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时候,看着他今儿还没起床,搂着自己睡的很香,还带着点鼾声。

    吊扇是他睡前关掉的,现在薄薄的被子下,能感受到两人光滑的身体,温暖的体温。

    哪怕已经是中午很热的五月初,可是早上的时候气温很低,最多只有二十来度。

    微风吹开了窗帘布,阳光也顺势从外面照射进来,白生生刺眼。

    唐宝看着他睡着时的模样,剑眉如墨,睫毛长的让自己嫉妒,挺直的鼻梁,还有那带着点干燥的薄唇……绝对是美色惑人,她就像是被鬼迷了一样,凑上去亲吻他的唇。

    这个时候,睡梦里的男人快速的睁开眼睛,上扬的眼尾亦化作利刃一般,叫人触之怵悸。

    但在与她目光相触之时,眼神就柔和了下来,如同冰雪消融,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愉悦的低笑:“宝宝还想亲亲我吗?尽管来,我今儿随你处置。”

    低沉悦耳的声音带着满满的暗示,脸上的笑容更是荡漾的让唐宝手很痒,想揍他,揍的他再也笑不出来为止。

    “你别给我嬉皮笑脸的,”唐宝瞪了他一眼:“老实交代,刘女士是什么人?你们这几天是不是见面了?”

    他最喜欢看唐宝这嗔怒的模样,那杏眼潋滟的就像是春水,熠熠生辉,带着几分撩人的诱惑,让他只想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不让别人看见她这娇俏的模样。

    “唐宝同志,你的思想觉悟要提高。等下我给你读红宝书。”他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很是亲昵的道:“我只想见你,别的女人我绝不会多看一眼。”

    嘿嘿,自己的老婆吃醋了,可把他美的不行。

    虽然一开始是唐宝说喜欢他,可是这结婚后,他总觉得她得到了自己就变了,变得不像没结婚之前那样对自己好了。

    虽然说老婆理解自己,没有黏着自己不放,让自己能在部队里安心工作。

    可是他心里又想老婆多黏着自己一点,多和自己撒娇一点,多吃点醋!

    他有进取心,虽然不愿争权夺势,不愿耍阴狠的手段,用阴谋诡计。

    却也想靠着自己的努力,能光明正大的出头。

    他骨子里有着生意人的精明,又有实力,想更进一步,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老婆和自己的家人。

    其实,他知道唐宝的中医出色,只要自己舍得,就能她给一些老革命调养身体,从而让自己能更快的进一大步。

    可是他却没有想让她替自己钻营,不想把她推到风口浪尖,要是注意她的人多了,她的秘密就会让她越发危险。

    他就想让她随心所欲的生活,想让她陪在自己的身边,过着悠闲自在的生活就好。

    “你今儿不用出去吗?”既然他不想多说,唐宝也没有多问,拿起床头的手表一看,幸灾乐祸的笑:“已经快八点了,让你昨晚不知道节制,现在起不来了吧?哈哈哈……”

    事关男人的尊严,他一把搂着她,让她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居高临下垂眸看着她,喉结明显的上下滚动了一下,凤眸紧紧的盯着她:“我觉得我还年轻,不需要节制,要是不相信,你可以试试。”

    “别闹了,起床了。”唐宝伸手推开他的脸,翻了个白眼:“再闹我就给你扎几针。”

    今儿是星期六,家里却静悄悄的。

    不过客厅的桌子上摆着一锅稀饭,还有一盘盐水毛豆,梅干菜肉,榨菜丝,还有几个白煮蛋和几个大白面的馒头。

    两人坐下吃了早饭,唐宝就去客房看吴媛媛,给她把脉后,笑着道:“好的差不多了,明儿我给你换一下药方。”

    吴媛媛感激的笑了笑:“真是麻烦你了,我也觉得自己好的差不多了,中饭我来做吧?”

    这几天他们都让她好好躺着,一天三餐都是端到她面前的,特别是离殇,中午还特意从学校里回来给她做饭,让她的心都乱了,也是真的很不好意思。

    唐宝摇头:“那可不行,你好好躺两天再说。”

    “就是,你不要急,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离殇从外面进来,脸上还带着点汗水,看着唐宝问:“我买两斤肉,媛媛她能吃点馄饨了吗?”

