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之鸿看见唐宝出来了,闻到她身上淡淡涩涩的药香味,听到自己的老婆和她低声说话,哪还有心思下棋,很快就输给了离殇。

    离殇郁闷的起身:“算了,你这心不在焉的,我也胜之不武,唐宝,我先去药房了。”

    吴琴琴笑容真切,好话不要钱的说个不停:“……我们是有眼不识泰山,你可不要见怪,还请你看在林娟的份上,也不要和我们一般见识。”

    她是真的没想到,医院里检查出来的结果,和这姑娘说的差不多,还没她说的仔细,这治疗的方法,人家也不肯给个肯定的答案。

    他们从昨儿到今儿跑了两个大医院,没一个医生敢像唐宝这样镇定的像是他这身体是小事的语气。

    夫妻俩商量后,还是决定先找唐宝试一试。

    唐宝回到药房拎出十几包药递给他:“每天一包,三大碗水煎服,吃完了再找我来把脉,调整一下药方。”

    又递给吴琴琴几副药:“这些是你的,调经养血,吃了这几幅药你就应该好的差不多了,要是不放心,到时候再来复诊就是。”

    夫妻俩连连点头,仔细的问清楚喝药的禁忌,最后小心翼翼的看着她问:“唐医生,这些药多少钱?”

    唐宝原先是想翻个倍的,可是见桌子上一袋袋的吃的和用的,觉得他们也算会做事,淡淡的道:“每副药捌元,十八副药一百十四元。”

    幸好贵重的药材都是去年在离殇的老家自己和小白一起采的,别的药材也便宜,这样算下来自己还是能挣不少钱的。

    吴琴琴先前已经在林娟那打听到唐宝给宋家看诊,那价钱可不便宜,因此心里早有准备,虽然这药钱要了他一个月的工资,可是也不心疼,从兜里掏出钱后,还千恩万谢的说尽好话才离开。

    郑秀兰真的不是故意来偷看的,她只是把唐宝晾在外面的衣服收了送进来,这才听到了唐宝说的药钱。

    这让她在琢磨,自己现在去学中医还来不来得及,这几幅药,就能收壹佰多元钱,这钱也太好赚了吧?

    而且,他这病不是一次两次就能治好的,就是每隔九天就要来一回……

    唐宝看见她一脸震惊的神色,倒是不在意的笑了笑:“秀兰姐,以后要是两个孩子想学中医,那就跟着我爸妈;对了,你把桌子上的东西收一收,让她们多吃点,别留着放坏了。”

    她隐约记得学中医的人越来越少,自己先预定两个小学徒,要是没这方面的天赋,那再学别的也没关系。

    郑秀兰连声应下:“行,我这就收拾。”

    太好了,名师出高徒,唐宝的父母能把她教的这么厉害,但凡自己的女儿争气点,能学到几分本事,自己就不用担心她们了。

    顾行谨这几天忙,就没有回来,唐宝也不去烦他,关键是人家在军区,她就算是想找他也进不去,电话也都是只能他打出来,她是打不进去的。

    转眼就到了星期三的早上,唐宝今儿又不用去学校,还在家里赖床,就听到电话机催婚一样响起来了。

    “喂,”唐宝接起来,听到是东方栎找自己去医院,这才懒懒的起床,之前她觉得自己四处找药材太麻烦了。

    特别是这大热天,根本不想出门,不过军区医院也有种一颗,主要是就是接骨这一方面的,东方栎就说自己和医院里的人联系一下,让她直接去医院拿药材。

    这大热天的,唐宝也不想骑自行车,在巷子口外面走了一会,就遇到一辆载客的面包车。

    她在医院的大门口看到了一脸焦急的离殇,很是诧异:“你怎么在这?”

    离殇看见她也是一愣,随即拉着她就大步往里面走:“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媛媛生病了,你去瞧瞧她这是怎么了。”

    吴媛媛脸色雪白,额头不停的冒冷汗,蜷缩着躺在病床上已经起不来了。

    “会不会是急性阑尾炎?”离殇催着唐宝:“你先给她把脉,我去找东方栎过来。”

    唐宝伸手给她把脉,一时间却没有附和他的话,而是低声问:“媛媛,你什么时候开始疼的?哪儿疼?”

