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娟下午上课的时候,看着唐宝认真听课的模样,自己却明显是走神了。

    她本身其实也不是特别喜欢医科,无非是为了赌一口气而已。

    会医术了不起啊,就能抢别人的对象!

    可是现在,她是真的觉得学医的了不起,唐宝为什么能这么厉害呢?

    先前是她陪着唐宝去了医院,看着向来板着脸的刘主任,看见她就露出了难得的笑意,嘴里却说着嫌弃的话:“你个不孝的,都多久没来看我这个老师了?”

    而唐宝却对他很随意,顺手就把手里拎的袋子递给他:“这不是来了吗?这些是我孝敬你的,那人什么时候开刀?现在怎么样了?”

    林娟对于刘主任也不陌生,前几年宋霏霏的身体不好,宋家就想请他动手术过,可是人家还是公事公办,一脸严肃的模样,可是现在却也能这么和蔼。

    最主要的是她看见唐宝就给一个病房里消瘦的女人把脉后,顺手就针灸,随即又开了个方子,确定了动手术时候再来一回,就收了人家壹仟元钱。

    老天爷啊,虽然她家是真的不缺钱,可是真不知道这钱也能来的这么容易啊?

    主要是人家付钱那个爽快的样子,真的是一点价钱都不讲,上赶着给唐宝送钱,实在是个赚钱的好营生。

    林娟看了看自己面前的医科书,心想自己现在起开始努力还来不来的及?

    下课后,天色已经暗了,林娟把宋母给的那袋子零食让唐宝带回去和寝室里的人一起吃,自己准备打车回家。

    现在大学门口也经常停着一些改装的三轮车,或者是黄色的四轮面包车,只要舍得花钱还是很方便出行的。

    她上了其中一辆面的,报了家里的地址。

    要是唐宝在,肯定会很兴奋,因为这这司机的手腕上也带着用红绳编制的小木雕。

    司机眼神闪了闪,虽然这姑娘的模样很好看,可是她的穿着打扮明显不普通,还有她报的地方,住的地段也很好,要是自己动手,估摸着会惹来麻烦。

    司机的心里一路都在琢磨,最终还是不敢动手,等把人送到地方,看到她进了豪宅后,心里就很庆幸自己没有动歪脑筋。

    难怪上面的人让自己不要乱动手,还好自己没有因为才加入帮会就想做出好成绩,要不怕是会被收拾的很惨。

    他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看了看,黑白照上的人就是唐宝:“算了,我还是继续去守株待兔吧?”

    林娟回到家,看见自家父母和嫂子都在吃晚饭,还在兴奋的说着什么,倒是一愣,和他们打了个招呼,自己去洗了手再出来的时候,家里的阿姨已经给她盛了饭。

    南宫月一脸期待的看着她开口:“娟娟,你明儿能不能请唐医生来我们家一趟啊?要是她没空,我去学校找你们也可以。”

    林娟有点惊讶的看着她:“嫂子你找她有事吗?”

    南宫月有点不好意思的道:“你哥先前给我打电话了,说是唐医生很擅长中医调养,我想让她给我瞧瞧。”

    林娟了然,自家哥哥和嫂子结婚已经五年多了,可是到现在还没怀孕,偏偏两个人都去好几个医院检查过身体,检查的结果又是两个人身体都挺好的。

    可是这偏偏没有孩子。

    这两年妈和嫂子都急了起来,别看现在破除四旧,可是私底下她们求神拜佛都去了。

    “那我明儿问问她再给嫂子打电话吧?”林娟把今儿自己看到是事情说了一遍,林母都一脸惊讶:“真是人不可貌相,没想到人家小姑娘这么年轻就已经有一手好医术了。”

    南宫月更是松了口气:“可不是吗?贺团长的爱人也是她看好的,听说调养了才一个来月,就有孩子了。”

    林父却板着脸,瞪着自己的女儿不满的道:“林娟,谁让你去宋家的?我警告你,你以后不准去宋家,也不准去见宋霄,听明白了没有。”

    林娟又羞又窘,低低的应了一声。

    林父平时人看着和和和气气的,可是一旦板下脸,那真的是气势十足。

    林母张了张嘴,可是也没有反驳他的话,一开始,他们确实是很满意宋霄这个女婿的,可是现在宋家为了宋霏霏,却能定下儿子的婚事,这就让他们心里有了疙瘩。

    南宫月也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脑袋不说话,毕竟昨儿宋霄是跟着他们进来的,今儿一大早,宋霄又打电话把唐宝的消息告诉他们夫妻……倒是差点被宋霄这个王八蛋给糊弄过去,自己差点就替他说好话了。

    ……

    唐宝心里早就等着林娟请自己给她嫂子诊脉,等到第二天林娟提出来的时候,乐的差点蹦起来,自然是一口应下:“那行,不过中午我要去宋家还有去一趟医院,你家就下午没课后去成不成?”

