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谨是下午五点多回来的。

    他回家的时候,大家正在吃晚饭,他打了个招呼,就拎着袋子去房间,洗了把脸出来,唐宝已经给他盛了饭:“先吃饭,等下还要出去吗?”

    “已经忙好了。”顾行谨接过碗,看见两个小姑娘怯生生的看着自己,对她们温和的笑了笑。

    离殇吃饱了放下筷子,揶揄道:“唐宝,你看他这么喜欢孩子,你也给他生个儿子吧?”

    他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唐宝就呛了他一句:“皇帝不急太监急,你都多大了,也该娶个老婆生个孩子了吧?”

    “嘿嘿,我不急。”离殇好脾气的对唐宝笑了笑:“明儿星期六,我想去医院找东方,你们要不要一起去?”

    顾行谨咽下嘴里的饭,才不解的看着他问:“你不是不喜欢医院吗?为什么又去医院找他?”

    “这是两码事,他不忙的时候我们说说话,他忙的时候,我就看看书,等他下班了就去喝酒,这不挺好的吗?”

    离殇交朋友是自己顺眼就好,笑嘻嘻的道:“再说今儿欧阳航也去,我觉得和他说话挺有意思的。”

    唐宝带着点隐晦的瞄了他一眼,心里琢磨着他估摸着是因为以前的事情,对于女人有心理阴影,这才不想结婚。

    不过,东方栎清瘦俊美,欧阳航温润如玉,又是三个光棍,而且两个都经历蛇蝎女人,这三个光棍凑在一起,怕是越发没心思娶老婆了。

    郑秀兰吃饱了后,就带着两个女儿在客厅里看电视,现在的电视频道不多,可是两个女儿都看的目不转睛。

    郑秀兰见顾行谨放下碗筷,就起身去收拾饭桌,笑着道:“我来就好,要是什么事也不让我做,我反倒是不好意思住下了。”

    她这话说的很在理,顾行谨他们都没有反驳。

    这房子里准备了间药房,离殇和他们说了会话,就一头钻进了药房,想要做出点防身的东西。

    顾行谨就和唐宝回房,把自己带回来的那袋东西递给她,低声道:“我拿到了一些木珠给你,你看看有没有用。”

    “你没人人怀疑吧?”唐宝担忧的看着他:“这里可是京都,你千万小心点。”

    他知道她这是关心自己,愉悦的低笑,带着点磁性的声音很迷人:“你放心,我这边很小心的,而且这次的行动是我领队的,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赃车和钱财上,对于这些木珠子也没什么特别的注意,我就说是这么有可能是他们的信物,拿出来毁了也没人在意。”

    既然已经到手了,唐宝自然也不客气的把这些木珠子都收进空间,这才催着他去沐浴。

    他昨儿都在审问,几乎没怎么合眼,洗了澡后上床就睡着了。

    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唐宝在自己的怀里睡得正香,昏暗的光线里,她的那白皙的脸就像是散发着珍珠粉润的光,脸颊白皙红润又诱人。

    她那红润的唇,微微嘟起,特别的诱惑,似三春桃蕊般娇艳,让他的心头又是一热。

    他小心翼翼凑过去在她唇上轻轻的啄了啄,低声呢喃:“老婆……”

    唐宝无意识的哼了哼,声音如同轻羽,在他的心上拂过,让他的心尖都颤了颤。

    男人在早上的时候是特别容易兴奋的,他干脆搂着她吻住她的唇,不住的亲吻,低低的说着夫妻间的情话。

    唐宝被他撩拨的心头酥酥麻麻的,突如其来的亲密,让她心跳紊乱,随着他沉沦在##海洋里。

    这一闹腾,天色就大亮了。

    不过,离殇昨儿制药肯定是很晚才睡,早上不一定起的来,郑秀兰也很有眼色,就算是起来了,也不会惊动他们。

    “你还不起床?”唐宝见他搂着自己闭上眼睛,笑着撒娇:“那你今天陪我好不好?”

    顾行谨睁开眼睛,见她颊上肌肤红晕,笑得眼波流转,心里也很喜欢,一双凤眼璀璨,带着点暧昧的低语:“那我可吃不消,一天到晚陪你,那我就被你榨#干了!”

