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瘫在地上的男人已经怀疑人生。

    不,他们心里更愿意相信自己见鬼了,这两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姑娘肯定不是人,要不怎么可能把他们四个男人收拾了?

    而且诡异的是他们觉得自己身上的力气好像都没有了,可是那被拳打脚踢的疼痛又让他们忍不住哀嚎。

    唐宝拿起了他们的匕首,在孙老三的脖子上比划,杏眼滴溜溜的在他们手腕上的木珠子了打转,要是这一颗木珠子有灵气,那是凑巧,可是他们手腕上的木珠子都有灵气,那就不对了。

    她觉得这更像是一种帮派之间的信物,心里就琢磨着追根问底了忙着木珠子有木灵气,虽然不多,可是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因此,唐宝的心里已经盘算着追根究底,还可以打着为民除害的借口,美的她差点笑出来:“说,幕后指使之人是谁?”

    孙老三心里觉得这小姑娘不敢杀人,很有江湖道义:“我们技不如人,要杀就杀,要刮就刮,老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唐宝还点头附和:“这可是你说的,千万别后悔啊。”

    随即,手捏成拳头,在他的下巴和胳膊上用力一击。

    “哎呦啊…好疼……啊!”孙老三觉得自己的下巴和胳膊都快要脱臼一般,疼的他眼泪直流,整个人都抽搐起来。

    偏偏这个时候,唐宝还很开始现场教学:“娟娟,媛媛,你们都看仔细了,这人身上有些穴位疼的能让人怀疑人生,当然,最简单粗暴的只有一个地方。”

    说完,一脚往孙老三的##踹去,孙老三疼的发出了哀嚎痛哭,却不敢乱动,也不敢太大声,毕竟唐宝手里的匕首还架在他的脖子上你。

    林娟这个时候,已经努力的和吴媛媛一起把另外三个男人绑在一起,看见唐宝把人收拾的这么惨,忍不住姨母笑,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我记住了,我肯定不会忘记。”

    地上的三个男人听着孙老三的哀嚎,几乎是感同身受的哆嗦了一下,这实在是太凶残了,这不科学啊。

    唐宝不是好为人师,而是觉得姑娘家一定会要有自保之力,特别是像她们这样美美哒的姑娘,更要注意人生安全,反正现在这有现成的教材,她就很好的给她们演绎了一下,什么穴位能给你带来生不如死的感觉。

    当然,为防备孙老三的惨叫太大,吓着了外面路过的人,唐宝很细心的把桌上的抹布塞进了孙老三的嘴里。

    可怜的孙老三就是想求饶,都说不出话,最终熬不过去,双眼一翻,整个人就晕过去了。

    边上的三个男人看到满脸眼泪鼻涕邋遢的不像样子的孙老三,瞬间都和怂了,争先恐后的道:“姑娘,我们真的不知道上面的人是谁,我们都是听命行事的。”

    “就是,只有二姐才有可能知道上头的人是谁。”

    “姑奶奶们,你们就饶了我们吧?”

    林娟一脸的兴致勃勃:“我就温习温习她教我的知识而已。”

    可怜她每天被南宫月逼着学武,可是和南宫月动手,每一回都是被碾压的份,让她的心里产生了错觉,还以为自己真的很没用。

    今儿凭着她自己的能力打倒了一个男人,她觉得下一回自己能打的更好。

    特别是现在按着唐宝先前教的穴位打过去,打的他们哭爹喊娘的,让她的心情瞬间好极了,先前的害怕担心现在都没了。

    毕竟她是第一回遇到这种事,一开始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

    “你,你别打了,你别过来啊,再过来我就喊救命了啊!”被打的男人真的是疼的受不住了,恨不能和孙老三那样晕过去,也好过现在被揍的怀疑人生。

    林娟冷笑:“喊救命?你们这是想贼喊捉贼吗?有本事你们就喊啊?”

    他们顿时心口一滞。

    他们自然是不敢喊的,要是公安真的来了,他们这绑架的罪名可不轻,特别是还触及到人口买卖。

    因此,哪怕疼的要死,都是咬牙哀嚎讨饶,生怕动静太大,会让人察觉到不对劲。

    这个时候,一直在门口观察外面情况的吴媛媛焦急的低声道:“唐宝,那两个女人回来了。”

    唐宝很顺手的把匕首给了吴媛媛,自己又拿起了木棍,对这还没昏过去的三个男人冷冷的看了一眼:“现在起给我闭嘴,要是让外面的两个女人跑了,我就让你们后半辈子都变成女人。”