    林娟没料到唐宝这么干脆,赶紧道:“那是最好不过,晚上你就和我一起睡吧?明儿早上我们一起来学校。”

    唐宝觉得自己要是得到南宫月身上的东西,自己还是一个人比较好,谁知道到时候会有什么大动静,笑的甜甜的,又一脸乖巧的模样:“没事,晚上我还要去和老师研究一下,等下回有空再去打搅你。”

    唐宝下午跟着林娟回到林家后,林母早就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饭,笑盈盈的招呼唐宝,很是热情体贴。

    吃了晚饭,唐宝就招呼一脸忐忑的南宫月去一边把脉,随后才开口道:“没什么大问题,气血不调,需要温补命门,养血调经。

    我给你开几服药调理一下,应该很快就能有好消息的。”

    其实这话,唐宝自己都说的有点心虚,因为她给南宫月把脉后,觉得她这身体确实没什么毛病,人家就是怀不上。

    她想到自己先前也想怀孕,可是怎么折腾也怀不上,看着南宫月,想到自己要是像她这样该怎么办?

    说真的,南宫月现在最怕的是听到自己没毛病,这要是没毛病自己怎么会怀不上?

    现在听到唐宝说自己要吃中药,心里反而觉得安稳下来,一脸感激的道:“那就麻烦你了,等下我爱人要回来,还要麻烦你给他也瞧瞧。”

    唐宝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木灵气息,整个人都快控制不住了,杏眼一转,就低声道:“那行,我给你针灸一下,还有几句话想和你说。”

    南宫月赶紧带着她去了楼上自己的房间,按着唐宝说的脱了衣服,感觉到她给自己按了几下后,一根根银针扎在自己的手腕上和肚子上,可是自己却一点也不疼,心里越发觉得她真是厉害。

    南宫月的身子很美,肌肤细腻,身段诱人,可是唐宝又不是男人,看着美人也不会有啥非分之想。

    当然,就算是她想也缺少硬件。

    让她心动的是她脖子上戴着的一块木牌,可是那浓郁的灵气却让她心跳加快,恨不得上前就给抢了。

    唐宝只能装出一副惊奇的模样:“咦,你怎么会有这东西?”

    “这个啊,是我阿爹在的时候给我做的!”南宫月有点疑惑的看了看不起眼的木牌,不解的道:“难不成有什么不对?”

    唐宝平时还真没强取豪夺,可是她现在太需要这木灵了,偏偏又是家里留给她的,她肯定不愿意给自己,可是自己现在想知道小白怎么样了,哪怕是偷蒙拐骗,也要弄到手。

    唐宝第一回向人家开口讨东西,有点脸红:“这东西你能送给我吗?”

    要是不认识的人,自己就算是动手抢了也不要紧,可是现在这认识的,不好意思下手。

    南宫月愣了楞,随即点头:“可以啊,我阿爹生前就喜欢弄这些东西,我还有好些呢?”

    唐宝接过她递给自己的木灵,心里很好奇南宫月的父亲给她留下了什么,在二十几分钟后,拔下了她身上的银针,厚着脸皮道:“那你能让我开开眼界吗?”

    南宫月却很高兴,和她说起自家的事情:“还没建国前,华国有四大家族,诸葛家,东方家,南宫家,欧阳家,我们南宫家祖辈也是家财万贯,十几年前一场蹊跷的大火,却是家破人亡,我是凑巧和我阿娘在外面别院才躲过一劫,可是……”

    可是后来她母亲受不住打击,很快就抑郁而终,死前把她托付给自己的闺中密友,也就是林志杰的母亲。

    她也算是在林家长大的,后来就嫁给了林志杰。

    当初南宫月就从别院里带出来的一些小玩意,却都是自家阿爹亲自给她做的。

    唐宝看着她打开柜子后拿出来的一些精致的木簪,还有刻着平安或者是吉祥话的木头锁片,还有几块木牌。

    虽然都是好木材,可是却没有唐宝想要的有木灵的存在。

    南宫月见她一样样的把玩后,却没有再拿,心里大大的松了口气:妈啊,她都担心死了,生怕唐宝要把这些全都拿走,幸好她不贪心,只要了一块木牌。

    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的唐宝也觉得不好意思,附在她的耳边,和她说了一些不算和谐的悄悄话,直听的南宫月面红耳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