    吴媛媛疼的忍不住呻吟,双手紧紧的捏成拳头,带着哭腔道:“我下腹疼的厉害,疼了有一个多小时了。”

    外面纪清染跟着自己的爸爸进来,瞧见了唐宝,脑子里瞬间浮现出阴魂不散这句话。

    不过现在医院里刘主任不在,是自己的爸爸挑大梁,因此她毫不客气的开口:“闲杂人等出去,别耽搁我们治病救人。”

    唐宝起身往边上站了站,她现在只是怀疑她不是急性阑尾炎,想着医院里的设备不少,自己可以等结果出来。

    纪清染上前问了问病况,又记录了下来。

    几个跟着纪家父女进来的实习医生们都在低声议论:“她这是急性阑尾炎吗?”

    “应该是吧?你看她疼得这么厉害,估摸着要尽快手术了。”

    “要是今儿安排手术,也不知道这阑尾炎手术我们能不能观摩一二。”

    “应该能,上回纪主任就让两个人进手术室观摩了!”

    他们七嘴八舌的窃窃私语,纪清染就不悦的回头:“你们都散开一点。”

    当然,她那不满的眼神落在唐宝和离殇的身上,毫不掩饰自己对他们的不喜。

    又转身对自己的爸爸道:“右下腹疼痛,中上腹压痛和反跳痛,腹部压痛,还有壁腹膜受炎症……是急性阑尾炎,是不是尽快安排手术?”

    纪主任很满意自己女儿的诊断,自己也诊断了一下,点头道:“让她换了进手术室的衣服,尽快手术。”

    “等一下,”唐宝赶紧出声拦住了他们:“医生,你确定是阑尾炎吗?我怎么觉得她这症状像是急性胃肠炎?”

    她这话一出,场面一静。

    纪家父女也惊愕看向唐宝。

    纪清染十分不耐烦的瞪着她:“你是学生,还没实习,这不懂你捣什么乱?你见过几个病人?急性肠胃炎的症状是恶心、呕吐、腹痛、腹泻、发热症状;而急性阑尾炎是右下腹疼痛……”

    吴媛媛疼的不行,满头满脸满身的冷汗,觉得自己意识已经迷糊了,可是听到唐宝和纪清染的话,还是强撑着开口:“医生,我一开始也吐了。”

    离殇见她这痛苦的模样,皱眉道:“你们为什么不先做检查?”

    纪主任的眉头蹙得更紧,很不满意有人在自己的地盘上吆喝,而且病人的手死死的按在小腹处,临床反应也像极了阑尾炎。

    “对,先给她检查!”唐宝看见东方栎也和几个医生过来,就松了口气:“师兄,这边。”

    纪主任看见东方栎就没好气,本来他是自己的乘龙快婿,现在却变成了自己死对头的徒弟,现在唐宝又不相信他,让他觉得他们这是来砸场子的。

    因此,他板着脸道:“那就去检查,这出了事你们自己负责。”

    东方栎原本是不想喝他们硬碰硬的,可是这不是小事,上前来查看她的症状后,就让人送去做ct,自己对纪家父女一板一眼的道:“纪主任,急性阑尾炎和急性肠胃炎确实有相似之处,我们就等检查结果出来再说。”

    纪主任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也在琢磨,他看见她双手捧着下腹,先入为主,但是急性肠胃炎和急性阑尾炎确实有相似之处。

    要是这真的是自己诊断错了,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他顿时出了一身汗。

    做为一个医生,阑尾炎都能弄错,那他的职业生涯就到头了,自己辛苦积攒下来的名声也没有了。

    他今儿不是粗心,而是为了给自己的女儿造势,这才开口附和自己女儿的话。

    这几年的西医发展的很快,舆论和病人对医生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了。

    他的心在颤抖,已经在怀疑今儿这一出是不是东方栎他们故意挖坑给自己跳的。

    纪主任看着大家好奇和探究的眼神在自己和东方栎的身上打转,正色道:“就算是你不说,我这边在做手术之前也要相关的检查结果。”

