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他们这一批插班生不多,每个班里都插进去七八个人而已。

    可以说是大一的尖子生都进了大二,因为在大一的基础和理论很踏实,倒是跟的上进度。

    现在的人都觉得这学习的机会来之不易,就算是进不去京都的大医院实习,这小医院里还是能进去实习的。

    唐宝不喜欢去医院,没课的时候要么就在图书馆,要么就在家里,还要抽空去给自己的几个病人针灸,这日子也过得十分惬意。

    她也没想着自己要扬名立万,只是想过的自在而已。

    转眼就到了四月二十一的下午,今儿是星期四,唐宝下课后就往寝室里走,明儿星期五她没有课,现在天气热了,她就想把寝室里的床单被套带回去洗一下。

    现在顾行谨还在京都,她就不愿意住校,但是等他离开后,自己要是遇到天气不好,或者是看书晚了,她还是可以在学校里住几个晚上的。

    郑秀兰也在寝室里拿着破旧的抹布擦桌子和凳子,看见唐宝过来就笑着打趣:“唐宝你来了,你现在可是成了稀客了,难得看见你了。”

    “我来把床单被套带回去洗一下。”唐宝见寝室里除了她没人在,好奇的问:“她们去哪儿了?”

    “林娟回去了,媛媛去洗衣服了,彬彬好像在和一个男同学处对象。”郑秀兰手脚麻利的把抹布放到清水的脸盆里洗了,擦干净手后,也帮唐宝来收拾床铺:“你现在学习紧张吗?”

    “还行……”

    两人说了会话,吴媛媛就端着脸盆急冲冲的进来了:“秀兰姐,你快下去看看,说是你爱人和孩子来找你了?”

    “怎么可能?”郑秀兰一脸惊讶,猛的起身玩外走。

    唐宝也有点好奇,和吴媛媛也下楼去,毕竟他们的老家离得远,突然间过来肯定是有什么事。

    她们来到楼下的时候,一时间都没找到郑秀兰,想要回楼上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点郑秀兰的哭声传来。

    这要是喜极而泣,那她们走过去就太煞风景了,可是还有孩子尖利的哭声,那就不对了。

    “树林里好像有哭声。”她转身就往宿舍楼的侧边走。

    宿舍楼的侧边是一片果树,现在桃花梨花已经谢了,青涩的果子挂在枝头,两个小姑娘在哭,郑秀兰也在哭:“……你不是人,她们难道不是你的女儿?我才出来多久,你就在家里找了别人……”

    不同于她们母女三人的瘦弱模样,那男的看上去有三十左右,小麦色的肌肤,在白衬衫和西装裤的映衬下,显得很干净也很精神。

    现在看到她这样哭诉,脸上就显得有点愧疚,却还是梗着脖子道:“谁让你生不出儿子,又非要读书,都怪你自己肚子不争气,反正这婚事离定了。”

    他说完,自己转身拉着大哭的大女儿就想离开,这才看见唐宝她们在一边站着。

    郑秀兰也看见了唐宝她们,抹了把眼泪,带着哭腔道:“你们替我拦着他。”

    她因为愤怒,脸色通红,眼睛也红了,带着几分狼狈,却盯着男人恶狠狠的道:“你就算是想离婚,那两个女儿都给我留下,我和你离婚。”

    两个小姑娘都是面黄肌瘦,此时都哭着喊‘妈妈’,喊‘姐姐’哭成一团,真是可怜极了。

    唐宝就沉着脸拦到男人面前,板着脸道:“有话好好说,把孩子先松开。”

    男子急着离开,伸手就去推唐宝,唐宝还没动手,后面顾行谨就像是风一般的过来,抬手就扣住他的两只手,反手一拧,男人就疼的哀嚎了:“哎呦,你是谁?疼死我了,快松手。”

    顾行谨双手微一用力,凤眼一凌,浑身的气势就露了出来:“你给我闭嘴。”

    又看着唐宝担忧的问:“你没事吧?”

    唐宝摇了摇头:“没事,你怎么来了?”

