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清晖就是想羞辱她,抖着腿看着她,满脸的阴翳傲慢:“除非你跪下来求我,说不准小爷一高兴,就能放过他了。”

    离殇只是冷笑,在他看到唐宝来了,也不挣扎了,他可是没忘记唐宝的一身怪力,扔他们就像是扔泥巴一样,还有那针灸什么的,完全不担心她会吃亏。

    当然,他不知道,唐宝虽然力气不小,可是没有空间的帮忙,绝对不是大力士。

    说真的,他觉得自己一个人打他们三个,打输了还闹到警察局,就觉得他们都太没用了,一脸讥诮的看着他们:“你们又不是娘们,打嘴炮有什么意思,有本事就用拳头说话,不然就用实力说话!”

    估摸着此刻,在场的人心里大都觉得他这话说的很对。

    但是,不包括那三个挨揍的年轻人。

    一个贼眉鼠眼的年轻人上前指着离殇大骂:“你说什么?”

    离殇很不客气的又说了一遍,还挑衅的挑眉一笑:“怎么?听清楚了吗?要不要再说一遍?”

    那年轻人快被他给气疯了:“你,你,我要打死你……”

    唐宝忍不住扶额,这离殇火上浇油的本领倒是无师自通,越发的炉火纯青了。

    她很干脆的对着自己身边的公安开口:“同志,我表哥打人是不对的,麻烦你们现在立刻把他关起来可以吗?”

    离殇惊讶的看着唐宝:“你……”

    唐宝指着离殇很不客气的道:“你的性子太急了,我早就和你说过了,夜路走多了肯定会遇到鬼的,你就是得接受教训……”

    离殇不是笨蛋,瞬间明白了唐宝的意思,现在把自己关起来,他们就不能对自己动手什么的,而且他们也不可能在这陪着自己耗下去。

    再说,等下她也会打电话找人求救……

    想通了的他很配合的跟着公安离开了。

    公安们其实早就想把他们分开了,就他们的心里觉得,纪清晖他们嘴巴不干净,活该被人家揍。

    再说他们三个还揍不过人家一个,绝对是很丢脸的,心里反倒是站在离殇那边的,也觉得现在这局面是把人分开的好。

    “不是,他就,就这么走了?”纪清晖回过神,又指着唐宝骂:“臭丫头,你敢说我是鬼?”

    唐宝一脸无辜的看着他:“我没说啊?现在是你自己再说的啊?”

    纪清晖怒道:“你和他说夜路走多了肯定会遇到鬼的,我又不是聋子,怎么可能回听错?”

    唐宝好脾气的道:“我真没那个意思,你自己对号入座,那我也没法发。”

    纪清晖觉得这死丫头实在是牙尖嘴利,干脆捏着拳头道:“我们被打伤了,现在肯定有内伤了,不赔个千八百的,这事没完。”

    他边上的两个还配合的很好,一个捧着脑袋,一个搂着肚子,脸带痛苦的嚷嚷:“哎呦哎,我的脑袋好疼啊!”

    “啊,我的肚子好难受啊?”

    这是要讹人了?

    别说唐宝现在身上只有一百多元钱,就是有钱,她也不会给他们,转身对自己身边的公安道:“同志,我和表哥都是医学院的学生,我想给我老师打个电话,行吗?”

    “行,跟我来。”公安也觉得他们这太过分了,这被人打伤了,要个十几元,或者是几十元的,那也是应该的。

    可是这千八百的,也太过分了。

    而且听到唐宝说他们还是医学院的学生,心里也觉的他们不可能有什么钱。

    纪清晖还以为唐宝是给东方栎打电话,就没有阻挠唐宝去打电话,好整以暇的招呼自己的朋友坐在那,态度嚣张的要茶水。

    唐宝先把事情的经过问清楚,就直接给刘志鸿打电话。

    幸好今儿唐宝的运气不错,刘主任恰好在办公室接待病人,就是赵琪琪下定决心要动手术。

    赵琪琪几天前就来到京都,现在是做了很多项检查。

    刘主任看着各种检查报告,也不隐瞒:“你现在的身体是调养的不错,可是手术依旧很危险,我没有绝对的把握!不过,你要是定下心开刀,我也可以给你做手术。”

    赵琪琪用力的点头:“我想尽快动手术。”

    赵美香在边上叹息:“是,我们愿意手术前签下免责书。”

    刘主任也觉得这手术很有挑战性,点头道:“那你们好好想想……”

    这个时候,书桌上的电话机响了起来,刘主任接起电话后,听到唐宝说完,就点头:“那行,我马上就到。”

    他挂了电话就起身往外走:“不好意思,现在我有点事要出去一下,你们后天再来找我,要是愿意动手术,那后天就准备住院吧!”

