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气急反笑:“西医你可以制成片剂,这中药自然也可以制成罐剂和膏剂,有什么自相矛盾的地方?”

    他似乎恍然大悟,一把抓住了唐宝的胳膊,激动的道:“唐宝,你真的是天才,你真的太聪明了,下回我们去实验室试一试中药制成的罐剂好不好?”

    唐宝觉得这人莫名其妙,事出反常即为妖,她挣脱了他的手,明亮的杏眼看着他:“真的吗?可是我们不能进实验室吧?”

    易尧发现她的眼睛很美,眸光中波光潋滟,似乎带着丝丝绵绵的情意,让他呼吸略微快了快:“实验室我来想办法,你晚上方不方便出来?”

    唐宝笑的天真烂漫:“好的,那我们晚上见。”

    “好,那七点钟的时候,我还是在这等你。”易尧一脸兴奋的看着她:“我现在就去准备一些药材,只要我们能研究出中药的药剂,那我们就能反驳他们的说中医无用的话,而我们也能有重大的发现,要是成功了,那……”

    唐宝听着他一脸兴奋的不停的说着要是中药能成的好处,吹得是天花乱坠,恨不能把牛皮吹上天。

    她也笑了起来,一脸兴奋的连连点头:“那我回去吃个饭,七点钟的时候肯定过来。”

    小样的,想来忽悠我,那我们就试试最后会是什么结果。

    易尧静静的看着她转身离开,心里已经想到她身败名裂的模样了,这漂亮的女学生,等下就是自己人,真是可惜了。

    他不否认自己是坏人,带下的眸子在夕阳下,慢慢的变冷,泛出一种异样幽光。

    说他是同流合污也好,说他冷血无情也好,要怪只怪她没有权势,却还想踩着别人出头,现在落下被人毁灭的下场。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人能无欲无求。

    她给了他想要的,他就只能毁了她不想要的。

    可惜的是,自己见她的第一眼,就对她有点好感,觉得她是自己喜欢的那种温柔似水的女孩,安静漂亮,还比较聪明,可惜的是自己终究要亲手毁了她。

    ……

    冬天的七点钟已经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不过,现在夏天的七点钟,太阳才下山,天色也暗了下来。

    医学院里有谈对象的男女,也趁着这个好机会人约黄昏后。

    唐宝在六点五十分来到实验室这边,实验室是在比较偏僻的地方,她脚步轻快的往里面走。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二楼。易尧看着走进自己的那一道纤细人影。

    轻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微弱的光线,勾勒出她那美丽的身段。

    他双手自然的插在裤兜里,笑着招呼:“唐宝,你来了。”

    随即把自己裤兜里的钥匙拿出来,献宝一样道:“药材我已经放进去了,这边晚上没什么人,也不会耽搁我们做实验。”

    说完,他下意识的舔了舔唇,瞄了眼已经彻底黑下来的天色,觉得自己可以好好品尝她的味道,真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

    “嗯。”

    唐宝一脸单纯的对他露出个微笑,清脆如珠落玉盘的声音划破黑暗:“那我们就进去吧?”

    他打开厚重的实验室的大门,在唐宝进去后,就赶紧把门锁上,再拉亮了一盏电灯,生怕她起疑心,低声道:“我是偷偷拿到这钥匙的,关上门免得被人闯进来,要是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唐宝一脸乖巧的点头,单纯的就像是白开水一样:“你说的对,你是怎么拿到这钥匙的?”

    “我是去送实验报告的时候,悄悄的从刘主任的抽屉里拿出来的。”他眨了眨眼睛,显得格外好看:“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哦。”

    唐宝在心里默默的加了一句: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他很熟练的从一边拿出两瓶汽水,递给她道:“来,我们先庆祝一下。”

    喵喵的,你当我是弱智啊,陌生人的东西怎么能吃呢?

