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是不相信,那就去医院检查一下。”对于他怀疑的语气,唐宝倒也不以为意,反倒是很平和的道:“你要是觉得害羞,就去找我二师兄,军区第一医院的东方栎,他这人嘴紧。”

    她见他们都很不安,很惶恐的模样,正色道:“你们不用担心,人吃五谷杂粮,总会有点毛病,你这是小毛病而已,吃两三个月的药就不耽搁你们生孩子。”

    无论是什么年代,没有孩子是万万不行的。

    哪怕是唐宝记忆里的后世,大门大户也不可以没有儿子。

    就像是她的记忆里,也是因为自己生了两个女儿,什么都是平庸的丈夫,在中年出轨,就是为了想要个儿子。

    当然,那个时候很多人家也只有一个女儿,或许是他不甘心。

    最终他抛弃妻女有了儿子,却是过得很辛苦。

    不能否认,哪怕是顾行谨现在对她很好,她的心里却还是担心自己要是生不出孩子,或者是生不出儿子,他会不会也变得面目全非。

    至亲至疏是夫妻,为了不让自己变得面目可憎,她宁愿自己多爱自己一点。

    吴琴琴赶紧道:“那我们先去医院检查一下,再来拜访你。”

    现在知道不是自己的问题,她的心里已经放心了一大半。

    不,可以说是安心了一大半,以后再也不必担心婆婆逼着自己去求神拜佛,也不用伤心有人在背后说自己占着茅坑#不##

    而且,唐宝实在是太年轻了,他们还是觉得不安心,也是去医院里更安心。

    不过,要是医院里的检查结果真的如同她所说,那就说明她真的很厉害,自己还是要留条退路,不能得罪了唐宝。

    唐宝心里也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微微一笑:“好,你们去吧。”

    现在结婚前,还没有新婚夫妻体检这一项,而且前些年吃喝都是问题,很多人身体里多少会留下点暗疾。

    而现在没有计划生育,也有孩子生下来不健康夭折,也有一部分是因为父母身体的缘故,她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和刘主任建议一下。

    林娟也和他们一起离开,唐宝起身送他们,在门口的时候,吴琴琴转身看着唐宝,带着点吞吞吐吐的道:“那个,你能不能替我们保密啊?”

    她这话一出,章之鸿就一脸感激的看着自己的老婆。

    事关男人尊严,他自己都不好意思说,没想到自己的老婆就说出口了。

    唐宝神色郑重的点了点头:“这是为人医者的本分。”

    她觉得吴琴琴真的是一个很会收拢人心的女人,现在说这句话,就让男人从心底里感激她。

    林娟却沉下脸,带着点嗔怪的道:“表嫂,你说的是什么话?”

    “对不住啊,是我不对……”吴琴琴对她们连连道歉。

    唐宝脸上一点也不在意的笑了笑,心里的小本本已经记下了,等他们上门的时候,自己这诊费要翻一倍。

    开玩笑,她把那男人的病情说的这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是让他们明白自己年纪小,本事却不小。

    不过,她得去外面转转,准备一些药材。

    家里郑秀兰带着两个女儿出门了,说是要去找找附近有没有什么学校什么的,她自己都要上学,只能让两个女儿也去学校。

    离殇也早就出门了,她现在也只好一个人出门了。

    ……

    京都的大街小巷太多,唐宝下了车就向边上的人打听古玩街在哪。

    她先前听人说过,这边有大型的二手市场,金玉古玩什么的应有尽有,药材吃喝的也不缺。

    她穿梭在热闹的街道里,随便走走看看,看到好的药材,也是毫不手软的买下,找个没人的地方才收进空间里。

    现在已经是农历的四月二十四了,温度也有三十一二度,唐宝走了一个多小时,也热的浑身是汗,还饿的前胸贴后背,

    她看了眼手表,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决定自己找个地方坐坐,吃点东西再回去。

    京都是华国最最繁华,最重要的城市,对于接受新事物的能力也是很快的,去年还难得一见咖啡馆,今年就像是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再也不是很稀罕了。

    唐宝喜欢喝咖啡,找到一家咖啡店要了一杯咖啡和一块蛋糕,就慢慢的吃了起来。

    咖啡馆里有两把吊扇转的飞快,也带来了凉风,唐宝喝完都不想走,就干脆去柜台边问:“你好,可以给我一杯白开水吗?”

    现在客人也不多,年轻的老板娘也记得她才买了咖啡和蛋糕,很爽快的答应了:“当然可以,你这是怕喝多了咖啡睡不着吧?”

