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宋霄干脆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愤怒又不甘的看着她:“我绝不让你下去见别的男人,我还没死呢,你别想离开我!”

    林娟鼻子一酸,眼泪就落了下来:“晓霄,我可以不顾自己的名声,可是我不能让我父母失望,不忍心让林家蒙羞……”

    宋霄其实明白她的意思,就像是自己不忍心让妹妹死去一样,她也不忍心让林家被人指点。

    可是他是真的爱她,是一见钟情,刻骨铭心,两人相恋已经五年了,可是如今却进退两难。

    他只要一想到她会嫁给别的男人,心里就有杀人的冲动,哪怕他心里也知道,自己上门会被有心人猜忌,可是他的心里很阴暗的想,这样也好,别人顾着自己的身份,想娶她也要掂量掂量。

    他也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够光明磊落,可是他一想到她要离开自己,就如同自己的心肝都被掏空了。

    同样,他也舍不得自己看着长大的妹妹离开人世……

    唐宝弯着腰在里面听这男人霸道的话,觉得他太啰嗦了,还不如来点实际行动呢?

    比如说搂着她亲一口什么的,那样自己就会觉得自己这躲了半天比较有意义。

    哎,自己等下可怎么出去?

    为了不被他们误会自己,也免得他们害羞,她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只能继续呆在里面,等着他们离开后,自己才能离开。

    可是,外面的男人还在恳求林娟不要嫁人,一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

    就连唐宝都替他们操心,就不怕被人堵个正着吗?

    或许唐宝有点乌鸦嘴的潜质,她才这么一想,外面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还有纪清染的说话声:“……今儿是林娟的生日,她怎么能躲清闲呢?”

    林娟猛的推开搂着自己的男人,惊慌失措的低语:“你赶紧躲一躲,千万不能让她们发现你在这。”

    宋霄心里的恶魔在叫嚣:只要你搂着她,别人看见了,她就嫁不出去了。

    可是,他的心里还是不忍心自己心爱的姑娘被人指指点点,想到厕所里有窗户,这里只是二楼,自己跳下去也没事,万分不甘心的松开她,自己快速的窜进厕所里。

    厕所里的唐宝看着自己面前消瘦冷厉的男人,五官没有多出色,只能算是周正,可是那眼神却像是刀子一样,此时深深的盯着自己,似乎在琢磨着怎么把自己杀人灭口。

    唐宝发誓,她脖子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觉得阎王爷已经倒好茶在等着自己了。

    未防自己的小命就在这交代了,她低声道:“我是林娟的好朋友,我能给你妹妹治病。”

    宋霄冷眼看着她,眉一挑,像是在怀疑她话里的真假。

    唐宝脑海里涌出一句话:好奇心害死人。

    她看着男人阴郁的眉眼,倨傲的下颚,黑眸幽深,薄唇微抿,浑身气势强大凌厉,犹如冬夜里最凛冽的寒风,犹如荒外的孤狼,让人往而生畏,哪怕外貌不算十分出色,气势十足的让人不敢忽视。

    完全想象不出,他前几秒钟还对着林娟痴情的模样。

    这个时候,外面的门已经被打开,纪家姐妹和几个年轻男女走了进来,看着坐在梳妆台前补妆的林娟,笑着道:“林娟你已经够好看了,怎么一个人在这呢?”

    纪清染的沿着屋子走动,房子里摆着沙发和床,还有两个柜子和一对皮箱,还有梳妆台。

    能躲人的就只有柜子里或者是厕所里。

    纪家姐妹相视一眼,纪清莲就指着自己衣服上的污渍,一脸不好意思的道:“本来想挤着进去看手机的,虽知道不小心被人倒了菜汤,你这外套借给我换一下吧?明儿我就给你送回来。”

    话说到这份上,林娟自然是不能拒绝,自己起身来到衣柜面前打开柜子:“你自己挑就是。”

    里面挂着好几个颜色的呢大衣,还有叠的整整齐齐的衣裤,明显是躲不了人的。

    纪清染趁着姐姐和她在挑衣服,自己低头借着系鞋带的功夫,快速的看了看床底,底下空荡荡的。

    她就又来到另一个衣柜面前,快速的打开衣柜,笑着道:“林娟你有好多新衣服,也让我们开开眼界吧?”

