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巷子里,从下午到晚上都是坐在外面摇着蒲扇乘凉的人。

    现在还不是家家有电视机的年代,大家没事的时候还是喜欢在弄堂里拉家常。

    就算是家里有电视机,也舍不得电费。

    而且弄堂里有风,大家在外面还能说说家长里短,顺便看着孩子们不怕热的疯跑。

    唐宝踏着月色回来的时候,和左邻右舍的人打了招呼。

    至于左邻右舍为什么这么热情,那就是因为昨儿酒席上剩下的菜,都让大家带走了。

    唐宝是不喜欢吃酒席上的剩菜,倒掉又不舍的,就干脆做了个人情。

    她和大家说了几句话,这才回到家。

    新房子里她其实也才住了三天,可是却有了家的感觉。

    她进门后,看见家里的厨房里有灯,进去就看见顾行谨系着围裙在那炒菜,她吸了吸鼻子:“好香啊,在做什么?”

    “你不是喜欢吃虾吗?昨儿的虾还有多,留着也不好养,我给你弄个龙井虾仁和蒜蓉虾。”顾行谨回头对她一笑:“去洗个脸,很快就能吃晚饭了。”

    唐宝觉得自己浑身都是消毒水的味道,干脆去洗了个澡。

    他们这边楼顶装了个水桶,虽然没有热水,可是这天气热起来了,这太阳能把铁桶里的水嗮热,洗澡是最舒服不过了。

    她洗了澡出来,顾行谨已经把丝瓜蛋花汤,还有清炒豌豆,龙井虾仁和蒜蓉虾都放在客厅的桌子上,还盛了两碗饭,看见她就笑着道:“快来吃,今儿累着你了。”

    顾行谨的厨艺很不错,这几个菜的味道都很好,而且唐宝又喜欢吃虾,完美的演绎了光盘行动。

    唐宝满足的放下筷子:“你的厨艺真好,我一想到明儿要去学校,就已经开始舍不得你了。”

    “是舍不得我,还是舍不得我做的菜?”顾行谨见她不吃了,自己才把剩下的菜和丝瓜汤都解决了,看着她笑:“明儿你几点回家?还有几条鱼养在水缸里,我给你做糖醋鱼。”

    他没有觉得自己做菜有什么好丢脸的,也没觉得这样夫纲不振,看她吃的津津有味,反而觉得很满足。

    “明儿要出考试的成绩了,我还要抽空去医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你自己先吃晚饭,不用等我。”唐宝说完,又带着点疑惑的看着他:“你不是说你很忙吗?”

    “一开始忙一点,现在还好。”外面的事情,他不想让她担心,叮嘱她:“你最近也要小心,不要在医院停留太久。”

    唐宝看着他眨了眨眼,若有所思的问:“你今儿也去过医院了?你有什么瞒着我?”

    顾行谨没想到她这么机警,反问她:“你怎么知道我去过医院了?”

    唐宝白了他一眼:“你这是把我当成傻子了吗?诸葛蓝是你的朋友,你明知道我今儿去见他,给他看病,却没有问我他的情况,这摆明了是你自己去看过了呗。”

    “哈哈,我老婆就是聪明。”顾行谨想了想,还是透露一二:“我现在还在追查上回抓你的那些人的老巢,他们现在都转移了地方,我怀疑这边有人和他们里因外和。

    根据抓到的人交代,其中一个大姐,就是经常在京都的各家医院里出没的,我们现在安排人在好几家医院里埋伏,诸葛蓝也是其中之一,我就担心万一有事吓着你了。”

    唐宝连连点头:“你放心,我肯定不会在医院里多停留的,反正我也不喜欢医院里消毒水的气味。”

    她起身收拾碗筷:“我去洗碗,你去洗澡吧?”

    这个时候电话就想了起来,顾行景接过她手里的碗筷:“我洗了碗再去洗澡就行,你去接电话吧,八成是家里人给你打的。”

    自从知道他们这装了电话机后,唐明远和苏素,还有家里几个小的都喜欢给唐宝打电话。

    唐宝去接电话:“喂……哎,爸爸是我……我们吃晚饭了……妈,你说什么呢……”

    顾行谨洗好碗,又去洗澡,顺便把两个人的衣服洗了,回到房间里的时候,看见唐宝在抓中药,好奇的问:“你这是给诸葛蓝准备中药吗?”

    唐宝幽幽的叹息:“不是,是给我自己准备的中药。”

    “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顾行谨是知道她不喜欢吃药的,可不相信她会吃补药,大步来到她的面前,很是紧张的问:“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唐宝一脸郁闷的嗔了他一眼,嘟着小嘴,很是幽怨的道:“我好好的,这是补药。”

    “补药?”顾行谨还是担忧的看着她。脸色好像还不错,白里透红,小嘴红艳艳的,杏眼灵动,没看出来她有什么不对。

    “我妈说我们年纪也不小了,该准备要孩子了,这药就是调理我身体的。”

    顾行谨凤眼里就带上了几分笑意,来到她的背后,搂着她的纤细柔软的腰肢,把脑袋搁在她的肩膀上,低沉悦耳的轻笑:“老婆,你不喜欢喝药,那就不要喝了,你放心,我会好好努力的。”

    唐宝觉得他的声音格外撩人,好似一根羽毛在她心尖拂过,随即,就感觉到他炙热的呼吸落在自己的脖子上。

    她转过身来,杏眼清亮的嗔了他一眼:“你没看见我在忙吗?害的我都不能好好干活了。”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我们有比喝药更重要的事情。”他双手一伸,就把她抱了起来就往房间里走,心情好极了:“今儿离殇不在,我们这是天时地利人和,千万不能辜负了,你说是不是?”

    娇软馨香的身躯丰盈有致,优美的曲线让他沉沦其中难以自拔。

    他一点一点的亲吻着那白皙滑腻的肌肤,只觉得自己身体中的热血沸腾……

    唐宝柔软的双臂抱住了他的脖颈,眼波盈盈如春水:“行谨,你喜欢儿子还是女儿?”

    她还没怀孕呢,这心里就已经担心他想要儿子了。

    “都喜欢……宝宝,我最喜欢你……”

    他温柔缱绻的爱语在她的耳边萦绕,血脉中的激情再也无法阻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