    三个男人浑身一颤,哪怕疼的要死,也紧紧的咬着唇,不敢发出一点点的声音。

    虽然她的声音不大,可是他们丝毫不怀疑这母老虎会脚下留情。

    他们宁愿去坐牢,也不愿意自己下半辈子变成女人,这威胁真的是太狠毒了。

    他们都很识时务的对着唐宝点头,生怕点的慢了,这女人又给他们来一脚。

    唐宝自己来到门边,从门缝里看着外面的两个中年妇女拎着好几网兜东西过来,在她们进门的那一刻,她挥着木棍一个横扫,直接对准她们的膝盖用力打过去。

    “哎呦……”两个女人才发出惨叫,唐宝一个手刃,就把一个女人给打晕了,又把木棍放在还在捧着腿哀嚎的女人脖子上,很不悦的开口:“太难听了,给我闭嘴,要不老娘送你上西天。”

    吴媛媛在边上看的目瞪口呆。

    她这些年也受过不少教训,其实是知道明哲保身的,先前的时候,看见唐宝的东西,这才脑子一热,浑身是胆的进来。

    说真的,在看见那三个男人的时候,她心里是有几分后悔的。

    可是没想到,转眼之间,事情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唐宝是老师最喜欢的好学生,谁都说她是乖巧伶俐又有天分的。

    还有林娟,她也长着一张文文静静的脸蛋,看着就是需要被人保护的,可是现在,长的挺好看这两姑娘,怎么都能拳脚功夫,还这么厉害呢?

    唐宝问了这女人几句,发现他们都是听命行事的,完全不知道真正的幕后主使是谁。

    气的唐宝敲晕她,又踩着先前被她敲晕的那个女人的手指头,活生生的让晕过去的女人疼醒来。

    唐宝也是诈她:“他们都已经交代清楚了,你再说一遍,看看他们还有没有遗漏的,要是不听话,我不介意把你弄死。”

    那女人疼的眼泪直流,不住的点头:“我们就是接到钱哥的命令,暗暗的跟着你……说是要把你逮住,有人除了大价钱,可是出钱的人都是保密的,我也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他们谁都不明白,这两个姑娘会这么厉害,真是整日打雁,反倒是被雁啄了眼。

    唐宝仔细的问了一遍,确定自己问不出什么东西,看着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就问吴媛媛:“你知道这是哪儿吗?这边哪儿有电话机吗?”

    吴媛媛摇头:“我们这边是京都的郊区,地段有点偏,也算是山坳里,就算是开车去京都也要将近一个小时,这里比较偏僻,只有四十几户人家,就听说过有传呼机,可是村子里没有电话机的。”

    就是因为医学院离家里比较远,她才只能选择住校,要是近一点,她肯定是放心不下家里身子不好的阿爸。

    林娟眨了眨眼睛:“唐宝,我会开车啊,他们不是有面包车吗?我们可以先去公安局,让他们来把这些坏人抓起来严加审问啊!”

    “那就只能这样了。”唐宝看着她们笑了笑:“你们先去找一找牢一点的绳子,我再把他们绑一遍,免得被他们跑了。”

    林娟和吴媛媛不知道唐宝现在打的是什么主意,两个人也有伴,林娟拉着吴媛媛的手,绘声绘色的说着自己和唐宝的经历,去外面找绳子了。

    而唐宝在她们离开后,丝毫不不顾忌他们的求饶,毫不犹豫的用木棍把他们一个个敲晕,然后就用匕首把他们手里的木珠子都割断了,连着红绳一起收进空间。

    虽然有点不好意思,可是唐宝现在缺钱啊,就把他们兜里的钱全都逃出来了,六个人加起来也不过才一百多元钱。

    可是唐宝也不嫌弃少,这蚊子再小也是肉啊,这点钱够自己和离殇吃一个多月的食堂了。

    哎,真的是太佩服自己了,这么勤俭节约,不放过任何收敛钱财的机会。

    意外的是,还收获了三个手表,卖出去也能有壹佰多元钱。

    要是地上的人现在醒来,怕是也会被她气的晕过去:来打劫的反倒是被人质给打劫了,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吴媛媛和林娟很快拿着绳子和白面馒头过来,唐宝把他们都给绑的严严实实的,这才去洗了手,一边吃着馒头一边和她们商量:“媛媛,今儿真是谢谢你了,等下我们先回去,这边的门反锁了。

    要是不出意外的话,我会和警察再来一遍,你等下就先回家歇着吧?”

    “你不嫌我帮倒忙就好,”吴媛媛一脸敬佩的看着她,眼睛亮晶晶的就像是看见了自己的偶像:“你和娟娟真的好厉害啊。”

    “一般般啦,”唐宝搂着她的肩膀笑:“你要是感兴趣,我就教你几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