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的阳光正热,一批军用卡车快速的往基地行使。

    顾行谨也在其中,大家都是脏兮兮,浑身都是像在泥地里打过滚一样。

    这一回,他们是几个连队一起去追剿m国的部队,整整在外半个多月才完成任务,他现在就担心老婆这些天会不会想自己,会不会因为知道自己出任务就担心自己。

    他训了几句话后,就解散让大家去休整。

    他想到今儿是星期六,自己先去办公室,给唐宝的宿舍打了电话,那边宿舍的阿姨登记了一下,这才回家。

    现在唐宝不在家,他觉得不大的房间里都是特别的冷清清,空荡荡。

    快速的洗了个澡,换好衣服后,浑身疲惫的倒在床上,想起她就是满心的牵挂,以前没结婚,自己从来没尝过这惦记一个人的感觉。

    其实他很舍不得老婆离开,特别是两夫妻之间正是如漆似胶如的时候,不过谁让他选择了当军人。

    而唐宝注定也不是一般的军嫂,她聪明又有一身好医术,以后肯定能制药看病,成为一代名医,把苏家医馆发扬光大。

    不过想起这次在外遇到的人,顾行谨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厌烦,他不是不知变通的人,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也会利用公职行一些方便,从中得利。

    可是像刘家这样的人就很少了,竟然因为刘家大小姐被人挟持,就放了好不容易活捉的m国指挥官。

    现在都提倡男女平等,要是刘家大小姐有本事,那在部队里有一席之地也没人会说什么,可是刘家大小姐资质平平,却当上了指导员,真是让人看不下去。

    特别是想到她先前还想和自己勾肩搭背的,还说想到这边基地来历练;实在是做梦,自己才不屑和她这样的女人当战友呢,她这样的人在战场上,说不准背后就给你一刀。

    说曹操,曹操就到。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顾行谨正想去开门,就听到刘晓雅娇滴滴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顾连长,你在吗?”

    顾行谨翻了个白眼,就当成自己不在。

    对于这个女人,他真的是厌恶极了,没本事还想着进他们的基地,现在肯定又是想让他帮着指导一下作战方案,还想沟通交流经验,真是做梦。

    好吧,这个时候的他还没想到别的地方去,要是唐宝知道,肯定是恨不得掐死他。

    奶奶个熊,凭什么他桃花运不断。

    现在是阳春三月,现在又是午后,军嫂们才洗洗刷刷了,就在外面洗衣服,刘晓雅是生面孔,军嫂们都很注意她。

    现在看见她在敲顾连长的房门,楼下的刘小花顶着大肚子,在楼下嚷嚷:“喂,顾连长前脚才走,你别敲门了。”

    另一个军嫂赶紧附和:“就是,同志你找顾连长啥事啊?”

    带刘晓雅过来的警卫员自然也不知道顾行谨在不在,听到这话就道:“那顾连长等下要去开会,要不刘指导员去会议室等吧?”

    刘晓雅也不怀疑她们会骗自己,不高兴的沉下脸,自己下了楼。

    刘小花她们却还在那说话:“也不知道顾连长的爱人啥时候来。”

    “就是,她不在,顾连长都不爱在家呆着了。”

    她们几个军嫂你一言我一语,一口一个顾连长的爱人,听的刘晓雅心里很不舒服,哼了声就大步离开了。

    刘小花看着她离开,这才低声嘀咕:“顾连长好像没出去是吧?”

    “应该是不想搭理她吧?”

    顾行谨在床上眯了一会,想到下午还有会议,这才起身换好军装离开。

    叶首长和他们开了一个多小时的会议后,这才示意散会。

    看到顾行谨又加了一句:“顾连长留步。”

    叶司令身边的警卫员在门口守着,叶司令和贺团长都眼神锐利的盯着他,见他还是身体笔挺的坐在一边,贺团长看了看叶首长,这才开口道:“你准备一下,挑几个你自己信得过的人,安排合适的借口,让他们去京都,准备执行特殊任务。”

    “什么,去京都?”顾行谨显然对他这个命令有点不解,不过他也很想去京都啊,就算是执行任务,也可以顺便去看看自己的老婆啊。

    他一本正经的道:“报告首长,报告团长,我也愿意去执行特殊任务。”

    叶首长似乎有点迟疑:“你真的愿意去?”

