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还以为自己要和纪清染先对上,可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林娟倒是和纪清染对上了。

    下午她们在寝室说话的时候,就有两个中年妇女拿着铺盖什么的进来了。

    郑秀兰年纪大点,就很热情的上前想帮忙。

    可惜人家不给她插手的机会,反而挥了挥手,你一言我一语的埋汰:“里面怎么一股大葱味?真是难闻死了。”

    “就是,这么小的地方,哪是人住的啊?”

    “多用抹布擦几遍……”

    郑秀兰的脸色瞬间一白,她上前帮忙,确实带着点交好纪清染的心思。

    可是她也爱吃煎饼大葱什么的,好吃又实惠。

    当然,吃不惯的人就觉得难以下咽。

    不过她也知道,宿舍里的另外几位同学闻不惯这味,都是在外面吃,或者是窗户边吃的,吃了后自己还会刷牙漱口。

    可是现在被她们这样毫无顾忌的指桑骂槐,郑秀兰实在是又羞又气。

    虽然她很想说什么,可是纪家一看不是好惹的,她没有勇气顶撞。

    前几年的大革命,几乎是压抑了大部分人的性子,生怕招惹上什么事。

    唐宝看着郑秀兰羞窘的样子,心里不忍。

    说真的,这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不管郑秀兰的初衷是什么,可是这也是人之常情。

    唐宝上前,伸手拉着手微微颤抖的郑秀兰来到自己的床铺上坐下,温声道:“秀兰姐,明儿的课程表你还记得吗?我们抽空出去走走?”

    郑秀兰正是不知所措的尴尬时候,唐宝出来给自己解围,心里感动极了,赶紧道:“明儿早上只有一节课,上完课我们就能出去。”

    林娟看见门口走进来的纪清染,冷笑:“这宿舍里只有书香墨水味,你们自然是闻不惯的,你们这辈子只喜欢闻铜臭味。”

    纪清染笑容一滞,随即又笑了笑:“林娟,好久不见了啊,听说明儿是你的生日,到时候我和我弟弟一定上门讨杯薄酒喝。”

    林娟可不领情,毫不客气的道:“不用了,我这小生日而已,不请客。”

    吴媛媛似乎也察觉到寝室里的气氛不对,从自己的床铺上挪到了唐宝的身边坐下。

    方彬彬机灵的眼神在她们之间转了转,自己坐在位置上拿起本书开始看。

    纪清染听到林娟的拒绝也不恼。

    应该是说表面上不动声色,还笑了笑:“是吗?那宋大哥要结婚了,他的婚礼你会去吗?据说新娘子也是医药世家,这宋霏霏的身子就是靠着新娘子的妈妈这才能活到现在,你这来学医也是为了霏霏吧?”

    林娟捏着拳头,这才能保持自己的冷静,一脸骄傲的看着她:“不,我为的是服务人民群众。”

    纪清染这个时候褪去了娇柔的神色,呲笑一声:“那就好。”

    随即把眼神落在唐宝的身上,虽然是第一回见到唐宝,可是她却一眼就觉得这个神色镇定的姑娘应该是唐宝,勾唇一笑:“明儿我请大家吃午饭吧?以后我们好好相处啊!”

    林娟率先冷笑:“不好意思,我没空。”

    唐宝很自然的接口:“不好意思,我要出去买东西,心领了。”

    郑秀兰就算先前是想和她好好相处,现在被她们这样一闹,也没心思了,低着头淡淡的道:“不好意思,我要和唐宝去买东西。”

    吴媛媛和方彬彬也用同样的借口拒绝了。

    除了唐宝才来一个多月,她们之间去年已经相处磨合了半个学期,一直以来都受到林娟的照顾,虽然她说话一直不好听,可是大家都已经磨合的差不多了。

    现在纪清染看着就不是一般人,可是她们还真的不乐意和她打交道。

    纪清染没想到她们这么不给自己面子,微微皱了皱眉,开口道:“既然中午没空,那就明晚上吧?”

    林娟听到自己的室友都拒绝她的邀请,心里就舒坦了,闻言哼了哼:“不巧,明晚上她们也没空,要去和我一起过生日。”

    纪清染心里本来就看不上她们,现在自己请客,她们还不识抬举,自然是很不满,冷笑:“你就不怕搞砸你的生日宴会?”

    随即,美眸一转,不屑的看了看这寝室的环境,皱眉道:“这是人住的地方吗?让司机来接送就好了,我不想住这里。”

    两个中年妇女赶紧点头:“是,这里乱糟糟的,还没家里的厕所大,确实不能住人。”

    “就是,这样的地方二小姐您怎么睡,我们这就收拾东西。”

    她们来的突然,走的也很利索,方彬彬看见她们离开了,这才好奇的问:“林娟,她是什么人啊?”

