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媛媛住到唐宝家后,离殇在家的时间就多了起来。

    他平时爱打篮球,又喜欢在外面闲逛,家里学校里两边住,现在却是一下课就往家跑。

    要不是自己翘课,会让吴媛媛觉得自己不上进,他真是恨不得连学校也不去了。

    唐宝还取笑他是老房子着火。

    开什么玩笑,他才26岁,再加上细皮嫩肉的,看着最多才22或者23岁,和二十岁的吴媛媛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没错,他自己也承认自己喜欢上吴媛媛那个小姑娘了。

    要不然他也不会时时刻刻的想看见她,也不会特别留意她。

    他真的很庆幸,自己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在她的面前。

    星期四的下午,他一回来就往吴媛媛的客房里走,敲了敲门,听到她应了一声,这才推门进去,他给她倒了一杯水,又特意掺了半杯温水:“好点了吗?”

    “谢谢,我好多了。”吴媛媛乖乖的喝水,察觉到他的眼神落在自己的身上,那真是头也不敢抬。

    其实在学校里快一年了,她也见多了男同学追求女同学,不外乎是一起学习,一起吃饭,也有男同学请她一起吃饭,一起去图书馆,可是都被她拒绝了。

    她总觉得自己在学校里呆不久,她不喜欢念书,可是自家阿爸总是对她说自己上了大学,以后就能分配工作,能有铁饭碗,他就算是死了也能闭上眼睛了。

    她学习平平,就是寝室里的几位同学,唐宝是最厉害的学霸,还有郑秀兰是很努力的读书,方彬彬的成绩也还不错,自己和林娟就是垫底的一样。

    而离殇的成绩听说很不错,她还听说学校里的很多女同学都喜欢他那样矜持又高傲的男生。

    就像是方彬彬也曾经喜欢过他一样,哪怕现在方彬彬有了男朋友,看见离殇的时候还是会眼巴巴的盯着他。

    吴媛媛自己告诉自己:人家绝对不会喜欢你这样平凡的姑娘,你不能自作多情,离殇他肯定是因为唐宝把自己当成妹妹,他这才对自己另眼相看。

    这样一想,有点不安的乱跳的小心肝,就慢慢的平静下来了。

    “晚上我给你弄点鸡汤面好不好?还是想吃小米粥?”离殇觉得吴媛媛怎么看怎么好看,白皙的圆脸眉眼俏丽,鼻梁边还有几粒俏皮可爱的雀斑,还有那带着点丰厚的唇,看着就很诱人。

    特别是她那一双黑亮黑亮的大眼睛,凝眸时如波澜不兴的黑海,流动时如空中飞走的星星,特别的美丽。

    让他看了还想看,百看不厌,看的他都想把她搂在怀里抱抱亲亲……

    不对,这念头不好,太突然了,会吓坏她的。

    吴媛媛很是受宠若惊,现在就算是大学的食堂里,也是白米饭和糙米饭,有时候糙米饭里还要放山芋,他这给自己准备鸡汤面……

    “不用不用,我吃点稀饭就好了。”吴媛媛生怕自己给他们添麻烦,赶紧拒绝:“再说唐宝说我这几天得吃的清淡点。”

    又好奇的问:“今儿唐宝怎么还没回来?她这课应该不多的啊?”

    “她去给人家看病了。”离殇见她一脸好奇的模样,笑了笑:“她隔一两天要给宋霏霏针灸,还要给诸葛蓝针灸,还有林娟的嫂子怀孕了,现在还在安胎,也要时不时的请她过去瞧瞧。”

    吴媛媛忍不住夸她:“唐宝真的好厉害。”

    “是吗?”他似乎有点郁闷,声音带着点鼻音,她竟觉得他的声音格外撩人,好似一根羽毛在她心尖拂过。

    她抬头,看见他那眼睛幽深的盯着自己,心里莫名一慌,心脏漏跳了两拍,旋即一回过神,心里有点羞怒了起来。

    这人实在是太过分了,这样看着女孩子,这不是让自己误会吗?

    离殇却觉得她这是害羞了,自己一定要让她吃好点,温声道:“没事,我先前问过唐宝了,她说你现在不能吃鸡肉什么的,可是鸡汤却没关系。”

    自己的目标,就是要把小对象养的白白胖胖的。

    ……

    “唐小姐,真是辛苦你了。”诸葛蓝前几天已经从医院回到家,现在躺在床上让她给自己针灸,还是忍不住夸她:“我这两天觉得自己的腿听话多了,不像是先前那样疼的难受。”

    诸葛太太赶紧附和,一脸惋惜的道:“可不是,我如今只可惜没早点遇见你,真是恨不得你就是我的儿媳妇,可惜你这么早就嫁人了……”

    看病有时候不仅仅是医生的医术,也要看医生和病人之间有没有医缘。

    就算是一样的病,一样的药,要是病家相信大夫,病人自己本身就有了生念,相对来说病人的病好得更快;要是病人不相信医生,自己先灰了心,总觉得自己命不久矣,这就算是再好的药也只能发挥七八成药效。

