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天黑了,四周都是安静的像在拍鬼片,黑漆漆的,就连月亮也不出来玩耍。

    这黄泥路上可没有路灯照亮,让新手司机林娟开着面包车慢慢的在黄泥路上行驶。

    不能说她龟速,反正人家开的肯定能和骑自行车的比一比速度。

    林娟和唐宝都换成了牛仔裤和衬衣,为了安全起见,还带了擀面杖匕首和菜刀。

    唐宝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心里琢磨着欧阳航这乌鸦嘴实在是太灵了。

    不对,是欧阳航这个年轻人还是很有前途的,以后肯定能成为一代大师。

    现在因为提倡破四旧,对这神神叨叨的事情倒是很忌讳。

    不过,就在唐宝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的时候,迎面开来了三辆面包车,看见她们这面包车就停下来了。

    林娟也停下车,很紧张的问:“唐宝,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撞过去拼一拼?”

    “他们估摸着以为我们是一伙的!”唐宝知道林娟的车技不可能太好,而且她们对路况也不熟悉,根本冲不过去。

    奶奶个熊,她原本还以为自己的危机已经过去了,没想到现在才开始。

    “要是对方人少,我们还能拼一拼!”唐宝看着对方已经有人下车了,快速的叮嘱她:“等下你先不要下车,等他们过来的时候,我让你撞过去的时候,你也不要担心人命,直接撞过去。”

    “好,我,我记住了。”林娟虽然担心害怕,却也知道现在不是自己胆小的时候,毕竟下去吸引她们注意力的唐宝更危险。

    对面走过来的两个男人拿着手电筒,一脸疑惑的看着唐宝:“你是谁?”又带着点试探的问:“这车是你们的吗?”

    唐宝觉得要是能混过去那就再好不过了。

    “我借了孙三叔的车去一下医院,”唐宝眼珠子一转,就开始瞎扯:“我奶奶今儿能出院了,我们姐妹现在去接奶奶。”

    自己的亲奶奶倒是很适合在这种时候出现,可惜苏奶奶没有听到这亲孙女的呼唤。

    带头的汉子咬着香烟,很是不满的哼了哼:“他们也实在是太乱来了。”

    又拿着手电筒照了照车里,看见驾驶座上秀秀气气的姑娘,这心里还真没了怀疑:“那你们走吧。”

    唐宝暗暗的松了口气。

    可惜这口气现在松的太早了,后面车里传来了一个女人尖锐的嘶吼:“不能让她走,她就是唐宝,就是我要你们抓的人!”

    唐宝趁着他们迟疑的时候,自己已经快速的上前,抬脚就踹在男人的要害,趁着他疼的弯腰之际,不知从哪儿拿出来的匕首已经稳稳的架在了男人的脖子上,清脆的声音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都别过来,要不我手里的匕首可不长眼。”

    又看着车里开口:“赵美香,原来是你在背后搞鬼。”

    说真的,在唐宝的心里,原本还是比较怀疑孟恋蝶她们母女的,可是没想到是赵美香先跳出来。

    赵美香没想到唐宝胆子这么大,自己改变了声音,这还是能让唐宝给听出来。

    她在八个男女的簇拥下过来,狠狠的瞪着她:“你现在落在我的手里,一会儿有你好受的!”

    算上落在唐宝手里的男人,他们一共是十个人。

    唐宝眼尾的余光扫到了车里的林娟已经咬着唇盯着他们了,不到万不得已,唐宝也不想林娟撞入,这样很容易给她留下心里阴影,而且现在的距离不够近,就算是林娟开车撞过来,他们也能反应过来避过去。

    因此唐宝还想凭着自己手里的人质逼一逼他们:“都给我退远点,要不我手抖了,你们可别怪我。”

    对面的人却一个都没退后一步,反而是散开朝她逼近。

    赵美香也一脸等不及的怒吼:“还不快点把她给我抓起来,只要不打死留口气就好,我要让她……”

    后面骂骂咧咧的说着一些不堪入耳的话,恨不得把唐宝千刀万剐。

    唐宝心里有点焦急,他们人多,自己就算是用空间里的石头砸,也有点危险。

    她担心要是有人被自己吓跑了,自己的秘密就会被揭穿,而且还有林娟在,也不好糊弄。

    当然,她更不愿意落在他们的手里。

    一时之间,唐宝有点左右为难。

    而这个时候,他们几乎是一拥而上对唐宝出手了。

    唐宝一个手刃就把手里的人质给打晕了,顺势把人质往他们前面一扔,自己挥舞着匕首,使足了力气朝着最前面男人脖子挥去。

    她的动作很快,对面男人的反应也不慢,快速的避开。

    不远处的林娟也按耐不住了,拿着棍子就下车帮忙,可是她对敌经验不足,很快就被人抓了起来。

    双拳难敌四手,唐宝很快就被他们给打倒在地,有人挥舞着棍子,脸色恶狠狠的对准她双腿打去:“娘的,老子今儿打断你的腿,看你怎么跑!”