    唐宝点了点头:“这倒没事,你去剁肉,还有记得和面。”

    离殇应了一声,又把她床头的搪瓷缸的茶杯端走,倒了里面的茶,顺手洗了洗杯子,又给她倒了大半杯开水,这才去厨房开始剁肉。

    虽然他们之间没说什么话,可是那熟稔的气氛完全不像是才接触几天的。

    唐宝见吴媛媛的脸慢慢的染上了红晕,低着脑袋躲避自己的眼神,不由一笑:“傻瓜,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要是看他顺眼就和他以结婚为前提交往,要是不喜欢他,那就一脚踹了他,你要相信,这世界上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多的是。”

    吴媛媛瞬间目瞪口呆,心里也觉得她说这话,就像是自己亲姐姐一样,脸色更红了……

    ……

    星期一的下午,唐宝现在被安排在大二的班级里,眼睛盯着黑板,听着上面的老师说着各种药材的药性,心里却在神游天际。

    老师说的那些自己都知道,可是这又不能逃课,真是太让人郁闷了。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唐宝心里松了口气,自己终于可以回家了。

    纪清染坐在唐宝的斜前面,起身的时候,还对她笑了笑才离开。

    虽然她是个美人,可是唐宝见到她的笑容,瞬间觉得浑身都清醒了。

    自从上回在医院里,她反驳了纪家父女的诊断后,东方栎就提醒她在学校里要小心点。

    唐宝都准备好她和自己打擂台了,可是出乎他们的意料,人家这几天看见她还客气的笑。

    虽然唐宝觉得她这笑容就像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一样,不安好心。

    她心里在胡思乱想,起身的时候就不小心踩到了路过的男同学,赶紧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易尧是个很俊美的男孩子,就是传说中的白马王子一样,五官精致,身材修长,白短袖和军绿长裤看似普通,用料和裁剪却很细致,越发衬托得他气质出众。

    特别是他此刻对唐宝一笑,更是让人觉得芝兰玉树,还有他的声音也很好听:“没关系,你好,我叫易尧,是我们班的班长,早就听说过学妹学习好,我这边正想找几个人一起去实验室完成老师布置的制药功课,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

    唐宝看着这位看似好说话又热情的师兄,笑了笑:“谢谢,明天早上几点钟汇合?”

    要不是他提醒,自己都忘记还有功课了,对于老师布置的作业,虽然她自己一个人也能完成,不过,她也愿意融合进班级里。

    至于他们的团队里,会不会有纪清染或者是她的朋友想针对自己,唐宝并不怎么害怕,反而有点好奇。

    也有点期待她能做出什么事来让自己丢脸。

    老师布置的任务就是五个人一起按着教程书生产片剂,原料药是学校里提供的,五个人分工合作,经过提取,配置,灭菌,成型,还有灯检箱等,历经三个小时,完成的很顺利。

    他们这一组的是三男二女,合作的很愉快,完成了老师布置的作业后,大家就分开了。

    唐宝对于自己的第一次只要过程也很满意,可惜这制药室不能多待,她有点恋恋不舍的离开,心里琢磨着自家弄好厂房后,这些机器和设备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好像还得努力挣钱。

    “唐学妹,”易尧喊住她,眼睛里带着点迷人的笑意,静静看着她:“我有几句话想对你说。”

    这人有点不正常,现在都快十一点了,他还不让自己吃饭。

    唐宝心中很不满,面上不露声色:“学长有什么事吗?”

    “我听到了个消息,有人觉得中医并不是那么的规范,变数太多,很多都是骗人的,说是要发表文章批判中医害人。”

    他凑近她低声道:“你要不要进去一起写文章?也好揭开中医骗人的骗术?这样我们就能得到很多好的待遇。”

    唐宝的脸色骤变:“师兄,你了解中医吗?”

    “中医辨证明确,很多疾病通过整体的方式进行治疗,可以避免走很多弯路,比如患者心脏不好出现心律失常,如果单纯治疗心律失常,可能会忽略病人本省的血压、肾脏等其他脏器的疾病,通过中医的方式,可以对其全面的治疗。”

    “而且中医是一个病人一套方药,不重复,这一点跟西医的程序化有很大区别……”

    “就算是中医确实有人坑蒙拐骗,可是这也是因噎废食,说中医是骗术,这文章我不会写。”

    易尧似乎愣了愣,一脸不解的道:“可是我们研究的都是西药啊?而且这医学院就是西医,你既然选择了医学院,为什么又说中医好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唐宝气急反笑:“西医你可以制成片剂,这中药自然也可以制成罐剂和膏剂,有什么自相矛盾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