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里充满了消毒水的气味,还有来往病人脸上的愁苦之色,让人看了就觉得心里难受。

    “诸葛太太,你真的放心让唐医生给你儿子治病吗?”

    纪清莲穿着白大褂,很是关切的道:“她今年才二十一岁,便是打娘胎起学医也超不过十六年。”

    “而且她先前给赵琪琪看病,却束手无策,最终还是求到刘主任的头上,刘主任接手后开刀,这才给她收拾了乱摊子,而我爸爸这一次对于你儿子的病很有把握,仪器都是从国外进口的。”

    她这话一出,诸葛太太也犹豫了,在她的认知里,医生当然是越老经验越丰富,医术也越高明,至于唐宝这年轻的姑娘,完全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类型。

    不对,人家是姑娘,这嘴上要是长毛那才不正常。

    诸葛太太觉得唐宝完全是因为有个好的老师,这才会有点名气,而且自己的两个儿子都和唐宝的爱人认识,估摸着是不好意思拒绝人家好意。

    不过她也不会贬低她:“我就想青青已经把人请过来了,就让她看看,也免得蓝蓝多想。”

    “那也好,不过二公子这一回受伤引发了旧伤,还是尽快动手术才好。”纪清莲心里很不满,要不是为了诸葛青手里的东西,她才不想讨好这老太太。

    唐宝和东方栎说着刘主任什么时候回来,来到病房门口的时候,看见纪清染的时候,东方栎就沉下脸。

    反倒是纪清莲起身笑着招呼:“唐医生来了,这是诸葛太太。”

    诸葛太太看见唐宝年轻美丽的模样,心里就凉了半截,勉强笑了笑:“真是麻烦你们来这一趟了,我先进去看看他现在醒来了没有。”

    纪清莲看着诸葛太太轻轻的推门进去,这才看着他们笑着调侃:“你们这出双入对的,未免也太不顾别人的眼光了吧?”

    东方栎一脸不屑的看着她:“你自己思想不干净,别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

    又上前两步,带着点警告的道:“下回再让我听到你这不干不净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纪清莲被他气得眼圈都红了,伸手就想打他,但是东方栎自然也不会在原地等她打,猛地往后一退,反倒是纪清莲收势不住,手挥了个空,差点摔个狗啃泥,好在及时用手撑了墙面一下才稳住身形。

    “东方栎,你没有良心。”纪清莲用看负心汉的眼神看着他:“先前的事情,我都说对不起了,你还想怎么样?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你要是还恨我,那你来打我啊!”

    东方栎眉眼冷厉的看着她:“我这辈子都不想看见你,就算是打你,我都嫌会弄脏我的手。”

    纪清莲听到他这毫不留情的话,终于忍不住哭着跑了。

    诸葛太太打开门,看着他们勉强笑了笑:“两位请进。”

    她心里虽然是倾向于纪主任的,可是自己的儿子却非要见唐宝,她也不忍心拒绝自己的儿子,只好来请他们进去,顺便低声提醒:“他前天出门的时候又不小心伤到了腿,现在那右腿是伤上加伤,要是唐医生没有把握的话,就不要下手。”

    唐宝也不生气,反倒是乖乖的点了点头。

    病床上的男人和诸葛青有七八分相像,都是美男子。

    诸葛蓝哪怕是躺在病床上,也是很有礼貌,对他们微笑以对:“唐医生,麻烦你了。”

    “我先看看伤口。”

    唐宝上前掀开他的薄被子,把他的裤腿挽上去,露出红肿的伤口,他整条小腿都胖了两圈,特别是膝盖那里更是红肿。

    诸葛太太看见唐宝上前就动手,脸色一僵,手紧了紧,到底没说什么,心里却打定主意,自己一定要在病房里守着,免得这女的对自己儿子图谋不轨。

    不怪她这样想,实在是自己的两个儿子长的太俊,害的现在的姑娘都不知道什么是矜持。

    唐宝忍不住皱了皱眉,抬头看着诸葛蓝道:“你这伤不能拖了,要是你相信我,那我先给你放血,将淤积的污血放出去。”

    诸葛太太听见过这种治疗方式,顿时心惊肉跳,生怕自己的儿子被她给折腾的更严重,赶紧委婉的拒绝:“他这还要检查身体呢?要不等检查结果出来再请你过来给他看看?”

    唐宝看了眼风韵犹存的诸葛太太,能生出这样俊俏的两个儿子,她自己的容貌自然不差。

    而且她这性子也还好,明明是不相信自己的医术,可是却没有回绝自己,反倒是委婉的拒绝。

    “阿姨你鼻梁出现点青筋,山根处有红点,为腾蛇入口,极为不利,应该是这两天没有好好吃饭,这才引起了肠胃消化系统的病,而且你的人中过平,胃肠的问题会相对严重,若是再不好好保养身子,会越来越严重,很难根治。”

    唐宝说完,目光清湛,带了点小姑娘的意气风发,看着她浅浅一笑:“别人不能做到的事,我其实可以,有些东西和年纪无关!当然,要是阿姨觉得我不对,那我就不会给你儿子看病了。”

    在唐宝看来,诸葛家的两兄弟,都是金大腿,自己一定要抱住这大腿,一定要他们欠自己人情。

    诸葛太太睁大了眼睛看着她:“你真的太厉害了,都说对了,赶紧给我儿子看看吧?”

    唐宝能看了她自己一眼,就说出自己的病症,这让她觉得自己忽视了这世上还有少部分得天独厚的人。

    就像是她的大儿子,还有面前这年轻的女人,或许他们生来便有常人努力也赶不上的天赋。

    诸葛太太的口气就转变的很快了:“有什么需要的,你尽管说就是。”

    唐宝从挎包里拿出银针袋:“先不用,这场面会有点血腥,阿姨你要是不习惯的话,就先出去等一等。”

    “没事,”诸葛太太赶紧摇头:“你尽管动手,他是男人,痛点也没事。”

    唐宝也不犹豫,拿起银针刺破他腿上的肌肤,他的小腿肌肉在抽动,他紧闭着眼,脸上也露出一丝痛苦之色。

    随即,东方栎也从自己的包里拿出几个竹罐,一个个罐子扣在他小腿上。

    “现在感觉如何?”唐宝一边给他把脉,抬着头看诸葛蓝的神色。

    因为血液流失,诸葛蓝的脸色有些发白,神色却没有变化,回道:“还好,就是腿上有点疼。”

    “很疼吗?”唐宝见他默默的点了点头,冲他一笑:“忍着,要是忍不住,哭出来也没关系。”

    诸葛蓝:“……”他恨不得大声告诉她,自己是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