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母面对女儿格外的温柔:“霏霏,你娟娟姐姐来看你了。”

    “娟娟姐,”宋霏霏的脸太瘦,越发显得眼睛很大,也很虚弱的,可是露出的笑容却很甜美,带着几分依恋,还有几分委屈的细语:“我很久没见到你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林娟上前握着她伸向自己的手,笑了笑:“我家里出了点事,这才有一段时间没来了,以后我肯定经常来看你。”

    宋霏霏关心的看着她:“那现在你家没事了吧?又是就让我哥哥去搭把手啊?”

    家里的事情都瞒着她,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哥哥已经要另娶她人的消息。

    林娟也不多说,反而开口道:“这是我朋友,唐宝,她对心脏这方面很有研究,又是刘医生的弟子,让她给你把脉一下好吗?”

    唐宝在边上看着她说了几句话,就有点气息不稳,呼吸重了起来,心里也有了猜测,上前坐在床前的凳子上给她认真把脉。

    宋霏霏见她收回手,这才轻轻的咳了几声,却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脸都红了,喘着粗气勉强的笑了笑:“我没事,我,我就是觉得,自己这身体已经这样了,还不如,请刘主任给我开刀算了。”

    休息了一会,才有力气继续说话:“反正我都已经这样了,还不如给我来个痛快,能好那是最好,不好,也免得我这样拖着。”

    宋母一下子红了眼眶,上前摸着女儿瘦骨嶙峋的手道:“你胡说什么呢?这两个多月换了中药,不是好多了吗?”

    宋霏霏露出惨白无力的笑容,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要不是怕自己死了爹妈会伤心,她真的宁愿自己早点死了,正常人完全不能体会她喘不过气来的难受劲。

    唐宝看见赵琪琪的时候,心里完全没有不忍心的感觉,可是看见这小姑娘干净的笑容,到时候有点不忍心她在这花样年华受到这样的折磨,开口道:“宋夫人,能把她的中药拿来给我瞧瞧吗?”

    宋母赶紧答应了一声,自己亲自去拿药包。

    宋霏霏看见自家妈离开了,这才看着林娟勉强笑了笑:“你和我哥什么时候结婚啊?要是你们结婚了,有了孩子,就算是我不在了,我妈也不会这样难受了。”

    林娟也不敢告诉她真相,只能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低声道:“你肯定会好起来的,唐宝你说是不是?”

    唐宝看着她们道:“她这是先天性二尖瓣狭窄,我先给她开一个星期的中药,再配合针灸,就会让你的身体舒服很多!”

    宋霏霏看着她年纪轻轻的,说出这样斩钉截铁的话,也只是浅浅的笑了笑,心里觉得她这是安慰自己。

    自己这身子,一年比一年差,把药当饭吃,实在是让她自己都已经绝望了。

    拿着药包进来的宋母却是很激动,当然,也带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心态,感激的道:“那就劳你费心了。”

    唐宝自己接过药包一看,里面的药材确实有一半的药材是照着自己给赵琪琪开的药方开的,她也不隐瞒的把事情和她们说了:“要是两位能信得过我,那就开药,再给她针灸。”

    宋母微微一沉吟,想到自己昨儿听到男人和儿子说的话,也点头答应:“那行,这边附近有几个中医馆,里面一般的药材都有。”

    唐宝现在不能从自己的空间里拿药,只能是开了方子,让人去抓药。

    又让她们准备火盆,现在今儿已经是三月初一了,可是宋霏霏的身子却是弱的像是禁不起风雨的幼苗,不能受寒。

    好在,她吃饭的家伙,一包银针随身带着,还有一包银针也落在空间里。

    等到二十八根银针都扎在宋霏霏的身上,宋母心里担心女儿,就站在一边不停的问:“霏霏疼不疼?疼就不要忍着啊?”

    宋霏霏懒洋洋的应了一声:“没事,不难受。”

    约莫二十分钟后,宋霏霏觉得自己的眼皮很重,呢喃道:“我想睡觉。”

    唐宝生怕她睡觉会不安分的翻来翻去,就把银针都收了。

    宋母对她们做了个手势,示意她们跟着自己悄悄的出去。

    离开房间后,宋母才看着唐宝感激的道:“霏霏的觉很浅,难得这个时候想睡觉,唐医生,你真的很厉害。”

    唐宝心想,我这第一天要是不露两手给你们瞧瞧,这能让你们心服口服吗?

