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市中心还没有什么高楼大厦,不过四层五层的楼房也是遍地都是,还夹杂着几栋古老的民国建筑。

    现在的女人大都会做衣裤什么的,自己裁剪,再踩着缝纫机就能给家里人做新衣服。

    可是唐宝对这方面倒是一窍不通。

    不过现在的成衣店很少,如果顾行谨买不到满意的衣服,她就琢磨着自己干脆买一些布料,回头再找当地的裁缝量体裁衣。

    这样自己就不用担心他穿着合不合适的问题。

    越想越觉得自己现在是闲妻。

    唐宝捏了捏他的腰:“知道国营友谊商店在哪儿吗?那里面不仅是出售百货、电器,还是服装和鞋袜大商场,我给你买几身衣裤。”

    “老婆你别乱捏,”自行车的龙头把手一晃,顾行谨的声音带着点嘶哑的低语:“乖啊,等下回家随你捏好不好?”

    唐宝听到他的声音,就知道自己玩过火了,不敢再乱动。

    来到友商场后,唐宝发现这边的男装虽然样式简洁,可是这尺码倒是很齐全的。

    “你喜欢什么颜色?”唐宝看着单调的颜色,自言自语:“白色的衬衫还有军绿色的短袖各来两件好不好?”

    “不用这么多,反正我在部队上都有军装发,你自己多买几件。”顾行谨对于自己的衣裤还真的没什么要求。

    “我们都买!”唐宝见售货员没留意他们,冲他眨了眨眼,凑近他挽着他的胳膊俏皮的低语:“小子,你给我听好了,姐有钱,跟着我就让你吃好穿好。”

    她柔软的身子带着淡淡的馨香,让顾行谨觉的自己半边的身子瞬间都是酥酥麻麻的感觉,明知道这样好像不大好,可是还是舍不得推开她。

    他好像是怕被别人发现了一样,伸手快速敏捷的摸了摸她挽着自己手臂的小手,眼带宠溺的看着她:“我这辈子都跟着你,缠着你不放。”

    其实他的心里是真的乐滋滋的,一点也不觉得当小白脸是丢人的事。

    真好,唐宝说要养自己呢,这就表示自己是俊俏的小白脸。

    现在天气热了,他的鞋子也比较费,唐宝给他买了一双皮鞋和一双球鞋。

    现在皮鞋的款式很有限,也比较单调,却都是纯手工制作,虽然有着一股子牛皮的气息,可是穿在脚上的却还不错。

    至于衣服裤子,现在售货员的眼神也比较毒,看到人就能知道你大概穿什么码子的。

    顾行谨看着唐宝毫不手软的给自己准备了四套夏天的衣裤,心里有些汗颜,他自己还没能给唐宝一个像样的家,也没能给她安稳的生活,赚的钱也不多,可以是说都是她在照顾自己。

    她才二十一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可是不仅是医术厉害,这挣钱更厉害。

    自己要抓紧逮住那些人,好把唐宝喜欢的木珠子再悄悄的弄一些给她。

    唐宝也给自己买了两条裙子,还有凉皮鞋什么的。

    两人大包小包的从国营商场出来,已经是五点多了,顾行谨就干脆带着唐宝去吃最有名的烤鸭。

    不过他们去的时候看到里面座无虚席,门口还有人在排队。

    唐宝就打了退堂鼓:“人太多了,我们下回再来吃吧?等下我还要去医院替你朋友针灸呢?”

    顾行谨自己其实并没有多想吃这烤鸭,只是唐宝喜欢吃,自己才建议过来的,听到她的话笑了笑:“那行,下回我早点来排队买。”

    “顾连长,你怎么在这?”这个时候,外面手挽手走进来了两个女人,都穿着布拉吉,外面还套着米色的薄薄的开司米,脚下是皮鞋,倒是把五分的姿色打扮成八分。

    而且她们的后面还跟着一个勤务员。

    顾行谨没想到会在这遇见刘家姐妹,微微皱眉,很是冷淡的打了个招呼:“刘指导员,我们这就回去了,再见。”

    他说这话,就是想让她们让一下位置的意思。

    刘晓芳看了眼顾行谨,这个男人确实长的不错,难怪自己的姐姐喜欢他。

    随后,她的眼神就落在唐宝的身上。

    自己先前听姐姐提起顾连长的爱人是乡下姑娘,这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就是脸色蜡黄,或者是脸上带着高原红,举止畏畏缩缩上不得台面的女人,可是现在看见唐白那是真的大吃一惊。

    白皙的肌肤,俏丽的五官,看着比自己的姐姐好看多了,这样想来,自己的姐姐想要如愿以偿,怕是没这么容易。

    刘晓雅也是不敢相信唐宝就是顾行谨的爱人,看着她道:“这位是?”

    “这是我爱人唐宝,这位是刘指导员……”顾行谨知道现在自己还不能和她们翻脸,其实马团长的底细已经是挖的差不多了。

    可是他们和京都这边的人都认为这马团长后面还有大鱼,这才准备再仔细查查,这马团长后面的刘首长自然也是他们查探的目标之一。

    刘晓雅眼神不甘的看了看唐宝,就算是她好看又怎么样?她也听到过一些事,现在部队里有几个人为了娶老婆,就和乡下的老婆离婚了,打着的就是自由恋爱的幌子。

    她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就不慌了,眼神就黏着顾行谨的身上,娇滴滴的道:“顾连长,你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早就想请你吃饭了,这这日不如撞日,就今儿吧?我让人在里面定了位置。”

    顾行谨自然是一口拒绝,恨不得在自己的脸上刻上正人君子以表清白:“不用了,我在那时候救你,是因为接到命令。”

    随即淡淡的道:“不好意思,麻烦让一下。”

    他把话说的这么直白,两姐妹倒是不好意思在拦在门口了。

    刘晓雅看着顾行谨和唐宝扬长而去的背影,气的脸都红了,低声道:“你等下给纪清染打个电话,让她来我们家坐一坐。”

    “哦,”刘晓芳不知道唐宝现在已经在医学院了,好奇的问:“你找她做什么?”

    “我听说顾连长的那个女人现在已经在医学院里了,这纪家不是也算是医院里的风云人物吗?”

    刘晓雅的眼里是恶毒的算计:“到时候要是传出什么丑闻,顾行谨就能和她离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