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儿的天气好,外面院子里也都是互相寒暄的人,欢声笑语不断。

    此时天色已暗,很多灯亮起来照亮的院子如同白昼。

    也有饭店里的一些服务员开始从外面抬进来桌子,很快就放了八个冷盘,还有碗筷这些。

    一楼的大厅里摆了六张八仙桌,外面的院子的两边也摆了八桌圆桌。

    欧阳航可能是被林娟叮嘱过了,也带着三个男孩子过来招呼唐宝她们坐在外面的圆桌上,笑着道:“今儿是八珍楼请来的厨师,我们有口福了;里面挤得慌,我们坐在外面透气些。”

    又给她们介绍自己身边的三个朋友,年轻男女很快就能说上话了,闲聊几句,林娟的父母就笑盈盈的出来招呼大家开吃了,此时热菜也上桌了。

    大厨的手艺真的很不错,菜色也很丰盛,唐宝她们也都胃口大开。

    他们才开吃没多久,外面又来了两个年轻人。

    年过五十,却还是一身儒雅的林振华亲自迎上去,伸手和东方栎握手,笑着寒暄:“真是贵客,快里面请,我们边吃边聊。”

    东方栎身边的离殇四处一张望,就看见了在埋头大吃的唐宝,对东方栎说了声。

    “林叔你客气了,你不用招呼我们,我和我兄弟,就和我家小师妹坐一起就好了。”东方栎说完,把一袋子礼物递给走出来的林娟,笑了笑:“林娟,生日快乐。”

    林娟笑着道谢,她倒是也认识离殇,心里好奇他怎么会和东方栎熟悉,对他点了点头,又好奇的问:“东方大哥什么时候有了小师妹?”

    “你不知道?”东方栎看他们父女都一脸好奇,笑着道:“就是和你同一寝室的唐宝啊?”

    林娟惊讶的看着他:“唐宝?”

    林振华笑了笑:“哈哈哈,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娟娟你可要和唐同学搞好关系,多学着点。”

    刘主任的名号太响亮,而且他的大弟子现在很有出息,在前线历练;二弟子现在虽然名声不显,可是现在却跟在刘主任身边学医。

    再者,林父觉得刘主任这又悄无声息的收了个小徒弟,他心里可不会觉得这小徒弟是普通人。

    他本来还觉得自己女儿请来的同学会和他们这边的宴会格格不入,没成想人不可貌相,还会有刘主任的徒弟也在其中。

    而且这而且东方家现在也是越来越好了,自己倒是乐意女儿嫁到东方家。

    虽然东方栎已经娶过老婆,现在也算是二婚,可是这男人年纪大点也没关系,反而更会疼人……

    唐宝很久没吃到新鲜的鲈鱼了,那鲜美的味道可真的是让她恨不得独吞。

    看见来到自己身边坐下的两人愣了愣:“你们怎么来了?”

    东方栎和欧阳航他们打了个招呼,听到唐宝的话,挑眉:“怎么?看我们不顺眼?”

    “不是,”唐宝凑近他们,示意他们看着前面被围观的林娟,低声道:“我觉得这像是林家挑女婿的节奏,难不成你们这是对她有啥想法?有的话就告诉我,这近水楼台先得月,我会做好红娘该做的事情。”

    离殇已经拿起筷子开吃,才懒得听唐宝这废话。

    东方栎瞪了她一眼:“你胡说什么呢?我家和林娟的大嫂也算是亲戚。”

    唐宝正想说什么,就看见门口又有人进来了,这回进来的还是老熟人,纪清染和一个貌美女子,两人站在一起有七八分像,不过年纪大点的那个,眼里多了点妩媚。

    唐宝他们的桌子就在大门边不远,按说他们的位置也不算显眼,可是说不准他们心有灵犀一点通,进来姐妹俩的眼神就落在了他们这一桌。

    东方栎看见她们姐妹起,就埋头吃菜,就像是什么也比不上自己面前的鸡肉。

    纪家姐妹容貌出色,在场很多人的眼神,特别是男青年的眼神,都忍不住落在她们这姐妹花的身上,更有认识的男青年起身和她们打招呼。

    纪清染的眼神挑衅的对来到自己面前的林娟的身上,矜持的开口:“生日快乐,林娟,我们是同学,我们这才贸然前来,希望你不要介意啊。”

    “就是,你们以后多多亲近,一起学习。”纪清莲笑盈盈的递上礼物:“生日快乐啊!”

