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没有手机什么的,大哥大又太贵,传呼机也不便宜,这找人就实在是不方便。

    离殇昨儿买好了材料,去医院找东方栎的时候,这才知道唐宝出事的消息。

    不过,离殇对于电灯泡这个职业还是比较喜欢的,看见顾行谨和唐宝下来,就献宝一样拿着车钥匙:“我今儿把东方的车子借来了,我们现在去家里还是去哪儿?”

    唐宝惊讶的看着离殇:“你今儿没事?”

    这人就不能让自己和顾行谨单独呆一会吗?

    离殇很自然的点头:“昨儿都弄好了,现在只差被褥都能入住了。”

    又上前勾着顾行谨的肩膀,哥俩好的道:“许久没见了,你能在这待多久?今儿你要是没事,中午我们好好喝两杯?”

    可以说他第一个朋友就是顾行谨。

    不,应该是说顾行谨是他的生死之交,两人之间确实是在生死关头认识,哪怕半年多没见,现在见面也一点也不生疏。

    顾行谨心里自然是很想和自己的媳妇在一起,这样也能搂搂抱抱,亲亲我我的,可是他的脸皮不够厚,拒绝不了他的邀请,点头道:“那行,我这回是来京都参加两大军区联合演习的,估摸着要待一个月。”

    离殇点了点头,又摇头叹息:“所以我就不喜欢去部队,一点也不自由,我觉得大学里的日子过的挺安逸的,吃的不错,还有人陪着打球,挺好的。”

    “顾行谨都被他说的有点羡慕了:“你高兴就好!”

    唐宝无语的看着勾肩搭背的两人,翻了个白眼:“我先去打个电话给林娟,再去买点东西,先去看看我同学。”

    她原先是打算去自己的小四合院,可是现在一想,自己兜里又没钱,还不如先去瞧瞧吴媛媛,昨儿晚公安就已经把那边的四男二女也给逮来了。

    至于吴媛媛,虽然没有救出她和林娟,可是人家毕竟是不顾危险的出手帮忙了,现在自己上门拜访一下也算是尽了礼数。

    反正旅馆的柜台就有电话机,唐宝把在自己身边说话的两个男人赶远点,免得打搅自己打电话。

    那边很快就有人接起来,原来林娟昨晚上就有点发烧,现在去医院回来还在床上休息。

    唐宝就让她好好休息,自己带着司机和付钱的两个男人去买东西。

    其实,唐宝已经不知道吴媛媛他们家在哪儿了,不过顾行谨早上就从公安局知道了那边的情况,再加上昨儿他也算是在半路找到的唐宝,倒是知道大致的方向。

    离殇喜欢开车,车速也快,才半个多小时就来到了山坳里,很容易就打听到了吴媛媛家。

    山坳里大都是泥土房,吴家也不例外,房子呈“品字形”,正房三间,中间是客厅和左右厢房,东西两边的屋子是厨房柴房什么的。

    吴媛媛在院子里洗艾草,看见有小轿车停在自家门前,心里就紧张起来,虽然昨儿公安已经把人带走了,可是谁知道会不会有同伙呢?

    好在唐宝很快就笑吟吟的下车:“媛媛,你在忙什么呢?”

    “唐宝,你怎么来了?”吴媛媛赶紧起身甩了甩手:“你们还没吃午饭吧?我这就去做饭。”

    顾行谨和离殇把买来的一刀猪肉,还有一些苹果和一些布料,以及绑着的一公一母两只活鸡都拎了进去。

    两只鸡可能晕车了,现在都没有叫唤。

    唐宝瞄了一眼屋内的摆设。一张旧的没有上油漆的八仙桌,两张长凳,边上是两个柜子,一个矮柜一个高柜,客厅不算宽敞,因为后面的窗户开的很小,窗户中间还有两根手臂粗的木棍。

    这黄土砖建的老房子,倒是让唐宝想起来了自己的老家。

    “这是我爱人,”唐宝指了指顾行谨:“他昨儿听说我的事,今儿特意陪我过来道谢。”

    顾行谨深怕吓着了老婆的同学,收敛了浑身的气势,诚恳的道谢:“多谢吴同志帮忙,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你千万不要嫌弃。”

    吴媛媛瞄了他一眼,就觉的这男人高大挺拔的身体,还有那眼神太锐利,浑身的气势让她不敢看第二眼,赶紧摆手:“你们千万不要这么说,我都没帮上忙。”

    离殇笑了笑:“吴媛媛同学,你就不要客气了啊,就当我们是来串门的就好。”

    吴媛媛倒是和离殇也认识,不过她也知道,方彬彬有点喜欢离殇,每一回他到女生寝室楼下面找唐宝的时候,方彬彬也大都会找借口下去凑热闹。

    不过离殇平时对她们都是点了点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难得像今儿这样热情。

    热情的都有点让她不知所措。

    唐宝却知道,离殇这是饿了,他在路上就已经抱怨,自己早上就喝了碗豆腐花,吃了个肉包,本来还以为很快就回和他们一起吃饭,没想到却到了这山里面来。

    唐宝拉着她的手笑:“媛媛,我有点饿了,我们中午吃什么?”

    听到他们还没吃午饭,吴媛媛赶紧去厨房:“我做了些艾草的团子和粑粑,你们先吃点填填肚子,我这就做午饭。”

    虽然她也不想沾他们的便宜,可是家里确实没有肉菜。

    而且她阿爹早上坐车带着馒头包子去京都卖,这中午是不回来吃的,她原本是不准备做午饭,随便吃点艾草团子就好。

    不过现在,吴媛媛只好用他们带来的菜做午饭,切了肉,宰了公鸡,和唐宝一起做了四道菜。

    虽然这午饭迟了点,等到好吃的时候已经是过了十二点了,可是那白切鸡,辣椒炒肉,还有鸡蛋炒水芹菜,素炒蒲公英,味道都很不错。

    等到酒足饭饱。

    不对,没有酒,但是饭菜管饱。

    离殇看着吴媛媛的眼都亮了几分:“没想到你的厨艺这么好啊?真是难得,比饭店里的味道还要好。”

    吴媛媛中等个,脸色有点暗黄,但是五官秀气,看人的眼神清亮,被他夸的脸都红了:“我也是以前和奶奶学了几个家常菜,你们不嫌弃就好。”

    她的奶奶以前是大户人家的厨娘,手艺很不错,她也在奶奶的指导下学了不少,可是现在条件有限,她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唐宝吃了饭,陪着吴媛媛说了会话,这才带着两个蹭饭的打道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