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一会,身姿笔挺的宋霄沉着脸进来,他五官虽然不算很英俊,可也高大,英气十足。

    或许是因为自小在部队里打磨,浑身还带着一股气势。

    有可能是下意识的行为,他进来就很自然的扫了一眼饭馆里的人,和唐宝对视一秒,就很自然是挪开眼神,随即站到朱玉怡的对面,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冰冰的开口:“你找我有什么事?”

    朱玉怡似乎很习惯他这态度,给他放好碗筷,笑吟吟的道:“请坐啊,你也知道,我家想在京都造个医院,也好方便大家求医问药,现在这地方找到了,你能不能帮帮忙?”

    “一切都要按规矩办事!”宋霄坐在她的对面,皱眉看着她:“要是没事我先走了。”

    至于他现在为什么不和她翻脸,无非是担心自家妹妹的身体有什么起伏。

    不过这几天妹妹的身子确实比以前好了一些,起码每天的睡眠充足了。

    朱玉怡也是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面对他这冷漠的态度,她也觉得自己的自尊被他踩到了脚底下,吐了口气,这才没有让自己的愤怒爆发出来,细声细气的问:“我们再过些日子就要结婚了,你什么时候和我去拍结婚照?”

    “没有结婚照,”他很淡定的看着她:“我们之间没有婚礼,先前我妈给你的聘礼不会再要回来。”

    “宋霄,你欺人太甚。”朱玉怡这下是真的变了脸色,瞪着他怒道:“你就这么自私,不管你妹妹的死活了吗?”

    宋霄没有说出唐宝的名字,反而不满的看着她:“霏霏在你们的医治下也没好起来,我看你们是纯粹不想让她好,说不准还在药里面动了什么手脚,我们已经决定从国外请医生来给她动手术了。”

    朱玉怡真的差点被他这话气死,虽然他们确实是不想宋霏霏好起来,那样朱家就没有能牵治宋家的把柄了,可是宋霏霏都病成那样了,自家都在她的身上花费了不少珍贵的药材,还有朱家流传下来的方子,这才能保住宋霏霏的性命。

    她捏着拳头,这才没让自己发飚,反倒是想说服他:“你也看见了,她今年的身子已经好多了,等我们再研究出来好的方子,她的身体才能越来越好。”

    宋霄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不必多说,我们之间以后没必要再见面了。”

    “宋霄,你可不要忘了,我们当初从海关进来的几批货,都是你爸爸出面的。”朱玉怡冷哼一声,凑近他威胁低语:“要是我们说那里面携带军火,你说你们宋家会怎么样?”

    要不是唐宝现在的耳朵格外灵敏,又聚精会神的听他们说话,还真不可能听到他们之间这带着刀光剑影的话。

    宋霄瞳孔一缩,眼眸深沉,却还是一脸镇定的道:“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们没做过的事情不怕查。”

    他说完,起身就大步离开。

    朱玉怡拿起边上的空碗就对着他的背影砸去,再也忍不住愤怒的大骂:“你混蛋,你给我等着,我……”

    空碗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破裂声,边上的男人赶紧开口拦住她要说出口的话:“大小姐,你冷静点,别让人看了笑话。”

    朱玉怡也明白自己现在失态了,脸色难看的起身:“我们回去。”

    男人应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贰拾元钱给不满的老板娘:“菜我们不要了。”

    东方栎见她一脸八卦的模样,忍不住好笑:“你看什么呢?”

    “只是没看见过朱家大小姐会有失态的一天,看着好凶啊?”唐宝笑了笑:“虽然我也觉得宋团长有点渣男的感觉,不过这热闹我还看的挺愉快的。”

    离殇吃着肘子,挑眉瞄着她:“你自己就是母老虎,还觉得人家凶巴巴的,真是好笑。”

    唐宝定定的看着他:“你说我是母老虎?”

    离殇故作害怕的缩了缩身子:“你别这样看着我,好像是想把我给弄死的样子,太可怕了。”

    唐宝被他气笑了:“你可真不会聊天,我不介意陪你练练。”

    离殇想到唐宝的一身怪力,瞬间怂了,对东方栎使了个眼色。

    “嘿嘿,哪有你这么好看的母老虎,”东方栎赶紧打圆场:“赶紧吃菜,李哥,我们喝酒。”

    李哥也端起酒杯笑着道:“是,我可要多喝两杯,平时我家婆娘可不准我多喝。”

    又看着离殇摇头:“你还没娶媳妇,这才不明白真正的母老虎是啥样的,我婆娘不准我喝酒,也不准我出去下棋,更别想有私房钱了……”

    离殇听到他这大倒苦水,赶紧给他满上一杯酒,低声道:“你真可怜,还好我不准备结婚。”

    东方栎瞬间觉得自己找到知己了:“可不是,这结婚有啥好的!来,我们喝酒。”

    唐宝忍不住给了他们一个白眼。

    酒足饭饱后,他们又去看了两家四合院,最后唐宝还是要了最开始看的那家:“我还是觉得第一家更和眼缘,你们觉得怎么样?”