    ……

    东方栎很快开车送刘主任过来。

    唐宝乖乖的上前喊了声:“老师,二师兄。”

    刘主任瞄了唐宝一眼,见她没事,这才瞪着纪清晖他们三个人,脸色阴沉极了:“受伤了是吧?跟我去医院,我亲自给你们动手术!我的外号虽然是留一半,你们这三个人。也能留下一个半。”

    纪清晖看见唐宝喊来的竟然是刘主任,也瞬间焉了,尴尬的笑了笑:“误会误会,刘叔,我们就是开个玩笑!”

    “那还不滚!”

    纪清晖敢怒不敢言,只能带着两个朋友溜了。

    离开公安局后,一个不解的问:“我们就这样算了?”

    纪清晖无奈的叹息:“我也没料到那老家伙还会给他们出头,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吧?要是我们敢说自己有内伤,被他弄死都没处喊冤,上回他给人动手术,最后人没了,他也还活得好好的。”

    “我想起来,他就是留一半……”

    有刘主任出面,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离殇出来看到他们都在,还嘿嘿一笑:“你们怎么来了?对不住,是我太冲动了。”

    他现在心里是深深的觉得自己太光明正大了,以后自己绝对是敲闷棍,或者是研究出点什么不会要人命的玩意。

    当然,蛊这东西,他是真的不会碰了。

    反正除了蛊,别的药也不少,就是在寝室里不好折腾,最好是在外面……

    刘主任和东方栎都从媛媛的嘴里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倒是不怪他。

    几个人离开了公安局。

    “我下个月可能要调到学校去讲一段时间的课,”刘主任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们:“你们到时候给我小心点,这段时间好好努力,四月份的考试你们要是给我考砸了,我就砸了你们。”

    唐宝一点也不怕他的冷脸,嬉皮笑脸的开口:“没事,要是考不好,我就买了车票跑的远远的,绝不留在你面前碍眼。”

    东方栎却伸手搂着离殇的肩膀,一脸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的模样:“好兄弟,揍的好!”

    唐宝无语地瞪了他一眼,见:“搞什么呢?他这是没脑子,要揍人,就要暗处下手,揍了人也不能被人逮住才行,冲动是魔鬼懂不懂?今儿……”

    吴媛媛觉得自己真的快晕了,她一开始还以为唐宝也是家境不错的人家孩子,可是没想到她还有这么厉害的老师,这老师还要来学校讲课?

    还有这温柔可亲的姑娘,却在教她自己的表哥怎么下黑手?

    离殇听了唐宝的话,还一副很正义的样子:“主要是我第一回遇见这种事,没忍住就出手教育了一顿,以后肯定三思而后行,求你别再唠叨了。”

    唐宝白他一眼,又把目光转向东方栎:“他们为什么看你不顺眼?”

    可惜东方栎他根本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己和纪家之间的事,太特丢人了,只能无语望青天,无语了一会开口:“就是因为我比他俊。”

    给他这个师兄留点面子。

    自己不顾家人反对娶了纪清莲,最终却被人甩了,这真的太他妈丢脸了。

    看他这样,唐宝也就没再问,暂时憋住了自己对这件事情的好奇心,准备什么时候问刘主任。

    别看刘主任现在一脸正经的模样,给他弄点小酒,等他喝嗨了,你问啥,他说啥。

    刘主任和东方栎还在上班,现在事情解决了,就先回去了。

    唐宝就和吴媛媛道谢:“媛媛,今儿真的是多谢你了,我们送你回家去吧?”

    离殇心里还是对女人有点阴影,平时还真的不爱和女人打交道,可是今儿他在和人打架,后来又被巡逻的公安带到了公安局,她也没有离开,反而是一路跟着。

    现在的小老百姓,心里对公安局这种地方,都会觉得有点发憷。

    离殇也道了声谢:“同学,谢谢了。”

    “没事的,是他们太过分了,听的我都想去打他们了。”吴媛媛笑了笑,露出脸颊边的两个小小的酒窝:“你们也回去吧?我阿爹就在前面的街上卖包子,我去找他就好了。”

    离殇也不在意的点了点头,觉得这姑娘虽然长的不好看,可是这性子还不错。

    唐宝中午去食堂有点晚了,很多菜都冷了,她就只要了一碗冬瓜汤和二两饭拌起来吃了,现在跑来跑去,肚子早就饿了,上前搂着她的胳膊笑:“正好我饿了,想吃你家的包子了,一起走呗?”

    唐宝这样说,吴媛媛也不好意思拒绝,抿嘴一笑:“那行,我们走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