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得到了好东西,本来是想离开林家的,可是她给林志杰把脉开了方子后,说要走,人家也很耿直的说要开车送她。

    她就干脆住在林家的客房了。

    开玩笑,现在她已经心痒痒的不行了,要是被送回到寝室,因为至吸收木灵,闹出什么大动静,那就不妙了。

    她看着布置的很大方整洁的客房,也没心思多留意,关好门窗后,自己就拿出木牌捏在手心里,这才开始盯着木牌,心里默念:小白啊小白,也不知道你怎样了?

    空间啊空间,我给你送好吃的来了,你吃了就让我进去吧?哪怕进不去,好歹能让我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啊?要不然老娘费心费力的给你找好东西有啥用?

    木牌在她的手心里就像是融化了一般,不知什么缘故,或许是里面蕴含的灵气还是太多了,唐宝都能感觉到浑厚的灵力无孔不入的涌入自己全身经脉当中,来势汹汹,以摧枯拉朽的速度迅速的往前冲。

    这遭遇她以前没有经历过,感觉到自己现在浑身的经脉胀的疼痛难熬,唐宝感觉自己就像个充气太足的气球,一个不小心就会爆炸,炸得四分五裂。

    而这个时候,就算是唐宝想停下来,也停不下了。

    她深怕自己的动静太大,疼的在床上打滚,也是死死的咬着枕巾不放。

    这个时候她的脸上露出很痛苦的神色,额头的青筋不住的跳动,小脸都变得有些扭曲起来,显然这个过程很痛苦,不过再痛苦她都咬牙忍着,只想着这个时候能有人把自己打晕就好了。

    她觉得自己就要被无处容纳的灵气冲破身体,爆体而亡,那痛苦简直比生孩子还难受。

    她现在只想说就这么一点小东西,怎么就能有这么多的灵力?还是自己太弱了?

    过了一会,像是灵气在她的经脉里没有了容纳之处,身体里多余的灵气忽然变得柔和起来,全都涌入了丹田之处,随即她就感觉到自己浑身舒适,也能感应到空间的存在了。

    不过在唐宝想进去空间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还是进不去。

    她的脸瞬间就黑了,搞事是不是,她白疼了这一回?

    不过,建木的声音却传在她的脑海里:“主人,空间先前灵力不济,要不是我在里面支撑,空间都会破裂,现在主人的意识可以进来。”

    唐宝有点不好意思,自己怎么就忘记这一遭了呢?

    她心念一动,觉得自己飘进了空间里。

    小白窝在建木的树下,似乎陷入沉睡,而建木现在已经缩小了很多,看见唐宝还晃动了一下树枝:“主人你的运气真好,这是菩提树的木灵,灵力充沛。

    真可谓不破不立,破而后立,等到你再吸收三种木灵,估摸着这空间的灵力就能很充沛,说不准还难让人也进来。

    只可惜你还没修炼灵力,而且主人这具身体的底子太弱,再加上这个世界不比以前的世界,灵气太过斑驳稀少,就是引气入体也不那么容易,要不主人你现在肯定已经能有所修为了。

    现在却只能炼体,让你的身体力量更加大一些而已!”

    虽然建木说的很是遗憾的模样,可是唐宝自己倒是不曾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好处。

    她又没想着要长生不死,这能让自己的力气变大已经很满意了好伐?

    建木觉得唐宝真是太容易满足了,只可惜她有这样好的体质,却是在这灵气稀薄的世界,真是暴殄天物。

    不过或许就因为她有不贪心的性子,这才能有缘得到这空间。

    唐宝在里面转悠了一圈,自己收在空间里的东西都是好好的,心里就安心了。

    她觉得人要知足不能太贪心,自己有这样的福缘已是不易,何必去想长生不死呢?

    不过,她这在空间飘了飘,还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就去问建木。

    建木摇了摇树枝:“应该是空间里现在带着点淡淡的灵气,你看我这边的药材都长大了不少。”

    建木边上种满了小白喜欢的口粮,人参。

    但是唐宝左看右看也没发现有啥不同,迟疑的问:“那就是有好处对吧?”

