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骞吊儿郎当的瞄了瞄朱玉怡,这女人的姿色也不错,可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勾唇一笑:“朱小姐你好,你们认识?”

    朱玉怡一脸黯然的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又低头叹了口气,再看向唐宝的时候就是一脸委屈:“唐宝,就算你不认我这个姨,也不用来破坏我的相亲吧?”

    又咬唇叹了口气:“再说你已经结婚了,你这样不大好吧?但是只要你喜欢,我绝不会和你……”

    唐宝真的听不下去了,翻了一个白眼,毫不客气的道:“就你们两个人在,怕是不用旁人掺和,你们自己就能唱一出戏了,让开。”

    看着她生气的模样似乎格外娇俏鲜活,白骞也不恼,反倒是一脸坏笑的逼近她:“我和你也能演一出好戏,要不要和我试试?”

    “试你个头!”唐宝见他口花花,抬脚就快速的对准他的膝盖踢去,趁着他疼的抱着腿‘哎呦’的时候,自己已经快速的闪身,旋脚就扫想上前制止自己的司机,趁着他后退之际,自己就离开了店铺。

    说真的,这个时候,唐宝心里是感激顾行谨的,要不是他以前有空就教自己几招,自己也没能这样轻松的离开。

    白骞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气的跳脚:“你们这没用的东西,连个女人也拦不住。”

    司机觉得自己很冤枉,这大庭广众之下,他们根本不敢对一个女人动手,毕竟这是京都,要是他们敢乱来,闹出事后,被责罚的肯定是他们。

    白琴琴上前碰了自家哥哥的手臂一下,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大哥,这是朱玉怡小姐。”

    “朱小姐你好,”白骞伸手抚了一下自己的大背头,潇洒一笑:“请坐。”

    自己也坐在她的对面,打了个响指,做出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服务员!”

    朱玉怡坐在他的对面,脸上带着笑意,可是心里对他是很不满的,不过,趁着他现在对唐宝有兴趣,她觉得自己可以借刀杀人。

    要是唐宝被他得手了,顾行谨肯定不会再要她,没了顾行谨给她撑腰,她就没有了张扬的资本。

    白琴琴倒是觉得这朱小姐的肚量很大,看见自家哥哥这样拈花惹草,还能微笑以对,起身道:“朱小姐,我还有点事先走了,下回你到我家来找我一起逛街看电影。”

    等到白琴琴离开后,白骞倒是和朱玉怡说起京都的美食,好玩的地方,酒吧和舞厅这边也开始有了,也算是吃喝玩乐的行家。

    朱玉怡也微笑的和她寒暄了几句,心里头暗暗盘算,要是自己嫁给他,生下儿子,也不怕坐不稳白太太的位置!

    可是想到先前他对唐宝的态度,就忍不住抿着嘴角,心里就有千百个不情愿,因此就有点冷淡。

    白骞知道朱玉怡的家世,有些靠上他的女人,只能是玩玩而已,是不可能娶进门的。

    而朱玉怡模样身段都不错,也能算是美人了,何况朱玉怡身家丰厚,自己这年纪也该娶老婆了,倒是殷勤起来。

    ……

    唐宝现在的心里有点虚,欧阳航这个乌鸦嘴说话怎么就这么灵?说自己有烂桃花,自己下午就遇到了,这让她心里怕怕的。

    她可没忘记,欧阳航还说她有大祸临头。

    唐宝琢磨了一下,自己现在虽然不能躲进空间,可是空间里还有枪,也有砖头什么的,自己好像还是有自保之力的。

    这就算是大祸临头,她也能逢凶化吉,

    她还没从宋家离开,就接到了林娟的电话,请她去林家一趟。

    唐宝还以为林娟或者是她的家里人有什么不舒服,过去一看才发现是南宫月给她们买了不少衣服,林娟让她挑喜欢的带一些回去。

    唐宝看到新衣服的时候眼睛一亮,好几种颜色的细格子棉布衬衫,小裤脚的牛仔裤,还有粉色碎花裙子,和好几种颜色的布拉吉。

    唐宝自认自己绝对是个俗人,喜欢钱,喜欢好吃的,也喜欢这些好看的衣服。

    两个姑娘在房间里试来试去,最后干脆换了黑白细格子的长裙,外面套了一件米色的小外套,看着倒是有几分相似。

    “看我们现在像不像是双胞胎?”林娟欢快的转了个圈圈,笑着道:“对了,你先前不是说想买家电吗?我带你去我妈那边看看,那边还新开了好几家水果店,早桃也已经有的卖了,还有苹果橘子。”

    唐宝在镜子前臭美了一下,听到水果点,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点头:“那行,我们这就走。”

    两人出了门,就拦下了一辆慢慢开过来的面包车,司机是个三十来岁的中年司机,后面的位置上还坐了一个瘦小中年妇女。

    司机笑得一脸憨厚:“两位同志,这是我媳妇,今儿我带她出来卖狗子,你们不会介意吧?”