    不过这个时候,她还是要和她说清楚:“我给她脉后,觉得她这应该是先天性二尖瓣狭窄,就是胎里带来的毛病,而且随着她的年纪大了起来,这病症也是越来越严重,我现在是能用中药让她身体好一些,可是想要彻底恢复,还是得动手术才行。”

    其实,宋母也知道宋霏霏的身体是要动手术,可是刘主任都说自己只有一半的把握,她怎么也不敢拿自己女儿的命去赌。

    特别是去年刘主任就是因为给他们这边的一个孙子开刀,可是开刀后人却没了,让听到消息的她更是害怕,也不敢下决心。

    此时听到唐宝这话,也只是敷衍道:“这个我先和家里人商量一下,我已经让人准备了午饭,我们先吃饭吧?”

    唐宝自然是不会勉强她们,再者,任何手术都存在风险,她也不能保证刘主任就能顺利的开刀。

    去抓药的人过了一个多小时才回来:“找了好几个地方,才配齐方子上的药材。”

    唐宝她们已经吃了午饭,自己把抓回来的药材都重新包好,这才告辞离开。

    宋母早就让人准备了一千元钱,还有两份罐头,和进口饼干巧克力什么的递给她们,笑着道:“唐医生,那明儿我什么时候让小姚去接你?”

    唐宝想了想自己的课程:“那明儿午后十一点半我在校门口等他。”

    随即接过她手里的那一袋吃的,却没有收钱,笑着道:“至于这钱不急,等哪天有空我再和宋团长谈一谈。”

    她虽然也很缺钱,可是现在更缺木灵,可是现在林家和宋家之间也不是亲家,她觉得自己还是先探一探林娟的嫂子底细再说。

    再者,林娟的兄嫂已经结婚五年,这肯定想有孩子了,宋霄看着就是个精通谋算的,不可能打听不到自己让贺团长的老婆罗薇怀孕的事情,自己找上门去,总是显得不矜持,她觉得自己还可以等两天,这才好坐地起价。

    宋母听到唐宝不要钱,心里反而一沉,生怕她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可是现在她却不敢不答应,毕竟自己的女儿难得在白天也可以睡这么久。

    她又塞了几回钱,唐宝还是坚定的推辞了。

    她坐上车还觉得自己很心疼,壹仟元钱啊,就这么在自己的面前晃荡,害的自己差点就忍不住想要动手接过来了。

    一边的林娟看见唐宝一脸郁闷的模样,还以为她是在担心宋霏霏的病情,还安慰她:“唐宝,你真的很棒,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唐宝知道她误会了,也不多说,反而是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她那病是有点麻烦。”

    车子稳稳的停在校门口,唐宝和林娟拎着两袋子好吃的下车了,司机小姚还有点腼腆的和唐宝说了声:“唐医生,明儿中午我还是在这等你可以吗?”

    “行,谢谢你送我们回来,你先回去吧。”唐宝和他说完,这才和林娟走近医学院的大门。

    现在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现在的大学生都很珍惜来之不易的大学生涯,大家不是在上课,就是在图书馆,现在门口都没什么人。

    可是,她们路过校门口的门卫室,里面就冲出来了一个人,惊喜的道:“唐宝,你去哪儿了?我等你好久了。”

    唐宝看到是赵美香喊自己,瞬间明白了她的来意,一脸冷淡的道:“你找我有事?”

    “那个,我,我,”赵美香心里很不满唐宝的态度,可是想到自己已经和人在联系,唐宝现在能在自己面前摆架子,再过些日子,自己就能让她落在自己的手里,自己一定会让她生不如死。

    这样一想,现在对她低头也不觉得太难受了,低声下气的道:“旗旗已经转到这边军区第一医院来了,过三天就可以开刀了,想请你再去给她把把脉,你看可以吗?”

    唐宝皱着眉,一脸冷漠的开口:“我现在还要读书,没什么空跑来跑去。”

    赵美香几乎是要被她气吐血,让她去给自己的女儿把脉就没空,去买吃的东西就有空,真是好想把她揍一顿解解气。

    可是去年过年她就被自己的亲妈说了一顿,再者赵家医院现在多出了中医科,只要自己的女儿能没事,不仅是中医,还有西医都是有利的,虽然说是来京都找刘主任主刀,可是他们赵家医院的医生也来了几个,到时候可以旁观开刀的过程,那对赵家医院以后的发展来说,也是很有利的。

    可以说,只要赵琪琪这病能好,她自己就能是赵家医院的招牌。

    赵美香脑子里想到这些,就能对唐宝笑得很谄媚了:“那就辛苦你去一趟好不好?诊金好商量。”

    “那行吧,壹佰元我就去一次,要开药或者针灸另外算。”

    唐宝绝不会告诉赵美香,自己现在就缺钱用,看见她就像是看见了人民币,再难看自己也能忍一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