    唐宝很作的嘟了嘟嘴:“你给我去拿个碗或者杯子,倒出来喝,这样对着瓶子吹多粗鲁啊。”

    哇喔,自己真的是太有先见之明了,在空间里放了好几箱汽水,移花接木这手段,真是太适合自己了。

    不过,自己要小心点,毕竟外面也有人在盯着,要是被他发现就不好了。

    易尧现在看唐宝,那就是自己嘴边的肉一样,他也不怕唐宝会换了两瓶汽水,因为两瓶汽水里都有洋金花提炼出来的汁水,喝了就会任凭自己为所欲为。

    他给她找来干净的碗,自己却对着瓶子,一口气就把汽水给一口闷了。

    唐宝也喝了大半瓶汽水,这才看着他问:“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吧?”

    她觉得面前这男人,八九不离十是纪家找来的人,就是不知道他还想做什么。

    不是她急,是现在这天气蚊子多,要是外面的离殇被蚊子吸干了血,他会暴走的。

    易尧觉得自己的药效已经有点开始上来了,他靠近她,伸出手想摸一下她那白皙的脸蛋。

    唐宝却犹如游鱼一样退后两步,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你怎么了?你的脸为什么红了?”

    “因为我喜欢你啊,”易尧笑了笑,俊美的脸上带着点迷茫,说出口的话却很恶毒:“你说要是被人发现我们在一起,你是不是就变成了破#鞋?是不是就没脸在医学院待着了?是不是会成为弃妇?是不是……”

    他一边说着,一边凑近唐宝,伸手就想去搂她。

    咔嚓!

    他的手腕被捏住,往外拧着,发出清脆的‘咔嚓’声,她那清冷的声音带着满满的嫌弃:“是你个头,老娘牺牲了看电视,睡美容觉的时间来见你,你就给我说这些废话。”

    胡说八道!

    天下怎么可能有自己这么美的弃妇?

    “靠!我今儿非弄死你……”

    男人吃痛,抬脚就对唐宝踹去。

    他原本是想怜香惜玉来着的,偏偏她不配合自己,那就别怪自己辣手摧花了。

    不过,他的心里觉得有一点不对劲:为什么她的力气会这么大呢?说好的身娇体弱易推倒呢?

    唐宝抬腿就对准男人的要害踹去,快狠准,让他瞬间弓着身子在那发出惨烈的嘶嘶声。

    妈啊,只要你是男人,任凭你有多厉害,都受不住这一招。

    唐宝再抬腿把他踹倒在地上,自己拿着碗在桌子上一敲,碗就变成了两瓣,她捏着碗的碎片抵在了他的脖子上,笑得可爱又俏皮:“你想怎么弄死我呢?”

    他察觉到自己脖子上的刺痛,眼睛就落在女孩儿的面容上。

    长发梳成了马尾辫,白皙的皮肤,在昏暗的灯光下宛如上好的羊脂白玉,细腻温润,透着光泽。

    波光潋滟的杏眼里带着笑意,却让他觉得头皮发麻,在这一刻,他觉得她心里是在琢磨怎么弄死自己。

    明明是脸上带笑,可是她的周身透着一股清冽寒气。

    如山间溪水,清澈雅致,又如水中花,难以捉摸。

    她现在距离自己很近,只要自己松手,就能反败为胜,至于脖子上的碎片,他觉得她不敢杀死自己的,自己现在要不要拼一把?

    但这个念头刚闪过他的脑海中,男人的后背突兀的升起一阵寒意。

    被她抵住的脖子,传来刺痛的感觉,她的笑容,就像是恶魔一样:“你信不信我会杀了你啊?再把你扔到池塘里去,好不好?”

    这女人能看透人心?

    他刚冒出来的想法,闪烁一下便咻的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唐宝抬脚又踹了他几脚。

    “啊!”

    黑暗里响起男人疼痛的大叫声。

    可惜才发出来,就发现自己被扎了几根银针,还有银针在他的眼皮上晃动。

    唐宝竖起手指,冰冷的眸盯着他,低低的道:“别叫,很吵,现在你给我乖一点,要不别怪我把你的双眼戳瞎,让你这辈子都活在黑暗里。”

    铺天盖地的恐惧席卷而来,易尧宁愿死,也不想变成瞎子,他现在只后悔自己低估了唐宝,又想走捷径,这才落到了现在的地步。

    他的喉咙就像被扼住一般,哪怕疼死也紧紧的咬着唇,就怕她手里夹着的明晃晃的银针扎进自己的眼睛里。

    唐宝眼神淡漠的看着他,似乎他就是蝼蚁一般,要是不听话,那就弄死:“说,是谁让你动手的?后面还有什么计划?”

