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考试完的时候,已经是四月十四星期四午后,学校里放假两天,连着星期六星期天就是可以休息四天。

    她前几天就抽空让欧阳航去看过房子,敲定了四月十六的日子搬新居。

    现在搬新居要做的事情不少,她又不知道去哪儿请人,干脆就请寝室里的四个同学去帮忙。

    这米面油盐酱醋茶什么都要买,好在他们人多,离殇又借了东方栎的小轿车,倒是很方便。

    除了林娟来这边看过,方彬彬她们三个都是第一回来,看着黑瓦白墙的四合院,大家都睁大了眼睛。

    特别是郑秀兰,她心里知道唐宝是有本事的,更何况她嫁的老公也算是军队的军官,也算是很厉害。

    但看到客厅里的电视机和冰箱,还是觉得很震惊:“这是你们刚买的新房,我们晚上还是回去住寝室吧?”

    唐宝拉着她笑:“你这话可就太见外了,房子不就是用来住的吗?就我和离殇两个人,我爱人还不一定有空过来,你们都算是给我暖房,床单被罩都是我前两天刚换的。”

    “你还装了电话机啊?”方彬彬听见电话铃声,眼睛一亮:“等下可以让我打个电话吗?”

    “自然可以。你们随意打就是。”

    这电话机是东方栎联系熟人来装好的,说是他和师兄还有刘主任三人的贺礼,坚决不肯收唐宝的钱。

    唐宝上前接起电话,竟然是宋霏霏打来的:“姐,我有没有打搅你?我闲着没事,就给你打电话,你们考试了吧?”

    “是啊,林娟也在我这呢,你后儿来我这玩吧?”

    中药和针灸不断,现在宋霏霏的身子已经好多了,不过,她这病靠吃药是不能痊愈的,现在出来走动一下,只要不是太累,倒是对她的身体有好处。

    宋霏霏听到唐宝邀请自己出去玩,顿时欢呼起来:“那真是太好了,去你那玩,我妈妈肯定会答应的。”

    唐宝和她说了几句,就让林娟和她说话,自己招呼她们去厨房。

    现在的邻居之间都不是门一关就老死不相往来的,还在修整房子的时候,邻居们都上门来打过招呼,在知道他们兄妹是在医学院读书的时候,那就更满意了,直说缺啥尽管上门去拿就好。

    因此,星期六请客前,她们要做一些馒头,往左邻右舍分一下,还要把后儿要用的菜单列出来。

    可以说是除了林娟之外,大家对厨房里的活计都不陌生,因此很快就定下菜,也记下来明儿要买什么。

    方彬彬见离殇把一袋子大米扛到厨房里来,回眸浅浅一笑:“离大哥,你怎么不喊我一起去啊?这米这么重,要是闪了腰怎么办?”

    离殇白净清隽,虽然不喜欢和女孩子打交道,可是和她们熟悉起来后,遇到也会点个头招呼一下。

    方彬彬本来就喜欢他这种类型的男孩,可惜他就像是缺了根弦,一点也不解风情,让她很郁闷。

    不过,现在看见他的家庭条件这么好,她的心里就更是蠢蠢欲动了。

    而且,她觉得自己现在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只要自己和他多交流,他一定会察觉自己的好的。

    “没事!”离殇听了她的话,心里很不满,自己又不是中看不中用的小白脸,就这么一袋米,怎么可能闪了腰?

    吴媛媛把调料放好后,又好奇的打开冰箱看了看。

    离殇去在这时候凑到她的身边,笑着道:“厨房冰箱我都放好肉了,要不晚上你再炒个青椒炒肉?”

    “我想先回家一趟,”吴媛媛很礼貌的对他露出个微笑后,就看着唐宝道:“我阿爸不知道我今儿不回去,我想和他说一声,免得他担心。”

    “这是应该的,”唐宝看了看手表:“现在已经快四点了,离殇你送媛媛去车站吧?”

    离殇一口应下:“行啊,那我们走吧?”

    方彬彬看见他们离开了,心里就有了几分嫉妒,来到唐宝边上盘敲侧击的问:“你表哥的年纪不小了,家里人是不是也催着他结婚了?”

    唐宝是真的不想寝室里的同学因为离殇的事情有了疙瘩,可是离殇对方彬彬是真的没意思,她心里一想,微微一笑:“你不知道吧?我表哥家里人都没了,现在算是借居在我家,这成家立业,他自己倒是还不急。”

    “他家里的亲人都没了?”方彬彬听到这,心里倒是有点打鼓,勉强的笑了笑:“那他现在都住在你家?”

    唐宝叹了口气:“是啊,我家里供我们俩念大学,负担也重,幸好我爱人这些年存了点钱,这才买下这院子,等我们回老家了,转手卖了也不会亏。”

    这话里透露出来的意思,就是这房子和离殇不搭嘎。

    方彬彬就转移了话题:“对了,今儿没事了,那我也回家一趟,明儿再过来。”

    “好啊,”唐宝送她出门后,林娟也起身告辞了。

    郑秀兰这才从兜里掏出红纸包着的红包递给她:“我也不知道买啥好,这是我的一点小意思,你不要嫌弃。”

    “谢谢,”唐宝双手接过钱,带着点调侃的道:“兰姐你可亏大了,不仅要给我帮忙,还要贴钱。”

    “平时都是你帮我,今儿你能喊我来,那就是不把我当外人,我高兴还来不及呢。”郑秀兰现在已经三十多了,人情往来什么的自然是看的更透彻。

    平时自己有什么不懂的都问唐宝,因此哪怕她自己平时吃穿都很节省,这回还是咬牙包了贰拾元红包,这已经是她一个月的伙食费了。

    她就盼着唐宝以后还能多指点自己。

    晚饭后天黑了,唐宝和郑秀兰还有离殇在客厅看电视,林娟领着南宫月和宋霄上门了。

    宋霄倒是也送了一箱茅台,还有几箱啤酒,又递给她一个大红包:“恭喜你们,顾连长让我给你带个口信,明儿下午他应该能赶回来。”

    又看着她道:“多谢你出手相助,后儿我要是有空,就和我妹妹来凑个热闹。”

    “没事,没事,我知道你们忙。”唐宝心想:反正礼到了,这人不到也没关系。

    南宫月也拎了一些木耳,海带,虾米什么的干货,还有两个大红包,很爽利的道:“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后儿我肯定蹭饭,沾点喜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