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仔细的给她把脉后,才严肃的道:“你这身子是没有问题的,不过你最近吃多了大补的药,是不是有鹿胎膏和阿胶是不是?”

    说真的,要不是这一回是林娟陪着自己来的,吴琴琴是绝对不会相信这么年轻美丽的姑娘,竟然会是大夫。

    要不是林娟陪着自己来的,自己也不会相信这姑娘的医术,不会让她给自己看病。

    她先前也看过中医,大都是年纪比较大的,确实给她一些鹿胎膏,说这是助孕的。

    现在听到她连自己吃了什么药都能说出来,就很信服了,激动的连连点头:“是,那你给我开一些药吧?”

    “我还不能给你开药,你要知道,这不孕除了先天的原因,你们夫妻的身体也是至关紧要,我现在还没给你爱人看病,这怎么能贸然开方子呢?”

    吴琴琴听了唐宝的话,很是震惊:“什么?我爱人也要把脉?”

    唐宝知道现在这个年代对于不孕不育的说法还是不多的,特别是夫妻没孩子,都以为是女人问题,很少有男人去求医问药的,点头道:“是的,男人要是体虚,或者是脾肾阳虚,肝肾阴虚,那就不会有孕;我帮你看了,你身体没有这种病症……”

    唐宝沉默了一下,明亮的杏眼里带着能抚慰人心的光芒:“你因为吃多了药,身上每个月虽然不大正常,可是你的胞宫里无寒,不孕,应该不是你的问题……”

    吴琴琴就懵了。

    随即红了眼眶,带着颤音开口:“真的,不是我的问题吗?”

    “是的,不孕有时候并不是女人的原因。”唐宝肯定的点头:“如果你爱人愿意,我也替他诊脉瞧瞧,看看他的身子情况。”

    话才说完,想到自己和顾行谨身体都没事,自己一开始是喝避子汤,可是这两年也是想要孩子怀不上,不一定是夫妻身体有问题,也有可能……就是怀不上孩子。

    唐宝想到这里,也是很郁闷的叹了口气。

    吴琴琴的脸色微变,犹豫的一下后,坚定的点头:“那行,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在她婆婆的意识里,怀孕是女人的事,不能怀孕就是女人没本事,不可能有她儿子有什么原因。

    她担心被婆婆知道后,婆婆接受不了,到时候要是闹起来,那就不知道自己的男人肯不肯配合了。

    而且,这要是真的不是自己的问题,自己也不用一天到晚的小心翼翼,觉得生不出孩子是自己的错。

    “电话在那,你去打就是。”唐宝也隐约能猜到她的心思,指了指边上的电话机。

    不管怎么样,吴琴琴的确没有不孕的那些症状。

    人吃五谷杂粮,每个人身体多多少少会有点病,吴琴琴也不例外。

    她的精神太紧绷,长久下去对身体很不好,而且她体内也有一些别的小毛病,但不影响她怀孕。

    林娟虽然在医学院,可是她对医学并不感兴趣,现在听到唐宝的话也很惊讶:“难怪你先前也给我哥哥把脉开药,原来这生孩子不是女人的事情啊?”

    唐宝很肯定的点点头:“怀孕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啊?亏你还是医学院的学生,你就不怕老师被你气死?”

    林娟皱着眉想了想,睁大了眼睛看着她,一脸疑惑:“老师有说过吗?”

    唐宝翻了个白眼,嗔道:“回去多看看医书,要不你就别想毕业了。”

    吴琴琴的爱人,也就是章之鸿是炼钢厂的主任,听到自家老婆打电话说在外面出了点事,吓的他不知道老婆怎么了,急匆匆的打车过来,在巷子外看见老婆好好的再等自己。

    还没等他松口气,就听到老婆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串,他有点犹豫:“她真的靠谱吗?”

    “肯定靠谱,先前表哥和表嫂都吃了她开的方子。”吴琴琴生怕他不愿意,顾不得在外面就去拉他:“赶紧的,别磨磨蹭蹭的。”

    章之鸿心不甘亲不愿的来到小四合院,看见林娟和一个姑娘在客厅里,不好意思的打了个招呼:“娟娟也在啊,这位就是唐医生了吧?”

    林娟笑吟吟的道:“四表哥,这是我同学唐宝,她是真的很厉害的。”

    章之鸿眼神落在唐宝的身上,带着点严肃的开口:“我先前听到有人说过,这把男人比做是天,那女人就是地,土地长不长庄稼,那是地质的缘故,这还能和天有什么搭嘎?”

    他虽然年纪不大,或许是因为是干部,这板着脸,神色严肃的样子,还是能有几分唬人的。

    可惜唐宝觉得他这冷着脸的模样,和刘主任他们比起来差的远了,揶揄一笑:“谁说没关系的,这天要是不争气,整年整年不下雨那就是干旱,或者洪水泛滥,这地再好有什么用?”

    随即又摇头叹息:“这怀孕原本就是两个人的事,为什么只找女人身上的原因?亏现在已经是改革了……”

    她这一番话,说的还是挺有道理的。

    章之鸿虽然年轻气盛,还没有被岁月慢慢磨平棱角,却也不是老顽固,见她们都在笑,也嘀咕着:“好男不和女斗。”

    却还是坐下伸出手给唐宝把脉。

    不仅是章之鸿紧张,就连吴琴琴也很紧张,提着一口气,觉得自己能把自己给憋死。

    她这几年生不出孩子,连带着她自己在婆家也是底气不足。

    要不她就不会那么配合婆婆的意思,到处求医问药了。

    虽然已经是新时代,可是古老的思想还是不能免除,总觉得自己嫁到婆家,继承香火是女人全部的责任。

    唐宝仔细的给他诊脉后,思索了一会才开口:“是你的问题,你的精索静脉曲张,另外身体里缺乏微量元素,加上有点梗阻,这才没有孩子。”

    章之鸿听到这话,真的是大受打击,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红,紧张的捏着拳头嗡声道:“你说的是真的?真的是我的问题?”

    “你要是不相信,那就去医院检查一下。”对于他怀疑的语气,唐宝倒也不以为意,反倒是很平和的道:“你要是觉得害羞,就去找我二师兄,军区第一医院的东方栎,他这人嘴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