    “你想到哪儿去了?”唐宝嗔了他一眼:“我是想和你去一趟医院,检查一下身体。”

    顾行谨听到她要去医院,就收敛了笑容,担忧的看着她:“怎么了?是你哪儿不舒服吗?那我送你去医院。”

    “我没事,你别慌,我就想去检查一下我们的身体!”唐宝滚进他的怀里,有点不好意思的低语:“医者不自医,我总觉得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了,可是这就是没有孩子,就想去医院检查一下。”

    顾行谨听到她这话,松了口气,搂着她轻轻的抚摸着她那光滑如玉的背脊,温声道:“我们聚少离多,这孩子的事情不急,你先前不是说我们的身子都好好的吗?估摸着是儿女缘分还没到。”

    唐宝伸手无意识的把玩着他那短短的头发,带着点郁闷的道:“昨儿我去林家,发现林娟的嫂子的南宫月怀孕了,我原本是不喜欢喝温补身子的中药的,要不先喝几幅中药?”

    顾行谨知道她虽然是中医,可是一点也不喜欢喝中药,迟疑了一下才道:“要不你给我开几幅方子?”

    唐宝想了想,还是摇头:“算了,我也是急糊涂了,我爸妈再过两个多月就要过来了,到时候让他们给我们看看就好。”

    她不好对别人说的是,她担心的是华国政策的改变太快,要是提早进行优生优育,只能生一个孩子怎么办?

    她想着自己前世的两个女儿,遇事有商有量,觉得无论男女,两个孩子是最好的。

    顾行谨想到她现在愿意给自己生孩子,心里就欢喜的不行,搂着她亲,眼神含笑,声音温柔迷人极了:“老婆,你想要孩子了,那我好好努力好不好?”

    “别乱来,我要起来了,我饿了……”

    他用自己炙热的唇堵住她的嘴,含糊的道:“宝宝,我也饿了……”

    ……

    南宫月知道自己有了身子,就从文工团退了下来,她原本就打算退下来帮着自己的婆婆打理生意的。

    从去年华国的政策变了后,林家的电器商行各种电器就都是供不应求,自然也是钱财滚滚,林母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偏偏林父是不可能从位置上退下来的,而林志杰也对做生意不感兴趣,反倒是南宫月对这方面有些天赋。

    再者她自小在林家长大,就像是林母的女儿一样,林家的人也愿意她接手林母手里的事情。

    当然,现在南宫月最主要的就是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她结婚也好些年了,今年都二十七了,早就盼着这孩子了,因此现在很安心的在家里养胎,就怕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闪失。

    她这么火急火燎的退了下来,很多人都揣测她怀孕了,特别是林家的亲戚,还有街坊邻居更是从林母的嘴里得到了准确的消息,也都拎着东西来看望。

    林父上头有两个姐姐,大姐的小儿媳也是结婚三年没有怀孕,去医院里做检查,又说她的身子没问题,这次和婆婆来看望南宫月的时候,也是带着点希翼的打探:“月月,你这是哪个医院看的?”

    毕竟先前两人都是没有孩子,也为了孩子愁眉不展,现在猛然间听到她有身孕了,这心里自然也是有点羡慕,有点嫉妒,更多的却是为她开心。

    南宫月看着她笑了笑,爽快的道:“就算是你不来,我也要给你打电话了,我这才吃了一个多月的药酒有孩子了,下回给你介绍那大夫。”

    “什么?”吴琴琴一脸惊讶的看着她,着急的道:“坏了,坏了,我听医生说这大人吃药的时候,最好是不能要孩子的,你这……”

    听到她担心的话,南宫月笑得更愉悦了:“你就放心吧,人家给我们开的是中药,都是温补的药材,这有孩子也不碍事。”

    吴琴琴听到她说中医,这脑海里就浮现出一把胡子,满脸皱纹,仙风道骨的老头子,眼神热切的看着她连声问:“这么厉害?那中医在哪儿?我也想上门求医,你赶紧给我个地址啊?”

    “你急什么!”南宫月好心情的道:“今儿是星期天,等你吃了午饭,我让娟娟陪你去就好了。”

    吴琴琴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自己拍了拍胸口,又双手合十的道:“老天保佑,让我吃了药也快点有身孕,要不我真的怕自己会变成神经病了,真的,我都觉得自己想孩子都快要想疯了。”

    说完,拿起自己的包,看着她急切的道:“你就在床上好好躺着吧,我这就让娟娟带我过去看看,你不知道,我这心里真的是快急死了。”

    她心里压力确实不少,不同于林母贺南宫月之间有着母女情分,她婆婆是盯着她的肚子不放。

    说难听点,京都大大小小的医院,她都已经看遍了,这调理身体的药几乎是当饭吃。

    虽然现在破四旧,严禁大家封建迷信,可是她婆婆去年起就带着她去求神拜佛了,她觉得自己都快坚持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