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秀兰在边上看着他们送出来那鼓鼓的红包,心里很庆幸自己先把红包塞给唐宝了,要不还真是送不出手。

    不过,现在送出去了,她就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了。

    毕竟,人和人不能比,自己也不可能打肿脸充胖子。

    宋霄他们坐了坐才走,唐宝见郑秀兰想要休息了,就陪着她去了客房,给了她毛巾和牙刷什么的,这才回到客厅。

    离殇还在客厅里吃水果,看见她回来了,凑近她兴奋的道:“对了,媛媛说她明儿早上带一些蒸饺来,是用艾草汁做的蒸饺。”

    “你这吃货!”唐宝顺势把三个红包拆出来,郑秀兰是贰拾元,林娟给的是贰佰元,宋霄就更大方了,包了陆佰元。

    她拿出个本子记下后,顺手把陆佰元递给他:“最近我们沾了东方栎不少光,下回在外面吃,你付钱吧?还有那个车,给他加满油。”

    离殇深以为然:“也是,要是沾太多便宜,把人吓跑了就不好了,留着以后慢慢沾便宜。”

    唐宝瞬间哑口无言,合着他还想放长线钓大鱼呢?

    离殇觉得唐宝的眼神有点怪,拿起一个桃子啃了几口,起身道:“算了,明儿还要忙,我们早点休息吧?”

    “等下,你给我坐下,我有话要问你。”唐宝下意识的看了看门口,这才低声问:“你年纪也不小了,想结婚了没?”

    离殇赶紧摆手:“不要,不要,我这结婚太麻烦了,我觉得我这样一个人挺好的,娶了老婆,还要操心她,一点也没意思。”

    “那你为什么对媛媛刮目相看?”唐宝明亮的杏眼似乎能看透人心:“你是不是喜欢她?”

    离殇赶紧摇头:“我只是觉得她烧菜很好吃,而且她也不黏人,不是想娶老婆,麻烦。”

    唐宝正想和他说什么,外面又想起来了敲门声。

    离殇心里觉得唐宝想摆脱自己,这娶了老婆,那就是他们外面人说的成家立业了,这以后就想摆脱自己了,自己现在这样吃喝不愁,没钱就向唐宝伸手就好了。

    这要是结婚了,那自己的老婆总不能让唐宝养吧?

    自己的孩子总不能让唐宝养吧?

    因此,离殇觉得自己还是不要结婚,免得有负担。

    他打开门,看见外面的顾行谨和一个男人在门口,哪怕他自己也觉得自己算是美男子,只是看见顾行谨边上的男人,也是觉得眼前一亮,实在是修眉星目,鼻若悬胆,几乎是古书里的翩翩公子如玉。

    “唐宝在吗?”顾行谨心里有点郁闷,他也觉得这人整一个就是小白脸,自己和他站在一起,倒是显得粗糙了些,也黑了点。

    离殇回过神:“在呢,这人真好看,你从哪儿找来的?”

    又看了看他的脸色,嘀咕道:“就是脸色不大好,身体有毛病吧?”

    顾行谨的嘴角抽了抽,这人说话也太直了,第一次看见人就说人家有毛病,虽然他确实有毛病。

    唐宝在里面听到顾行谨的声音才准备出来,就看见了他们进来。

    “唐宝,这是我朋友的大哥诸葛青。”顾行谨自己来到唐宝边上:“这是我爱人唐宝。”

    诸葛青是双凤眼,看人的时候简直是能溺死人,他对唐宝一笑,伸出白皙修长的手:“唐大夫你好,我想请你去给我弟弟看病,他先前膝盖中弹,伤到了神经,现在腿有点瘸,我想请你给他看看。”

    近在咫尺的男子修眉星目,鼻若悬胆,五官如同雕刻,脸如冷玉一般白皙,连带着薄唇都淡得没有颜色。

    她觉得他自己也像是寒毒入体,寒毒侵袭之下,恐怕会折磨得他痛不欲生。

    不对啊,他就是诸葛青?

    唐宝也怀疑他是重生的,或者是像自己一样有特殊记忆的,要不人家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看着他平静的眉眼,唐宝心想:也有可能人家是得天独厚,脑子比较发达。

    她也伸手和他握手:“你好!我要看到病人才能知道我自己能不能治。”

    顾行谨看家他们握手后分开了,这才温声道:“诸葛蓝就是我和你提过的朋友,我今儿恰好遇到了他,才说亲自来请你。”

    唐宝虽然是第一回见诸葛青,可是在知道他这个人后,倒是在东方栎,南宫月和欧阳航的嘴里知道他的存在。

    他们都提醒自己千万不要招惹他,这人出手狠厉,得罪了他就算是不死也要脱成皮。

    可是现在看他嘴角挂着淡淡笑意,温和又儒雅,全然看不出狠厉,反而如清贵如玉的贵公子般,看见他就会冒出芝兰玉树。

    她带点好奇的问:“你身上的寒毒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没什么感受吗?”