    “是啊,你家的咖啡很好喝,可是我还真的不敢多喝,这玩意太提神了。”唐宝接过老板娘递给自己的一杯凉茶,甜甜的笑了笑:“谢谢你,我喝了茶就走。”

    老板娘的态度很好:“没关系的,随便坐。”

    这个时候,外面进来了两个女人来柜台前买东西,唐宝就端着茶杯想离开,免得打搅别人做生意。

    “原来是你啊,这来到咖啡店买凉茶喝,你可真是别具一格啊?”刘晓雅也是听家里的阿姨说这边的蛋糕好吃,这才过来买的,没想到会在这看见顾行谨的老婆。

    而且她竟然在咖啡店里讨茶喝,心里嫌弃的不行,一脸不屑的看着她,准备说的她没脸待在顾行谨身边为止:“你爱人是部队里的,你做为他的爱人,也要支持他,不拿群众的一生一线,而不是连茶都要白蹭,你别给他丢人成不成?”

    唐宝虽然没认出她是谁,可是听着她一口一个顾连长,就知道她是为什么看自己不顺眼了,心里冷笑,脸上却装出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懦弱模样,低眉顺眼的低语:“我,那我给钱。”

    刘晓雅对自家帮忙的阿姨使了个眼色,那阿姨就站到一边去了。

    刘晓雅要了两杯咖啡和几块蛋糕,神色难掩高傲的开口:“我请你喝咖啡,吃蛋糕。”

    唐宝抬头看了她一眼,又赶紧低头,小心翼翼的道:“不,不用了,我爱人说现在外面的坏人,拐子太多了,像我这样好看的女孩在外面要注意安全。”

    刘晓雅差点被她这话气死,她哪儿的脸说她自己好看?

    打死她也不相信不解风情的顾行谨会这样哄她。

    想到自己在顾行谨的面前处处碰壁,想到他会在演习后回去,那就没有自己的机会了,她心里就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

    刘晓雅觉得要是顾行谨没有老婆了,那自己嫁给他就顺利了很多,咽下到嘴的怒骂,皮笑肉不笑的道:“我认识你,我先前被人抓了,是行谨他不顾危险的救我回来,又担心我在路上遇到危险,这才来京都看我的。”

    又挤出笑脸:“他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今儿请你喝杯咖啡,你千万不要推辞。”

    她觉得任何女人听到这种救命之恩,就会想到以身相许,这样等他们闹得不可开交,就是自己的机会来了。

    唐宝眨了眨杏眼,一脸无辜的看着她:“我听说过你,你就是那个没本事却还要带人去抓危险分子的女指挥官啊?要不是你去帮倒忙,我们的人也不会束手束脚。”

    “谁说我是帮倒忙的?”屁股才坐在凳子上的刘晓雅又瞬间站了起来,手指着她,怒道:“是谁说的?我让我爸好好审查,看谁敢胡说八道。”

    唐宝绝对不是孤傲的人,也不是不喜权势的人。

    要是没有权势,本事越高越是身不由己。

    自己现在还不能随心所欲,虽然她很生气有人想打自己男人的主意。

    “那你去找我爱人吧,就是他和我说的。”唐宝很愉快的把自己的男人给卖了,还叹了口气,一脸懊恼的道:“我又忘了,他还叮嘱我不能告诉别人的。”

    她心里是真的很瞧不起这样的女人,仗着自己家里人,就连别人的男人也要抢。

    刘晓雅真的被打击到了,自己对顾行谨心心念念,可是他却把自己看成笑话。

    她很想揍她一顿,可是却也知道这在外面自己要顾忌影响,深吸了口气,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才觉得自己心里舒坦点。

    就算是他们之间有感情,有山盟海誓,自己也要让他们劳燕分飞,这样才能出一口气。

    “我相信他不是有意的,他肯定是因为先前的战事失利,这才心情不好发发牢骚的。”

    刘晓雅又端起咖啡,看着她道:“你也喝喝看,这味道很不错。”

    她纯粹是想看唐宝出丑,不习惯喝咖啡的人,觉得这味道苦苦的,一点也不好喝。

    唐宝看着她优雅的喝咖啡,嘀咕道:“我才不想喝这臭水沟里的泔水一样的东西。”

    “你,咳咳咳……”刘晓雅真的被她恶心到了,自己手里香醇的咖啡也喝不下去了,瞪着她怒喝:“你胡说八道些什么?顾行谨真是瞎了眼,这才遇到你这样的女人。”

    说完,自己起身,就快速的离开。

    要不她担心自己控制不住就一巴掌拍过去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