    林娟扯唇冷笑:“她父亲是军区医院的内科主任,她母亲是市委里的部长,家里有钱有权,自然是看不上我们这里了。”

    虽然她的家境很不错,可是方彬彬她们都觉得自己也用不上人家,这也不必要委屈自己去讨好她。

    反倒是唐宝在琢磨纪清染的话,觉得她说的宋家,该不会是朱玉怡未来婆家吧?

    可是心里又觉得不会这么巧。

    林娟在第二天的下午就回去了,还说会让一个叫欧阳航的来带她们。

    唐宝她们四个人凑了钱买了一套医书,下午三点多,一下课就回来梳妆打扮,都拿出自己压箱底的好衣服。

    下午四点钟的时候,她们下楼,就看见等在女宿舍门口的男青年。

    他看见唐宝,猛的瞪大了眼睛,指着她一脸激动的道:“你怎么在这?我来了好几回,怎么就没遇上你?”

    这女生寝室他们是进不去的,他家和林家近,很多时候,林娟都是坐他的车来回的。

    唐宝看见他心里也是一个咯噔,暗想:真是冤家路窄,自己怎么就遇上了他?

    当初在树林里遇见他,自己就遇上了脏东西,她是真的不想和这些神神叨叨的神棍打交道,怕被他们看出自己的秘密。

    好吧,她还不知道,他那个时候已经把她当成狐狸精了。

    唐宝面不改色的对他笑了笑:“我就是这里的学生,不在这在哪?再说我们现在不就是遇上了吗?”

    欧阳航还是觉得她身上不对劲,就问:“那护身符你还带着吗?”

    “带着啊!”唐宝从口袋里掏出红布包给他看了一下:“你现在看我没啥不对吧?”

    欧阳航见她带着自己的符咒,心里就确定她不是妖了,反而怀疑她是不是被妖给缠上了,这才沾染了些许妖气,皱眉道:“你哪天有空,去我家让我爷爷摸骨吧?”

    唐宝犹豫了一下,心里明明是不想和神棍打交道的,可是潜意识里,却莫名觉得自己该去一趟,点头道:“那行,就这星期天吧?”

    吴媛媛她们有些听不明白他们这是在打什么哑谜,不过当着他的面也不好多说,想着等下再问问唐宝。

    欧阳航点了点头,很快就领着她们来到了停车场,开着自己的小轿车,带着她们来到了林家。

    虽然从一开始,大家就猜到了林娟的家境不错,可是等来到林家的时候,还是大吃一惊。

    外面的两边几乎是停满了车子,还有高高的铁栅栏,盘绕着荆棘,缕空浮雕的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屋瓦,连续的拱门和回廊,挑高大面窗的客厅,文雅精巧不乏舒适。

    门廊、门厅向南北舒展,客厅、卧室等设置低窗和六角形观景凸窗,餐厅南北相通,室内室外情景交融。

    里面是白色大理石铺成的地砖,墙壁上是明亮如镜子的瓷砖,头顶上是华丽的水晶垂钻吊灯,还有看着就很奢华的皮沙发,精美的细雕书橱……

    还有穿着笔挺西装的男人们,披着各种颜色的呢大衣的女人们,都是欢声笑语不断。

    别说郑秀兰她们有点手足无措,就连唐宝都以为自己回到了上辈子,而不是在七十年代。

    平时喜欢穿着黑色和素色的林娟,今儿穿着红色的呢大衣,黑色的裤子和黑色的靴子,长发披肩,亲自把她们迎到自己的房间,难得温柔的道:“你们不要拘束,我是真的把你们当成好朋友的,今儿谢谢你们能来。”

    唐宝她们都说了声:“生日快乐!”

    郑秀兰又把手里的医学集递给她,才有点紧张的道:“来的人好多啊,要是坐不下,要不我们就先回去?”

    林娟瞪了她一眼:“不准,我去年就想请你们过来,今儿好不容易来了,晚上都给我吃好喝好。”

    她看着她们都有点拘谨的模样,哦,不对,唐宝还是很镇定的,就很干脆的道:“唐宝,等下你们就和欧阳他们坐在一起,都是学校里的,也有话说。”

    唐宝笑着点了点头:“好,你放心去忙你的,我们肯定会吃好喝好。”

    又摇了摇头,带着点俏皮的道:“不,我们会吃不完兜着走。”

    外面有人在喊林娟。林娟就让她们先四处走走,自己才过去。

    今儿的天气好,外面院子里都是人,也有人开始从外面抬进来桌子,很快就放了八个冷盘,还有碗筷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