    虽然没有请她们,可是这既然来了,也不可能把客人往外赶,林娟脸上带着礼貌的笑容,请她们去一边坐下。

    纪清染却开口道:“不用了,我看见宿舍里的同学了,我们就坐一起吧!你不用招呼我们了,去忙你的吧!”

    说完,拉着自家姐姐就来到这圆桌边,巧笑靓兮的道:“打搅了,我们可以坐在这边吧?”

    三个年轻男子赶紧点头,殷勤的去拿凳子和干净的碗筷,本来能坐十个人的圆桌,这挤一点也能坐下十一个人。

    纪家姐妹就坐在东方栎他们的对面,可是他们几个就像是饿死鬼投胎一样,筷子不停,边上的几个男人又在那不停的问东问西献殷勤,这让姐妹俩都很不满。

    菜一道道的上的很快,空盘子就随即撤下,哪怕他们胃口都很不错,也都觉得吃有点撑了。

    林家夫妇笑得很和气的带着女儿一桌桌的敬酒,唐宝他们是最后一桌,林家夫妇笑着说了几句招待不周的场面话,就看见门口又有三个男女进来了。

    一对男女穿着军装,俊男美女,格外的英姿飒飒,还有个男人站在他们身边,只能算是五官端正。

    林娟看见他们的时候,就站在唐宝的身边,似乎一慌,退后一步的时候脚下一软,整个人就往后倒去。

    她也知道自己失态了,哪怕惊慌也不敢张口喊,免得让人看笑话。

    这个时候,对面的纪清染却惊慌的大喊起来:“哎呦,林娟你小心点。”

    军装的男人一进来,眼神就落在他们这边,看见林娟往后倒去,明知道自己过来也来不及了,可是这人却还是忍不住这边过来。

    五官端正的男子却快速的拉住他的胳膊,不让他动弹,温和的开口:“阿月。”

    南宫月快步往林娟的方向走。

    与此同时,唐宝快速的起身,揽住林娟纤细的腰肢,一脸歉意的道:“对不住,是我不小心伸腿绊倒你了。”

    林娟心里明白,唐宝这是给自己台阶下,给自己的失态找了借口,感激的对她笑了笑:“谢谢你。”

    她平时不怎么爱笑,这一笑,真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

    细腻白净的鹅蛋脸上柳眉如弯月,芙蓉面颊,樱桃小唇,特别是那一双丹凤眼,柔中带媚,一笑冰雪消融,春暖花开。

    唐宝也笑了笑,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就看见一身军装的南宫月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她身上浓郁的灵气。

    这一刻,唐宝都觉得自己快要兴奋的跳起来了。

    不过,她也很快反应过来,自己想要得到她身上的东西怕是不大容易,毕竟人家能贴身带着,就表示对这东西的看重。

    南宫月走过来把手里的东西递给林娟:“娟娟,生日快乐,你哥哥这回给你准备了礼物,是个手机哦,这样你就可以在外面随时给家里打电话了。”

    大家听着都有点懵懂不解,想象不出来手机是什么样子的。

    可是唐宝却惊讶的看着林娟手里的盒子,里面是个黑色的‘大哥大’个头也确实不小,就是最早的通讯工具。

    可是唐宝觉得自己要是没记错的话,上辈子这大哥大是在1987年后才多了起来,可是现在却早了十几年就出现了。

    她怀疑华国除了自己也有人重生。

    毕竟先前她也仔细的留意过华国的大致状况,风雨飘摇的年代,革命结束的时间前后都差不多,可是十年大革命这里却开始变化了,少了几年动乱时期自然是好事,可是她又担心会不会是人为的改变。

    现在就连手机都出来了,那这改变也太大了吧?

    莫非这林娟的哥哥就是理科男?或者是重生的科学家?

