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琪琪手术后调养的好,倒是比以前胖了一点点,可是这几天心事重,脸色还是不好,现在看这地方偏僻,干脆跪在唐宝面前忏悔,哭着认错:“……我妈虽然做错了,可是她毕竟是我妈,我愿意去顶替她坐牢好不好?”

    唐宝很欣慰的看着她的表演,觉得比看电视都精彩。

    虽然她也很想答应,可是这答应的太痛快了,直接谈钱就显得自己太庸市侩了。

    虽然她就是这种人。

    “就你这样,要是进监狱,那估摸着就没有命出来了,”唐宝一脸嫌弃的看着她:“再说我又不是傻子,你妈想弄死你我,我怎么可能让她出来暗害我?”

    “我们愿意赔偿,”赵琪琪也知道这件事不可能善了,她昨儿就悄悄的去见过赵美香,也准备了花钱消灾的打算:“我愿意拿出捌仟元钱,只求你不要追究我妈妈的责任。”

    一开口就是捌仟元,这确实也算是大手笔了。

    但是唐宝可不满足,毕竟这段时间兜里没钱,捉襟见肘的感觉很不好,冷笑:“做梦,别以为我是傻子,就这点钱也想把我给打发了?”

    赵旗旗差点哭出来,她这胃口也太大了吧?现在普通人的工资才五六十元一个月,高一点的也是一百来元。

    而且赵家医院先前损失了两万元左右的药材,资金回笼已经是捉襟见肘,现在这捌仟元已经是赵家医院的全部流动资金和家里的奶奶手里的现金加起来了。

    “家里实在是没钱了,”赵琪琪现在经历的事情多了,人也越来越聪明了:“不过家里还有些首饰玉器,要是你喜欢,饿哦也可以整理一些上好的给你。”

    她的眼睛已经哭得红彤彤的了,一脸悲伤无助的看着她:“求求你高抬贵手吧?其实这些都是我继父的意思,他只是想让我妈出手绑了你,趁此机会让顾连长上门求助……”

    反正她这祸水东引的法子是早就想好的,其实她一点也不介意赵美香在监狱里,前提是要把顾修安也弄进去,这样赵家就尽在她的掌握中了。

    唐宝没想到她都能把顾修安拖下水,看来赵家的继父和继女之间的矛盾已经不小。

    她装出一副迟疑的模样,一脸怀疑的看着她:“虎毒不食子,顾先生总不会想要我爱人做什么吧?”

    “他想要给顾连长找个门当户对的女人,这样你就是拦路虎……”

    赵琪琪编的差点连自己都相信了,唐宝也‘相信’了,怒道:“你们实在是欺人太甚,你们没一个好人。”

    “是,是,现在我妈妈年纪大了,我继父也巴不得我妈妈在监狱里面,他自己在外面可以找小姑娘……”

    赵琪琪不遗余力的抹黑顾修安,不是她孝顺,而是为了她自己能慢慢的掌控赵家。

    唐宝最终也怒了:“你说的对,我答应不追究你妈妈的责任,他们想给顾行谨换老婆,我就让你妈妈出来看看,她男人已经有了小老婆,准备换掉她这个黄脸婆了。”

    赵琪琪听到唐宝这句话,心里也松了口气,她觉得自己现在越来越厉害了,赶紧点头附和:“你说的对,他实在是太没良心了,他才是幕后的真正黑手。”

    “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唐宝一脸不屑的扫了她一眼,怒道:“想要我不追究责任也行,准备壹万元钱,还有一些精致的金玉首饰,别拿不值钱的来糊弄我。”

    赵美香虽然很不甘心,可是她也知道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自己妈妈要是出不来,这些钱也落不到自己的手里,咬牙道:“成,我昨儿已经让我奶奶给我汇钱过来了,首饰我们也带了一些,原本是想送给朱小姐添妆的,她写婚事取消了,那些东西就借花献佛送给你了,我明儿下午我来寻你成不成?”

    唐宝还记得前年第一回见到赵琪琪的时候,她还是满脸的嚣张跋扈,一点也不知道耍心眼,凭着赵家小大小姐的身份横冲直撞。

    可是现在却已经学会了百般算计,处事也圆滑了起来。

    就像她说的,既然是准备给朱玉怡添妆的好东西,那肯定不会差到哪儿去,自己这即将得了一笔横财,确实让她的心情也愉悦起来。

    当然,最让她高兴的是,赵美香出来,自己就有好戏看了。

    她想要自己的命,自己也能让她生不如死,一家子四分五裂,互相猜忌,这可比要了她的命更能解恨。

    这一笔钱确实不是小数目,第二天恰好是星期六,唐宝让离殇借了东方栎的小轿车,这才去邮局里和赵琪琪汇合。

    这些钱是赵琪琪说服赵老娘拿出来的压箱底,还有从两个医院里悄悄叮嘱财务汇过来的钱,赵琪琪真的是一脸肉疼的看着唐宝把钱取了壹万元装到了三个藤箱里。

    她忍住吐血的冲动,勉强的笑了笑:“这么多钱留在身上也不安全,你可以存一些钱在这里。”

