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倒是觉得这有对手很正常,不过她也提出了自己的一些促销主意,还有改进产品的方法。

    她在大商场里转了一圈,心里就有数了,离开的时候,又觉得自己可以给宋霏霏带点礼物,斟酌一二,去边上的蛋糕铺子,看见这里也有咖啡,自己先点了一杯尝尝。

    现在的蛋糕店还不算很多,虽然价格有点贵,可是这来尝鲜的人却不少。

    大多是年轻人,或者是谈对象的,这都是舍得花钱的。

    不过,这咖啡的味道太甜了点,实在是不正宗。

    可是唐宝也舍不得浪费,慢慢的喝着咖啡,看着对面娇羞的姑娘和腼腆的青年你看我,我看你的,觉得很有年代特色的相亲或者是约会。

    这个时候,大门口进来两个男人,将两边的人往边上推,唐宝看见这个阵仗,心里倒是好奇是谁来了。

    大门口走进来一个穿着粉色衬衫配牛仔裤的姑娘,眉眼还算清秀,就是嘴巴涂的太红了,看上去有点奇怪。

    再者她抬着下巴,一脸骄傲的模样,看上去就像是骄傲的孔雀。

    还有一个年轻的男人,梳着大背头,手里拿着个大哥大,还有看他的穿衣打扮,就看得出阔气十足,像是个牌面上的人,也够张狂。

    不过,那年轻男人看店里年轻姑娘的眼神,怎么看都十分的油腻猥琐。

    当然,这也不关她的是,她也就看个热闹。

    不过,那年轻男人却往唐宝这边走过来。

    白骞是被自家老娘逼着来相亲的,说是朱家小姐穿着白衬衫黑裤子,拿着一本关于烹饪的书,在这边幸福咖啡厅的第六张桌子见面。

    他来之前倒是没想到自己相亲的姑娘这么水灵清透,肌肤白皙,眉眼俏丽,特别是那水灵灵的杏眼看着他的时候,杏眼里像是汲了一汪春水,眼波流转之间,有一股说不出的神韵流转,倒是让他的心里都觉得痒痒的。

    他故作潇洒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大背头,笑着道:“你好。”

    唐宝不解的看着他,按说现在不该有这样搭讪的啊?

    不知怎么的,心里浮现了先前东方栎那个乌鸦嘴说自己会有‘桃花运’的事情。

    要说细细看去,这个年轻男人的五官不差,只是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那种我最有帅的气息,让唐宝哭笑不得。

    唐宝稍稍点头:“你好,我不认识你。”

    “现在不就是认识了吗?”他一脸坏笑的对她眨了眨眼,抬腿勾着凳子就坐在唐宝的对面,看着她很自来熟的道:“等下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再一起吃晚饭,你觉得怎么样?”

    唐宝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我不认识你。”

    我去,这男人该不会是傻子吧?不,应该说是色狼,自己都说了不认识他,还想看电影?

    “这么漂亮的姑娘就是翻白眼也很好看啊。”白骞近看唐宝,觉得她更好看,那双眼睛都亮了。

    他在外面的女朋友也不少,比她姿色好的女人也见过不少,可是却没看见过这样清澈明亮的眼神,现在他才知道什么叫做‘美眸如水’‘暗送秋波’。

    他眼神色眯眯的看着她,笑嘻嘻的道:“你想买什么,要我带你逛逛吗?看上什么尽管买就是了。”

    他什么样的女人都见过,也知道女人都喜欢买东西。

    虽然这朱家也有钱,可是自家有权,就凭他白家大公子的身份,还有自己的模样,就不怕女人不自己送上门来。

    唐宝不想和他继续说下去,起身想离开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男人伸手虚拦着自己,不由皱眉:“我说了,我不认识你,让开。”

    她这站起来,更是显得身段婀娜有致,白骞对她吹了声口哨,眼睛就像是黏在她的身上,一脸的痞子样:“朱小姐,你这样就没意思了,我们是来相亲的,你现在想走是看不上我吗?”

    唐宝嘴角抽了抽,所以,这桃花运也真是认错人的烂桃花?

    她淡淡的道:“我姓唐,不姓朱。”

    深怕他不相信,自己从兜里掏出学生证递给他看:“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白骞一看那上面的照片,还有名字是唐宝,也知道自己认错人了,可是现在他对唐宝有意思,自然是不想她离开,笑着道:“原来是唐小姐,你还在医学院啊?真是厉害,相逢即是有缘,我就在京都公安局里,你有事尽管找我就行。”

    唐宝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那现在麻烦你们让个道就成。”

    白骞楞了一下,自己还是头一次被女人给拒绝了,他瞪着眼睛看着她,随即又笑了:“我知道了,你这是害羞了是吧!那行,我下回去学校找你好不好?”

    唐宝很想翻白眼,不怕人有钱有权,就怕人有钱有权还没有脑子。

    这孩子,是从哪儿看出来自己害羞了?

    “哥,过来喝咖啡啊,一会儿朱小姐就来了,要是被她看到你和别的女人说话,这多不好。”

    今天白琴琴是奉了自家母亲的命,押着自己哥哥来这边相亲的。

    听到妹妹提起朱玉怡,白骞就收敛了几分,但他还是拿出自己的名片,放到了唐宝的面前,笑得很是暧昧:“这是小爷的电话,你要是想我了,想让小爷陪着你逛街买东西,就打上面的电话找我。”

    唐宝直接把名片丢进了一边的垃圾桶,瞪着他道:“让开。”

    白骞觉得这女人太不识好歹了,皱眉看着她:“别仗着我对你的另眼相看,你就蹬鼻子上脸了。”

    这个时候,外面走进来了朱玉怡,她秀发披肩,白衬衫和黑色的修身裤子,脚下还穿了一双白色的皮鞋,手里还拿着一本烹饪的书,看见唐宝就忍不住皱眉:“唐宝,你怎么在这?”

    白琴琴觉的这姑娘倒像是自己哥哥的相亲对象,也上前开口问:“你是朱玉怡小姐吗?”

    朱玉怡带着点矜持的点了点头:“是,您是?”

    “我是白琴琴,这是我哥哥白骞。”白琴琴暗暗的给自家大哥使了个眼色:“大哥,这才是朱小姐,你别被人给糊弄了。”

    白骞吊儿郎当的瞄了瞄朱玉怡,这女人的姿色也不错,可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勾唇一笑:“朱小姐你好,你们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