    离殇对这些没啥意见,点头道:“也还行,你喜欢就好。”

    东方栎也点头:“那地段还不错,就是修整一下,估摸着也要点时间。”

    李哥既然是掮客,认识的人自然不少,不过买房子是大事,他也没想人家看一回就定下来,笑着道:“你要是喜欢,那我们再回去仔细瞧瞧,而且我这边也有认识修房子的人都是好把式,保证能弄的让你满意。”

    唐宝相信自己的二师兄,自然也相信他带来的人,很干脆的道:“那行,我买了,去哪交钱?房契地契什么的你都能给我弄好吗?”

    李哥看她这么干脆,倒是一愣,生怕她这小姑娘家的没和家里人商量,反而笑着道:“要不和你家里人商量一下?”

    “不用了,我相信李哥。”唐宝对他笑了笑:“钱我也已经带来了,要是可以的话,今儿就能交钱。”

    李哥倒是真没想到这小姑娘这么干脆,点头道:“那行,我带你们过去。”

    之后的事情很顺利,至于房产证也是李哥答应把她办下来,唐宝和他约好,明儿早上唐宝九点后没课再出来和他商议这边怎么改造。

    唐宝现在每天都忙,大学里的课她觉得有意思,自然是不会落下的;还有宋霏霏那边,自己也要每天去一趟,给她针灸,把脉,偶尔还指点宋家人做点药膳。

    还有四合院这边,她也要重新装修,厨房浴室卫生间这些都是要格外干净卫生,还有上面的黑瓦,房间的门窗什么的,这一通下来可不是小数目,她已经琢磨着向东方栎借钱了。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一个星期,这个星期六的午后,唐宝和离殇先去了四合院,看着几位师傅在干活,离殇留下来买材料什么的,唐宝就坐三轮车去了宋家。

    今儿已经是三月十八,在太阳底下穿两件衣走动都会觉得有点热。

    唐宝来到军区大院的时候,看见宋霏霏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晒太阳。

    她的肌肤很白,可是平时带着点病态的白,现在在金黄色的阳光底下,倒是让她的脸上多了点红晕。

    宋母看见唐宝来了,很热情的道:“阿宝,你过来了啊,快坐,小柳,倒杯茶,不,阿宝喜欢喝咖啡,给她泡杯咖啡。”

    反正这才半个来月,可是宋母却觉得自己的女儿的气色好多了,因此看见唐宝就是眉开眼笑的。

    唐宝笑了笑:“谢谢宋姨。”

    宋霏霏听到动静也睁开眼睛,笑的甜甜的招呼:“姐,你过来了啊,今儿我给娟姐打电话了,到时候你们陪我一起说说话好吗?”

    唐宝对这好性子的小姑娘,心里还是喜欢的:“那好,我先给你针灸。”

    林娟已经拒绝了宋霏霏的好几次电话邀请,说真的,一开始她心里觉得像宋霏霏这样拖累宋家,自己和宋霄就是因为她不能在一起,这心里其实对她也是有点意见的。

    可是后来倒是自己慢慢明白过来了,这事要是落在自己的身上,估摸着自家爸妈也会左右为难吧?

    这样设身处地的想了想,现在倒是也不恨宋霏霏了,反而是觉得她也可怜,这小小年纪就是整日喝药。

    可是因为自家父亲的警告,林娟也不想让父亲生气,可是今儿接到宋霏霏的电话后,她看着家里除了保姆就是自己了,干脆借着去逛街的借口买了点蛋糕水果什么的,悄悄的去了宋家。

    宋母对于林娟也很歉疚,对于她来说,儿子和女儿都是心头肉,儿子为了妹妹的病,不能娶喜欢的林娟,也让她觉得很心疼。

    再者林家和自家不仅是门当户对,最重要的是林娟这人不错,而且和自家女儿和有话说,她看见林娟来了,就很热情的招待她们在院子里喝咖啡,吃蛋糕什么的。

    谁也没料到,在这个时候,孟恋蝶会带着朱玉怡上门。

    “亲家,”孟恋蝶进来就笑着道:“孩子们的婚事不能再拖了吧?”

    宋母一愣,她不解孟家母女怎么能进来的,自己明明交代过警卫员,不准让她们进来,听到这话,瞬间沉下脸:“没有婚事,他们之间不合适,先前他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