    顾行谨还不知道自己要掉到坑里了,还很义正言辞的道:“是,我愿意去执行特殊任务,还能在其中学到有用的东西。”

    “很好,”叶首长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慈祥的像是他亲爷爷:“这回你们的任务算是完成的很顺利,可是刘首长手下的马团长却有点问题,我们怀疑他是m国的特务,要不刘指导员也不会落入对方的手里。

    不过,你这次去京都就以两大军区联合演习的名义。”

    叶首长的话才说完,贺团长就接口道:“本来这次演习,我的名字已经报上去了,现在你顶替我去,主要是先前的任务里,你带人救了刘指导员,她对你很有好感,这样就能让事情顺利很多。”

    叶首长也很严肃的看着他开口:“不过,你要记住,你已经结婚了,立场一定要坚定,绝对不能做对不起你革命伴侣的事情。”

    “还有,我们怀疑马团长后头还有人,你想办法查清楚马团长背后的势力,将那幕后隐藏的黑手揪出来”

    “我们有几个怀疑对象,却要等待证实,也要证据,才能把他们绳之以法,坚决不能让国外敌特在我们这嚣张。”

    “到了京都,那边也会有人联系你,一起合作……”

    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顾行谨觉得自己已经掉在他们的坑里了。

    不过,守护华国是他们军人的责任,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并没有反驳,也没有因为任务艰巨就想打退堂鼓。

    “是!”顾行谨一口应下:“我先去挑选人过去。”

    现在这个任务,虽然不容易,可是却很能露脸攒军功,他必须努力上进,让自己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唐宝。

    要不等唐宝想要办厂,或者是制药什么的,肯定会有人想谋夺,或者是为难什么的。

    “好,就先这样!”叶首领把几份文件递给他:“你拿回去仔细看了后就销毁,里面就是联系的地方和联系人。”

    顾行谨领着命令回去,就开始琢磨这边的人手,还有文件里的仔细内容,看见上面写着自己要和华国现在的调查局三组合作,心里也很兴奋。

    他早就听说过,华国调查局里面的人个个都是精英,能和他们共事,也能知道他们到底是有多强。

    还有自己再过十几天就能看见老婆了,这一想到大学里小白脸肯定不会少,他的心里就按捺不住,恨不能立马去唐宝的身边,不让给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觊觎。

    顾行谨从自己的办公室出来,准备去和手下排长们开会,自己不在的日子里,他们就要带兵训练,结果还没走多远,又被刘晓雅给拦住了。

    “顾连长,我都找你很久了!”刘晓雅眼神火热的看着他:“前些日子多亏你出手相助,要不我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了,晚上我想请你吃晚饭表示感谢。”

    她其实心里也有喜欢的人,可是遇到顾行谨后,特别是他在战场上不仅是指挥若定,还英勇矫健,最主要的是姑娘家都喜欢自己被英雄救美。

    而且这英雄也够帅,要是换成四五十岁的男人救了她,她也肯定不会这么心动了。

    顾行谨脸色发冷,先前首长让自己对她敷衍一二,他也觉得刘家有猫腻,只能周旋一二,但是他绝不会做对不起自己老婆的事情,神色严肃的开口道:“不用了,是你在战场上不够镇定,这才出错。”

    这几天,刘晓雅也早就习惯了顾行谨的冷脸,一点也不觉得尴尬,心里反而觉得这样的男人征服起来才有成就感,不愧是她看中的男人,不会被女色所迷。

    问题是,人家顾行谨不觉得你有姿色啊。

    “顾大哥说的是,都怪我拖累大家了。”刘晓雅的大哥在战场上牺牲了,她是准备招婿上门的,自然是要挑个有能力的,这样才能继承自己爸爸的位置。

    她看着顾行谨俊朗的眉眼,还有他那宽肩窄腰大长腿,那真是越看越满意,这可不是绣花枕头:“就是我不够好,这才想让顾大哥多多指点,晚上我让人准备酒菜等你这救命恩人。”

    顾行谨心里一转,淡淡的道:“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刘晓雅也知道自己现在不能操之过急,笑着道:“那顾大哥你把他们都带上,行不行。”

    “那好,我们这边会有五个人过来。”顾行谨说完要离开,却又顿住脚步看着她:“还请刘指导员喊我顾连长,我爱人不喜欢别的女人这样喊我。”

    他说完拔腿就走,完全不看她现在的难堪的脸色。

    刘晓雅是首长的大女儿,本来就是被大家捧习惯了,他这样的态度倒是让她差点气吐血。

    ------题外话------

    不好意思,这应该是130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