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听到他们都下楼的声音,自己赶紧上前把房门给反锁了,这才开口道:“出来吧!”

    先前的时候,宋霄也反应过来,楼下怕是有埋伏。

    可是这巴掌大的地方也无处可藏,唐宝就干脆让他躲到了门后。

    这只能试试运气,果然大家都是灯下黑,注意力都在揍人的唐宝身上了,都没去留意门后的情况。

    当然,主要是现在的年代还比较保守,大家都想不到唐宝会这么大胆。

    宋霄一出来,林志杰就上前,对着他的下颚一拳挥过去,怒道:“这下你满意了?”

    要不是他非要进来,事情也不会弄到这地步,自己差点就害了自己的妹妹,这让他都忍不住自己想揍他的冲动。

    宋霄完全能躲开他的攻击,可是他却动也不动,疼痛让他忍不住嘶了一声,低声道:“是我大意了,没想到他们会盯的这么紧。”

    随即来到唐宝面前,眼神凌厉的盯着她:“你……”

    他的眼神太凶狠凌厉,林娟下意识的拦到唐宝面前,瞪着他道:“你凶什么凶?恩将仇报!”

    宋霄嘴角抽了抽,像他这样的人,哪怕是年纪还不大,可是经历的却不小,对于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他自然是怀疑她接近自己或者是林娟,或者是林家是不是别有用意。

    当然,他最关心的还是先前唐宝说能救自己妹妹的事情。

    他眯了眯眼,看着唐宝郑重的道:“要是你能治好我妹妹,那么,有什么条件都好商量。”

    唐宝低调的时候可以很低调,可是现在该高调的时候,自然也可以很高调:“你可以去打听一下,去年的时候,我和刘老师在特种兵军区,去年十月底到十一月初,朱玉怡和赵美香她们都花钱和我学针灸,还有,赵琪琪的身体就是我调养的。”

    又看着他道:“不过,我也要看见过病人才能确诊,要是心脏有问题,中药只能温养身体,想要彻底根除,那还是得开刀。”

    宋霄眼神一深:“你说的是真的?”

    唐宝还没说什么,林娟不满的瞪着他:“唐宝是刘主任收的弟子,怎么可能骗你!先前你没听见东方大哥在楼下说的话吗?再说了,要是不相信,你自己去查就是了。”

    唐宝心里很明白,林娟这样说,不仅是为了护着自己,更多的是把自己的身份交代清楚了。

    宋霄也反应过来,自己才进门的时候,确实是听到了东方栎的话,可是在他的心里,今儿来的男人都是想和他抢老婆的,自然是没有多留意他的话。

    他神色缓了下来,看着唐宝道:“那可否请你明儿去我家,看看我妹妹?”

    唐宝答应的很干脆:“可以,明儿早上我九点之后就没课了,你把地址给我就行。”

    宋霄点了点头,脸色和语气也温和起来:“娟娟,你把我家的地址给她,我先回去了,生日快乐。”

    林志杰带着他先去自己的房间,让唐宝和林娟先下去,等下自己和宋霄再悄悄的离开。

    唐宝对大哥大的出现也很有兴趣,可是等她拿到手,察觉那沉甸甸的重量,觉得这东西砸人很好,厚实笨重。

    当然,她也不会给顾行谨打电话,这要是他以为自己在寝室打电话,说些亲密的话,被人听到就不好了。

    而且她也不会准备买这东西,现在的价格肯定很贵,而且还有天价的入网费什么的,自己肯定吃不消。

    有钱宁愿买房,说不准一个手机的价格,她就能两套房子了。

    寝室里的人,除了吴媛媛之外,都不知道唐宝还有这么厉害的老师,毕竟刘主任那‘留一半’的大名,在医学院里是赫赫有名,回到寝室后都围着唐宝好奇的问。

    方彬彬一脸羡慕的看着她:“唐宝,你有这么厉害的老师,难怪你能考第一名,这是名师出高徒。”

    “这都是缘分。”唐宝有点囧,自己当初认这老师,是为了来到京都也好有个照应,要说教导什么的,那还是在基地医院的时候,为着王英姿和赵琪琪的病情,他们还经常在一起研究,现在就算是见面,也是吃个饭,说说话什么的。

    郑秀兰也很好奇的问:“那你以后是不是也能留在京都的军区医院?”

    现在是拥军的年代,这第一军区医院,就是一块金光闪闪的招牌,也是学医的人都想去的好地方。

    不过,那里面的待遇虽然好,可是招医生的条件却也很严格,像郑秀兰她们都是想都不敢想的。

    唐宝很坚决的摇头:“不要,我家里开了诊所,我要么回家帮忙,要么就跟着爱人随军。”

    吴媛媛倒是有点羡慕:“那你回家也挺好的,能和家里人在一起,不过你爱人的家里父母能答应吗?”