    客人们原本都在窃窃私语,暗搓搓的瞄着宋团长来这边是为了什么,以前就听说宋家和林家有结亲的意向,可是最终却是无疾而终。

    按说现在这年代,可不会是结不成夫妻,还能做朋友的年代。

    而且林家举办这生日宴会,为的就是给女儿找婆家。

    现在这前男友上门是准备闹哪样?

    不过这些心思,都在看见‘手机’的时候全都不见了,眼睛里只看到了‘手机’的纯在。

    南宫月把大哥大手机给了边上的东方栎,简单的告诉他操作方法。

    东方栎就给自己的大师兄打电话了,嘟嘟嘟的响了几声,那边就接起来了。

    现在这手机的缺点是保密性不强,声音也打,边上的人都能听到那边男人有点严肃的声音:“你好,哪位?”

    “嘿嘿,大师兄,是我啊,你啥时候回来?老师又收了个小师妹,聪明伶俐,和你一样考了第一名……”

    唐宝听到他在吹嘘自己,却成功的让纪家姐妹那带着恨意的眼神盯着自己。

    她觉得这火热的眼神让自己有点受不住,自己就去里面找厕所了。

    一楼的厕所有人,林母恰好遇见她找厕所,赶紧道:“楼上娟娟的房间里就有厕所,你去楼上吧?”

    唐宝上楼解决了五谷轮回,想要出去的时候,就听到了开门声和关门声,让后就是男女的说话声。

    她不是故意偷听,可是外面林娟的声音又恢复了清冷:“宋霄,你都要结婚了,以后不要来我家。”

    “娟,我喜欢你,你不要和别人结婚好不好?”男人的声音带着点低哑,还带着点伤心:“我不许你嫁给别人。”

    “我不会做让我父母蒙羞的事情,”林娟瞪着他:“我年纪也大了,很快就会结婚,请你不要打搅我的生活。”

    “娟,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是朱家逼着我,我就算是和朱玉怡结婚,我也不会碰她一下,要不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唐宝本来是想捂住自己耳朵的,可是听到朱玉怡的名字,把她的好奇心都给勾了起来,竖着耳朵听外面两人的说话声。

    林娟苦涩的笑了笑:“晓霄,别说了,我绝不允许自己做破坏别人婚姻的第三者,我们之间没有以后。

    再说你妹妹的身体离不开朱家,你说这话不像是个有担当的男人。”

    “我知道我这样做不地道,可是朱家就因为霏霏她有心脏病,逼着我娶她,他们没在乎我的感受,我……”

    唐宝听的有点懵,孟恋蝶她们母女在自己面前说起过两家的婚事,那语气里明显是带着满意的,她还以为两家之间是钱和权的结合,没想到却是朱家强求来的。

    说真的,朱玉怡长的也算漂亮,唐宝觉得凭着她的容貌和家世,多的是男青年喜欢,怎么就想不开,非要掉在宋家?

    要是朱玉怡在这里,肯定会告诉唐宝,就算是宋霄一开始不喜欢自己,可是凭着的容貌心计,她就不信拿不下他。

    再者,现在华国有大领导,下面有两位领导,在下面就是十多位首长了,自己能挑到宋家也不容易的好伐。

    就是因为宋霏霏先天不足,而且心脏也有毛病,一直要靠着朱家的药材调养身子,这才能活到现在,朱家这才敢开口。

    宋家父母只有一双儿女,宋夫人当初担心在战场上的男人,后来又听到自家男人是噩耗,这才思虑过甚,引起的早产。

    偏偏女儿又美丽又懂事,宋家人都很疼爱她,哪怕是有一分希望,也是想女儿好好活下去。

    朱家有几个方子就是能调养宋霏霏的身子,这也是宋家答应这门婚事的原因。

    林娟看着他摇头:“别说了,请你离开吧?要是被别人发现你在我这就不好了,就算是你无所谓,我还想留点脸呢。”

    宋霄着上前握住她纤细的肩膀,带着点哀求的看着她:“娟,你就再等我半年好不好?朱家这一回已经研究出几幅针对霏霏身体的药方,霏霏的身体真的很快就能好的。”

    “你别自欺欺人了,中药对于她的病症不可能治愈,动手术的危险又太高。”林娟想挣脱,可是却挣脱不了男人的手,怒道:“松开,我要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