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俩久别重逢,原本是想好好说说话的,毕竟今儿的事情不简单。

    可是话没说几句,顾行谨带着点粗茧的大手就不听话起来,下意识往最想去的地方去。一点也不矜持。

    他伸手就将自己媳妇抱在怀中,把她当成面团一样。

    他这么想了,也这么做了,他的力道大,唐宝还来不及的反应,就已经被他带入了怀中,炙热的气息封住了她柔软的唇。

    久违的亲吻,让他们小别重聚的小夫妻像牛皮糖一样黏在了一起。

    唐宝没看到他的时候,倒是也没这么想他,可是现在被他搂在怀里,被他吻昏了头,整个人就像混混沌沌的,连带着自己最初想要问他的问题都抛在了脑后。

    他亲吻着她的白皙纤细的脖颈,将她紧紧的禁锢在自己的怀中。

    他双臂撑在床上,健硕的肩胛骨伸展,脊背带着无与伦比的力度和美感,滚烫的汗水顺着脊背的曲线一点点往下,流入引人遐想的地段。

    他带着点嘶哑的声音格外的迷人,一声声的低喃:“媳妇,媳妇,我好想你。”

    这一番折腾下来快半夜了,唐宝平时在这个时候,早就和周公去下棋了,可是今儿可能是先前的刺激太大了,现在她还没睡意。

    她依然被他搂在怀里,虽然身体乏累,可看着他深邃明亮的眼眸中放佛装满了星辰,那样眷恋仔细的盯着自己,让唐宝怎么睡得着?

    唐宝迟疑了好一会儿,才伸手戳了戳他的胸膛,开口问:“你们怎么找到我们的?”

    ……

    今儿能这么快寻到他们,还真的是多亏了宋霄和南宫月。

    她们才被人挟持走,今儿好不容易有空休息的宋霄就拎着些水果什么的来找林娟,想联络联络感情。

    可是在林娟喜欢去的地方,找来找去找不到,他就有点担心了。

    随即联系林家的人一问,南宫月就说她去找人问一问,随即就让他们盯着今儿下午离开京都的面包车。

    凑巧的是想给唐宝个惊喜的顾行谨也来到了京都找老婆,离殇就带着他去宋家,又去了林家,这才知道自家老婆不见了。

    神神叨叨的欧阳航已经被逼的快要跳楼了,抓落了几根头发,掐着手指头嘀嘀咕咕的念着古怪的文字,最后一拍大腿道:“西边,就在西边,都盯着西边下午出城的面包车,就能找到她们。”

    宋家和林家联手,这手里头能用的人就多了,再者下午出城的面包车也不算很多,他们的人手却不少。

    至于他们追查了很多辆车的艰辛和担忧,那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要是再找不到人,顾行谨觉得自己都能急的上西天了。

    ……

    唐宝听见他说来京都是出任务的,也就不追根问底了,反而是伸手把他从那些人手腕上弄下李的木珠子,当着他的面收进了空间:“总算是能用了,不知怎么的,我就像是知道自己有了乾坤袋,要是这东西再多一点,遇到危险的时候,我就能躲进乾坤袋了。”

    现在这个时候是没有空间的说法,可是袖里乾坤的出处,却是以前的山海经里,或者是别的神话鬼怪书里都出现过的仙家之物。

    顾行谨也没怀疑唐宝的话,而是若有所思的道:“那我明儿再去查问一下,说不准还能给你找到更多的木珠子。”

    “是要好好查查,我就是觉得这些人像是个组织!”唐宝觉得他也挺上道的:“不过你也不要被人发现了,我有这些木珠子也就够用了。”

    其实她还需要很多的木灵气,可是她也没忘记这里是京都,要是被人查到什么就不好了。

    而且现在她总觉得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自己没必要让他为自己冒险。

    顾行谨搂着她,感受着她柔软的身子,熟悉的香味,这才有了家的感觉:“你放心,我会小心的,正好我这边也带着些人一起过来,这件事我会看着办的。”

    随即眼眸一暗:“赵美香敢对你下手,就干脆借着这机会让她把牢底坐穿吧!”

    “不,她现在也只能算是杀人未遂!”唐宝看着他笑了笑,风牛马不相及的话:“我这京都买了个小四合院,修整的差不多了,很快就能住人了,我们明儿有空去瞧瞧?”

    顾行谨看着她露出来狡黠的笑容,琢磨了一下,还是不解:“你的意思是想弄死她?觉得坐牢太便宜她了是不是?”

