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秀兰自然是想在这住下的,犹豫的问:“会不会太麻烦你们了?”

    唐宝倒不是非要她去自家还没办起来的药厂,只是为了给她一点安全感,笑着道:“没事,两个孩子还太小,你出去住我也不放心,就在这住着。”

    郑秀兰心里很愿意,恨不得掏心掏肺才好:“那我就不客气了,我也不会说话,你就看我以后,绝不会有二心……”

    顾行谨从外面拎着两个袋子进来,放在桌子上道:“郑同志,里面是给你两个女儿的衣物。”

    别说是郑秀兰很感激的道谢,就连唐宝都觉得他真的是太有眼色了。

    ……

    下午五点的时候,顾行谨就带着唐宝去医院边上的饭馆。

    现在大街小巷上四个轮子的面包车很多,唐宝和顾行谨下车来到饭馆前,她才不解的问:“诸葛家为什么请我们吃晚饭?”

    顾行谨一边和她往饭馆走,一边笑着道:“我想和诸葛家一起做点生意,今儿是签合同的日子,可是我不好出面,就辛苦你来签字了。”

    部队里确实是不允许军人在外做生意的,但是家属就没这限制。

    唐宝好奇的问:“你们想做什么生意?你之前都没有和我说起过这事啊?”

    “就是想弄暖棚蔬菜,还有饭店。”顾行谨本来就是想给她一个惊喜,此时见她惊讶的小模样,实在是可爱极了,让他都恨不得在她的脸上捏一把,笑着道:“我就是给他们一些菜谱,他们就给我二成股份,我觉得有点多,就要了一成。”

    说完,看着她笑:“其实这是沾了你的光,诸葛青是想谢谢你给他弟弟看病。”

    唐宝没想到他会把顾家菜谱都给了诸葛家,不过这里面估摸着还有他们之间的什么秘密,她也不想多探究。

    其实她对于诸葛青还是有点警惕的。

    顾行谨见她一脸的若有所思,还以为她不安,低声道:“我们顾家先前就是因为帮着人离开华国去海外才出事,诸葛青的老婆就是才从海外回来没几年,对于当初的事情,他们知道后也是很愧疚……”

    唐宝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这也太巧了。”

    两人在饭店门口,却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对面的朱修延和一个年轻清秀的姑娘有点亲密的说着话,抬头看见唐宝,下意识的和边上的姑娘拉出了距离,勉强的笑了笑:“好巧啊,你们也来吃晚饭吗?”

    中医讲究望闻听切,唐宝的眼神扫过那女人的肚子,现在天气热了,那姑娘的穿了一件有点紧身的蓝色裙子,就显得肚子有点点鼓。

    唐宝只是微微点头,就大步的往里面走。

    朱修延看着面容像自己记忆里的前妻的唐宝,的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她会不会知道肖娟已经怀了孩子?会不会和别人多说什么?

    肖娟不认识唐宝,却担心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看上别的女人,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脸色,低声道:“怎么了?遇到熟人了吗?要不要我先走?”

    “不用,我送你回去。”朱修延眼神先落在她的肚子上,才看着她道:“最近你要好好养身子,千万不能大意了。”

    他想要一个儿子,以后才不会是绝户头,才能传宗接代,等自己死后,也有香火。

    ……

    “那个女人怀孕了。”唐宝心里还真是很不爽,今儿自己就遇到了两个大猪蹄子,一个是为了生儿子,不要老婆女儿。

    一个都快六十了,还在外面金屋藏娇,还想着能有个儿子传宗接代。

    她迁怒的瞪了顾行谨一眼:“你是不是也喜欢儿子?要是我生了女儿怎么办?你会不会嫌弃女儿?”

    顾行谨的心里确实想要个儿子,他还暗搓搓的期待过上阵父子兵呢?

    但是,他也不是个傻的。

    要是现在自己敢说想要儿子,估摸着老婆就要变成母老虎了。

    “只要是你生的,儿子和女儿我都喜欢,”他很有求生欲,温柔的眼神里带着缠绵:“我最喜欢你。”

    唐宝嗔了他一眼:“废话,不是我生的,你还想谁给你生?要是被我发现你敢出什么幺蛾子,我就让你和我做姐妹。”

    顾行谨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该喜还是忧。

    喜的是老婆吃醋,那是表示她喜欢自己。

    忧的是自己这完全是被那两个坏男人给牵连了,这才受了无妄之灾。

    他伸手握住她柔软的手,认真的看着他:“老婆,打死我也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唐宝白了他一眼,心里却甜滋滋的。

    顾行谨问了服务员后,服务员就带着他们去了二楼的包厢。

    里面诸葛家的两兄弟都已经在了,看见他们进来,诸葛蓝就对服务员道:“同志,麻烦你赶紧上菜,我都要饿死了。”

    诸葛青很随和的和他们打了招呼,请他们坐下,又给他们倒了茶,这才把一份协议放在唐宝面前,笑着道:“你们看看,要是没问题,那就在这签字吧?”

    唐宝拿起文件粗粗的看了看,又递给顾行谨,自己喝了口茶。

    面对不知道是穿越还是重生的诸葛青,她心里还是有点惴惴不安的,不想和他多说什么,一是怕多说多错,也怕自己不小心露陷。

    可是诸葛青却看着唐宝开口了:“弟妹小小年纪,这医术却不凡,我弟弟现在已经好多了,多亏你给他看病,他还要多久才能恢复?”

    诸葛蓝原本是凑在顾行谨的身边看文件的,听到自家哥哥的话,也抬头看着唐宝夸:“是啊,我自己都已经认命了,没成想你这么厉害,真是太感谢了,等下我好好的敬你两杯酒。”

    唐宝很无情的拒绝他:“你忘了吗?你现在不能喝酒,最起码还要调养两个月,这才能恢复的差不多。”

    “两个月?”诸葛蓝瞬间装出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我的酒啊,就只能在梦里才能痛快的畅饮了。”

    诸葛青扫了自己弟弟一眼,就看着唐宝道:“对了,这饭馆你觉得叫什么名好?我想要雅俗共赏,简洁大方的,先前让人准备了几个,都没有喜欢的。”

    唐宝犹豫了一下:“暖棚里的蔬菜是四季都能吃到各种蔬菜的意思,四季蔬菜基地?四季酒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