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秀兰在唐宝家也很勤快,擦桌子扫地什么的,家里被她收拾的干干净净的。

    唐宝回来和她打了招呼,自己也去药房开始炮制药材,特别是针对章之鸿现在需要的药材。

    等到她出来的时候,天已近黑了,郑秀兰带着两个女儿在客厅里,看着两个女儿写字。

    听到动静赶紧抬头:“唐宝饿了吧?赶紧过来吃晚饭。”

    说完,就起身去厨房给她盛了碗饭:“饭还温着,可惜菜都冷了。”

    “没事,这天气也不想吃热菜,你们吃了吗?”唐宝看到桌子上用竹罩子盖着的菜,一个辣椒炒茄子,一个洋葱炒土豆,还有一个肉丝豆角,这几乎是没看到荤菜,好在味道不错。

    郑秀兰笑着道:“我们都吃了,就是离殇还没回来,顾连长也没回来,我这饭煮多了,明儿早上炒饭还是煮稀饭?”

    “蛋炒饭吧!”唐宝埋头吃晚饭,不知道是因为肚子饿了,还是茄子汤很下饭,她一连吃了两碗才放下筷子。

    郑秀兰见她吃完了,自己就非要接过她的碗去洗,等她从厨房里出来,就看见唐宝给两个女人在吃苹果,和她们说话,心里一暖。

    唐宝看见她就问:“给丹丹她们找到学校了吗?”

    郑秀兰叹了口气:“还没有,她们没有户口,这边学校就不肯接收……”

    她当初和郝强结婚的时候,都没有去镇政府里办结婚证,就是两家说好了婚事后,挑了个日子过门,见了双方的亲戚就算是结婚了。

    再者十年前,在乡下像他们这样结婚,却没有结婚证的却很多。

    “不急,明儿你问问林娟。”唐宝给她出主意:“要是不成,你就让姐妹在家先待着,慢慢的想办法。”

    郝丹丹虽然才八岁,可是对于照顾妹妹却很熟练,而且郝安安也五岁了,可能是经历了老家那边亲人的嫌弃,现在很乖巧。

    郑秀兰有点不好意思:“行,我明儿去问问林娟。”

    没一会,电话机响了,顾行谨打电话回来,说他今儿晚上有事不回来,让她关好门早点睡。

    唐宝也知道他现在还要审问那些人,还有部队里的事情都不是自己能过问的。

    两人聊了几句就挂断电话,唐宝干脆给老家的代销店打电话,那边的人就打发小子去唐家喊人。

    唐明远笑呵呵的声音透过电话筒传来:“宝宝,这边的学校快要放假了,到时候我们就都过来看你……”

    “好啊!”唐宝听到这好消息,声音也欢快起来,和他说了几句话,电话筒那边就换成了苏素,再然后是杨铮他们几个孩子。

    等到唐宝放下电话筒的时候,电话筒都是热的。

    郑秀兰在边上留意了一下墙上的钟,忍不住咋舌:“你这一打电话就是二十一分钟,每个月的电话费也得不少钱吧?”

    “挣钱不就是为了花的吗?”唐宝对她笑了笑:“我去药房炮制药材,你们也看会电视再去休息。”

    郑秀兰应了一声,自己又教大女儿简单的算术。

    没一会,电话机又想了起来,她接起来听到是林娟的声音,笑了笑:“唐宝现在去药房了,你要是有事我去喊一声。”

    林娟也笑了:“没事,我今儿去了唐宝那,也没遇见你,我就是想问问她明儿去不去学校。”

    “她明儿早上有课,会和我一起去学校的……”

    ……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还是艳阳高照,热的让人不舒服。

    到了下午二点多,太阳被乌云层层叠叠盖住,几声雷声后,就下起了雨。

    唐宝和郑秀兰四点就没课了,骑着自行车赶回家后,小雨就变成了大雨。

    雨势越来越大,暴雨连成了雨幕,豆大的雨滴落在地上砸起的水雾。

    磅礴大雨,来势汹汹,去的也快,才半个多小时就又变成了细细的雨丝。

    雨后的天气格外的清新,燥热的天气也变得凉爽起来。

    唐宝一回来就从冰箱里拿出一块猪肉,笑着道:“今儿我们吃红烧肉,改天有空我们包饺子吧?”

    郝丹丹觉得自己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眼睛发亮的看着唐宝,不敢置信的问:“真的吗?不是过年才包饺子的吗?”

    唐宝忍不住笑:“不,你们乖乖的,我们这个星期六就吃饺子。”

    郑秀兰是真的觉得唐宝的手太松了,这每天大米饭,还时不时的有肉,自己得多多久才能还清?

    饭菜烧好了,离殇也骑着自行车回来了,等吃了饭,唐宝就去了药房。

    离殇见她抢了药房,自己就在客厅里找出棋盘开始左右手摆棋,听到门口的动静,就看见从外面走进来的小两口

    要紧的是小两口的手里都拎着一袋袋东西,他透过网兜,闻到了烤鸭香喷喷的味道,觉得自己的肚子又饿了:“你们找谁啊?”

    正在看电视的姐妹俩赶紧探头往外看,见不认识的人拎着东西来,就去找在厨房里洗碗的郑秀兰了。

    吴琴琴是有备而来,早就和林娟打听过唐宝这住的是什么人,笑容满面的道:“你好,我们是来找唐宝看病的,是我表妹林娟介绍我们来的。”

    郑秀兰听女儿说客人来了,就用搪瓷缸端了凉白开出来递给他们寒暄了几句,收拾了一下桌子,关了电视,带着两个女儿回房洗澡,免得打搅了来找唐宝看病的人。

    离殇点头:“那你们等一下,她去炮制药材了,很快就出来。”

    章之鸿笑着应了一声,见他在摆弄围棋,一副遇到了知音的模样:“你也喜欢下围棋啊?”

    章之鸿一边摆棋一边和他说话:“唐医生年纪轻,这医术是真的厉害,我们昨儿上门求医……”

    药房里闷热,唐宝在里面呆了一个多小时就出来了。

    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细雨还在下个不停,她来到客厅里,心不在焉的吴琴琴就赶紧起身,陪着笑脸道:“唐医生,我们又来了,还请你帮帮忙。”

    离殇见章之鸿要起身,赶紧道:“别动,下完这局再起身。”

    又看着唐宝道:“你来学着点,以后我们也好下棋。”

    唐宝连忙摇头,生怕这家伙闲着没事就找她练手虐她千百遍:“不要,我不会下棋。”

    离殇笑眯眯的开口:“没事,我和行谨都下的一手好棋,可以多教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