    想到要不是唐宝机灵,她现在会遭遇到的事情,就让他的心尖一疼,也觉得还是把人弄死才能放心,难掩戾气的道:“要是想让她死,也不是很难的事,毕竟她现在不仅是得罪你,其中还牵连了林家,我们也能想想法子,到时候就算是不能关明正大的要她的命,弄点手段也能要她的命。”

    唐宝嘴角抽了抽,嗔了他一眼:“你开口就是打打杀杀的,这处事态度就不能温和点吗?”

    “你,她都这样对你,你还想温和点?”顾行谨是真的觉得自己媳妇心地太善良了,这样的性子迟早得吃亏,语重心长的道:“都说放虎归山,后患无穷,你不能这样心软的。”

    唐宝忍不住一乐,打死她都没想到,自己在他的心里还是逆来顺受的白莲花:“你想多了,我只是觉有时候活着比死了更受罪。”

    对于唐宝来说,这报仇雪恨的事情,自然不会是因为赵美香的身份,自己就顾忌,心里早就有了法子:“按着她的情况,只要我坚持,她就得坐牢是不是?可是我愿意让她用钱打发我,也就是私下和解。

    我会指点赵琪琪去发现顾修安的风流韵事,这样赵琪琪也肯定会在赵美香的耳边吹耳边风。

    最主要的是,顾先生但凡露出一点舍不得钱的模样,以后赵家就不会安静下来……”

    她最后叹了口气:“我这也是没法子,四合院都整修好了,我还想买电器呢,谁让赵美香自己撞上来,我怎么着也得让她肉疼,这样她下回才不敢对我动手。”

    顾行谨听了她的话,还是不放心:“可是我怕她以后再来找你麻烦,要是……”

    “安啦,安啦,”唐宝伸手拍了拍他的胸口,这弹性好像也很不错,爪子就黏在他的身上收不回来了:“下回我会小心点的,大不了把他们都收进空间,反正我肯定是不想死的,这死的就是他们了。”

    顾行谨忍不住叮嘱:“你的乾坤袋不能被人发现,要不就会很危险,人心隔肚皮,你不能相信别人。”

    在他的心里,自己的媳妇是最心地善良的,也是最重情义的。

    出手援助他的弟弟妹妹,还不顾危险的救了他,还有去西北的时候,又是救了大腹便便的人……他就是生怕她吃亏。

    唐宝心里的小人都已经笑翻了,自己说白了就是死要钱,当然,也是想让赵家以后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这赵美香要是死了,那又怎么会在以后的日子里后悔呢?自己还想让她生不如死,可是这呆子还觉得自己心地善良。

    哎,这幸亏是自己的留给他的第一印象不错。

    美丽的女人在他怀里笑得上下起伏,她那柔软白皙的手还放在自己的胸前,这让才吃饱的顾行谨又觉得自己饿了,

    于是顺应自己心里的想法,翻身就压住她……

    第二天早上唐宝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她很庆幸今儿是星期天,要不自己肯定是起不来的。

    她打了个哈欠,起身去洗澡的时候,发现自己白皙的肌肤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就像是被人虐待一样。

    她暗骂一声禽兽,心里倒是好奇他去哪儿了?

    等到她洗好澡,换上了牛仔裤和格子衬衫,就准备下去找点吃的祭祭自己的五脏庙。

    门就被打开了,顾行谨拎着几个鸡蛋进来,看见她微微一笑:“起来了,赶紧吃两个鸡蛋垫垫肚子,等下就能吃午饭了。”

    说完,自己给她剥鸡蛋,又去给她倒了杯温开水。

    唐宝吃了两个鸡蛋后,就摆了摆手:“不吃了,等下就吃午饭了。”

    喝了几口温水后,又歪着头看着他:“你早上去哪儿了?”

    顾行谨自己把剩下的两个鸡蛋吃了,又喝了杯温开水,这才摸着她的小手道:“就去了趟公安局,先让她关几天,现在不仅是她急,也好让赵家的人以后掂量掂量。”

    唐宝眼睛一亮:“这样也好,她这进去了,赵琪琪和她后爹之间的矛盾就很容易爆发出来了。”

    “对,”顾行谨捏着她柔软的小手都不敢用力,看见她在自己的身边,心里就觉得很舒坦,心里是忍不住欢喜,凤眼带笑的看着她:“我今儿有空,等下你要去哪我都能陪你去。”

    唐宝眨了眨眼:“要不我们先去我们的新房子看看?”

    他宠溺的看着她:“好,我都听你的安排。”

    “那还等什么?我们下去吧!”

    两人下了楼,就看见离殇正在楼下的柜台边喝茶,看见他们两人下来,打量了唐宝后,才松了口气:“你没事就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