    诸葛青被问得一怔。

    没想到这姑娘倒也有几分手段,能看出了他的身体状况。

    这样一想,他对于自己弟弟的病情,也有了几分希翼。

    “我这倒已经习惯了。”诸葛青笑了笑,就让人有蓬荜生辉之感。

    唐宝心里琢磨了一下,虽然诸葛青很厉害,可是要是他是重生的,就会知道自己的来历,不管怎么样,自己还是和他交好关系。

    “你弟弟我没看见过,不知道他能不能治,可是你的身体,我倒是有点把握。”

    “那就劳烦唐大夫了。”他脸上的笑意越发璀璨:“若能免受寒毒旧伤,当然是求之不得!”

    唐宝给他把脉后,自然是不会把药材一下子拿出来,这样就太引人注目了:“过两天你再来拿药。”

    诸葛青笑着道谢,想了想,又带着点不好意思的道:“那我过两天让车来接你好吗?”

    唐宝点了点头:“星期天早上到这来接我就好了。”

    明儿后儿她都没空,星期天她其实也忙,宋家和南宫月都要针灸,自己原本还想好好歇歇的,现在又没空了。

    诸葛青很快就离开,唐宝拉着顾行谨在家里逛了一圈,两人这才梳洗后回房。

    唐宝好奇的问:“你怎么会和诸葛青遇上?你们本来就认识吗?”

    “是啊,我们之前也算是认识,今儿他遇到了点麻烦,我就顺手帮了点小忙。”顾行谨看了看房间里都是新的家具,眼神就落在床上,搂着她暧昧的低语:“老婆,我们来试试这床结不结实?”

    “怎么试呢?”唐宝和他装傻,却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杏眼带着潋滟,仿佛春日花开春暖,她修长白皙的脖颈下,从他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半露的柔软,半遮半掩更添几分魅惑。

    顾行谨的脑中嗡地一下,浑身的血液骤然朝着身体的某个点急速汇集。

    “我教你啊!”他俯身噙住了她的唇,慢慢地摩挲了片刻之后,撬开了她的齿关,仿佛冲锋陷阵的将军,在她的口腔中横冲直撞。

    唐宝被他亲得腿发软,轻唔两声,卷住了他的舌头吸吮啃噬。

    不要问她为什么这么配合,她也想要……要生孩子。

    上回在校园里看见有大着肚子的学生,她就觉得自己可以学业和生孩子两不耽搁。

    顾行谨觉得自己的魂魄仿佛都要被她吸走了,搂着她就倒在了床上,确定了这新的床确实很结实。

    第二天早上,唐宝听到外面离殇的笑声,一看手表已经快七点了,这才赶紧起床。

    不管怎么说,自己也算是主人,这醒来晚了,确实有点不好意思。

    早上大家就蒸馒头,分给了左邻右舍,又忙着准备明儿的菜,倒也是热热闹闹的。

    四月十六的乔迁之喜,桌椅碗筷都是邻居家借来的。

    按着这边的风俗,这弄堂里的另外七家,每家都包了伍元钱的红包,每家也来了两个大人来坐席。

    唐宝准备了六桌,菜是吴媛媛掌勺,郑秀兰和方彬彬打下手的,外面都是顾行谨带着离殇在招呼。

    宋家是宋霄兄妹来了,林家是南宫月带着林娟过来了,东方栎和欧阳航也过来了,还有几个是顾行谨带来的客人,都是穿着笔挺的军装,都是宽肩窄腰大长腿的兵哥哥,很是养眼。

    唐宝心里明白顾行谨的意思,他今儿请人过来一座,以后邻居们就不会,也不敢欺生。

    邻居们确实都明白这小两口虽然年轻,却不好惹。

    他们虽然是大人来坐席的,可是家里的小孩子都会跑来凑热闹,顺便蹭点好吃的。

    唐宝也笑眯眯的一抓就是一大把糖,很是大方。

    要紧的是小孩子们都和自家大人说,外面停着好几辆轿车,还有吉普车。

    现在这开的起车的,那都不是平常人家,就算是他们看不懂军人肩膀上的星星代表什么,可是他们军装上的四个口袋,就让他们明白了这些人不简单。

    今儿的菜色也很丰盛,鸡鸭鱼肉都不缺,那滋味真的是说不出来的美味,吃的他们都是心满意足。

    最满足,最惊喜的是离殇,他真的没想到吴媛媛的厨艺这么好,好的都让他心里有点心动娶媳妇了。

    要是自己娶老婆,每天都给自己弄好吃的,好像也挺好的……

    不行,不行,自己还是不能因为口腹之欲就这样没出息,要是娶媳妇了,这成家立业也太辛苦了,自己还是这悠闲自在的生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