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顾行谨来说,除了部队上的命令之外,最要紧的当然是唐宝的安全。

    让别人来保护接送自己的老婆,当然不如自己来更放心。

    家里的两辆凤凰自行车是和顾行谨一起过来参加参加演习的战友们凑钱买的,算是祝贺他们的乔迁之喜。

    那辆男式的自行车当然是被一点也不见外的离殇骑走了,好在现在女式的自行车也不太小。

    顾行谨骑着自行车送唐宝去了学校,因为今儿是出成绩的日子,学校里来往的人很多,也不禁止家里人进去。

    等顾行谨看到唐宝还是第一名的时候,也露出了喜色,可惜不能在外面和她太亲近,却还是忍不住握了握她的手:“你真厉害,以后我们的孩子像你这样机灵就好了。”

    唐宝倒是没觉得特别开心,毕竟自己这几乎是过目不忘,不过看着第二名的纪清染,就记起来了医院里的事情。

    哪怕唐宝来到学校后,随着她入学考试是第一名,还传出了她已经结婚的消息。

    其实现在来上大学结婚的男女不少,还有些都已经是三十多了,要不是当初规定这入学的年龄不能超四十岁,这才没有四十多岁的学生。

    不过,哪怕知道唐宝已经结婚了,很多男青年还是忍不住多看她几眼,特别是同班男同学,都乐意向她请教不懂的问题。

    有几个男同学看见唐宝都凑过来笑着招呼:“唐同学,恭喜你又是第一名。”

    “是啊,你就要跳级了,以后我们有不懂的地方就不能请教你了。”

    “唐同学哪天有空?我们请,请你吃饭吧?”

    顾行谨在唐宝的边上,看着几个弱鸡的男青年对自己的老婆献殷勤,顿时觉的心塞,也警惕起来,幸亏自己跟着来了,这些小混账难道不知道唐宝已经结婚了吗?

    虽然顾行谨在家里和她在一起的时候,那是恨不得把唐宝搂在怀里,两个人粘成一个人才好。

    不过在外面的时候,他其实还是有点顾忌的,和唐宝保持一步的距离。

    可是现在看见他们对自己视若无睹,当然不会放过宣示主权的机会,上前一步就来到唐宝的身边,凤眼带着笑意的扫了他们一眼,就眼神温柔的看着唐宝,温声道:“老婆,你考了第一名,想要什么礼物?”

    其实顾行谨身高腿长,眉眼英俊,就是站在那,也不能让人忽视。

    可是在场的人都不认识他,现在听到他喊唐宝‘老婆’,大家都明白他是谁了。

    哪怕顾行谨眉眼带笑,可是那浑身的气势却让他们明白这人不好惹。

    不对啊,他们也没想惹他啊。

    好吧,应该是人家小气,不希望看见他们这些文化人和他爱人在一起。

    现在这医学院里毕业还是很好找工作的,听诊器,方向盘,人事干部和营业员都是现在最吃香的工作,而排在最前面的就是他们这些未来的医生。

    男同学们心里都很惋惜唐宝年纪轻轻的就嫁人了,可是大家还是都离开了。

    唐宝杏眼带笑的嗔了他一眼,好吧,吃醋的男人也很帅很可爱:“好了,你去忙你的,我先去宿舍看一下,就去问问老师现在是怎么安排的。”

    “我送你去宿舍。”顾行谨一本正经的道:“今儿人多,我还是陪你过去才放心,顺便看看这边的环境。”

    其实最主要的是想看看不长眼的小白脸多不多。

    唐宝倒是没有想到自己的男人会有这么幼稚的时候,还以为他在紧张自己的安全,也没有异议,和他一起往寝室走,顺便给他指着各处的教学楼和寝室:“……离殇就住在那边,他喜欢打球。”

    顾行谨对于‘不求上进’的离殇也没有异议,他先前的生活环境实在是太让人压抑了,现在这样好好享受生活就好。

    顾行谨送她来到宿舍的楼下,就看见前面有二十几个人围着,楼上还有很多女学生在看热闹。

    唐宝也好奇的上前:“这是怎么了?”

    顾行谨听到男人愤怒的咒骂,女人的哭喊,也微微皱眉,觉得要是男人太过分了,自己也要管一管。

    一个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子,被一个年轻男人拉着,边上还有一个三四岁嚎啕大哭的小姑娘。

    那男的个子不高,脸上晒得黝黑,穿着一件藏青色的旧衬衫,还有洗得发白的军绿裤,和一双解放鞋,一看就是个土生土长的农村人。

    年轻女子带着泪眼看了那哭的红彤彤的小姑娘,愤怒极了:“我们已经离婚了,你走啊,谁让你进来的?你是不是就想看我丢脸的样子?”

