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恋蝶的眼神就落在唐宝和林娟的身上,冷笑:“你们宋家不要欺人太甚,这说好的婚事,由不得你们变卦,难不成你们宋霄喜欢上别的女人,这才想一脚踹了我女儿?

    你儿子这是耍流氓,还是他外面有了相好的,有人上赶着当破鞋……”

    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就落在林娟的身上,明摆着是指桑骂槐。

    后面跟进来几位大院里的家眷,都一脸不解,又带着点八卦的看着她们,有位四五十岁的妇人上前劝:“你们这是怎么了?有话好好说,孟医生,我请你来给我儿子看诊,你怎么和你亲家吵起来了?”

    宋母一听这话就知道她们母女为什么能出现在这,沉下脸道:“你可别乱说,我儿子可没碰你女儿一手指头,再说他们也没结婚,你不要胡说八道的泼脏水。”

    朱玉怡也没说话,可是红着眼睛站在一边,一脸是悲伤,还有那可怜无助的眼神,完全是比说话还有给力。

    孟恋蝶今儿既然来这,早就打定主意,要么让女儿结婚,就算是不成,那自家也不能少了好处。

    宋家父子就是管着海军的,他们朱家制药厂的有些机器都要从海外过来,这要是两家的婚事不成,也想要好处,起码是运进来的东西不会被耽搁。

    在上个星期宋霄提出分手后,他们就仔细的打听了一下,不仅知道林娟的存在,还知道了唐宝横插一竿子,多管闲事的出手救了宋霏霏。

    孟恋蝶现在“我这是说实话,你们敢做这伤风败俗的事,还会怕人说……”

    听到伤风败俗这话,林娟的脸都绿了,她一个大姑娘,被人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然是受不住。

    可是这要是离开了,那不就是不打自招了吗?

    要是留下,还不知道她会说什么?

    林娟这是进退两难,宋霏霏是蒙了,一脸震惊的看着她们,想要开口为林娟谋不平,唐宝眼明手快的拉了宋霏霏一把,低声道:“你什么都不要说。”

    开玩笑,宋霏霏现在要是说什么‘自己的嫂子是林娟,或者说宋霄的女朋友是林娟’,那就是坑了林娟,林娟这辈子也不会进宋家的门了。

    唐宝能想到的事情,宋母自然也想到了,觉得她们母女太恶毒了,不客气的指着孟恋蝶的鼻子道:“你们走,我不想看见你们。”

    孟恋蝶既然今儿来闹这一场,自然是早就有了对策,闻言一脸愤怒的道:“你们这是过河拆桥,既然你们看不上我家女儿,这强扭的瓜不甜,我女儿也不进你们这样踩低捧高的人家,可是当初订婚的时候,我家的东西你们还给我们。”

    宋母一愣:“你胡说什么?当初你家给我家什么了?”

    当初订婚的时候,宋霄是不愿意的,因此也没什么大排场,不过是两家一起吃了顿饭,另外都是宋家给了朱家一些首饰,还有京都的一栋房子,也好让朱家有地方落脚。

    孟恋蝶指着宋霏霏道:“你家女儿当初快死了,我们在她身上用了多少天材地宝的灵药,这笔账也该好好算算吧?”

    宋母气的脸都红了:“每一回的药我都有给你们钱!”

    孟恋蝶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的表情看着她:“那点钱怎么够?你问问唐宝,她开一个普通的方子就是几千元,我们这几个月给你们开的都是上好的方子,这一年多了,每个月按着三仟元的药钱来算,那你也得给四万元钱了吧?”

    唐宝听到这话就明白了,孟恋蝶这话就是一个坑。

    宋母要是答应给这么多钱,那宋家父子就会被严查,要是没有灰色收入,每个月父子俩的津贴也不过是三百来元,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钱?

    宋母脸色一变,矢口否认:“你怎么不去抢?我们就只给了唐医生壹佰元钱的诊费。”

    说完,她很紧张的看了唐宝一眼,希望她不会否认自己的话,毕竟前段时间自家儿子给唐宝壹仟元钱。

    孟恋蝶一脸失望的看着唐宝:“赵家是你爱人同父异母的妹妹,你都前前后后收了一万多元钱,难不成是故意的?”