    唐宝觉得诸葛家的母子实在是太会夸人了,要不是自己顾忌着诸葛青这个重生或者是穿越的大神随时会回来,她还真的愿意在诸葛家待着做米虫。

    实在是诸葛家的点心和水果太多了,也太好吃了。

    现在当季水果只有桃子和苹果香蕉什么的,可是诸葛家却有草莓,樱桃,芒果,西瓜什么的,说是诸葛家有暖棚。

    还有诸葛家有擅长做点心的阿姨,美味的鲜虾饺,还有蛋黄酥,绿豆椪,酥皮豆沙包,松糕……真是让唐宝很不饿的把这阿姨打包带走。

    唐宝想自己以后多来诸葛家蹭饭,笑容甜美,嘴巴也甜甜的:“阿姨,我也恨不得早点遇见你,总觉得您很亲切,真是相见恨晚。”

    从一边的手提包里拿出一小瓶玻璃瓶的水递给她,笑着道:“阿姨你的皮肤很好,就是现在天热了,显得有点干,这是我给你准备的蔷薇灵芝水,你只要每天早晚抹在脸上,肌肤就会很滋润。”

    没有女人不爱漂亮的。

    特别是像诸葛太太这样很在乎自己外表的女人,她一脸欣喜的接过,就先倒出一点试了试,只觉得自己干燥的肌肤就像是一下子变得滋润了,美的她拼命照镜子,满口夸:“哎呦,唐宝你真是太心灵手巧了,我真的一下子就觉得滋润了,这可真是好东西啊……”

    “主要是阿姨你的肌肤好,底子也好……”

    诸葛蓝在床上听着她们互相吹捧,只能默默的翻了个白眼。

    唐宝拎着诸葛夫人非要塞给她的一袋袋水果回家,哪怕是她都舍不得一下子吃掉,就把樱桃什么的很难得的水果偷偷的收进空间,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家。

    她晚饭是真的吃不下了,给吴媛媛看了病,又给郑秀兰解了几处不懂的地方,自己这才回房洗澡睡觉。

    可能是晚饭吃的太饱了,唐宝躺在床上,看着顶上慢慢转动的吊扇带来凉风,自己一时半会也没有睡意。

    约莫快九点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开门声,关门声,随即就是离殇和顾行谨的说话声。

    唐宝嘟了嘟嘴,心里想起来了那个姓刘的女人,干脆闭上眼睛装睡。

    顾行谨悄悄的进来,就打开大衣柜,拿了干净的衣服去洗澡。

    没过十分钟,他就悄悄的上床了,侧头,带着点凉意的唇瓣擦过她的脖颈,片刻后灼热的吻落下,顺着她跳动的动脉亲吻,低沉的声音格外的好听:“宝宝,我回来了,老婆,你睡了吗?”

    麻蛋,就算是睡了,你这样动手动脚,还有动嘴,怎么着也被吵醒了。

    除非是晕过去了,这才没反应。

    唐宝很娇气的哼了哼:“睡了。”

    他溢出好听的低笑,随即更用力的亲吻她的唇。

    唐宝觉得自己浑身的灼热,已经从嘴巴开始蔓延到心里。

    他的吻一开始唯美的让唐宝觉得心悸,随后就如同烈火,有燎原之势。

    他的吻从试探到掠夺,让唐宝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不畅,浑身都有点发软,她试着推他,随即用脚蹬他。

    顾行谨放缓亲她动作,手掌从她腰间游走到后背。

    他低声轻喃:“宝宝,给我好不好?”

    “给你什么?”唐宝娇嗔:“你还知道回来啊,先放开我,你去做你的英雄,去救你的美人。”

    顾行谨心里响起了警报,随即无师自通的把自己的身体倾压过去:“老婆,我这就来救你。”

    吊扇转的飞快,都比不过他的疾风骤雨……

    唐宝觉得自己浑身是汗水,黏黏的一点也不舒服,嗔道:“都怪你,害的我澡都白洗了。”

    “好好,都怪我,都是我的错。”顾行谨的脸上露出缱绻的笑意,突然拉着她起来,唐宝一个旋身,便坐在他的怀中。

    “你闹够没有?”唐宝瞄了一眼他的下面,觉得不妙,拿手推开他凑过来的脸,嗔道:“别闹了,我要睡觉。”

    “没有。”顾行谨顺势亲她的手指,大手一捞,瞬间将她抱紧:“宝宝,我想一直抱着你,这样我们就能一直在一起,不用分开了,你说是不是?”

    “不是,你很烦。”

    “好好好,不烦你了,我抱着你去洗澡好不好?”他的语气带着轻哄,无限的温柔:“我给你擦背好不好?”

    嘿嘿,洗的香喷喷的了,顺势又把宝宝拆卸入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