    唐宝面对这危机,正准备从空间里拿出枪的时候,忽然之间一道身影快速的挡在了她的身前。

    男人出手就准确的握住了他打过来的木棍,随即手一用力,木棍就换了个主人,男人顺手一挥,嘭的一声,木棍重重敲在行凶之人的脑门上。

    很快,一滴,一滴粘稠的血就顺着额角留下来。

    后面已经有好些人在大喊:“我们是公安,都不许动,举起手来,要不就开枪了。”

    唐宝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只觉得自己的大脑有那么一瞬间空白了几下。

    她看着挡在她身前的男人,不敢置信的开口:“顾行谨,你怎么在这?”

    顾行谨出手利落的把几个想跑的男人踢倒在地,这才上前扶起唐宝,恨不得自己的眼能自带着x光,也好扫描出她有没有受伤,一脸担忧的问:“你没事吧?你差点吓死我了。”

    “你……林娟……”唐宝猛然间想到了林娟,赶紧回头,却看见宋霄也没有放弃英雄救美的机会,早就搂着林娟在一边温声细语,体贴之极的献殷勤了。

    而此刻,本来耀武扬威的那几个男女,现在早就被几个军人给逮住后,拿着绳子捆住了。

    唐宝暗暗的松了口气,就感觉到他们这些不法分子的身上,也有淡淡的木灵气,伸手推了顾行谨一把,低声道:“你去把他们手腕上木珠子都给我弄来好不好,我有用。”

    生怕他不答应,一双波光潋滟的杏眼眼巴巴的看着他:“是对我很有用的。”

    顾行谨愿意满足自己老婆一切合理的要求,带着点宠溺的应了一声:“好,我这就去给你拿。”

    可惜他一松开扶着唐宝腰肢的手,她就忽然双腿一软,差点就要跌倒在地。

    幸好顾行谨还没离开,一把将她扶住,担忧极了:“唐宝,你哪儿不舒服?”

    在他看来,什么都比不上自己老婆的安危,深怕她先前受到了暗伤,恨不能自己仔细的给她检查才能放心。

    “我没事,是脚扭了下。”唐宝稳住身形,推了他一把,低声叮咛:“快点去把木珠子都给我弄来,一般都是戴在右手。”

    顾行谨干脆把她抱起来,不容拒绝的把她放在车里,自己这才去那些被绑着的不法分子那里,借着审讯的时候,自然是不客气的动手,趁机把他们手腕上的木珠子给隔断收了起来。

    ……

    回去的后,唐宝就带着顾行谨来到了二师兄的旅馆,这边的工作人员早就认识唐宝了,赶紧给她房间的钥匙,还很体贴的给他们准备了干净的毛巾香皂,还有装满开水的开水壶什么的。

    唐宝洗了个澡,换上了新裙子,这才觉得浑身都舒坦了,自己一边擦头发,一边催着把玩着木珠子的顾行谨去洗澡:“你又看不出来,快去洗澡。”

    “好,”顾行谨也知道自己的老婆爱干净,自己现在没洗澡要是敢抱她,肯定会被她嫌弃,起身往浴室走,还眼神暧昧的看着她,别有用意的道:“老婆,其实我很乐意和你一起洗的,这样还可以给你擦背呢?”

    “滚你的,”唐宝带着点娇嗔的瞪了他一眼:“洗好澡在出来老实交代你为什么会过来,电话里还不给我说。”

    顾行谨笑了笑,自己就去了里间洗澡。

    现在的旅馆里可没有浴巾什么的,唐宝今儿是随身带着新衣服,这才有新衣服换,因此看见顾行谨没有穿衣服就光溜溜的出来了,忍不住羞恼的嗔了他一眼:“你可真不要脸,显摆你有腹肌是不是?”

    顾行谨上床就把薄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哭笑不得的道:“我的行礼还在招待所里呢,现在穿的衣裤都已经脏了,我就顺手洗了晾了。”

    唐宝这才反应过来,只能嘿嘿的笑了笑,就好奇的问他:“你怎么会突然之间出现在我的面前英雄救美?”

    想起部队里的有些机密是不能外泄的,赶紧道:“要是不能说的,你就不要告诉我了。”

    “是接到一个任务,”顾行谨想到自己的任务也有点头疼,因为那表示自己要见她都要偷偷摸摸的,干脆搂着她问:“你给我说说,今儿是怎么回事?”

    唐宝粗粗的把事情的经过和他说了一遍,伸出纤细白皙的手指头点了点他那结实的身躯,好奇的问:“你们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