    他眼睛转了转,低声道:“是我对你有想法,就想……”

    “还敢说谎?”唐宝的银针扎进他身上的几处痛穴。

    那销魂的滋味。

    不是,是那生不如死的疼痛,让他恨不得自己晕过去。

    这一刻,他再也不敢心存侥幸了,他觉得自己在她的眼里看到了明晃晃的杀意。

    “是纪清染,她说让我把你引到这边来,再给你喝下加了料的汽水,等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带着人冲进来……要是发生了这种丑闻,到时候,你肯定是在医学院待不下去了……”

    唐宝嫌弃的啧了声:“早说不就好了,非要逼我动手,非要让文静温柔的我变成女汉子,真是太过分了。”

    易尧心里嘀咕:就你这样和文静温柔搭不上边吧?

    不过她的外表实在是甜美乖巧,太有欺骗性,要不自己怎么会上当呢?

    不过,自己喝了药能保持清醒,那是因为疼的,浑身的疼痛让那药效都快失去了效果。

    唐宝又好奇的问:“那她们什么时候才会进来呢?”

    易尧的眼珠子一转,咽了咽口水,紧张的道:“等,等我关了灯的时候,他们就会冲进来。”

    唐宝手里的针又往他的痛穴扎去,冷冷的道:“你说什么?”

    抱歉,她不是觉得他这个时候没有说实话,而是觉得他的思想太邪恶,还想关了灯和自己这样那样,想想就恶心。

    真的好想弄死他。

    就算是不能弄死他,也要让他知道疼。

    可是易尧却觉得这女人是魔鬼,识破了自己的谎言,这才又扎自己,赶紧道:“我错了,是让我点了蜡烛放到窗户边上,等他们进来拍了照片,就顺手把窗帘布点着了,他们就会喊人冲进来灭火……”

    “为什么非要让我对你动手呢?”唐宝很庆幸自己对他不客气,心里也觉得他后面的说法才合情合理。

    到时候,人家肯定会觉得有人在这隐秘的实验室做不能做的酱汁酱汁的事情,一时激动,不小心打翻了蜡烛,这才……

    易尧真的是欲哭无泪。

    不,他真的哭了,流下了眼泪,她什么都明白,这不是耍着他们几个玩吗?

    这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呢?自己这么帅,她就不能怜香惜玉点吗?

    ……

    纪清染和自己的姐姐在外面盯着,里面好像模模糊糊的传来什么动静。

    纪清莲担忧的皱了皱眉,低声问:“怎么还没动静?那个男的会不会兴奋的忘了点火?”

    女色当前,又吃了那种药,人的控制力就会下降,她担心她们在外面喂蚊子,里面却已经结束了。

    “我们再等五分钟。”纪清染觉得好多蚊子在咬自己,用力的抓了抓,低声问:“姐姐,等下我进去拍照片,你去那边喊救火。”

    “算了,还是我进去吧。”纪清莲看了看妹妹,调侃的低笑:“免得你这黄花大闺女,看见有些场面害羞,心慌的都不知道怎么拍照片。”

    纪清染不好意思的哼了哼:“什么嘛,这有什么好不好意思的!”

    纪清莲却冷笑:“到时候我多拍几张,给东方栎也准备一份,让他看看他的小师妹是什么人!”

    纪清染叹了口气,委婉的劝她:“姐,我看他对你确实没了那意思,你还是另外找个男人吧?我觉得现在追你的那几个男人都很不错。”

    纪清莲很不满的皱眉:“我不喜欢,我就算是二婚,也不能找个比东方栎丑的男人,不能找家世模样都比不上他的男人,这门当户对的男人又不是死绝了。”

    纪清染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心里却觉得自家姐姐现在是二婚,想找个家世模样都比的上东方栎的很难。

    “快看,窗户边点了蜡烛是不是?”纪清莲看见那蜡烛摇曳的亮光,自己瞬间兴奋起来,起身就往里面跑:“我先进去多拍几张照片,等我用蜡烛点燃了窗帘布,你再去喊人救火,明白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