    “我的小叔子他们都住在我家呢?”唐宝不想把顾行谨的身世和她们细说,很干脆的道:“我们两家就和一家子一样。”

    郑秀兰又好奇的问:“唐宝,你老师或者你师兄会来我们学校上课吗?”

    唐宝还真的知道:“会的,下个月我老师就会过来代课。”

    “那可真是太好了,刘主任当初……”

    唐宝被迫听了她们夸刘主任的光荣事迹,也算是了解了自己老师的生平。

    林娟是第二天早上才从家里过来的,早上一节课主要讲各个系统疾病(循环,呼吸,消化,肾病,内分泌,血液,风湿等)的病因,诊断,治疗等,下课后老师走了,大家又开始讨论各种病因。

    林娟却一下课就拉着唐宝离开,低声道:“唐宝,我陪你过去吧?”

    “好啊!”唐宝要去给人看病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多,她就干脆让吴媛媛把自己的书包带回去,自己就跟着林娟离开了。

    医学院的外面有吉普车在等着,林娟和司机说了一声,车子就稳稳的开了。

    唐宝好奇的问:“你哥哥昨儿送你的手机是不是很贵?我听说京都有友谊商店,里面都是外国进来的好东西,电冰箱电风扇洗衣机都有是不是?还要外汇劵才能买是吗?”

    “不是,”林娟也带着点喜悦的道:“那是我哥他们研究出来的,我哥是电子研究所里的人,是不是很厉害?”

    唐宝露出崇拜的模样:“是,那你哥哥真的好厉害啊,他是负责人吗?你们家也很美,你家是部队上的吗?”

    “那倒不是……”林娟倒也不见外,和她说起自家的情况。

    原来林娟还真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儿,她的爸爸是市委里的科长,妈妈本来是商店里的负责人,去年改革开放的新政策一出,她妈妈就辞了铁饭碗,是华国第一批下海做生意的,现在就开着电器城。

    至于大哥是在电子工程研究所,大嫂是广播局里的副台长,也准备退下来准备生孩子,还要帮衬家里。

    唐宝把林家的事情打听的一清二楚,知道南宫月结婚后五年还没孩子,心里就稳定下来了。

    就算是宋家不成,有想生孩子的南宫月在,自己完全不担心东西不到手。

    至于她现在去宋家,纯粹是为了不让朱家太得意。

    现在朱家有钱了,想找个有权的,就不顾宋霄不想娶她,也要嫁到宋家,唐宝必须不能让她如意。

    林娟却没想到唐宝和朱家之间有恩怨,而是一脸感激的看着她:“昨儿真是多谢你了,要不我也没脸见人了。”

    话既然说到这,唐宝也顺口问了一声:“我昨儿不是故意偷听的,是你妈妈让我去楼上厕所的。”

    林娟想到自己和他说的话被她听到了,也有点脸红,却没有迁怒:“我知道,我妈后来和我说了。”

    “你们之间认识很多年了吗?”

    “是啊,五年多了,前年过年的时候都住备订婚了,可是……”她生怕唐宝以为自己是第三者,倒是把自己和他的事情说了一遍。

    等来到宋家的时候,还没进大门,唐宝就看到大门口配着枪支的警卫员,还有一栋栋的类似四合院的房子,就知道这边应该是领导们的住所,这倒是让她有点紧张起来。

    宋家的司机是个熟面孔,又是宋家的车,这才能顺利进去。

    宋母个子比较娇小,看见她们来了,很是温和亲切的开口:“娟娟,你好久没来了,伯母都想你了。”

    又看着唐宝道:“这位就是唐医生吧?麻烦你来这一趟了,请坐。”

    昨儿宋霄一回来,就赶紧和宋父去查唐宝的事情。

    唐宝在基地那边的事情也很好查,他们确定这消息的时候,都很兴奋。

    毕竟,谁也不愿意被人威胁。

    林娟把路上买来的一些水果放在桌子上,浅浅一笑:“最近家里事情多,霏霏好点了吗?”唐宝笑了笑:“我还是先去看看病人吧?”

    看到宋霏霏的时候,第一眼的感觉就是瘦,几乎是和纸片人一样的赵琪琪一样。

    还有她很白,却是带着病态的惨白。

    可是五官却很恰到好处,要是再胖点,肯定很美。

    宋母面对女儿格外的温柔:“霏霏,你娟娟姐姐来看你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