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二十一,早上八点半,林家。

    唐宝给南宫月把脉后,嘴角抽了抽,又抬头看了看她的脸色,又仔细的给她把脉,最后对她笑了笑:“恭喜你啊,这是怀孕了。”

    看着她们姑嫂瞪大眼睛,张大嘴巴的呆瓜样,很是淡然的道:“有点出血的症状,你是吃中药安胎药还是西药?”

    “你说我怀孕了?”平时英姿飒爽的南宫月,此时也呆呆的看着唐宝,见她点头,双手小心翼翼的放在自己的肚子上,不知怎么的,这眼泪就落了下来:“我真的怀孕了?”

    林娟也很惊讶:“是啊,这吃药还没两个月呢,这就有孕了,唐宝你真厉害。”

    唐宝很想说这是你大哥厉害,这个时候,她也庆幸自己是女人,要不这话让别人听到,肯定的误会。

    “那你给我开点安胎药吧?”南宫月现在只相信唐宝,哪怕中药真的很难喝,也不想去看西医。

    而且她现在心情好,哪怕是苦的要命的中药,她都能喝出甜味来。

    唐宝开了方子,林娟就赶紧亲自去药店里配药了。

    “前三个月和后面的两个月都要小心,尽量不要在一起。”唐宝隐晦的瞄了她一眼衣领口露出来的红印子:“先休息两天就会好了。”

    说真的,就连唐宝的心里都觉得这孩子是真的坚强,昨儿晚上经历了爸爸妈妈的‘大战’,今儿早上又经历了妈妈和姑姑的大战,哪怕人家现在还只是个小豆丁,这也知道抗议了。

    南宫月的脸一红,她和林志杰也不是天天能见面,小夫妻都年轻,这几天不见自然是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主要是他们谁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有孕啊。

    而且早上的时候,她又和林娟练了练,这才发现自己肚子疼,还有点点坠坠的感觉,可是那个时候公公婆婆和男人都不在家,林娟就赶紧给唐宝打电话。

    南宫月觉得自己还是能抢救一下:“那个,我,我就是早上的时候训练太,太用力了。”

    见她似笑非笑的眼神,自己也觉得这欲盖弥彰,干脆转移话题:“那我平时要注意点什么?”

    唐宝把该注意的事项和她一说,林娟就买了药材回来让唐宝检查一下,她说没问题,这才放心让吴嫂去熬药,她自己就去给爸妈还有哥哥打电话报喜了。

    南宫月现在很听话,按着唐宝说的乖乖的躺在床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和唐宝唠唠:“你现在还在读书,是不是准备晚两年再要孩子?”

    唐宝有苦说不出,总不能说自己和顾行谨心里都盼着想要孩子,那不是砸自己的招牌吗?

    因此,她只能含糊的点了点头:“是啊,还不急。”

    就是急的已经准备好了滋补的药材。

    说真的,唐宝看见南宫月喝了药这么有效,自己也心动了,准备吃几幅安胎药。

    药还没熬好,林母已经从外面的电器商行跑回来了,看着躺在床上的南宫月,欢天喜地的道:“月月,我要做奶奶了,我真是太欢喜了!”

    又拉着唐宝的手,一脸感激的道:“唐宝,真的是多谢你了,你真是太厉害了,以后让孩子喊你干妈。”

    唐宝笑了笑:“阿姨,是你儿子厉害,你放心,月月的身体很好,您尽管放心就是。”

    喵喵的,一个两个都说我厉害,这不是我的锅我可不背。

    至于干妈什么的,自己也还真的不介意做老干妈。

    林母笑容满面,又问了一遍自己的儿媳妇有身孕了,自己得注意点什么。

    唐宝只好再说了一遍注意事项,等她喝了药后睡过去了,这才拎着林母硬塞给她的大包小包,坐着林母的车让司机送她回去。

    唐宝回到家,发现郑秀兰母女还没回来,顾行谨也还没有回来,倒也不以为意,自己去厨房看了看,从空间里拿出一些米面油盐什么的添上,这才准备去洗衣服。

    又发现自己的衣裤都已经被郑秀兰洗出来晒在院子里了,这倒是让她很不好意思,决定等下和她好好说说。

    心里也庆幸顾行谨没回来,要不别的女人洗自己老公的衣裤,这让她的心里反而觉得怪怪的。

    要是她觉得不安,宁愿让她搞家里的卫生。

    唐宝一看已经十点了,就开始在土灶的大锅里煮饭,一边洗菜切菜,准备在煤气灶上烧。

    现在已经是农历四月底了,这天气也有三十多度,厨房里待久了,其实有点热,她也懒得准备很多菜,就弄了一个辣椒肉丝,还有一个素三鲜,一个鸡蛋西红柿汤。

    她这才做好饭,郑秀兰就抱着小女儿,牵着大女儿进来了,见唐宝已经煮好了饭,不好意思的道:“你烧好饭了啊,我回来晚了。”

    “没事,你们洗洗手就可以过来吃午饭了。”

    姐妹俩洗了手后,来到桌子前看到菜里又是肉,又是鸡蛋的,都不敢夹菜,只是眼巴巴的看着。

    唐宝温柔的笑:“你们告诉阿姨,你们吃辣的吗?”

    “吃的,”郝丹丹虽然年纪小,却很有眼色,也懂点事,知道现在自家都是寄人篱下,赶紧道:“姨姨,我们喜欢吃辣,再说有大米饭就已经足够好了,在家就吃菜窝窝或者野菜团子呢,我们不用吃菜。”

    “乖啊,你们要多吃点,才能长的高高的,才不会生病。”唐宝给她们夹了好几筷子肉,这才对一脸心疼的郑秀兰道:“秀兰姐,现在孩子的身体要紧,等下我给她们把把脉,就算是我不在,这鸡蛋和肉也不要舍不得吃,孩子才是最要紧的,你说是不是?”

    “是,我记住了。”郑秀兰有点不好意思,可是更多的是感激:“以后都从我的工钱里扣,只要你们不赶我们走,这辈子我都不会离开你家的药厂。”

    她是真的没想到唐宝会这么好,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就是认识唐宝。

    当然,在她以后的日子里,她也用自己的行动,让唐宝知道她没有帮错人。

    唐宝心里虽然很喜欢自己得到了一个未来的制药医师,可是她一开口就是一辈子,这好像让她觉得有点压力啊,自己都不准备一辈子就待在药厂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