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现在只能用意念从空间里拿出东西,却是一次只能对准一个人,这样才能一击即中。

    可是对面却有四个人,这就让她心里有点慌了。

    自己要是一下子不能把他们都解决了,他们就会有可能逃出去,要是嚷嚷自己是妖怪,那自己肯定会被人千刀万剐的解剖了。

    特别是唐宝在听到诸葛青的传闻后,心里越发觉得诸葛青才是真正的男主,带动了华国的经济,自己说不准是传说中的炮灰女配,因此可不敢大意。

    就在她琢磨自己该怎么才能一下子就弄死他们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声,还有唐宝有点熟悉的声音:“有人在吗?孙嫂子让我送馒头过来了。”

    四个男人相视一眼,其中一个人就出门去开门了。

    这里是郊外的小四合院,吴媛媛家就在隔壁。

    她阿爸早年在战场上受伤瘸了腿,回来她阿娘就卷了些钱财跑了,活生生的把吴媛媛的奶奶气死了,吴永刚就带着自己女儿卖馒头包子过日子。

    他们的生意很不错,可是这郊区去也很少有人舍得买肉包子和白面馒头吃,吴永刚都是要去京都的市区里卖。

    这几天,这边倒是有人买下来郊区最好的四合院,还天天来买包子馒头,倒也算是大顾客了。

    因此,那吴嫂子姐妹说了声要十个馒头,去买菜回来再来拿,吴媛媛就热情的送货上门了。

    这边是小四合院,孙老三看见一蒸笼白面馒头,也放松了警惕,自己拿了一个开始吃,还指了指厨房:“大侄女,你放里面就成。”

    吴媛媛清脆的应了一声,自己端着蒸笼去厨房的时候,眼睛却看见了厨房的凳子上放着一袋子女人的衣服,里面露出来了衣服裤子,还有一本医科书,上面还写着唐宝的名字。

    现在的袋子大都是自制的布袋或者是网兜拎东西,而且这书本和衣服大家都是很珍惜的,绝对不可能乱丢的。

    吴媛媛心里一咯噔,她每个星期都会回来,今儿回来的时候,也听到隔壁的婶婶们说起这新搬来的人家是开出租车的,不过家里却是两个女人,也没孩子。

    说是那两个女人一个是他婆娘,一个是姨妹,可是大家在背后都猜测两个女人都是他……

    吴媛媛虽然话不多,可是在这郊区生活,这边前几年也不大太平,有些东西也是听多了,也见了不少龌蹉事。

    她斜睨了袋子一眼,继而平稳的出声:“叔,这些馒头够了吗?今儿家里还多了几个包子,你们要吗?”

    孙老三还在吃馒头,含糊的道:“不要了。”

    “对了,我进来的时候,看见你门口的车门还开着呢?”吴媛媛一边把馒头从蒸笼里放到锅里,一边却笑着道:“这边孩子乱窜,叔你小心车里的东西。”

    孙老三眉头一皱,大步往外走:“是吗?”

    吴媛媛是看见两个女人出去了,还以为把孙老三给哄出去,家里就没人了。

    而这小四合院里,除了厨房就是三间正房,她就趁机拎着门口的一根棒槌往正房偏门窜去,要是里面没人,是自己想多了,自己就可以借口是看见老鼠了,或者是看见猫了。

    要是真的是自己心里想的那样,她也能救下唐宝。

    可是她做梦也没想到,里面竟然还有三个男人,,看见她闯进来,就像是老鹰捉小鸡一样,瞬间把她捂住嘴,顺势把匕首架在她的脖子上,怒道:“不准出声,你是谁?”

    吴媛媛看见稻草堆上的两个姑娘背影,就知道自己大意了,打死她也没料到里面还有三个男人。

    她一脸害怕的扔掉了手里的棒槌,流着眼泪可怜兮兮的道:“我,我看见有老鼠窜进来了,就想着……”

    孙老三也阴沉着脸从外面进来了,看见里面的吴媛媛,骂骂咧咧的道:“你个小娘皮,谁让你进来的!”

    他们家这包子馒头的味道不错,他们都懒得自己做馒头,这半个多月都是在吴家买的,也算是认识了吴媛媛。

    要是吴媛媛不回去,吴老爹肯定会找过来,这就麻烦了。

    吴媛媛吓得浑身发颤:“你们别卖我成不成?我以后愿意跟着你们干,我们就是一伙的了,是自己人,我在大学里念书,可以骗很多同学出来……”

    唐宝悄悄的隔断了绑着自己双脚的绳子,趁着吴媛媛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自己拿掉了塞在自己嘴里的毛巾,心念一动,就从空间里拿出了一根木棍。

    她拿着木棍后一跃而起,盯着他们道:“你们不准过来,要不我就大喊了。”

    四个男人愣住了,不明白唐宝的手里怎么会出现木棍?

