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美香也很心疼给唐宝的钱,可是这边要是唐宝追究下去,哪怕她没有把唐宝怎么着,哪怕她也找了关系,可是这也不能出来,按着他们说的,她起码要做四五年的牢。

    这样一想,就不心疼这壹万元钱了,反倒是觉得自己这大女儿好歹也算是知道孝顺自己了,为了自己去唐宝面前做小伏低。

    现在她只想知道自己的男人是不是真的有了别的女人。

    赵琪琪和顾修安是住在同一家旅馆的,当然,除了他们,还有一个护士和一个医生,都是顾修安从西城带过来跑腿的。

    赵美香先来到女儿的房间,洗澡后,还吃了赵琪琪买来的饺子,等到晚上八点,这才去敲顾修安的房门。

    “谁啊!”顾修安的声音从门边传来。

    赵琪琪温声道:“阿爸,是我。”

    “琪琪,你有什么事吗?”顾修安过了一会儿这才来开门,不过,他自己拦在门口,没有让赵琪琪进去的意思:“我今儿不大舒服,想要早点休息。”

    赵琪琪笑了笑:“大好事啊,我妈妈回来了。”

    赵美香也从边上走出来,看见他的瞳孔一缩,心里就涌上了不安,眼神森森的看着他:“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顾修安整个人都有点紧绷,随即温声道:“我白天都没听你说起过,怎么突然就回来了,也不给我打个电话,我好去接你,你还没吃晚饭吧?要不我们先去吃点东西?”

    赵美香看着他关切的眼神,心里很希望自己女儿看错了,自己的男人不会在自己有牢狱之灾的时候,他不会和别的女人怎么样。

    “没事,我想歇一歇,”赵美香推开他的手,自己走进去。

    现在的旅馆不会很大,里面的摆设都很简单。

    一张床,一张小的四方桌,上面还放在两副碗筷和几个剩菜。

    顾修安也发现了碗筷,笑了笑:“中午吃的还没收拾呢!”

    现在的旅馆都已经有了卫生间,当然也比较简易,只有蹲坑和冷水。

    “我先去上个厕所。”赵美香往厕所里走去,顾修安的脸色一变,可是他又不能拦着她上厕所,眉头都快打结了。

    赵美香看着厕所里脸色惨白的女人,抬手就是一巴掌:“贱人,破鞋,我打死你!”

    小玉顾忌着她不仅是院长,也是顾修安的老婆,自己理亏不敢还手:“我,不,我不是……啊,救命啊……”

    顾修安的脸色变来变去,捏了捏拳头,看着一边一脸好奇的赵琪琪道:“琪琪,你先回去吧?”

    他也每天都往公安局跑,也问过那边的人,都说赵美香暂时出不来。

    所以他才大了胆子,把自己的相好带到房间里来。

    可是没想到被自己的老婆堵了个正着。

    他现在心里想到的却是:看来赵家还有自己不知道的门路,要不赵美香也不可能这么快出来。

    他现在是以为这件事是岳母在其中找人帮忙了,现在只能认错。

    赵琪琪一脸乖巧的点了点头:“那行,要是有事阿爸你喊我,我就在外边等着。”

    顾修安被继女看到自己的风流韵事,老脸上也有点挂不住,等她离开后,自己赶紧关上门,见赵美香脸色狰狞的拉着小玉那乌黑的头发,在她的身上乱掐,打的她没有还手之力,自己干脆让她先打个够,也好让她出出气。

    小玉被打的受不了,也不管她是院长了,一边哭一边抬脚就踢:“呜呜呜,放开我……”

    顾修安在这个时候赶紧拦在赵美香的身前,受了这一脚,顺势拉着赵美香的手,一脸的懊恼后悔:“老婆对不住,我喝了点酒,这才差一点就鬼迷心窍做下了错事……”

    赵美香也打的没力气了,现在见他挡在自己的面前认错,也哭了起来,拍打着他的胸膛伤心的嚎啕大哭:“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个没良心的,你对的起我吗?”

    “是我错了……”顾修安任凭她打,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后,对小玉使了个眼色。

    小玉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了,也顾不得自己现在浑身都疼,一瘸一拐的悄悄离开了。

    赵美香扯着他哭闹了一阵后,还是被他抱着上了床。

    不都说床头吵架床尾和吗?