    看着里面都是夏天的衣服什么的,又赶紧关上,笑嘻嘻的道:“真羡慕你,有这么多好看的衣服,我还是别看了,免得看了喜欢的睡不着觉。”

    林娟心里明白她们姐妹的目的是什么,她也听说纪家算是刘国栋刘首长那边的人,想来是想趁机让宋霄出事,她现在心里也很担心她们下一个目标就是房间里面的梳洗间。

    可是现在这情况,她还不能翻脸,也不能赶着她们离开,要不自己就是做贼心虚。

    而且,既然是她们有准备的前来,她心里担心宋霄就算是从窗外跳下去,估摸着下面也会有人在等着,可是他在自己的梳洗间里,被人撞见也会让大家议论纷纷。

    这一刻,她的脑子几乎是一片空白,这进退两难的境地,让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我想去梳洗间一下。”有一个男青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却是快速的走向厕所,伸手就去推门。

    “啊,你神经病啊!进来不会敲门吗?”唐宝正在系皮带,看见男人进来,上前抬脚就踢,一脸愤怒的道:“王○八○蛋,让你偷看,让你耍流氓,看老娘今儿不打死你……”

    出来的是唐宝,不仅是纪家姐妹,就连林娟也愣住了。

    挨揍的年轻人觉得自己冤枉死了,自己进去的时候,她已经穿好裤子了,自己又没看到什么不该看的,这下真是有苦说不出,一边躲,一边哀嚎:“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什么都没看见。”

    唐宝得理不饶人,气势汹汹的揍他:“你还想看见什么?混蛋,你给我说明白,你到底看见什么了!”

    在两人从梳洗间里出来后,梳洗间的门也没有关,里面也是一目了然,什么人也没有。

    纪家姐妹相视一眼,楼下没有传来动静,那就是没有人跳下去,难不成宋霄真的不在?

    林娟闪了闪神,自己才在一边道歉:“对不起,我这和纪大小姐说话,倒是忘记唐宝你在里面了,真的对不起。”

    唐宝见好就收,双手叉腰,一副母老虎的模样,看着被自己揍了一顿的男青年,凶巴巴的道:“看什么看,再看就把你眼珠挖出来,给我滚出去。”

    又瞪着林娟道:“你说对不起就好了,要是他早进去几秒,我就不用活了,你是不是故意想看我笑话的?我真的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外面林娟的哥哥和嫂子也脸色凝重的进来,说真的,他们是真的不想宋霄过来的,可是在外面碰见他的时候,劝他回去,他也不肯回去,表示他只想和林娟说五分钟的话就走,绝对不会捣乱。

    林志杰这才让他一起进来,还拿出科学院研发出来的手机,来引起大家的注意力,让他们可以抽空说几句话。

    可是没想到这手机的魅力太大,不仅是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力,就连他们也被人围住问个不停,反倒是给了别人可趁之机。

    现在他们在楼下听到动静,心里担心极了。

    今儿来的客人大都是自家爸妈精挑细选出来的好人家,可是这生日宴上要是传出林娟不检点的话,那以后她想嫁个如意郎君就很难了。

    林志杰进来看见自己妹妹和面生的姑娘在吵架,不,应该说是自家妹妹被人训,却没有宋霄的出现,心里就松了口气,对自己的老婆使了个眼色。

    南宫月上前请房间里的男女去客厅说话,还把房间里面的事情打听清楚,这才亲自陪着他们下楼,对着听到楼上动静,好奇的大家很大方的笑了笑:“就是同学之间拌嘴了,没事。”

    可是那位被揍的男青年的亲妈,看见了儿子被揍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不甘心的道:“就算是拌嘴了,也不能把我儿子打成这样啊,是谁打的?”

    受伤的男青年一脸郁闷,赶紧拉着自家妈低声道:“哎呦,你别问了,我们先回家吧?”

    人家亲妈自然不干,怒道:“回家干嘛?我自己都舍不得对你动手,这事必须要有个交代。”

    林娟的父母也过来了,看着儿媳妇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南宫月一脸的迟疑,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这……”

    边上的另一个男青年忍不住笑了:“这不怪谁,只怪向伟自己莽撞,进梳洗间之前也不打个招呼,差点看见人家姑娘……”

    听热闹的群众都瞄了男青年一眼,觉得活该被揍。

    男青年的亲妈也愣了愣,见自己儿子垂头丧气的不反驳,就知道他这是理亏。

    可是当妈的自然偏心自己的儿子,不满的嘀咕:“那也不该下这么重的手,谁让她不锁好门的?”

    南宫月这个时候叹了口气:“问题是那是我小姑子房间的洗手间,她同学脸皮薄,现在还在责怪我小姑子呢?”

    这下,亲妈变成后妈了,抬手就用力打了自己儿子几下,骂道:“你,被人打死也活该,谁让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