    “自然是有好处的,木灵气充沛,但凡是植物,还有药材什么的,都会沾染一些灵气,更有效……”

    唐宝在空间里听着建木仔细的给自己讲解,心里就安心了,了解秦楚事情的经过,这才意识回归身体,躺在柔软的床上开始安心的睡觉了。

    ……

    时间很快就到了赵琪琪动手术的这一天,医院里对她这手术也很重视,刘主任亲自主刀,东方栎和五个医生做助手,一起完成了这历经四个多小时的手术。

    不对,还有边上岩也不舍得眨的看着的六个医生。

    唐宝也请假在医院里,用自己空间里拿出来的好药材给她熬药。

    不是她对赵琪琪好,而是她不想让刘主任的心思白费,这样的手术本来就是风险很大,她别的地方就算帮不上忙,手术后调理身体的事能帮上忙就不会推脱。

    反正要是赵琪琪再敢来自己面前恶心自己,自己再弄死她也不难。

    这结论是她在徒手就捏碎青砖的时候,她就有了蜜汁自信,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是有了主角的一点点光环了。

    至于主角光环,她是真的没想过。

    还记得以前自己看书的时候,那主角都是牛逼轰轰的不行,边上的男人看见女主角,都会被女主角吸引,哭着喊着要帮忙,哪怕是女主角不需要,也是几百万,几千万,几个亿的砸。

    呵呵,到她这……还是别多想了,洗洗睡吧。

    赵琪琪的手术,吸引了很多医药界人士的眼光。

    朱修延对这是有点好奇,孟恋蝶和女儿就是十分在意了,因此,他们一家子在手术的时候也来了。

    当然,手术室里她们也进不去,就很关注她手术后的情况。

    唐宝看到他们的时候,就像是看见陌生人那样,不动声色的走过去。

    可是,朱玉怡现在看见她,就想着显摆显摆,含羞带怯的道:“唐宝,下个月就是我的婚礼了,到时候你要是在京都,就来喝杯喜酒吧?”

    他们忙着研究从唐宝那得到的中药方子,也倒是琢磨出几个适用的方子,也忙着办嫁妆,自然就没留意唐宝的消息,不知道唐宝现在已经在医学院了。

    还以为唐宝是凭着刘主任的关系过来学医。

    既然唐宝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们母女心里也想对唐宝下手,想要得到苏家传下来的药方或者医书什么的。

    要是唐宝不配合,那她们动用点什么关系也可以让别人无迹可寻。

    特别是现在朱玉怡要嫁进宋家,到时候她们就能凭着宋家的关系,在京都也有了一定的身份地位,再加上宋家有钱,很快就能在京都有一块立足之地,也能在这京都站稳脚跟。

    唐宝听到她邀请自己参加她的婚礼,秀眉一挑:“好啊,那我就等着你的婚礼,也好热我见识见识这大场面。”

    按着她们的说法,那就是还没去宋家,要不那边什么也没准备,她们也就能瞧出端倪了,也不会在自己的面前炫耀了。

    不过,宋家的人也真够狠的,女方已经在四处宣扬了,他们还能不动声色,她也想知道这婚礼会演变成什么局面。

    ……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转眼就到了三月十一。

    今儿是星期六,唐宝只有早上半天课,和寝室里的人一起吃了午饭,大家就回到了寝室。

    林娟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她一般都是在寝室里住个两三天就要回家一趟,带着些零食水果什么的过来,照样给大家分一点。

    她自己当然也会留下一份。

    今儿她要回去了,就把剩下没吃完的几包饼干放在桌子上,很随意的道:“你们拿去分了吧,免得留在这招老鼠。”

    郑秀兰一边擦桌子,一边道谢:“谢谢你,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虽然有点不好意思,可是她们也不白吃她的东西,扫地擦桌子这些活都是不用林娟动手的。

    林娟拎着袋子悄悄的瞄了唐宝一样,自己就先拎着袋子离开了。

    吴媛媛也把收拾好的书本和衣服放进包里,自己就和大家打了声招呼,就去外面做公交车回家了。

    方彬彬这才放下书本,一脸八卦的道:“郑姐,唐宝,你们有没有发现,林娟这阵子的心情好像好多了?”

    郑秀兰端着脸盆里的脏水离开,笑着道:“是啊,我看她现在上课也比以前认真了。”

    唐宝笑了笑:“这春暖花开的,人的心情能不好吗?”

    方彬彬看见唐宝在收拾背包,就叹了口气:“你又要去医院看你刘主任了吗?晚上回来吗?”

    “是啊,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出去逛逛?”话虽这么说,唐宝还是不希望她跟着自己走的,因为自己在外给人治病的事情,除了林娟之外,都是没人知道的。

    不过方彬彬学习实在是很刻苦,她也愿意带着她出去走走,要是她要跟着自己去,那就让她去医院四处转转,自己趁机去给赵琪琪诊脉也行。

    方彬彬有点纠结的看了看窗户外面的阳光明媚的天气,还是拒绝了:“你去吧,我等下还要和郑姐去图书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