    唐宝心里很好笑,她们要是只针对宋家,她还能把自己当成是局外人,可是她还非要踩自己一脚就不好了。

    而在场的军嫂们听到孟恋蝶的话,眼神就都落在唐宝的身上,看着唐宝肤白貌美的模样,觉得这姑娘也太能挣钱了。

    这军区大院里的人职位都不会低,而且这里的房子,车子都是上面安排的,现在工资都是百多元钱一个月的时候,这壹万元,那真的是太有震撼力了。

    “主要是宋小姐的病实在是太简单了,我也不好意思多收钱啊!”唐宝说完,生怕大家听不明白一样,好心的解释:“就像你去买菜,这买豆腐和买牛肉能是一个价吗?这买自行车和买汽车能是一个价吗?”

    军嫂们都点头:“是这个理。”

    孟恋蝶被气的头顶都快冒烟了,冲上前怒道:“你凭什么说我的医术不如你?”

    唐宝指了指边上的不安的宋霏霏,很淡然的道:“要不是你先前给她弄错了药,她现在早就好了。”

    开什么玩笑,她可不是软柿子,既然她想把自己拉下水,那么唐宝也不介意踩着她的肩膀扬名立万。

    朱玉怡自然是不甘心自己的妈妈被唐宝这样踩到脚底下,眼睛一眯,就一脸愤怒的道:“唐宝,你不能因为我爸不要你们了,你就这样出处和我们做对,我和宋霄都要结婚了,你为什么要从中搞破坏?”

    说罢,扬起胳膊就要往唐宝的脸上打:“你太不要脸了,你就是见不得我好是不是?为什么……”

    她这话里的意思,大家都自动脑补出,原来是这姑娘抢了宋霄啊?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唐宝怎么可能给她打自己的机会,想要动手的时候,林娟却一个箭步就护在了唐宝的身前,一把抓住她想打人的手,怒道:“想干嘛?想在这撒野是不是?你别以为我们都和你一样不要脸。”

    “你,你们这……是想打人是不是?”朱玉怡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可是瞬间想起了林娟是谁,眼神恶毒的盯着她:“你才是第三者是不是?你就是破鞋,不要脸……”

    有和宋家交好的人,悄悄的喊了外面的警卫员进来,把她们母女给带走。

    孟恋蝶是真的没想到,自己都准备好了才来的,却还是出师不利,气的直嚷嚷着:“他们是定婚了的!就算想踹了我女儿,也不能这么算了!你们儿子想要娶老婆,那也得先把帐算清楚。”

    宋母被她们两个人气的心口疼,却还是送走了来看热闹的邻居,这才给唐宝和林娟赔不是:“都是我们家看走了眼,倒是让你们受委屈了,今儿真是对不住。”

    她原本还想和她们好好说说话,就这么被打扰了。

    而且出了这种事,林娟短时间内是不会再上门了。

    要是严重点,或许林家都不会再同意把林娟给嫁进来。

    唐宝看出她的不适,伸手扶着她坐下,顺势给她把脉后,低声道:“气大伤身,宋姨你别生气了。”

    “好,这都是什么人家!”宋母坐在沙发上,还是很愤怒:“这事都说清楚了,他们又是从哪冒出来的?这成心是不想让我们好过,她们也太过分了。”

    唐宝却若有所思的开口道:“朱家不会缺钱,我觉得她们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宋母也不是傻子,气的浑身打了一个哆嗦:“对,对,她们肯定是不怀好意,我就不信她们还能出什么幺蛾子。”

    宋霏霏咬着唇,一脸落寞的道:“这都是我的身子不争气……”

    “霏霏,这事你别跟着操心了,你不能动气。”生气归生气,宋母听到女儿的声音,立马就照顾起来女儿的情绪。

    自己可以生气,但女儿不行,她的身子才有好转,这可不能功亏一篑。

    宋母连忙拉着女儿坐在自己的身边,温柔的拍了拍她的脊背:“你别管这事情了,肯定是有人眼红你爸爸和你哥哥,这才想算计我们呢?”

    唐宝见宋霏霏的气息不稳,脸色也因为生气而变得涨红,带着点安抚的道:“她们已经被赶走了,你们都别生气,这件事闹出来肯定会有影响,你们给宋首长打个电话,好好商量一下,我们就先回去了。”

    宋霏霏也起身,两只手拉住唐宝和林娟,一脸歉疚的道:“娟姐,你不要怪我哥哥好不好?他这是被我拖累了……”

    林娟现在的心情也很乱,却也不想宋霏霏出什么事,勉强笑了笑:“我都知道,你好好养身子,过些天我再来看你。”

    宋母亲自送她们俩人离开,外面不远处的一辆黄色面包车里,赵美香看着走在路边的唐宝,对着身边的男人道:“看清楚了吗?就是前面左边那个女的,这段时间她经常外出,我相信你们能找到时机动手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