    唐宝哼了哼:“我爱这么样花钱就不用你教了,把首饰给我,我就打电话让人把你妈妈放了。”

    赵琪琪把手里的小皮箱递给她,忍气吞声的道:“里面是一套金首饰还有一套玉首饰,麻烦你现在就打电话吧?”

    唐宝倒是没有看皮箱里的东西,恰好这邮政局里可以打电话,她就给宋霄打了个电话,把事情给说了。

    挂了电话后,付了四角钱,这才对赵琪琪道:“你现在可以过去接人了,你转告她,下回要是再想对我动手,就不是一万元钱能解决了,我现在对赵家医院很感兴趣,下回落在我手里,赵家医院就可以易主了。”

    “你放心,我们以后肯定不敢了。”赵琪琪觉得唐宝的胃口真的不小,想和自己抢赵家医院,不过在她的手里吃了这大亏,她们一时之间还真的不敢对她下手了,免得偷鸡不成蚀把米。

    唐宝看见赵琪琪上了面包车,自己也招呼离殇上车,眉飞色舞的笑:“好了,现在我们有钱了,去大采购,电视机,电冰箱,还有床和柜子椅子什么的都要买。”

    “唐宝你可真能挣钱,以后我就靠你养了啊。”离殇一边开车一边开口要钱:“我兜里就只剩下五六元钱了,你给我壹佰元零花钱吧?”

    唐宝一口应下,从藤箱里拿出一叠大团结放在他的边上,很爽快的道:“行啊,你以后钱不够就和我说。”

    他们去了林母开的电器城,林娟恰好也在帮着算账,看见他们来了,自己亲自带他们去挑,神神秘秘的道:“你们的运气真好,有一批货昨儿才送过来,这一回不是黑白的电视机,而是彩色的,还有那个叫什么液化气炉灶的,也是才研究出来的,用的是石油,不过炒菜的速度很快……”

    “我都要。”唐宝是真的没想到诸葛倩他们这么厉害,这都算是把经济提升了十几年了。

    彩色电视机,电冰箱,每个房间需要的吊扇,电风扇什么的,还有液化气炉灶,唐宝看到有需要的就买。

    林娟见唐宝他们买的东西多,干脆让自家的货车送,还给了一个很优惠的价钱,应该是他们的拿货价,这些只收了她叁仟元整。

    还送了他们两罐液化气:“这玩意是才研究出来的,现在还不多,这两罐你先带回去用,算是我的乔迁贺礼了。”

    又不放心的叮嘱:“我哥说了,这玩意千万要小心,每回用了都要关紧,要不爆炸了会出人命的。”

    唐宝笑着点头:“好,我记住了,等考试后,我请你们去吃饭,暖房。”

    唐宝觉得这花的不是自己的钱,那是真的一点也不心疼,这边把电器搬回家,要不是看天色已经晚了,就准备去大肆采购家具什么的了。

    他们这边是花钱如流水,赵家母女却是心疼又心痛。

    等到她们母女离开公安局的时候,赵琪琪就一脸孺慕的看着自家亲妈:“妈妈,你没事就好,奶奶在担心你,你先给她回个电话吧?”

    赵美香看着暗下来的天色,脸色也是阴沉沉的,就像是风雨欲来:“先不急,他现在住在哪儿?”

    说真的,她到现在心里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男人会在自己被关起来的时候,在外面养着别的女人,这让她心里就像是有火在烧一样。

    顾修安先前是在西城处理事情,在她被抓起来的时候,也是想法设法的来看过她,还很关心自己现在的状况,说是会尽快想办法救自己出去。

    赵美香是真的不敢相信他会这样对自己,她想要眼见为实。

    赵琪琪心里没想到,自己的亲妈对顾修安的感情这么深,心里很是不满,脸上却是带着点不忍伤心的开口:“在京都旅馆,那个女人好像是我们医院的护士,我也不是很熟悉,也许是我看错了。”

    “你现在就陪我一起过去。”

    “好,”赵琪琪乖巧的应了一声,又把这几天的事情和她粗粗的说了一遍,最后才担忧的道:“医院里现在是真的没钱了,别说去进药的钱,就是工资都发不出来了!妈妈。你说现在我们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