    林娟心里倒是很喜欢这才出生没多久的小狗,自己坐到了后面,好奇的看着三只小奶狗,还伸手点了点:“这是土狗吗?怎么卖?”

    唐宝就打开车门坐到了前面,瞬间就感应到了一点淡淡的木灵气,她还来不及好奇,就听到林娟传来惊慌失措的声音:“啊!”

    瘦小的中年妇女,手里拿着匕首抵在林娟的纤细的脖子上,阴恻恻的三角眼里带着狠厉:“不许动,不许叫,要不我手里的匕首可没长眼。”

    那司机也抛去了忠厚的笑容,很是拿着一块帕子捂在唐宝的脸上。

    唐宝闻到那刺鼻的味道,就觉得脑袋晕晕的,很快整个人失去了知觉。

    在晕过去的那一刻,唐宝心里还郁闷的要命,自己这一回可真是阴沟里翻船了,本来惦记着人家的木灵气,可是人家直接就把自己给灭了。

    在看到手枪的那一刻,要是她自己一个人,那就可以出手还击,大不了就是要了他们的命。

    可是这有林娟在,她总不能凭空就拿出砖头把他们给砸死了。

    在这她也不敢开枪,这里是京都,她这私自带着军火,那是要被抓去坐牢的,说不准还会连累顾行谨。

    ……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外面两边路上零零落落亮着昏暗的路灯。

    唐宝悠悠醒来,就发现自己被严严实实的绑住手脚,躺在地上的稻堆里,林娟也在自己的边上,看着还晕着。

    屋子里散发着一股发霉的味道,不知从哪儿飘来一股麦香味,勾的唐宝的肚子都忍不住咕咕的叫了几声。

    屋子里除了在角落里的她们两人,中间还放在一张八仙桌,四个男人和两个女人在那说话。

    唐宝心里也有点慌,整个人动也不敢动,用意念从空间里弄出匕首,小心翼翼的割着绑着自己手腕的绳子。

    这用意念控制太费力气,也可能是唐宝自己业务不熟练,灵力也消耗了太多,才把绳子割断,可是这灵力用过度,让她的脑袋突然一阵刺痛,让她咬住自己的唇,这才免得呻吟出来。

    说真的,因为先前空间被关闭了几个月,唐宝现在就担心自己的空间再出什么意外,心里好慌。

    她静静的躺在那恢复了一会,没觉得自己的脑袋疼的难受,这才准备开始割脚上的绳子。

    可是这个时候,有个男人开口了:“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们赶紧去准备晚饭。”

    “你们小心看着点,免得被人看出什么。”

    其中一个女人不放心叮嘱:“等下她们就要过来了,可不要出乱子。”

    唐宝心里觉得她们嘴里要过来的人,应该就是幕后主谋。

    现在她倒是期待林娟不要醒来,这样自己用砖头砸晕他们也不会让林娟看见。

    “我说,这两个娘们长的可真不错,细皮嫩肉的,嘿嘿……”

    男人猥琐的声音里带着某种渴望:“我们今儿也不能白忙活一场是不是?反正现在人还没来,要不先乐呵乐呵?”

    另外几个男人都明白他的意思,也很心动,他们也舍不得浪费这么好的机会。

    四双眼睛贼兮兮色眯眯的盯着地上稻草堆里两个女人的背影看。

    越看越觉得她们身姿妙曼,让人心里痒痒的,内心躁动的更加厉害。

    有个男人咽着口水道:“把门关了,这两个女人模样真的好看,要是出手一定也能卖个好价钱。”

    “不过卖之前,我们肯定要先尝尝甜头。”

    有个男人低声道:“要不先别动手吧?那边的人只是让我们抓一个女人,我们这抓了两个,会不会惹出什么麻烦?”

    “你个胆小鬼,怕啥,这人都弄来了,还能送回去吗?再说他们不是说了吗?这唐宝是外地的,怕什么。”

    唐宝听着他们恶心的话,瞬间就明白了他们的打算,这是想把自己卖了。

    狗带的,自己本来还想着砸晕他们就好了,可是听到他们这阴暗猥琐的心思,她觉得自己就算是弄死他们也是为民除害。

    她最恨的就是这做人口买卖的不法分子了。

    她的心里已经浮现出了杀意,虽然有四个人,可是自己也不是不能弄死他们。

    不过,她不知道现在自己在哪儿,这要是从空间里弄出石头砸死他们,也不知道会不会引起动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