    男人浓黑的眉眼中透着伤心愤怒,还有不甘心,想了想才缓缓道:“那……我们在校门口等你,找个地方好好谈谈行不行?”

    “好!”女人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泪痕,似乎很嫌弃他这样子,不满的瞪着他们:“还不赶紧走!”

    小女孩看着她妈妈那不满的模样,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妈妈你不要在这里读书了好不好?妈妈跟我回家好不好?”

    女人捂着嘴红了眼就跑进了宿舍里,女生宿舍的楼下有宿管阿姨,男人是不允许走进去的。

    男人伤心的低下头,有透明的液体滑落,随即抱着吵闹哭喊的小女孩,脚步沉重的一步步离开。

    而此时,看到这一幕的唐宝心情也不大好。

    从去年知青回乡起,这种事不少。

    当初或许是两情相悦,可是现实总是这样残酷,结了婚生了娃那又怎样,为了前途都可以说抛弃就抛弃……

    这个时代的悲剧不少,可是她和顾行谨不会成为这个时代的悲剧。

    顾行谨看见唐宝的脸色不大好,温声道:“好了,别不开心了,晚上我来接你回家吗?你要是想住在寝室里也没关系。”

    唐宝还是想回家的,他在京都的时间不多,她想好好的陪陪他,对他一笑:“我自己可以回去,你先去忙你的。”

    林娟也看见他们,走了过来:“唐宝,你怎么才来?恭喜你啊,取得好成绩。

    你的成绩好,这大学的学费是全免的,还有补贴。

    以后你就要去大二了,可以找医院实习了,你有没有找刘主任过?”

    唐宝有点惊讶的看着她:“大二就能去实习?”

    “像你这样基础知识扎实的,不用在学校里应该也没什么关系吧?”林娟看了看四周没什么人,这才凑到她耳边低声道:“我听说纪清染就已经在军区医院挂了名了。”

    唐宝很一脸乖巧的道:“不急,我还想再学校里多待一阵。”

    开什么玩笑,哪怕是军区医院,那也是医院里。

    无论是装修还是医院内的氛围,都有一种沉重压抑的感觉。

    特别是那刺鼻的消毒液的味道充斥在整个医院内,她是有多想不开,这才想去医院?

    顾行谨倒是有点明白唐宝的意思,可是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老婆娇气,和她们打了个招呼,把自行车的钥匙给唐宝,自己就身姿挺拔的转身离开了。

    嗯,他看见了楼上走廊里有很多女同学都好奇的打量自己,觉得自己今儿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肯定会有很多人提起来唐宝的爱人这事。

    唐宝今儿就换了新的教室和老师,也没有什么不习惯的,反正她就想要医学院的毕业证书,也想过过着大学生的瘾。

    大二的课程比大一还要少,老师也鼓励他们多去医院实习一下,大一是基础知识,却也是纸上谈兵。

    大二和大三就是实习和学习一起抓,想让大家尽快的能去适合自己的工作岗位。

    唐宝也没换寝室,下午没课后,回到寝室和大家打了个招呼就回家了。

    自己有家的感觉就是好,唐宝也不否认自己就是个恋家的人,回到家整理一下东西。

    她才回家一会儿,顾行谨就从外头推门进来,笑得露出一口白牙:“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学校里的事情弄好了吗?”

    “好了,我就喜欢这样混日子。”唐宝一看手表才三点钟,来到他的身边,拉着他的手欢快的道:“你自己说要给我礼物的,我们现在去逛街好不好?”

    “好啊,我都没陪你逛过街,我们走吧。”

    外面还是大太阳,街道两边的梧桐树还不是很高大,可是那碧绿的叶子,将炙热的阳光切割成细小的光束。

    顾行谨蹬着自行车带着唐宝,在涌动的人流中穿梭。

    “现在这个时候街上还有这么多人,真不愧是京都,够热闹。”

    唐宝坐在自行车的后架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听着不绝于耳的自行车铃声,让她感受到了城市的活力。

    顾行谨轻松的骑着自行车,和她在一起,就让他的心情很好:“你要是喜欢,晚上我们就在外面吃,我知道哪儿有夜市,晚上都比白天热闹。”

    “好啊!”唐宝的手在他的腰间挠了挠,低笑:“看来你最近没少四处溜达啊,对京都都比我还熟悉了。”

    “我还知道新开了几家饭店,生意都挺好,你看那边,还有两层楼的书店,听说里面还有你们学医要用的假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