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门被打开,里面做ct的医生出来,捏着手里的单子道:“吴媛媛的检查结果。”

    纪家父女,还有东方栎和离殇都伸手去拿单子,反倒是唐宝稳坐钓鱼台,一点也不在意结果。

    因为不管怎么样,吴媛媛就是生病了,她心里已经在琢磨,急性阑尾炎和急性肠胃炎确实有相似之处,可是这治疗的方案却是南辕北辙。

    急性阑尾炎她是没有法子的,只能让她尽快动手术,可要是急性肠胃炎,那只要吃药就好。

    东方栎拿到了ct单子,看了后,脸上的笑意就灿烂的像花儿一样:“原来真的是急性肠胃炎,纪主任,你家女儿毕竟只是实习医生,你可要好好教导,免得错诊什么的。”

    纪主任伸手夺过他手里的单子一看,手就忍不住有点发抖,随即又强自镇定的道:“清染,下回小心点,确实是急性肠胃炎,不过这病症和急性阑尾炎很像,也难怪你会弄错了。”

    反正他的脸不能丢,那么就只能让自己的女儿背这锅了。

    虽然他也很舍不得。

    毕竟他自己带着女儿就是想让她提升医术,积累经验,现在却变成了笑话。

    纪清染的眼眶瞬间红了,不过她嚣张的时候嚣张,却也是能屈能伸,一脸内疚的道:“是我错了,以后我会更小心的。”

    纪主任点了点头,又见检查身体的吴媛媛被推出来,一脸温和的道:“这是急性肠胃炎,不要紧的,你们既然认识,那病人就由东方医生你接手吧。”

    说完,自己率先离去。

    他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像是有火在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一定会想到好办法,让他们身败名裂的……

    既然确定是什么毛病,东方栎就开了方子,先挂点滴,又给她开了药。

    可是吴媛媛还是疼的连嘴唇都咬破了,离殇看见了,就催着唐宝:“唐宝,你能不能给她针灸止疼?”

    唐宝点了点头,手伸进兜里,刚想从空间里拿出银针包,就回过神,现在已经是夏天了,这衣裳薄,她的裤袋里本来是平平的,这要是掏出一包银针,那就太有违常理了。

    她不好意思的道:“我忘记带来了。”

    下一会出门的时候,一定记得拎个手包。

    实在是现在的包包都不大好看,让她这个喜欢漂亮事物的人,拿不出手。

    离殇无奈的一拍额头,自己对吴媛媛道:“我给你按几处穴道,是止疼的,你能让我试试吗?”

    吴媛媛一点也没有怀疑他的话,毕竟他是唐宝的‘表哥’,会医术那是很正常的。

    离殇从前和现在都很不喜欢碰触女人,除了和唐家的女人能接触一下,别的时候对女姓是能避就避。

    他伸手落在吴媛媛身体的穴道上,感受到那柔软的身体,不同于自己硬邦邦的肌肉,莫名有点脸红,也有点心跳加快。

    吴媛媛疼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等到疼痛的想死的感觉慢慢的缓了下来,就发现男人温暖的大手在自己的身上按着,还有他那有点粗重的呼吸,这让她也觉得有点不对劲。

    哪儿不对劲?

    男女授受不亲?

    好像是自己答应他替自己按穴止疼的。

    她瞄了眼在边上看的目不转睛的唐宝,又瞄了眼额头上满是汗水的离殇,低声道:“离大哥,我已经好多了。”

    “哦,”离殇收回手,接过唐宝递给自己的手帕擦了擦汗水,这才松了口气:“我去外面找东方问问情况。”

    他前脚才走,后脚东方栎就带着一个中年医生过来了。

    那医生长的不高,五官端正,看着人的时候一脸严肃。

    医生上下打量了一下她:“你是什么人?就是那个止血药的女儿?”

    唐宝被他的自问自答逗笑了:“我爸爸是唐明远,我妈妈是苏素,他们去年是改良了止血药,我是他们的女儿,不是止血药的女儿。”

    东方栎差点被他们的对话逗笑,赶紧道:“这是严医生,中医界的传奇人物,严家以前是太医……”

    “现在已经一代不如一代了。”严老打断他的话,自己看着唐宝问:“你家老人最近的身体还好吗?我想和他们见个面,不知道方不方便?”

    唐宝无语的沉默了下,才说:“我奶奶没了很多年了,你还是别和她见面了。”

    东方栎忍不住笑了出来,见他们都瞪自己,有点尴尬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不说话。

    严老也皱了皱眉,幸好这里只有他们几个人,要不然他这个笑话就闹得有点大了。

    不过,他还是隐约记得有人上门拜访他的时候,用的就是苏素亲爹的名义啊?

