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青椒炒肉的味道差了点啊!”离殇说完,还是夹了一筷子肉放到嘴里,咽下后才道:“中午我吃到的肉,又香又嫩又滑,还有那辣椒裹了油汁,这一嚼,那真是香辣美味极了!还有那鸡肉,一口下去,盐香美味,回味无穷,还有那……”

    东方栎听了好奇的问:“你们中午是去哪家吃饭的?有离殇说的那么夸张吗?”

    唐宝他们晚上是在外面的饭店里吃的,东方栎,还有离殇和唐宝夫妻。

    可是离殇觉得中午的菜吃的不过瘾,晚上也点了中午的四道菜,这一吃,就察觉出来高低了。

    顾行谨倒是不挑食,虽然是没有中午的好吃,可是现在能吃肉就很不错了,扫了一眼离殇,淡淡的道:“那你可以跟我去部队,那里饭菜肯定不会让你吃出不一样的美味。”

    他敢保证,把离殇弄到部队里,绝对能让治好他这挑嘴的毛病。

    偏偏离殇还没去过部队,不知道那里的大锅饭味道怎么样,反而很有兴趣的看着他:“真的吗?那我啥时候有空就去看你行吗?”

    顾行谨点了点头:“行啊,什么时候都行。”

    唐宝和东方栎相视一眼,都没有去提醒离殇。

    顾行谨虽然知道了东方栎的身份,可是看见他们这么有默契的样子,心里就打翻了醋瓶子一样。

    哪怕是肉汁混着米饭送入嘴里,明明是香喷喷的,他都觉得酸的冒泡。

    顾行谨就没话找话:“刘主任什么时候回来?”

    东方栎可不明白他现在的感觉,反而是觉得顾行谨和自己大师兄有些相像之处,很自然的接口:“估摸着还要十天半个月吧?我大师兄也在陆战部队……”

    离殇听到他们说起部队上的事,也凑上去搭话,三个男人你一杯我一杯,天南地北的聊起来。

    唐宝只有听的份,看着他们喝的尽性,也咽下了劝阻的话,反正现在没有假酒,而且顾行谨难得有这样放松的时候,自己的男人自己心疼,他平时事情不少,现在这样轻松一下也好。

    最后,三个男人都喝的有点大,特别是离殇,人都有些迷迷糊糊,幸好饭馆就在东方栎的旅馆边上,三个醉鬼也是坚持到了旅馆才趴下。

    幸好旅馆是东方栎的,唐宝去楼下的小厨房也很方便,给他们弄了解酒汤后,就不管他们了。

    顾行谨踉踉跄跄的去冲了个澡,出来后被唐宝灌了解酒药,这才搂着唐宝撒娇。

    对,没错,他真的是在撒娇:“老婆,我好想你,你亲亲我,抱抱我好不好?”

    唐宝看着他一个大男人,弯曲着身子埋在自己的怀里要亲亲抱抱,都被惊呆了。

    不过一想也是,他纵然平时酒量好,喝酒都不带脸红的,但是今天也醉了个七八分。

    可是他平时是个很自律的人,她真的没想到,他喝醉了酒,也会做出这样幼稚的举动。

    特别是平时清清冷冷的声音,如今却是透出微醺的软绵,真的是很诱人呢。

    “乖啊,我也想你。”唐宝撸了撸他脑袋上的黑发,看到他浓密的眼睫毛动了动,更是显得别样的诱惑,她便轻声道:“睡吧,我最喜欢你了。”

    或许是听到了满意的答案,他轻轻的嗯了声,眼睫不再动了,昏暗的白炽灯下,他俊朗刚毅的五官都柔和了几分。

    唐宝小手一一划过他的五官,最后才低头在他的脑门上亲了亲,低声呢喃:“傻瓜,我要是不喜欢你,怎么会嫁给你呢?”

    说完,她就瞄到男人翘起来的嘴角,瞥见他因气息不稳而颤动的腹肌时,心里也忍不住想笑了。

    果然,快乐是建立在……咳咳,男色上的。

    想要关灯前,眼神又朝他俊朗的五官扫一眼,心想:小样的,老娘是大夫好不好,听你的心跳脉搏,就知道你没睡。

    不过,她还是乐意哄哄自己的男人的。

    接下来的日子,顾行谨就忙了起来。

    顾行谨是觉得自己的运气真不错,因为唐宝的事,他和宋家还有林家都搭上了关系,有些消息就灵通了很多。

    毕竟他带来的人都是人生地不熟的,有些时候,有些事情,是方便生面孔去做的。

    同理,京都的消息,还是京都的人更清楚。

    顾行谨忙着私下和华国调查三组的人一起扒马团长的老底,虽然怀疑他是m国的特务,可是没有真凭实据,就不可能把人定罪。

    而且这次他是以两大军区联合演习的名义过来,这就不能不去演习的地方遛弯,还要很有技巧的躲避刘晓雅。

    当然,他现在心里也很憋屈,自己就在京都了,可是却不能搂着唐宝睡,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