    顾行谨对她微微一笑:“有人请我们吃晚饭,我就过来接你。”

    这个时候,郑秀兰也抱着小女儿上前来,见自己的大女儿小手腕细的似乎是一折就断,而且被他捏的红了一大片,期待的看着唐宝道:“唐宝,你能帮帮我吗?他在家里有了相好的,现在那女人有了孩子,他就想和我离婚,却又想带着我大妞回去给他们当牛做马,我,我……”

    她心里明白,自己娘家靠不住,如今男人也靠不住,那就只能靠唐宝或者林娟了。

    林娟是家世不凡,唐宝却是很聪明,而且她的男人又是军人,哪怕不是这京都的人,这也能收拾自己的男人。

    而且自古民怕官,她知道唐宝的男人就是个军官,现在他们夫妻就是自己的救命稻草。

    唐宝听了也很气愤,现在华国的很多法律都还没完善,就算这男人婚内出轨,也没法子告他。

    可是看着两个小姑娘面黄肌瘦的模样,唐宝是真的觉得自己心里很不好受,一口答应下来:“行,你带着两个女儿先去我家住下。”

    说完,又看了顾行谨一眼:“这人就交给你了。”

    顾行谨点了点头,捏着男人的手,就强制的带着他离开了学校。

    郑秀兰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又从兜里掏出手帕给两个女儿擦了擦眼泪,红着眼睛安慰她们:“好了,别哭了,你们以后都和妈妈在一起。”

    大点的小女孩听到这话,看着她妈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妈妈,我什么活都会做,你别不要我和妹妹。”

    郑秀兰终于忍不住了,抱着两个女儿哭了起来:“妈妈不会再离开你们了。”

    小点的姑娘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母女三的模样真的是可怜。

    吴媛媛也红了眼睛,低声道:“现在怎么还会有这样的人家呢?”

    唐宝叹了口气,上前道:“秀兰姐,你先去我们家住下吧?”

    “好,谢谢你,唐宝。”这孩子不能住在寝室里,可是两个孩子又还小,郑秀兰也明白自己现在的局面已经不能再坏了。

    现在念大学都是有补贴的,可是也不多,每个月贰拾元钱,她省着点也能过去了。

    她也知道,自己生了两个女儿,公婆的态度就不大好,她来念书,不仅是为了自己能当医生,有铁饭碗,也是为了有底气。

    现在两个女儿都在自己的身边,她就只能在外面租房子,她面临的就是钱方面的问题。

    唐宝和吴媛媛说了几句,就和郑秀兰离开学校。

    她抱起大点的小姑娘,才发现已经七八岁的小姑娘轻的让人心惊。

    她们在学校的门口就遇见了顾行谨,他手里还拿着一张纸,上面按了手印,递给郑秀兰道:“这是我让他写下的,上面说了两个女儿都归你。”

    郑秀兰几乎是喜极而泣:“谢谢,谢谢。”

    唐宝水灵灵的杏眼,带着点祈求的看着他:“行谨,我想让秀兰姐先去我们家安顿下来,你觉得怎么样。”

    “行啊,反正家里有空房,她们在家也好陪陪你。”顾行谨伸手招了一辆面的,就让她们都坐在后面,自己坐到前面和司机说了位置。

    来到家里后,唐宝见两个小姑娘都是怯生生的,坐都不敢坐,给她们递了苹果也不敢接,看见自家妈妈让她们吃,这才接过苹果狼吞虎咽。

    顾行谨就去了厨房,用剩饭炒了两碗小碗蛋炒饭,自己就低声和唐宝说了几句出门了。

    等到两个小姑娘吃饱了,郑秀兰就低声问两个女儿家里的事……

    大女儿郝丹丹已经八岁,小女儿叫郝安安也有了五岁,吃饱喝足了,把家里知道的事情一说,就困的闭上了眼睛。

    唐宝还是让她们母女三住在上回郑秀兰住过的客房,温声安慰:“你就安心住下。”

    “好,”郑秀兰有点不安的看了她一眼,很感激的道谢:“今儿真是多亏你们在了,我想向你借点钱,在外面租个房子住,以后我肯定还给你,我给你写借据……”

    “成,你要多少开个口就好。”唐宝一点也不犹豫的应下,又给她倒了杯茶,这才坐在她的对面问她:“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老家是回不去了,我阿爹阿妈都没了,我就想毕业后去小乡镇找一份工作,这样母女三的日子还是能过下去的。”

    郑秀兰虽然遭遇到这样的事,可是现在失望过后,却没有绝望,而且先前哭过后,现在人倒是清醒了很多,自嘲的道:“好在我不算太笨,还是能带着两个女儿活下去的。”

    唐宝想了想才开口:“你学的也是制药的专业,要是没特别想去的地方,等你毕业了,就去我老家吧?我家爸妈也都是中医,想要办个药厂,就缺你这样懂制药方面的医生。”

    郑秀兰以前没听说过唐宝说起她家里的事情,现在听到她的邀请,一口应下:“行,这辈子我都跟着你。”

    唐宝笑了笑:“别急,你先好好念书,我这空房间多,你就先住下吧?”

    郑秀兰自然是想在这住下的,犹豫的问:“会不会太麻烦你们了?”

    唐宝倒不是非要她去自家还没办起来的药厂,只是为了给她一点安全感,笑着道:“没事,两个孩子还太小,你出去住我也不放心,就在这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