    他有点疑惑的自言自语:“难不成我见鬼了?春节的时候还有人来拜访我,说他是苏素的亲爹啊?”

    唐宝瞬间就明白了那个人应该是朱修延,他确实是苏素血缘上的亲爹,没想到都已经说好脱离关系了,却还是打着自己妈妈亲爹的名声出来结交人,真的是够会钻营的。

    既然他不仁,那就别怪自己不义。

    她叹了口气:“我奶奶当初是招婿上门的,没成想后来那人卷了苏家的家财娶了别的女人,因此我奶奶被活活气死,现在他虽然还活着,但是已经不走动了。”

    严老听了,了然是点头,叹息道:“那真是可惜了,对了,你想要中药是不是?”

    总算是说道自己感兴趣的话题上来了,唐宝赶紧点头:“是啊,外面的中药不是良莠不齐,炮制的火候不到,反而损了药性,我就想着这里是京都最好的医院,就想偷懒,在这买药材,这品质就能保证了。”

    她不露痕迹的拍了拍马屁。

    严老听了果然很欢喜,笑着问了些她病例,见她对于用药这方面果然是对答如流,忍不住一脸可惜的感叹:“你是好苗子,怎么就认老刘做老师?你们这专业不对口啊?”

    唐宝笑了笑:“刘老师是很认真负责的老师。”

    “那是,他这人就是认死理。”严老看着她道:“我就在中医楼,以后有什么事,你就来找我。”

    唐宝很高兴:“多谢严老师。”

    医院里传播消息的途径也是不容小觑,才一下午的时间,唐宝就在医院里出了名。

    毕竟外科的刘主任和内科的纪主任本来就是不对头,现在大家都知道,刘主任的小徒弟看着年轻,却把纪主任的女儿给比下去了。

    现在不仅是两个主任之间的比拼了,这战火已经延续到了小一辈的身上。

    错过唐宝和纪清染针锋相对场面的医生和护士都打心底里觉得遗憾,只能盼着他们以后再对上,自己再去一饱眼福。

    ……

    俗话说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

    吴媛媛觉得牙疼和自己的病比起来,那真是小巫见大巫了,那刺骨的疼痛是让她死去活来,好在离殇替自己按摩穴位后,疼痛才减轻了很多。

    等到了下午,她还是隐隐作痛,各种检查结果也出来了。

    除了急性肠胃炎,别的没毛病。

    唐宝给她带来了稀粥,看着她脸色憔悴,低声道:“你现在只能吃清淡的饭菜,要么是在医院挂几天的点滴,吃点西药,约莫四五天就能恢复的差不多了。

    要么就是中医调理了,你先住到我那去,我每天替你针灸,再喝点中药,十天半个月就能把你的身体调养好,把病毒清理干净。”

    吴媛媛看着她不好意思的道:“那个,唐宝,我想请你替我看病,不过我现在身上没多少钱,等我以后还给你成不成?”

    她阿爸的身体也不大好,她不敢把自己生病的消息告诉阿爸,怕他担心。

    可是住到唐宝家,她也很不好意思,低声道:“我想去寝室住着,劳烦你每天去寝室给我针灸。”

    “那不行。”唐宝还没开口,一边的离殇就着急的看着她:“我们家还有空房间,你去住着也没关系,再者你们寝室的郑大姐也住在我们家呢,你有什么好不好意思的?”

    唐宝瞄了离殇一眼,呵呵,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这男人的话真的不能信,他先前还口口声声的说一辈子不结婚,现在都急着把女人往自家接。

    别说他是热心向上的好青年,这货就是看你流血快死了,他还担心你弄脏他的鞋的冷漠鬼。

    他要是对她没什么不能说的心思,那才是骗鬼呢。

    唐宝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帮他一把,嗔道:“媛媛,我没有把你当成我的同学。”

    见他们都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这才握着她的小手,一脸温柔的道:“我就是把你当成我的妹妹,你不要觉得不好意思,以后你多给我做几顿饭就好。”

    吴媛媛一脸感激的看着她:“唐宝,你对我真好。”

    离殇很想摇一摇吴媛媛,好让她清醒一下,明明是自己对她最好。

    事实证明,不仅是男人的话不能信,女人的话也能把人哄得团团转。

    “我就是想对你好,”唐宝一脸真诚的花言巧语:“我一直都想有你这样好看的妹妹,你要是不答应搬到我家里去,我就哭给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