    唐宝站在大门前,门板只是用清漆刷了刷,门上还挂了黄铜锁。

    大四合是以前留下来的府邸,前后三进,花园池塘都不缺,唐宝虽然很喜欢,可却是买不起的。

    她这不到伍仟元钱,只能买很普通的四合院,两间北房深一点,东面西面的房间浅一点,南面的就是大门和一间小房子。

    虽然满打满算才七间房,却也是卧砖到顶,起脊瓦房,除了客厅厨房,另外还有一间制药房,剩下的也有四间房间。

    而且这边的厨房不仅有土灶,还有煤炉什么的。

    她在整修好的四合院里转了一圈,对于师傅们的手艺都很满意,里外水泥地都很平整,每个房间都刷白了,现在随时可以入住了。

    但是,还要再等等,现在她缺钱。

    这一回师傅们的工资都是顾行谨给付的,他这几个月因为出任务得了奖金什么的,还有他自己去年前年借出去的钱,人家也都还还回来了,这才积攒下来五百多元钱。

    这些钱刚好够付工资和一些材料的钱。

    然后现在顾行谨又变成了穷光蛋,兜里只有四十几元钱了。

    不过,现在唐宝兜里虽然没钱了,可是东方栎或者是林家,宋家,她随便一张口就能借到钱。

    不过,她不喜欢借钱,琢磨着自己该让赵琪琪来找自己了送钱了。

    ……

    四月初一的早上,太阳才穿破云层,医学院里就已经开始热闹起来了。

    唐宝和林娟她们一起下楼去食堂,就听到有人急切的喊自己:“唐宝,我能和你说几句话吗?”

    唐宝转头看着是赵琪琪来了,心里乐开了花,这是送钱的土豪来了。

    可是脸上却还是淡淡的:“我现在要去食堂,十五分钟后要上课,你要是有事就在这等去下课。”

    赵琪琪咬了咬唇,她的脸色还是有点蜡黄,可能是最近休息不好,眼窝都是青的。

    可是现在她不敢得罪唐宝,勉强笑了笑:“好,上课要紧,我就在这等你。”

    唐宝头也不回去的离开。

    倒是林娟也知道一些事,关心的低声问:“等下要不要我陪你?”

    “不用,是我让人把她逼出来的。”唐宝对她笑了笑:“赶紧的,下个星期就要考试了,你也要好好努力。”

    方彬彬走在前面,听到唐宝这话,忍不住转头夸她:“唐宝,你肯定能有好成绩的,到时候说不准就能去大二了,到时候不要换寝室好不好?”

    “我不会换寝室的,”唐宝看着她们笑了笑:“快点去吃早饭,要不就要迟到了。”

    她倒是决定以后回家住,毕竟自己可以研究药方,争取早点拿到证书。

    主要是现在第一批医学院的证书含金量比较高,唐宝也不想自己的三年都被困在学校里,她还想回家办药厂,还有抽空抓紧生孩子呢。

    这里的政策和自己记忆里的政策不一样,她就担心那什么一胎提早来临,心里是真的想要孩子了,一个姓顾一个姓苏。

    下课后,唐宝就收拾好自己的课本,来到了寝室楼下,看见了坐在一边凳子上的赵琪琪,淡淡的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去外面找个地方坐下。”

    赵琪琪现在有求于人,自然是只能乖乖的听话。

    她也不是傻子,反而对赵氏医院很有野心,在去年就和自己的男人离婚了,又变成了赵家的大小姐,而不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今年手术很顺利,这让她看到了自己以后的希望,她也知道自己心脏还有毛病,可是现在华国的发展很快,她相信自己能活到可以换心的那一天。

    赵美香收拾唐宝的主意,赵琪琪也是知道的,她没有跟着一起去,就是因为那天她有点低烧,怕死的她这才留在医院,也避开了一劫。

    赵美香现在还在医院,可是赵家医院却落在了顾修安的手里,而她前天晚上竟然接到了一封匿名信,说是顾修安金屋藏娇……

    赵琪琪本来就想把顾修安拉下马,她也知道,自己家里有弟弟在,家财就会落在顾修安这个继父身上,毕竟自己不够名正言顺。

    那么这次就是自己的机遇。

    “唐宝,我知道我妈妈做下那种错事,真的是不能原谅,”赵琪琪一脸羞愧的道歉:‘可是她是生我养我的亲妈,我不能不顾她的安危,这才厚着脸皮来求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