    他这话是给自己打圆场,免得检查结果出来不是急性阑尾炎,自己不好下台。

    东方栎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为了不让边上听到的群众和病人觉得他们这医院太不负责任,他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多说什么。

    不过,东方栎对于唐宝这中医倒是越发有兴趣了。

    纪清染的脸色也很不好看,落在唐宝身上的眼神,那更是恨不得能把她千刀万剐,才能解她的心头只恨。

    唐宝也毫不客气的盯着她道:“纪小姐,你这样看我做什么?在你穿上白大褂后,你就要记住你是个医生,哪怕你现在只是个实习医生,也要很谨慎,无论是什么病症都不能粗心大意。”

    纪清染被她这说教,气的恨不得上前打死她,可是看见边上的病人都一脸认同的模样,只能忍住自己的脾气,皮笑肉不笑的道:“我们纪家几代都是医生,这些我比你懂,不过我看你先前看你给她把脉,原来你是中医啊?我就是不明白,你已经是中医了,为什么还要去学西医?”

    唐宝抬着下巴一脸骄傲的道:“是啊,以后你就知道了,这中西医结合疗效好。”

    她这是一点也不谦虚的为自己打广告,中医怎么了,现在不过是西医更甚一筹,就是因为很多病人不想吃苦苦的中药(包括她自己也是),可是她是要把中医发扬光大。

    她现在的愿望不是济世悬壶,而是挣钱,挣很多的钱,自己随便花也花不完。

    听到的人都发出善意的笑声,虽然这姑娘还年轻,可是人家的志向不小啊。

    纪清染也没想到唐宝这样不要脸,自己明明是在讽刺她,她却能理解成自己在夸她,气的脸都红了,心里也盼着检查结果出来好打她的脸。

    在她的心里,没有觉得自己的诊断是错误的。

    东方栎也轻笑一声,看着唐宝道:“小师妹,我们去做ct的地方等结果吧。”

    他知道,在场的大都人都觉得唐宝这年纪轻轻的不靠谱,可是他这声小师妹喊出来,那在场的病人不知道内情,可是在场的医生都明白唐宝是刘主任的弟子了。

    因此在唐宝和离殇跟着东方栎离开后,纪家父女也沉着脸跟上去了。

    后面的医生和护士交头接耳的说了几句后,就一哄而散,随即更多的医生和护士去ct那边‘无意的路过了。’

    唐宝看见两个中年医生端着医用托盘走过来的时候,淡淡的瞄了一眼。

    过了一会,又是三个年轻点的医生端着医用托盘走过来,她就有点好奇的低声问:“东方不败,为什么你们医院的男护士这么多?”

    抱着双手,靠着墙,对着一边护士骚聊的东方栎被自己口水呛到了,咳得脸都红了,抬手拉着她的辫子气急败坏的道:“你喊我什么?”

    “你不觉得东方不败这个名字很霸气,很威武吗?”唐宝也偏离了自己原先的问题,白了他一眼:“要是你不喜欢东方不败这名字,那我以后喊你东方失败好了。”

    东方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有点犹豫:“算了,那你还是喊我东方不败吧!”

    离殇也在边上凑了一句:“是啊,傻子才叫东方失败呢?”

    “我告诉你,东方不败是个很俊美的大侠,文成武德、泽被苍生千秋万载,一统江湖!”唐宝看着他发亮的眼睛,没有告诉他,东方不败的针线活比自己还厉害,哈哈哈哈……

    “不对啊!”回过神的东方栎瞪着一脸愉悦笑意的唐宝:“我又不是没有名字,这东方不败也太不矜持了,你是不是想整我?让大家都来和我切磋医术?要是被老师知道了,他肯定会觉得我不够谦虚,太骄傲了……”

    纪主任看着他们在边上低声说着话,还嘻嘻哈哈的,心里越发怀疑这是不是一个局,想来陷害自己的,要不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开心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