    不对,是她怎么能挣脱绳子?

    “把她围住,看她往哪里跑!”其中一人急的五官扭曲,丑陋至极,很是凶狠的瞪着唐宝:“谁绑的绳子?怎么会出这纰漏?”

    一眨眼的功夫,两个男人就围了上来:“这地方偏僻,你就算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

    “站住,你们让我离开这,我就当成没这件事。”唐宝几不可见的挑眉,就算是上一世她也没有碰上这种事情,要不是自己忍不下去,也不会贸然行动。

    又瞄了眼被刀横在脖子上的吴媛媛,一脸不认识的表情,恍然大悟的看着他们:“你们是人贩子?”

    又指着吴媛媛,一脸愤怒:“我听见了你的话,你真是一个恶毒的女人,你是哪个学校的?”

    吴媛媛也没有辜负唐宝心里的期待,一脸懦弱的用自己的双手捂住自己的脸。

    她这表现,倒是让挟持她的人放松了警惕,注意力也落在唐宝身上了。

    唐宝一向觉得以理服人,不如用拳头更能服人,也更爽快。

    如果一个拳头解决不了,那就两个拳头,再不行就用砖头和石头,反正这东西自己的空间不缺。

    四个男人也怕唐宝大喊,他们这找的房子虽然有点偏,可是这要是大喊,要是外面恰好有人经过就不妙了。

    不过现在外面的天色已经慢慢的变黑了,只要天黑透了,或者是等红姑回来,就能用迷药把她们都弄晕了,因此他们也都想拖延时间。

    孙老三和自己的几个兄弟使了个眼色,自己就上前道:“大家都是讨口饭吃,你要是不说出去,我们就放你们走。”

    这个时候,林娟也睁开了眼,美眸惊慌的看着他们。

    “我们也不想闹大,给我们点钱,放我们走,我们就不追究了。”唐宝露出一副死要钱的样子,挡在了林娟面前,指了指吴媛媛:“让她过来把我朋友的绳子解开了,快点,要不我就大喊了。”

    唐宝现在是不敢大喊的,深怕他们不小心伤到了被劫持的吴媛媛。

    只要吴媛媛不在他们的手里,这三个男人她也敢和他们拼一拼,一是自己的力气够大,而且顾行谨先前也算是教了一些,她自己也知道人体的死穴。

    孙老三眼睛一吊,迟疑了一会,才点头:“老五,让她过去。”

    吴媛媛没有做任何的表态,表面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单纯无害的乖乖女。

    此时被他们这一逼,吓得簌簌发抖,却也不敢违背他们的意思,上前拿下了林娟嘴里的布,又解开了林娟的绳子后,自己就似乎被吓到了,后退几步,靠着墙簌簌发抖。

    林娟虽然不知道先前是什么情况,可是在醒来后,却是听到唐宝指着林娟骂的,因此也不多嘴,只是揉了揉手腕,随即来到唐宝的身边低声道:“把棍子给我,我自小是和我嫂子一起长大的。”

    她们先前也说起过南宫月,虽然南宫月是女人,可是身手却很不错。

    林娟看着秀气纤柔,可是也有些拳脚功夫,还和唐宝比划过。

    唐宝是担心她才醒来,这迷药的反应还没过,听到她这话,故作担忧的低声道:“他们是人贩子,我这嫁人了,要是被公公婆婆们知道我落在他们手里,会让我男人不要我的。”

    林娟闻言眉头紧皱,她紧抿着下唇,看着面前的四个男人,又看了看唐宝,见她对自己眨眼的那一刻,脚下一个箭步,就直接上前对着边上的男人挥着拳头冲过去。

    她的拳头拳拳到肉,又快又狠,真的是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特别是被她揍的男人,一时间都被她逼的手忙脚乱。

    唐宝几乎是和她同时出手,挥舞着手里的棍子,就对准他们身上的要害打去。

    他们虽然有是个男人,可是这房间里除了老五手里的匕首,就没有别的武器了,这一时之间反倒是落了下风。

    真是见鬼了,这两个温温柔柔的女人,瞬间变身成了母老虎。

    “哎呦,你!你这个贱女人,赶紧放开我!”孙老三被唐宝打的浑身一麻,整个人就倒在地上了,疼痛让他的一张几近扭曲。

    吴媛媛悄咪咪的摸到了一条凳子,也对着想对唐宝下暗手的男人砸过去。

    现场瞬间很是混乱,可是才几分钟后很快就归于平静。

    唐宝趁着先前的混乱,用意念操控着银针刺入他们的穴位,这下四个男人都倒在地上骂骂咧咧:“妖女,你们不是人,我怎么浑身都没力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