

    她有几回带了包子来给大家吃,那馅料的味道真的是好极了。

    虽然大家的出身经历各不相同,可是性子都不算别扭,宿舍里经常欢声笑语一片。

    唐宝每隔三天就给家里和顾行谨打电话,星期六和星期天要么和离殇去外面溜达,要么就是去医院里看一下刘医生和二师兄。

    更多的时候了,大学的课不多的时候,唐宝也喜欢去医学院的图书馆看书。

    医学院没有受到先前运动太大的波及,不过今年第一次大规模的招生,唐宝他们是第一批回校园的学生。

    现在只有大一学生最多,大二四个班,大三只有三个班。

    大三的学长学姐都已经去医院实习,不过据说大一四月要进行考试,成绩好的升到大二,好早点去也好尽快的解决医院医生不够的状况。

    转眼就到了二月二十六这天,恰好是星期六,唐宝还记得今儿是顾行谨的生日,早上她有两节课,就准备中午给他打个电话。

    一开始来的时候,她还经常想起他,因为晚上的时候一个人睡有点冷。

    可是现在一个人睡习惯了,主要是天气慢慢的暖和了起来,她其实没特别想他。

    就像是现在她还不能用空间里的东西一样,一开始觉得很不习惯,觉得自己没了空间真的是活不下去了,现在倒是也没觉得特别难受。

    离殇一下课就从自己在的九班,跑到唐宝在的二班,急急忙忙的问:“我要去医院找东方栎一起吃午饭,你要不要一起去?”

    “你去吧,我等下要去外面转转。”唐宝是想打了电话后去旧货市场什么的地方转一转,要是能有好机遇的话,自己也能淘到一点好东西。

    不管怎么说,她还是希望自己能尽快让空间恢复的,她很担心小白现在怎么样了。

    离殇对她摆了摆手:“那我走了,等下给你带好吃的来。”

    话没说完,人就已经溜出去了。

    郑秀兰这才拿着本子过来问唐宝几个自己弄不明白的问题,唐宝也不嫌烦,和她仔细的讲解后,才发现教室里只剩下她们两人了。

    郑秀兰笑着道谢:“真是谢谢你了,我现在都明白了,我请你去吃午饭吧?”

    “没事,你别和我客气,”唐宝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十一点半了,笑着拒绝:“你先去吃吧?我要给我爱人打个电话。”

    现在开始提倡自由恋爱,唐宝长的也不错,成绩又好,一开始的时候,好些男同学都想和她套近乎,她就明明白白的说了,自己已近结婚了,爱人是军人。

    郑秀兰心里也羡慕他们年轻,时不时的打电话,像自己就舍不得电话费了,笑着点头:“那行,我不打搅你了,下午我们一起去图书馆。”

    现在女寝室下面的宿舍管理员那装了电话机,顾行谨的办公室也装了电话机,打电话就越发方便了。

    唐宝回去给顾行谨打了电话,那边几乎是秒接:“喂,你好!”

    “是我,”唐宝笑盈盈的问:“午饭吃了没?”

    他现在一个人也懒得回去弄饭,都是在食堂打了饭,回到办公室吃:“吃了,在办公室里看书,顺便等你的电话。”

    “顾行谨同志,生日快乐!”唐宝开着空头支票:“要是我在你身边,我就给你做很多好吃的;现在我不在你的身边,你也要吃好点……”

    “好,我都听你的,你也要多吃点,好好照顾好自己。”顾行谨听着自己媳妇关心的温声细语,心里美的不行,暗下决心,自己一定要好好看书,争取今年去京都的培训名额。

    “好。”唐宝心里有点好笑,两人每次打电话,都是说这些话,可是自己也不觉得无聊。

    她看见管理员赵姐离开电话机边,这才对着话筒亲了一口:“老公,我想你,我喜欢你,你要开开心心的。”

    “老婆,我也很想你,很惦记你。”顾行谨愉悦的应了一声,又问起她这边的情况,从早上几点起床,到吃什么喝什么,几点睡觉,都问了个遍。

    几分钟后,唐宝才挂断电话,赵姐是特意离开让他们小两口说几句亲近的话,见她挂了电话,这才过来,取笑她:“你们肯定是结婚没多久,要不怎么能有说不完的话?”

    唐宝好脾气的笑了笑,付了电话费后,这才去食堂吃午饭。

    吃了午饭她回来的时候,和在外面扫地的宿舍管理员赵姐打了个招呼,还没上楼,就听到电话铃声,赵姐就开口:“小唐,你替我接一下电话,登记一下。”

    唐宝应了一声,接起电话放到耳边,说了句:“喂?你好!”

    她听着那边传来的话,眉心就蹙了起来,然后突然吐出一句:“媛媛?八一街的公安局?”

    又听了一会:“我表哥和人打架了?”

    赵姐听到公安局,就赶紧凑过来,见唐宝一脸无语又怪异的脸色,在她挂了电话后,赶紧问:“怎么了这是?”

    现在的人大都热心肠,而且赵姐又觉得唐宝成绩好,每次来打电话也很有礼貌,现在听到她提起公安局,自然是关心她:“要不要找个同学陪你一起去?”

    “不用了。”唐宝从兜里掏出一角五分钱递给她,自己赶紧往外走,敷衍道:“我去找我师兄想法子。”

    她跑到学校门口就拦了车去了八一街的公安局。

    进去后找公安问情况,还没问出口,就听到了离殇阴恻恻的声音:“你再说一遍,老子弄死你。”

    吴媛媛明显是很胆怯的声音传来,哆嗦着道:“离大哥,你,你别冲动。”

    还有陌生男人很嚣张的声音:“来啊,我就等你来弄死我,我就说唐宝是个#女表##▽#东方栎也是个小白脸,搞迷信的就该关起来,就他还想当医生……”

    一连串的污秽的脏话,听的唐宝都忍不住皱眉,觉得自己的手有点痒,很想揍人。

    里面的离殇自然是忍不住了,上前就想揍人,可是边上的几个公安都赶紧制止他,严肃的道:“有话好好说,不要骂人,不准打架!”

    唐宝边上的公安也皱眉,低不可闻的道:“那是纪家的人,等下你说几声好话,免得他们追究你朋友。”

    唐宝走进去,看见离殇的白皙的脸上气的通红,被两个公安给强拉着手臂。

    而吴媛媛担忧的站在一边,看着快哭出来了。

    他们的对面也有三个年轻男人,西装皮鞋,看着就是有钱人,不过他们脸上伤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此时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模样。

    纪清晖看见唐宝进来,斜了她一眼,冷笑:“哟,这是谁的相好来了!我告诉你,今儿就是东方栎来了,我也不会罢休,他敢动手打我,小爷我就要让他把牢底坐穿。”

    又一脸不屑的打量着唐宝,扯起嘴冷笑:“除非……”

    唐宝杏眼明亮的看着他道:“除非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