    她是真的喜欢他,而且这种事也不是第一回了,心里就觉得自己男人长的好看,这才让大姑娘小媳妇都往他的身上凑,自己以后一定要看紧点。

    可是无论怎么喜欢他,这心里还是留下了点疙瘩。

    毕竟这一回不同以往,自己都还被关着,他就在外面偷吃,这确实太让人伤心了。

    ……

    顾行谨也得到了消息,他特意让人跟着他们,知道这雷声大雨点小的结果后,倒也不以为意。

    说真的,要不是唐宝好奇他们会怎么闹,他还真的不想再听到他们的消息。

    他本来是想去学校里找唐宝的,可是一想,还是先去了旅馆,果然看见唐宝在柜台边和东方栎说话。

    唐宝虽然平白得了壹万元钱,可是这买电器就已经花了叁仟,又花了五百多买床,柜子,窗帘被套什么的,就觉得自己是花钱如流水。

    她又想装电话,就特意找东方栎打听情况。

    顾行谨不否认自己是真的喜欢唐宝,而且是越来越喜欢,就是有那一种老婆不能对别人笑的心理。

    当然,他也知道这样不好,因此只能是在心里想想,走过去就坐在唐宝的身边,这才看着对面的东方栎点了点头:“你们在说什么呢?”

    “再说他的轿车花了多少钱。”唐宝看着他鼓了鼓自己的小嘴:“我被他打击的不行,他买的那轿车就要将近两万,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顾行谨看着唐宝笑了笑:“你喜欢车吗?我再努力一下,就会有配车了。”

    他虽然买不起,可是他可以努力出任务,等到他成了团长,部队上就会有配车了。

    唐宝生怕他太拼命,赶紧道:“不,我不喜欢车,我就仇富,很想揍他而已。”

    东方栎摇头失笑:“那我现在就走,免得让你看见就不痛快,至于装电话机,我给你装,就算是我送你的礼物了。”

    这不是几十元钱的事,唐宝还是不好意思占便宜,一口拒绝:“那不用,这点钱我还是有的,你替我联系一下怎么装电话机就行。”

    顾行谨听到唐宝拒绝,心里才松了口气,说真的,东方栎这样大方,要是唐宝不拒绝,他的心里反而不安。

    他也知道自己在部队里,就算是奖金什么的加起来,每个月也就壹佰元左右,这也能过日子,可是却不够买房买车什么的。

    这让他的心里也在琢磨自己要不要和师兄合伙?

    可是就算是合伙,自己这边的本钱也要借。

    东方栎也不多说,起身对他们摆了摆手:“我回去就联系,明儿给你消息,不打搅你们了,我先走了。”

    唐宝今儿在旅馆等顾行谨,就是因为知道今儿他会过来,去柜台拿了钥匙,就和他来到楼上的房间,好奇的问:“那边现在怎么样了你知不知道?”

    “知道,我让人一直留意着呢,闹是闹起来了,可是最后也没出来,估摸着心里还是会有点疙瘩吧?”顾行谨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了,这才开口道:“你这边快要考试了是不是?会不会很有压力?”

    “是啊,不过有压力才有动力!”唐宝接过他递给自己的搪瓷缸,笑着道:“你这几天忙不忙?”

    顾行谨来到她的身边坐下,搂着她的肩膀道:“有点忙,这些天我都不会过来,等你考试了,我想让你去看看我朋友。”

    唐宝还是第一回听到他说起朋友的事情,好奇的问:“你有朋友在京都吗?我们去年在京都都没听你提起过。”

    “很早之前我和他都在王队长的手下,也算是很好的兄弟,算是生死之交,后来他调到了不同的地方,这次我也是无意间听到他的消息,说是膝盖中弹,当时战场上的医疗条件不大好,他可能是伤到了神经,现在腿有点瘸,要是看不好,就要被退伍了。”

    他凤眼里闪过一丝黯然:“我就想让你给他看看,要是能治好,那就再好不过了。”

    唐宝点头:“好的,其实我什么时候都方便,不一定要等到考试完。”

    顾行谨顺势把她搂在怀里:“不急,这几天我没空,等你考试完了,我这边也忙的差不多了。”

    又在她的耳边,带着点暧昧的低声道:“老婆,想我了吗?”

    “想你了啊,很想很想!”唐宝抬头轻轻的咬了咬他的下巴,手顺着他衬衫的下摆进去,在他的背上流连,笑容透着狡黠:“我们早点休息吧?”

    顾行谨觉得自己的背上像是着了火,自然是不会辜负她的期待,抱着她起来:“好,我们一起去洗澡好不好?”

    “不好,放我下来,”唐宝揪着他的耳朵,笑得更欢快了:“我那个来了,不能碰水。”

    “所以你是故意的?”

    “是啊,你能怎么着?”她的眼神往下一瞄,坏笑:“快去洗冷水澡消消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